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六四屠杀的30年麻雀效应造就了西方人的分裂人格]
谢选骏文集
·贾似道外戚误国,中国丧失粉碎蒙古最后机会
·耶路撒冷应该成为独立国家
·转移通俄门视线、耶路撒冷变成以色列首都
·欧洲人也意识到莎士比亚的谬误
·创造权与所有权
·祖先崇拜与优生学的内在冲突
·祖先崇拜与等级制度——封建礼教是一种优生学
·无知是另外一种知识
·沙特阿拉伯是伊斯兰恐怖主义的策源地
·中国面对的五大挑战类似秦国
·赵小兰的婚姻事业是否性侵的蕾蕾果实
·澳纽提防中国浪潮,台湾报纸为何发抖?
·牛仔裤总统里根是不可救药的自由派
·任何体制都是被少数人操纵的
·俄罗斯想把美国变成流氓国家,北京欢迎
·卡斯特罗有个兔子家族
·美国自由派支援中国社会主义建设
·不是“锐透力”而是“文化战”
·无神论者的美国结局
·新时代全民体育
·印度神庙,老鼠乐园
·中国可能成为伊斯兰教退出的第五个国家
·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新教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
·“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译
·无神论是犹太人进攻基督徒的思想武器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中国已经告别了列宁主义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清真”就是“纳粹”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还是有上帝的”
·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王通复兴儒学但并不成功,为什么?
·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12岁以下65岁以上可能成为恐怖组织重点发展对象
·另类洋垃圾是否终结了
·中国警察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裸体了
·马恩列斯毛邓江胡习等都成了和尚
·不想做动物的普京想做僵尸
·土耳其语和日本语的亲缘关系
·俄罗斯国家开始消失了
·谢选骏:“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上海终于开始创新了
·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要突厥斯坦还是要伊斯兰
·德国为何乐于接纳伊斯兰恐怖分子
·台湾能够搬到中途岛去吗
·日本烟民国家为何寿命世界第一
·奥地利再破维也纳之围
·犹太共产主义教程
·做孤魂野鬼还是动物园里的猴子
·狗可以成为风云人物吗
·管教不严、自取其辱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网络主权必将彻底改造国家主权——“1984年噩梦”里的反极权主义
·单向灌输的极权已死——为什么说《娱乐至死》也已经死掉了
·班农和王岐山联手对抗中国威胁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年轻的希特勒总理宣誓就职了
·人工智能的成王败寇
·如果皇帝的后裔不是近亲通婚
·神秘力量干扰川普插手耶路撒冷事务
·秦汉帝国和罗马帝国谁更牛
·哪个内鬼向澳大利亚新加坡出卖了中国
·印度人在藏南和东北地区都做贼心虚
·为什么英国是老牌帝国主义国家
·心理治疗不能代替决策过程
·刘邦比嬴政更加残暴所以搞定中国
·在美国扳倒苏联之前中国就自动跪下了
·英国期待着我的征服
·卡车公司是一这个恐怖集团
·谁说纸上不能谈兵
·华人患有痴呆症的越来越多
·三星就是韩国的象征(Note7爆炸门)
·洋人与缠足
·打猎就是欺负弱小
·旅游就是揭示自己的原有
·长官腔调与美国的地方自治
·托尔维克只是一个记者——美国的民主与乌合之众
·美国摒弃上帝,中国阅读圣经
·普罗提诺《九章集》与埃及巴比伦影响
·怎样把自己变成一个畅销的产品
·中国为什么裸官众多
·卧薪尝胆的恶毒邪
·文明,就是“教育所有的人”
·三位一体的神秘引领现代科学的精神
·自由和安全不可兼得
·南斯拉夫的原罪
·中国还停留在卡夫卡的时间隧道里
·两大阵营殊途同归
·楼市与亡国奴
·拒绝缠足的真实背景
·谷歌再次证明“理想主义者”的卑劣可怕
·中国人不知道“中国”的含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屠杀的30年麻雀效应造就了西方人的分裂人格

   谢选骏:六四屠杀的30年麻雀效应造就了西方人的分裂人格
   
   “树上有十只鸟,打掉一只还有几只?”
   “一只也没有了。”
   这就是谢选骏所说的“麻雀效应”——大多数人不是被打死的,是被吓死的。人类其实和麻雀相去无几。


   
   《64的30年震慑效应 造就了中国人的分裂人格》(德国之声 2019-06-04)报道:
   
   天安门广场上的民主运动被镇压后的三十年间,中国社会的自由空间是否在不断缩小?中国民众今后是否会再次进行大规模示威抗议?位于柏林的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与德国联邦政治教育中心就此话题举行了一场研讨会。
   
   "整整30年前的这场六四事件,标志着一种全新统治模式的开端:经济上的自由化、政治上的高度压制。"在研讨会的一开始,德国联邦政治教育中心(BPB)的汉学家霍夫史泰德(Christoph Müller-Hofstede)就对六四后的三十年进行了高度概括。他认为,整个历史进程的吊诡之处就在于,中共当局的这种治理模式,至少从经济方面来看,"居然取得了令人惊奇的巨大成功。也因此,不少中国人,也有许多西方人士,如今都在问:当年的这场镇压,是否真的有其必要性?"
   
   不过,研讨会现场的听众,似乎对这个问题并不买账。在主办方进行的现场快速投票环节中,绝大多数的听众都认为,当年的血腥镇压并非别无选择。
   
   研讨会的另一名嘉宾、美国汉学家林培瑞(Perry Link)随后接过了霍夫史泰德抛出的这个话题,认为当年中共当局在完全可以采取高压水枪等低暴力清场手段的情况下,却选择了暴力镇压这一方式,其目的就是要震慑全国的民众,"而这种震慑也确实在之后的几十年间发挥了作用,造就了当今中国中产阶级的分裂人格。"
   
   林培瑞认为,当年镇压形成的震慑效应,其最大的后果就是推翻了毛泽东时代依靠共产主义理想来实现统治的政治模式。"邓小平的模式就是摒弃理想主义,让大家都能挣钱,然后不时的煽动一下民族主义情绪。"他非常不赞同"为了稳定、镇压是必要的"这种说法,而是指出:如果要实现一些变革,我们就必须接受短期内可能出现社会上的某些动荡。
   
   穷则思变,不穷不变?
   
   不莱梅高等学院的何珊卓(Sandra Heep)长年研究中国经济问题。她认为,在震慑效应下,中国政府与中国民众达成了心照不宣的"社会契约",即政府尽力让宏观经济、生活水平持续增长,物质上得到满足的民众则不再过多追求政治上的话语权。"我们可以看到,如今这种社会契约依然有效,国际民调机构的调研显示,大部分中国民众对政府的工作都表示满意。"
   
   何珊卓认为,1989年爆发的天安门民主运动,很大一部分的诱因正是当时国内的一系列经济问题,其中包括改革开放并没有让城市居民明显获益、"价格闯关"造成通胀率居高不下、"双轨制"带来的"官倒"腐败现象等等。有过多年驻华经历的华裔德国记者李德辉(Felix Lee)也赞同何珊卓的这一观点,并且将1989年的情形与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革命浪潮进行对比:"当时很多人都以为,这场起源阿拉伯地区的革命浪潮也必然会席卷中国。但是,2011年的中国经济比阿拉伯地区要稳健许多,比1989年的中国更是要好太多。"
   
   研讨会主办方进行了第二轮现场听众投票。大约有一半听众认为,如果1989年没有发生那场镇压,如今的中国会是一个更加自由化的国家。其余听众则认为,这一说法并不正确,或者很难判断。
   
   社会契约可能被打破
   
   随后,主办方向现场听众以及研讨会嘉宾抛出了第三个问题:今后几年,中国是否会发生大规模的民众抗议?过半听众认为中国民众不会再像1989年那样走上街头进行大规模示威。德国记者李德辉也持类似的观点。他认为,至少在三、五年内,中国政府依然有足够的手段去挖掘经济增长的潜力。"不过,如果拓展到十年以上的尺度,则很难说。中国需要转变发展模式,还面临中等收入陷阱、中美经贸对抗等一系列重大挑战。如果经济增长停滞,就难以确保民众满意。"
   
   中国经济专家何珊卓也认为,在既有的粗放式增长模式即将到头、中美贸易战雪上加霜的情况下,"社会契约被打破不是不可能。"
   
   在随后的现场听众提问环节中,何珊卓也谈到了西方经济界应当如何与中国打交道。她认为,不论如何,西方都不应该斩断与中国的经贸联系,"因为这对谁都没有益处;但是我们也必须要设立一些红线,比如欧盟可以禁止欧洲企业与那些牵涉新疆‘再教育营’的中国企业做生意。"美国汉学家林培瑞更是尖锐地指出,那些只顾和中国做生意、不顾中国人权问题的西方商人,"其实心里都非常明白问题的严重性。他们的人格某种程度上也是分裂的。"林培瑞也承认,如何在与中国保持经贸密切往来的同时真正重视中国人权问题,"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谢选骏指出:林培瑞到底读过几本中国书,多多少少明白一些事理,知道六四屠杀的30年“麻雀效应”不仅造就了中国人的分裂人格,而且造就了西方人的分裂人格!在我看来,西方人的人格分裂其实比中国人的人格分裂更加严重——中国人是没有办法抵抗,西方人是没有意愿抵抗,所以三十年来,西方大吃中国的人血馒头,说西方人比中国人更加人格分裂也就不是奇谈怪论了。西方人不仅人格分裂,而且急剧堕落。为什么说西方人堕落呢?明摆着的事情是“中国崛起”了——如果不是西方堕落了,共产党中国怎么可能崛起的呢?现在好了,西方人终于开始吃到自己酿造的苦果了。天道好还——这就是西方社会损人利己的缺德报应。

此文于2019年06月0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