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六四屠杀是全国规模的阶级斗争]
谢选骏文集
·法国人又懒又小气
·霍普金斯大学能够篡改人的记忆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国梦”过后吸毒上瘾
·美国的指数为何偏低
·美军正在积极应对第二次太平洋战争
·逐出教会还是被教会逐出
·律师和法官都没有上帝重要
·中国比美国落后三百年
·废垃民族对知识没有兴趣
·僵尸国越南向中国走私僵尸肉(新)
·川普涉及全球腐败吗
·西方世界需要一位亚历山大那样的统一者
·六四屠杀促成了东欧的自由
·人猴HUMONKEY理论家王小东
·六四屠杀与军人维权
·六四屠杀塑造“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川普的动作就像一个溺水的人
·毛泽东可以僵尸不能复活
·长城精神如何指导海战
·川普没有律师的脸皮厚
·谢选骏:美国精神就是和稀泥的实用主义
·易经乡土的阴阳合同能够逃过历史的宿命吗
·习近平对六四难属比较良善吗
·欧盟国家也算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廖亦武的话绝不能相信
·火上浇油的灭火方法十分普遍
·美国2015年才开始思考第二次太平洋战争
·胡锦涛也是靠老婆上位的
·美国对共产党中国围点打援吗
·中国人欢迎美军到台海保卫自由
·税务局的黑幕撕开了一角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
·高干子女的翅膀硬了
·特朗普难道是孤立美国的俄国木马
·挑战自我的孔雀让我想到了人类
·法国人也变成了战国末年的猴子
·普世价值从全面进攻转入重点防御了
·政治统一窒息思想发展
·中国的进步是“从管制到监控”
·老狗幸免烹杀还有奖励
·美军真在学习解放军吗
·党八股与党股八
·中国废垃毁了自己的只能疯抢外国的名城豪宅
·中国人是崇拜恶魔的民族
·美国会不会投靠魔鬼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校对)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校对)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冤案也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生存竞争的结果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冤案也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生存竞争的结果
·如何避免被自杀、被病死、被歧视
·瑞典的秀才遇到中国的兵
·中国现在还是一个野蛮国家
·中国现在还是一个野蛮国家
·犹太人隔离区是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的产物
·人民的权利还比不上马和驴
·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杀伤力
·种族斗争没有“解放”可言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大叫“盛世”就是希望中国永远分裂下去——缅甸的内战哪有中国的内战持久
·医疗品质下降有助种族生命提炼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中国是英语的次次殖民地
·俄国企图再次唆使中美开战
·川普和金正恩联合了起来
·望子成龙的金牌意识是亡国奴的逻辑
·内战百年的中国严禁信息交流、言论自由
·1989年的绝食动议来自于文革经验
·百年内战造成了十三四亿的中国难民
·中国没有法定饮酒年龄
·美国出了个超级活佛、十六世达赖喇嘛
·美国出了个超级活佛、十六世达赖喇嘛
·东京的治安还不如纽约
·共产党中国的昆虫变形记
·共产党的渗透力量主要来自美元
·超级的东西就是骗人的东西
·德国为何成了中国与俄国的兄弟
·中国的城市建设确实不行
·从布什的破坏市场到川普的大炼钢铁
·谢选骏:肯尼迪或因勾结古巴而死
·“让美国再次伟大”是个二流口号
·鲸鱼搁浅象征现代文明的末日
·美国国会成了乡巴佬聚餐
·没有牙的老狼反证了谢选骏的英明
·魔鬼的声音总是动人的
·英国为何报复北京、拒不祝贺习近平当选无限期国家主席
·战争失败就是最大的犯罪
·撒谎要打草稿
·蚂蚁王国的继承法则
·结束内战国共两党就会失去政权
·中国需要研究如何结束百年革命
·没有读懂小国时代,如何吸取历史教训
·盖棺论定才能谈论政治手腕
·航空改标混乱再证中国仍在内战状态
·中国公众真的对政权给予了信任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屠杀是全国规模的阶级斗争

   谢选骏:六四屠杀是全国规模的阶级斗争
   
   《<华盛顿邮报>记者回忆六四 :成都军人集体枪毙市民》(2019年6月5日 转载自由亚洲)报道:
   
   邵德廉(Dan Southerland)在1989年学运期间是美国《华盛顿邮报》驻北京记者站站长。他不但亲眼见到了六四期间被军人击毙的北京普通市民,而且还赶赴成都了解到军人对普通市民的集体枪毙事件。


   
   记者:邵德廉先生,在1989年学运期间,您一直都在北京吗?
   
   邵德廉:我是驻在北京,但六四屠杀之后,我也去了外地,包括成都、上海等地。要知道,当时不止是在北京,实际在全国都有抗议,这很让人振奋。我想象不出当年有任何一个省会城市,没有这样的抗议活动。
   
   记者:您在北京的时候,您采访过的最高级别中共官员是谁?
   
   邵德廉:我实际没有采访到象总理一级的高级官员,但我有非常接近他们的信息渠道。所以,我提前就知道赵紫阳会被清算。
   
   记者:您是提前就知道了吗?
   
   邵德廉:是的,我提前就知道了。而且我能读懂中国的官媒。
   
   记者:6月3日晚至6月4日临晨,您在天安门广场吗?
   
   邵德廉:我没有在场,但我有几位中文能力很好的助手。我当时派了其中一个去了天安门广场,另外一个在广场附近的北京饭店的一个房间里,那里可以看见广场的情况。
   
   记者:你们怎么保持联系呢?
   
   邵德廉:他们有两个电话。但当时发生了意外。我派到广场上那个会说中文的美国记者,很久都不打电话给我。后来我才知道,国安警察在广场边缘上把他打倒在地,扔进一辆车里,然后开到一家理发店,给他戴上蒙眼布,威胁说要枪决他。我想这是要恐吓他。然后,警察又把车开到10英里之外的一个村庄,把他扔在那里,他自己都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记者:当您把有关大屠杀的报道发回美国的时候,您听到美国人的反应是什么?
   
   邵德廉:人们对发生的这件事情很愤怒。在很多年中,美国人有一种感觉,认为中国越来越走向资本主义;人们也有一种假设,中国会逐渐走向民主。但现在这件事情证明这种假设是错误的。
   
   记者:您前面提到,在大屠杀发生后,您去了中国的其他地方,调查当地发生的情况,是吗?
   
   邵德廉:我必须说,大屠杀发生后,我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去医院调查到底有多少人被杀死了。我还记得,当时我去了天安门广场附近的一所医院,有位医生走了出来。
   
   我永远不会忘记他,因为当时周围都是一些政府的人在阻止、吼叫,但他就对我说,快进来。他为了让我进去,不得不使劲把门推开,我跟着他进去。这件事后来成了我刊登在头条的报道。我报道的内容是我去医院调查死人。
   
   1989年学运期间的北京街头。(Muriel Southerland)
   
   记者:您在医院看到的尸体,您能辨别出身份吗?是学生,还是其他人?
   
   邵德廉:我看到的是,尸体一个堆一个,我看他们的脸,基本是三十岁左右,不像学生那么年轻。他们看起来是那些去支持学生的人。我必须要说,在整个事件中,死去的工人可能要比学生多,虽然我不知道确切的数字。
   
   记者:您还记得那天您看到了多少具尸体吗?
   
   邵德廉:大约20-25具吧。我当时还和其他记者沟通过,我估计整个事件死亡人数有800人,但也有可能超过一千人。
   
   记者:在这天之后,您去了外地?
   
   邵德廉:我以最快的速度去了成都,因为我听说那里有很多抗争和杀戮。我在那里发现确实如此。
   
   记者:您在成都看到了什么?
   
   邵德廉:当地人告诉了我很多情况,包括警察和军队向民众开枪。
   
   记者:您去了成都的天府广场吗?
   
   邵德廉:是的。
   
   记者:您在那里看到了什么?
   
   邵德廉:我去晚了,并没有看到任何死尸。但那里有人告诉我当地发生的枪击,还有人跟我说,他的朋友在那里被枪杀了。而且还有人在美国领事馆附近被枪杀了。有人看到了。当时是有集体枪毙!
   
   记者:什么样的枪毙?
   
   邵德廉:就是把人排在一起,然后用枪击毙。
   
   记者:是吗?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
   
   邵德廉:政府后来指控学生是被外国操控。但这显然不是事实,我没有看到任何证据。中国政府对那些被指控的人最后都判决说是有美国、台湾的操控。
   
   我认为,真正让中国政府感到恐惧的是,工人也出来参加抗议活动。他们发现工人不像学生那样容易吓唬和攻击。
   
   记者:学运期间,您住在什么地方?
   
   邵德廉:建国门外公寓。所以,当时我们可以从我一个邻居的阳台上看到停在外边的军用卡车和军人。有一次我向外望。我看见下面有一个中国军人,他正好看到我,就对我吼说:快离开阳台,不然我就开枪了!所以,我就退后了。
   
   这些军人看起来长相差异比较大。我听到他们谈话有很多口音,我意识到,邓小平从全国调集了军队过来。但很重要的一件事情是,很多士兵并不想开枪。
   
   记者:您怎么知道这一点的?
   
   邵德廉:后来的一些采访证明了这一点。我从自己的信息渠道了解到,当时的38军军长就抗议这种镇压举动。
   
   记者:感谢您接受我的采访。
   
   谢选骏指出:六四屠杀不限于北京一地,而是全国规模的。因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叫嚣,共党政权是牺牲了四千万人夺取来的,谁想还政于民,就要四千万人头来取!解放军的兽兵其实不是中国人,而是苏联人训练的汉奸部队,其性质类似于汉八旗、绿营兵,专门以“阶级斗争”的名义屠杀中国人,他们对中国人当然没有同胞之爱。
(2019/06/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