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共产党就是“一号老赖”]
谢选骏文集
·五毛就是“五个毛泽东”
·医疗众筹正在筹备符水治病的黄巾起义吗
·国际歌对付不了共产党
·日本宣告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始
·为何谎言才能治国
·三权分立变身两权对峙——国会有权纵容总统犯罪
·再多血案也惊醒不了美国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郭台铭当选总统台湾会变成美国小镇
·赵本山与伪政权
·北大与清华的瑜亮情结
·美国会不会步上苏联的后尘
·美国会不会步上苏联的后尘
·成功人士多为混世魔王
·成功人士多为混世魔王
·谁喝毛泽东的骨头汤——中医药学在加拿大的墓地里发扬光大了
·余英时胡说天下方案
·天下观符合全球化
·面对中国崛起德国必须洗洗睡了
·支付宝就是金融奴隶主
·城市外交的历史功能
·做好事就像买乐透奖
·五四百年等于五四已死
·蔡元培等是协约国走狗,邓小平是精神病人
·蔡元培等是协约国走狗,邓小平是精神病人
·资本主义的缺德泛滥成灾了
·这次佩罗西也兜不住了
·孔子像不如女娲像
·民主与专制之间
·信佛就是慢性自杀
·不仅神器就连天皇也是假的
·邓小平是八九民运的助燃剂
·当无名英雄被冒名顶替或邀功领赏的时候
·邓小平是如何自杀的
·土八路不装水管子就想让龙头冒水
·查尔斯王子用实际行为批判抗议他妈妈伊丽莎白二世女王不是东西
·美国国务院里的白痴
·何频危险了
·凡是美国反对的中共就要拥护
·狗日的怎么成了骂人的话
·中国人为何选择遭遇种族歧视的美国
·炒房的缺德鬼
·武不是止戈——而是拿刀站着
·上帝会保护政府出卖的人
·老毛要毁灭别人的青春才能获得自在和自信
·拍脑袋与瞎指挥
·拜登越穷越革命
·拜登是不是中共代理人
·傅高义吃了不少人血馒头
·傅高义吃了不少人血馒头
·老革命的最后一笔党费
·老革命的最后一笔党费
·国家剥夺了网络的主权
·网络互连终于把思想和行为连为一体了
·络互连终于把思想和行为连为一体了
·络互连终于把思想和行为连为一体了
·鸡肉比大便还脏
·美国也应该变成“拿大家”
·拜登只是冰山一角
·加拿大司法体系养兵千日容易用兵一时艰难
·我想起了包遵信的哀鸣
·民运领袖怎能临阵脱逃
·强人就是懦夫
·俄罗斯的废垃是怎样炼成的
·废垃用最为恶意的方式互相对待
·消灭了无产阶级就消灭了专制独裁
·消灭了无产阶级就消灭了专制独裁
·共产党员欢呼川普的征税
·刘鹤不死美国就输定了
·小王子就是王八蛋
·第二次抗美援朝终于打响了
·川普惨被朝中轮奸
·川普被奸非川普之过也
·美国人心目中的华人是由台山人定义的
·贸易战就是垄断对抗垄断的全球内战
·加税就是“走向合作的唯一成果”
·贸易谈判就是制度保卫战
·欲控制川普必先控制美股
·川普在为六四屠杀赎罪
·决斗厮杀就是“相向而行”
·抓牧师与拆教堂
·共和国不如新王国
·六四亡魂三十年归来了
·莫言恶搞中国农民
·不是公猪也不是母猪那是什么猪
·刘宾雁真是一个缺德鬼
·中国高铁整合世界
·做官要做中国官
·价值观是人多势众的产物
·自由派在中美联合绞杀之下的最后哀鸣
·有钱能使法庭变成演唱会
·论同种国家与同文国家——中美争霸促成全球政府的诞生
·德国人欢呼中美贸易战
·德国人欢呼中美贸易战
·中国学生都是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吗
·德国人比法国人更懂中美冲突是在建立全球政府
·六四屠杀是共产党的天鹅之歌
·学生领袖都是吃人血馒头的吗
·俄罗斯是个僵尸国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就是“一号老赖”

谢选骏:共产党就是“一号老赖”
   
   《30年了,中国还在展现强大的“忘却”能力》(BBC 2019-06-04)报道:
   
   老一代中国人不被允许回忆这件事,但年轻的一代甚至不被允许知道“六四屠杀事件”!

   
   关于1989年在北京的那一场事件,官方没有任何纪念的活动。不过这句话虽然属实,但却过份中庸。
   
   真相是,在天安门广场发生的一切,令这个国家每一年都会采取大规模行动,而这种行动或许可以更确切地称之为“忘却”。
   
   在6月4日来临前的这一个星期,世界上最大的审查机器进入了高负荷运转——自动运算法加上数以万计的人力审查员形成一个巨大的拖网,在互联网上清理任何有关天安门事件哪怕最隐晦的信息。
   
   被认为以太激进的方式逃避审查的人可能会被关进监狱——此前有一群人试图用一个产品商标来纪念这个日子,结果被判处最高三年半徒刑。
   仅仅是在社交媒体“推特”(Twitter)上转发相关的照片也能令你被扣留——而推特是一个被屏蔽的平台,大多数中国网民根本上不去。
   
   几个月前,我亲自见证了当局为确保中国民众绝不参与这件事的公共讨论或者纪念活动,行动能够彻底到何种程度。
   
   在中国传统的清明节——人们为已故亲人扫墓和祭奠的日子——BBC安排了与一名老太太会面。她的儿子当年就是在第一批军队开进城之后不久,在天安门广场北边被子弹射穿头颅。
   像以往的每一年一样,81岁的张先玲计划带着鲜花去那个宁静的小墓园。当年19岁的王楠就葬在那个靠近颐和园的地方。
   但是我们发现,墓园到处都是安保人员,他们在监视这个家族墓碑。
   我们被身穿制服的警员查问,他们检查我们的护照和记者证件,也记下了我们的信息。
   而张先玲女士则在警察的包围下进入和离开墓园,以确保她全程远离记者。
   BBC的存档资料当中,包括一份引人注目的纪录。在那一系列的事件当中,王楠的死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那段影片,每一帧都体现着拍摄者的英勇。影片显示,士兵在前进,手上的武器举在齐人高的位置,背景则是人群的剪影和燃烧的装甲车。
   影片还拍下了惊慌的抗议者,他们奋力骑着自行车,或者走着,将中枪染血的伤者抬往医院。
   但是对我来说,尤其深刻的是这样一段简短的讲述。
   “她们求他停止开枪”
   到白天,全城仍然能够听见零星的枪声。一名显然受到震惊的英国游客玛格丽特·霍尔特(Margaret Holt),发现自己已经不甚明智地走入了其中一个20世纪具有象征意义的瞬间。
   “这个开枪为乐的士兵,他无差别地向人群开枪,而三名年轻女学生就跪在他面前,求他停止开枪,”她平静地说,同时做出了祈祷的手势。
   “然后他杀了她们。”
   她接着说:“一位年长的男士举起双手,因为他想过马路,然后他(士兵)就开枪打了他。”
   当时五六十岁的霍尔特女士是在离天安门广场仅几百码之遥的楼房里学画画。她指着窗外,描述当时那名士兵的下场。
   “他枪里的子弹用完了,于是他重装弹匣,此时人群就拥上来,将他吊死在一棵树上。”
   整段描述历时24秒。
   但是非常简短的描述却概括了武力清理和平示威的残暴,以及遭受这种残暴的人群对此达至沸腾的愤怒。
   这也暗示了为什么时至今日,当局仍然如此卖力地掩盖一切有关当时事件的讨论。
   剧变之风
   就像很多事件一样,1989年春夏那场震动了北京和中国其他数十个城市的示威,导火线是一件极其寻常的事件:此前被排挤的中共领导人、经济与政治开明派人士胡耀邦逝世。
   由学生领导的公众自发悼念,很快就变成了大规模的上街游行。他们呼吁为胡耀邦平反,并要求追随他的遗愿进行广泛的改革:新闻自由、集会自由,以及结束官场腐败。
   在北京,近100万人拥入天安门广场,用旗帜、横幅和帐篷占据了这个位于首都中心的广阔公共空间。
   随着剧变之风已经吹遍了东欧,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Michael Gorbachev)又时机巧合地在5月中旬到访北京,参加30年来的第一次中苏峰会。
   对于中国的领导层和他们跟前的抗议者来说,这个国家当时似乎都正处在一个历史性时刻的边缘。而中国共产党内部对于如何最好地应对这一局面也意见两极。
   最终,是主张强硬路线的一方取得了胜利。
   6月3日深夜至次日凌晨,一场全面的军事清场行动在广场开始,一列列的坦克和士兵荷枪实弹地开进广场。
   
   在通往天安门的路上,各个路口的民众拒绝让路,他们被枪林弹雨击倒。
   
   有一些人则像之前那位游客的描述那样,徒手还击,有一些装甲车据报是被一些示威者用燃烧瓶点燃。
   今天,持续的保密和审查令当晚到底有多少人死去不可能为外界所知。从来没有全面和官方的死伤数据被公开。
   
   身在现场的外国记者当中,很多也去了北京的医院,他们的多番描述显示出一个广泛的共识,死亡人数可能在几百至两三千不等。
   
   至少有一份在当时发出的外交文传电报给出了一个远高于此的数字。
   
   无可争议的是,在那样一个时刻,一个国家的国防军队在自己的首都扮演了一个入侵者的角色。那是一个转折点,时至今日仍在很多个难以言述的方面定义了如今的中国。
   “坦克人”
   或许,没有什么比“坦克人”(Tank Man)更能体现30年来中国审查力量的高效。
   
   6月5日,在清场之后那天,有人看到一列坦克沿着长安街离开天安门广场,那个大多数屠杀发生的地方。
   
   影片捕捉到了一个孤身一人的抗议者,站在了领头的坦克前面,每当坦克试图转向绕过他,他都挪动位置再次挡在前面。
   
   在某个时候,这名身穿白衬衫和黑裤、手提两个购物袋的男子,爬上了坦克,试图隔着那个炮塔向军队抗议。
   
   对于外界而言,这个同时展现独裁镇压和不灭反抗精神的标志性画面,比其他任何描述都更能定义在天安门广场及其周围发生的一切。
   也有人说,坦克上的那个指挥官——那个不可能知道正有国际媒体长镜头对准这场对峙的人——所表现出的某种克制也应一功。
   
   “坦克人”没有被开枪射击,也没有被辗过,但是他最终被抓走了。他的命运时至今日仍未为外界所知。
   不过,在中国,那张照片早已在公众视线当中被清除。
   不人道的罪恶
   今年的天安门广场,与1989年的影片相比,似乎在很大程度上没什么改变。
   毛主席依然处在最中心的位置。他那张毫无瑕疵的微笑画像,还在警示着那三个曾朝画像掷鸡蛋的抗议者——他们被判处了最高20年徒刑。
   但是,在广场之外,中国作为一个国家,却在这三十年里发生了难以估量的变化。
   很多报章报道——也包括这篇文章——仍然坚持那段被掩埋的黑暗历史在某种程度上仍然重要,而随着它越来越富有和强大,这种成功或许正在向这些坚持给予反驳。
   鲍彤是一名前中共高官,他近距离地见证了1989年那场政治动荡。
   现在,他是中国最著名的异见人士之一。因为支持天安门示威者,他坐过七年牢,且完全是单独囚禁。
   他说:“使我失望的是,30年来,中国历届领导人都愿意把自己和‘六四’这个反人类罪捆在一起。”
   说到中国如今的成功是否要归功于那一场镇压,鲍彤继续说道:“把它当作宝贝,把它当作经验,把它当作国家崛起的法宝。这使我觉得很悲哀。”
   “共产党应该允许人们谈论当时的真相——当时的受害者、旁观者、当时的中国人,当时在中国的外国朋友和记者。让大家都把自己知道的真相说出来。”
   似乎是在证明这种希望有多么渺茫,如今不时被监视和跟踪的鲍彤在我们拜访之后受到警告,要求他不要再接受任何外媒采访。
   但是他却坚信,假如多年前那些抗议者的要求得到聆听,中国的未来不仅会繁荣,而且会更多元和公平。
   “我会看到现在没有防火墙、没有特权阶级。中国很可能没有那么多亿万富翁,但是中国贫困的农民工应该可以自由自在地进城,而不必作为低端人口被驱逐出大城市。中国也用不着去偷外国的技术。”
   不惜代价的权力
   天安门事件当中讽刺的一点是,尽管当时有种希望,令很多人真的相信改变要到来了,但是它可能反而将中国政治改变的契机往后拖延了一代人,甚至更久。
   
   当时很少学生在公开呼吁革命——反正他们自己也可能是糟糕的领导者。他们四分五裂,各自奉行宗派主义,争吵不断,也有他们自己的独裁倾向——就像关于天安门事件最好的一部纪录片当中所明确显示的那样。
   
   但是中共强硬派却看到,即使是有限度地要求法治和进一步民主的选择,都会终结他们对权力的绝对垄断。
   
   假如示威没有发生,假如高层的改革派没有被噤声、被清除或者关进监狱,中国会像当时的台湾、韩国等其他亚洲政体一样,走上逐渐、可控地脱离专制独裁的路吗?
   
   在中国,这样的猜测没有可能进行:老一代不被允许回忆,新一代人甚至不被允许知道。
   
   相反,当时所做的决定在今天仍然被紧紧遵从。中共政党要不惜一切代价保住权力,绝不再让民众运动试图使之松动。
   
   三十年过去,令民众“忘却”的努力仍然和任何时候一样强。
   
   谢选骏指出:BBC混账!BBC污蔑中国30年还在展现强大的“忘却”能力!事实上,这种劣行不是中国干的事情,而是共产党干的事!共产党不是中国人!而是英国包庇的流窜犯卡尔马克思弄出来的怪胎,所以英国对此难辞其咎!事实上,共产党就是“老赖”,是毒品贩子英国人培育出来祸害全球的毒根。
   
   为什么说共产党就是“老赖”呢?老赖,就是专指欠了别人钱迟迟不还的人。法律定义:法律意义上的“老赖”,一般是指在民商领域中的一类债务人,其拥有偿还到期债务的能力,但是基于某种原因拒不偿还全部或部分债务。国家执法机构也无法对其实施有效措施,即使债权人胜诉也无法获得还款的人。
   
   在民间借贷和P2P领域,也会有老赖的身影。部分老赖是由于没有还款能力所以不还款,另一部分是有钱也不还,没有还款意愿。
   
   老赖系统:2013最高人民法院先后于7月、11月和2014年1月三次召开新闻发布会,集中对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公开等情况进行通报,建立了网上的“老赖”黑名单系统。社会各界人士点击“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公布与查询”,输入姓名就可以查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截至2015年底,纳入最高法院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的共有308.02万人。
   
   老赖惩罚措施: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将用12大手段惩治欠钱不还的老赖们。网友们调侃,称是对付渣渣老赖们的“酷刑”!
   酷刑1:老赖唯一住房法院可拍卖
   比如说,被执行人50岁,其子25岁且有房产,即便被执行人只有一套房屋,也可以被执行;被执行人名下只有一套100平方米的房屋,申请执行人按照廉租房标准,为被执行人提供一套小面积房屋,用于维持其生活必需,那么被执行人名下这套100平方米的房屋就可以被执行;申请执行人按照当地平均租房价格,为被执行人提供5到8年的租房费用,则被执行人名下这套100平方米的房屋也可以被执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