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红一代红二代谁更凶残]
谢选骏文集
·祖先崇拜与等级制度——封建礼教是一种优生学
·无知是另外一种知识
·沙特阿拉伯是伊斯兰恐怖主义的策源地
·中国面对的五大挑战类似秦国
·赵小兰的婚姻事业是否性侵的蕾蕾果实
·澳纽提防中国浪潮,台湾报纸为何发抖?
·牛仔裤总统里根是不可救药的自由派
·任何体制都是被少数人操纵的
·俄罗斯想把美国变成流氓国家,北京欢迎
·卡斯特罗有个兔子家族
·美国自由派支援中国社会主义建设
·不是“锐透力”而是“文化战”
·无神论者的美国结局
·新时代全民体育
·印度神庙,老鼠乐园
·中国可能成为伊斯兰教退出的第五个国家
·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新教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
·“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译
·无神论是犹太人进攻基督徒的思想武器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中国已经告别了列宁主义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清真”就是“纳粹”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还是有上帝的”
·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王通复兴儒学但并不成功,为什么?
·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12岁以下65岁以上可能成为恐怖组织重点发展对象
·另类洋垃圾是否终结了
·中国警察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裸体了
·马恩列斯毛邓江胡习等都成了和尚
·不想做动物的普京想做僵尸
·土耳其语和日本语的亲缘关系
·俄罗斯国家开始消失了
·谢选骏:“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上海终于开始创新了
·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要突厥斯坦还是要伊斯兰
·德国为何乐于接纳伊斯兰恐怖分子
·台湾能够搬到中途岛去吗
·日本烟民国家为何寿命世界第一
·奥地利再破维也纳之围
·犹太共产主义教程
·做孤魂野鬼还是动物园里的猴子
·狗可以成为风云人物吗
·管教不严、自取其辱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网络主权必将彻底改造国家主权——“1984年噩梦”里的反极权主义
·单向灌输的极权已死——为什么说《娱乐至死》也已经死掉了
·班农和王岐山联手对抗中国威胁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年轻的希特勒总理宣誓就职了
·人工智能的成王败寇
·如果皇帝的后裔不是近亲通婚
·神秘力量干扰川普插手耶路撒冷事务
·秦汉帝国和罗马帝国谁更牛
·哪个内鬼向澳大利亚新加坡出卖了中国
·印度人在藏南和东北地区都做贼心虚
·为什么英国是老牌帝国主义国家
·心理治疗不能代替决策过程
·刘邦比嬴政更加残暴所以搞定中国
·在美国扳倒苏联之前中国就自动跪下了
·英国期待着我的征服
·卡车公司是一这个恐怖集团
·谁说纸上不能谈兵
·华人患有痴呆症的越来越多
·三星就是韩国的象征(Note7爆炸门)
·洋人与缠足
·打猎就是欺负弱小
·旅游就是揭示自己的原有
·长官腔调与美国的地方自治
·托尔维克只是一个记者——美国的民主与乌合之众
·美国摒弃上帝,中国阅读圣经
·普罗提诺《九章集》与埃及巴比伦影响
·怎样把自己变成一个畅销的产品
·中国为什么裸官众多
·卧薪尝胆的恶毒邪
·文明,就是“教育所有的人”
·三位一体的神秘引领现代科学的精神
·自由和安全不可兼得
·南斯拉夫的原罪
·中国还停留在卡夫卡的时间隧道里
·两大阵营殊途同归
·楼市与亡国奴
·拒绝缠足的真实背景
·谷歌再次证明“理想主义者”的卑劣可怕
·中国人不知道“中国”的含义
·医治中国社会癌症的新方法
·缺乏大脑的大型对撞机
·大型强子对撞机并非救世主
·劳力者断腿,劳心者断头
·加拿大会不会成为下一个目标
·从三星堆遗址看“中国文明”的特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一代红二代谁更凶残

   谢选骏:红一代红二代谁更凶残
   
   《钟持之: 中共“红二代”更恶于“红一代”》(2019年06月02日 中国禁闻网)报道:
   
   就整体而言,目前已在中国全面执政的中共“红二代”,即使和他们的父辈“红一代”相比,也无疑是更为庸碌、愚昧、虚伪和邪恶。


   从能力来说,“红二代”更为庸碌。“红一代”白手起家,从无到有,一切都靠打拼得来。由挫败得经验,经磨炼求适应,在“技术”上不得不有一个优胜劣汰的机制,否则也不可能夺得全国政权。而“红二代”生为专制体制内的人上人,进重点学校,红卫兵打死人不偿命,开后门当兵,再开后门当工农兵大学生,出国“留学”,价格双轨制下卖批文到今天接掌全国政权……从来没有一样是靠自己的能力与辛劳挣来,只凭“我爸爸你爸爸他爸爸”就统统搞定。能力既无必要,自然用进废退,逆向淘汰。一代之间,其颟顸、蠢笨、刁顽与骄横却早已赶上清末八旗子弟之德性。中共的新一代“核心”又必须只在这一群低能儿中间挑选,而决胜者偏又是“因最傻而成一尊”,不断出乖露丑,到处丢人现眼,实在是他这一代的忠实代表。
   从认知上来说,“红二代”更愚昧。“红一代”处身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上升时期,这一意识形态在理论上的荒谬性尚未充分暴露,其在实践中必然导致的灾难如斯大林大清洗、中国大饥荒和文革、红色高棉的“自我种族灭绝”(autogenocide) 等等,更有待时日才能一件件发生、被揭露并被证实。“红一代”对于共产主义的盲信盲从,历史局限性确实是一个不可完全排除的原因。而“红二代”则不再有求助于此一借口的任何资格。在今日世界,共产主义在理论上早已彻底破产,它在那么多国家造成的罪孽和带来的灾难亦无人再能否认。“红二代”中至今仍然对这一“信念”割舍不下的极少数人,确属愚不可及,别无辩解。
   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其实早就抛弃了这一信念。有过真信仰真狂热的,多在“红一代”里,真正的殉道者,亦多出于那一代之中。“红二代”从小零距离观察体验几十年,肮脏内幕无所不知,比平头百姓看得透多了。他们今天的信誓旦旦根本就是伪装的。死硬地维持上一代“打江山”的正义性,只是为了维护下一代今天“坐江山”的正当性而已,哪有什么“理论自信”,他们其实才是最不信的那一帮。因此才会有荒唐透顶的共产党“三个代表”论——不是为了让资本家能入共产党,而恰恰是那些靠着共产主义教义才把持着政权的人们,为了自己能够反手便将此权力入股而成资本家来“榨取剩余价值”。他们在公开场合反西方反欧美最高调,但抢来偷来的万贯财产都藏在欧美,老婆情妇子女(包括私生的加上乱伦的)都送去欧美,保险箱里改名换姓改头换面的逃难护照都是欧美国家的…… 中国几千年历史上,还从来没有过一个政权在其基本政治理念上已破产得如此彻底,整个执政者群体在其根本政治信念上又虚伪到如此不要脸的先例,在世界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中共“红二代”所组成的,真正是一个由一帮灵魂已死的 zombie 所把持的僵尸政权。
   灵魂已死的僵尸,无道德可言,“红二代” 在道德上比“红一代”更为邪恶。像大饥荒期间彭德怀的“犯上直谏”,或是其后刘邓“三自一包”的亡羊补牢,或是文革后期邓小平等不及毛死就力行治理整顿,表现出“红一代”中多少还有一些人天良尚未丧尽。今天执政的“红二代”里面再也找不出一个类似的人物来。这整个群体关心的只是把父辈抢来的“江山”多坐一天是一天,民脂民膏多榨一笔是一笔,再无任何道德的底线与良心的顾忌。今日中国社会里,官员的贪污腐败,下级对上级的谄媚表忠,卖官鬻爵的公然猖狂,文人学者的卖身求荣,人与人之间经济上的贫富极端差异,社会地位上的弱肉强食,自然环境的严重污染,都已达到中国历史之最。这里最根本的一个原因,就是把持了政权的“红二代”对全社会无所不用其极的祸害与荼毒。
   “红二代”为害中国与世界之烈,从习近平上台以来的所作所为已经可以看得很清楚。国内政治、经济、法律和文化 所有领域全面倒退,国际上四面出击,时时处处事事都偏要与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为敌,是一个已完全丧失任何历史合理性和合法性的僵尸政权典型的不可理喻的末日疯狂,观念既陈腐不堪,一言一语也都散发着令人恶心的僵尸臭味。短短几年,就落到了天怒人怨,四面楚歌的境地。即使在中共体制框架内,“红二代”也已经证明了自己是一个甚至比“红一代”也更无能,更愚昧,更虚伪和更邪恶的群体,它的执政代表的只能是对于中国和世界都更深重的祸害和更严峻的威胁。
   
   谢选骏指出:上文认为“红二代比红一代更为庸碌、愚昧、虚伪和邪恶”。但是我认为,就凶残而言,红二代显然比不上红一代,至于庸碌、愚昧、虚伪和邪恶,则是凶残的退化形式,就像秦二世只是秦始皇的退化形式——二世的杀人多在统治集团内部进行了,已经无法再像一世那样大开杀戒了。红一代比红二代更凶残,因为凶残也会衰减。邓小平是红一代还是是红二代?显然是红一代。那么李鹏呢?显然是红二代了。李鹏比邓小平更加庸碌、愚昧、虚伪和邪恶,但是就凶残而言,还是远远不如的纸老虎了。因为,在凶残的层面上,也只能是“一代不如一代”地衰减着的。
(2019/06/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