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共政权什么时候有过合法性]
谢选骏文集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政权什么时候有过合法性

谢选骏:中共政权什么时候有过合法性
   
   《六四30周年:天安门大屠杀阴影下中国的变和不变》(云昇BBC中文记者2019年6月3日)报道:
   
   30年间中共始终禁止对六四进行反思、纪念与公开讨论。大多中国人拥有了比30年前更丰富的物质生活,但也在为六四付出代价。

   
   作为中国政治中心的北京天安门广场,每天都会迎来成千上万的游客观看早晚的升降旗仪式,体验其“宏伟庄严”,似乎很少有人想起三十年前那场波澜壮阔的学生民主运动和中共血腥镇压。1989年6月4日枪声让中共政权的合法性丧失殆尽,80年代中国如火如荼的政治改革也随之戛然而止。
   三十年后的今天,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民生也有了巨大的改变。但威权下政治腐败,权贵与资本勾结,公民的很多诉求无法正常表达,以及外部政治、经济环境的的恶化,再次让这个国家乌云密布。
   “充满各种可能”的八十年代
   
   上世纪八十年代,虽然共产党内改革派与保守派的角力始终存在,但经历文革十年禁锢后,中国呈现出一派思想活跃、讨论开放之势,为之后三十年间未曾再见之景象。
   经历文革十年禁锢后,中国在八十年代呈现出一派思想活跃、讨论开放之势。图为1989年,北京一大学生在查看公告栏关于中国民主设想的文章。
   在中国最高学府北京大学,民主墙“三角地”是当时思潮交汇与讨论迸发的中心。三角地见证了1980年中国大学生首次被允许自由参选人大代表,也用一张张大字报刺激了八十年代学者、学生、市民围绕国事的激烈辩论,以及对中国未来道路的针锋相对。
   在中共元老邓小平的支持和两任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赵紫阳的主持下,80年代中国对经济体制与政治体制开始大刀阔斧地鼎新革故。1987年中共十三大会议上,赵紫阳公布了改革中国政治制度的蓝图,提出要建立“高度民主、法制完善”的社会主义政治体制,成为那个时代的“改革”的一个强音;但同时,保守派的势力不可小觑,改革派在共产党内部面临不小阻力。
   “八十年代是中国充满各种可能的十年,是思想开放的黄金时代,”当时在上海读书的中国问题专家、美国克莱蒙特·麦克纳学院政府学教授裴敏欣说。“那时的中国充满各种可能,既有回到毛时代的可能,也有走向自由民主的可能,还可能向新威权主义发展,”他向BBC中文表示。
   “那是有一个思想的外部思潮大量涌入的年代,或者说是文化的某种复兴,狂飙突进,”那一年在北京电影学院做教师的郝建回忆道。“在中国共产党历史上从未出现过。
   六四30周年:八九民运21名学生领袖的30年
   六四30周年:“寒冬”前中国记者最自由的三天
   观点:“六四”并未离我们远去
   改革开放40年:党报“口头禅”里的中国政治变迁
   这种热烈的气氛以及改革派和保守派的角力在1989年4月进入白热化。1989年4月15日,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逝世。作为推动80年代中国政治改革的重要人物,胡耀邦因被指责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而于1987年被迫辞职下台。他的去世点燃了学生们的愤怒与不平,4月17日起北京各大高校学生开始自发游行,提出“正确评价胡耀邦是非功过”、反腐败、反官倒、新闻自由等七项主张,掀起学潮。
   之后学运规模不断升级,学生们的请愿诉求转变为绝食抗议,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为首的中共支持政治体制改革的力量与保守力量的矛盾也愈发尖锐。六四前夕,赵紫阳失去邓小平的信任,被赶下台,邓小平则最终选择动用军队,对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和各界民众进行“清场”。
   在很多人看来,天安门的枪声与坦克带走了数条鲜活的生命,也对中共民主与法治改革的希望幻灭。“1989年中国以暴力决定了最终的政治走向,所有宪法中规定的系统,所谓的共和国、宪法、全国人大常委会,都被架空了”,十三大报告政治改革部门执笔人之一、现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教授吴国光对BBC中文称。 “这是一个很大的悲剧”。
   
   六四以后,民主、群众示威以及政治体制改革成为了中共眼中不可跨越的红线。“六四”,成为中共政治改良的分水岭。
   “六四改变了中国整个国家和民族的轨迹,”裴敏欣说。“八九让中国不可能在所谓的和平渐进体制内进行自我政治改良,这条路被堵死了。”
   30年来,在爱国主义思想教育与网格化管理体系之下,中国大陆未曾再见要求民主的大规模群众运动,但共产党治下的中国民主环境每况愈下。2008年12月,在《世界人权宣言》签署60周年之际,303名中国各界人士联名签署《零八宪章》,呼吁中国修改宪法,分权制衡,推进民主化进程。但宣言发布后数小时,“六四”代表人物、《零八宪章》发起人刘晓波被拘留,后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被捕。2010年,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成为首位获此殊荣的中国公民,而身在狱中的他无法现身领奖,直至2017年去世前,他一直与外界严格隔离,他的名字与“六四”一样,在中国都是禁忌。
   刘晓波:中国无法抹走的人物
   刘晓波逝世一周年:刘霞与恐惧笼罩的中国
   观点:刘晓波的精神遗产
   “越维稳越不稳”
   在天安门广场的毛泽东像两旁,横挂着两幅标语: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这些字眼似乎在提醒世人,人民是这个国家的主人。无论是革命年代还是建政之后,中共也一直强调,共产党来自人民,与人民“唇齿相依”,党领导下的军队与人民“鱼水一家亲”。
   六四时中共动用军队镇压人民诉求的决定揭穿这只是中共的宣传口号而已。政治学者、《中国模式》一书作者丁学良认为,在那之后中国统治者“抛弃了一切政治文明装饰”,官民双方也抛弃了对彼此的幻想。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动用军队镇压人民诉求导致的天安门流血事件给中共带来了空前的统治危机。
   加之当时多个社会主义阵营国家共产党政权陆续瓦解,天安门大屠杀给中共带来了空前的统治危机。之后30年间,确保生存始终是中共政权坚持不变的第一要务。“最重要的是维护政权,其他手段都是根据这个任务而来,”丁学良分析中国党国体制时向BBC中文表示。
   高压“维稳”也成为中国“后六四时代”的一个重要特征。1989年2月26日,邓小平在会见时任美国总统老布什(George Herbert Walker Bush,又译布殊、布希)时强调,在中国“压倒一切的是需要稳定”。六四一周年之际,《人民日报》发表社论《稳定压倒一切》,之后“维稳体制”被贯彻到中国各个角落。
   南京大学政治学教授肖唐镖曾在2015年撰文指出,近30年来,维稳已经成为地方政府全部工作的“实际中心”和“压倒一切的头筹”。在中国1989年后大大小小的维权、示威等群众事件中,维稳机制被用在首当其冲的位置。军队、警察等国家机器均被动员,不计社会经济成本及效益。自2010年左右,普遍被称作“维稳费用”的中国公共安全支出开始超过军费,不过中国政府一直否认“维稳经费”的存在。
   “六四在中国已经成为一种制度,一种体制,”六四事件中被捕判刑的中共最高级别官员,原中共中央委员、中共中央前政治局常委政治秘书鲍彤表示。“对于这个党来说,如果连大天安门事件我都能镇压下去,那小天安门事件当然轻而易举。”
   然而威权政治之下政治腐败和官商勾结导致中国民众集体维权、抗议等“群体性事件”仍然多发,维稳反成为导致社会不稳定的重要因素,中国出现“越维稳越不稳”的恶性循环。
   中国人权状况习近平时期“降至89民运以来最低点”
   深圳佳士工人维权:左翼青年与政治诉求
   “消失的”律师王全璋
   “半年没见过阳光”——维权律师谢燕益详述受虐经过
   乌坎九名村民 被判有期徒刑2年至10年
   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刘能2010年撰文称,中国群体性事件自1995年起爆发上升,年增长率约为17% ,参与群体性事件人数也由73 万多人增加到307万多人。清华大学社会学系社会发展研究课题组2010年发表的报告也指出,伴随维稳投入不断增加,中国的社会矛盾和社会冲突数量非但没有减少,反而不断增加。
   “这可能是早年共产党想象不出来的景象,”中国历史学者章立凡表示。“早年共产党还是想要均贫富、人人平等,但那个时候所谓的流血牺牲,不是想换来今天的场景。所谓的初心,早已经不存在了。”
   经济腾飞与“系统性腐败”并存
   1989年的天安门广场上,“反官倒、反腐败”是当时学生们的一个主要诉求。“官倒”是80年代中国价格双轨制下的产物,当时部分重要物资中,一些会以特定价格供给指定企业,这些企业大多由政府主管部门及党员干部掌控,可以利用低价收购物资后高价卖出赚取巨额利润。
   六四“清场”过后,大力发展经济成为中共稳定民心的重要策略,也给这个政权和国家带来了新的机遇。“89年之后,中国的整个经济发展模式是用经济表现换取所谓的统治合法性。不计任何代价,只要能把经济搞上去,就能维护中共的统治,”吴国光这样说道。
   1992年,“六四”之后一度退居幕后的邓小平在南巡讲话中指出,“谁不改革,谁就下台”,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随后正式成为中国发展的目标。加之美国六四后采取的对华接触政策的推动,在这之后,中国经济发展成效显著。根据世界银行数据,1989年中国GDP总值为3478亿(347.8billion)美元,而2017年,中国GDP总值已达12万2400亿美元(12.24 trillion)。
   许多中国人将这些经济成绩归功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认为中国找到了比资本主义有效、又不拘泥于教条的社会主义发展模式。与改革开放伊始不同,邓小平南巡讲话开启的,是中国新权威主义的资本主义发展道路。这条道路之下,面对市场的繁荣,在权力缺乏监督的中国,腐败问题依旧是威胁体制的要疾,权力与财富的高度结合,仍然是中国社会是难以消除的矛盾。
   点评中国:"六四"与中国的腐败
   中国腐败猖獗 金融业“裸官”外逃严重
   数据看中国:GDP增速迷雾背后
   裴敏欣认为,这种体制之下,只要掌握权力便可获得财富,由于权力没有制衡,中国的权贵菁英们给社会带来了严重的贫富不均和“塌方性腐败”以及官僚。
   从2003年“SARS”事件中可以窥见这种腐败的一角。在2002年底广东出现第一起病例之际,地方政府禁止媒体报道,网上相关评论也被严格删除。病毒开始传播之后,各级政府并未及时公布此病的致命性,导致病情在多地甚至国外大肆传播,仅在中国致200多人死亡。直到第二年4月,面对国内病毒传播严重形势与国际压力,中国时任总理温家宝警告各级官员,不得缓报、漏报和瞒报,两位中共高官——时任卫生部长张文康与北京市长孟学农的党内职务因此被撤销。不过没过多久,张孟二人重新回到公众视线中。2005年,张文康被增补为政协全国委员会委员,孟学农则在2003年9月后重新出山,现任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主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