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的出路在于改朝换代]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的出路在于改朝换代

   谢选骏:中国的出路在于改朝换代
   
   《黄河在六四拐了个弯:中国已无出路》(北京时间2019年6月02日 转载中央社)报道:
   
   黄河孕育中华文化,但善变的黄河多次决堤改道,造成无数生灵涂炭。对「河殇」总撰稿人苏晓康来说,30年前爆发「六四」,就像黄河拐了个弯,中国从此走向自毁,现已毫无出路。


   去年12月19日,苏晓康在脸书悲愤提问:「六四三十周年了,我们在想什么、又能说些什么?」
   
   他直指六四大屠杀将中国拨上自毁之道,政治上一路走到又一个「王朝末日」,山河污臭、社会腐败;虽然于无声处发聩之言不绝,而民众「岁静」不醒,中华民族不是「向何处去」,而是「毫无出路」。
   
   苏晓康5月31日接受中央社记者专访??时说,他会发出这样的提问,就是因为30年过去了,「官民两边对六四都处于一种冻结的状态」。中共官方对六四至今仍不面对事实,到底死了多少人?谁下令屠杀的?都不置一词,甚至还拼命抹杀人民的记忆,封堵年轻人了解这段历史。
   
   苏晓康直言,除了少数六四领袖如王丹、王超华,开始讲当年学生也有错、没有处理好,许多人对运动的思考还停留在30年前,仅是一再谴责大屠杀,没有任何进步与反思。他还点名学运领袖柴玲、李录甚至完全消失在有关的活动场合,非常不负责任。
   
   「黄河命定要穿过黄土高原,黄河最终要汇入蔚蓝色的大海。」1988年,「河殇」纪录片在央视播出,对中华传统的「黄土文明」进行反思和批判,并主张逐步引入西方的「蔚蓝色文明」,在中国引发极大轰动,也被视为隔年六四的思想先导。
   
   「河殇」推出后,也成为中共改革派与元老派权力斗争的筹码之一。苏晓康说,当时国家副主席王震点名「河殇」要求当局批判,中共总书记赵紫阳虽然观念比较传统,看过「河殇」后还说「干嘛骂老祖宗呢?」但仍公开表态支持。
   
   苏晓康指出,两边交手的背景就是元老派搞掉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后,也想把推动经济改革的赵紫阳弄下来;赵心知肚明,借此与老人们博弈。
   
   就在中共体制内仍在拉锯的时刻,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去世,引发天安门民主运动,最后在6月4日遭血腥镇压收场。
   
   苏晓康说,学运来得不是时候,他当时必须保持低调,因此埋首进行另一部纪录片「五四」的后制,原本不愿介入。
   
   但经不住许多师生的要求,他先是联署声明表达支持,5月还去了广场两次。第一次是表达声援,第二次是力劝学生退出广场,但学生已越来越激进,还宣布展开绝食,听不进他们的话。
   
   5月21日,苏晓康得知被列入黑名单,展开百日逃亡,他在8月31日从东莞虎门搭上快艇,期间还遭遇中共缉私艇追逐开枪,原本半小时的船程,足足耗了两小时才惊险抵达香港。
   
   他回忆说:「脱险后,有人叫我出舱门透一下气,我看到甲板上全是穿军服拿长枪的人,还以为被抓了。」原来他们都是打扮成解放军模样的走私客。
   
   对苏晓康来说,流亡其实就是服刑。身为作家,他被迫离开母国故土,也离开他的语言,失去与中国广大读者对话。
   
   在美国头两年,苏晓康坦承,表面过得风光、到处演讲,但实际处在失语状态,完全没有创作灵感。1993年,苏晓康一家人遭遇严重车祸,接续几年更把他打入如坠黑洞的无垠悲苦。
   
   所幸,夫人傅莉从昏迷中苏醒,经过复健逐渐好转。苏晓康说,在与命运搏斗后,他神奇找回书写的冲动,持续写作出书,这股力量一直还在。
   
   苏晓康认为,如果当初没有爆发六四,邓小平会持续改革开放,赵紫阳若能接替邓小平掌权,虽然不可能马上实现西方民主,但至少不会比苏联要差,中国状况应会慢慢改善,前景是乐观的。但最后邓小平采信学生要推翻共产党,选择血腥镇压,造成官民双输的结局。
   
   相对于许多民运人士相信中国还会再发生大规模民运,苏晓康直说,「根本不可能」。他说,中共这30年就是裹胁、绑架全民对这个专制政权进行投资,大家都不愿意血本无归,而且现在人民日子过得还不错,「岁月静好」,普遍满足眼下生活,所以不会有人反对。
   
   此外,以中共现在镇压、监控的能力,这是「1984」作者欧威尔(George Orwell)也想像不到的,民间搞个集会都很难,上街就更不用说了。
   
   苏晓康还指出,自从刘晓波去世后,中国已经看不到第2位的民运领导者,运动没有领袖,更不可能成功;「中国当然没有出路了,中共这个体制已经没有任何选项可以改变了,只能看着它烂下去。」
   
   苏晓康目前正埋首写两本书,预计今年在台湾出版,其中一本就是梳理30年来,中国崛起到底是怎么回事,书名就叫「鬼推磨」。
   
   他认为,中共已经强大到了国际没有力量叫它害怕,美国现在打贸易战,原因是川普在做总统,历任总统是不会做这种事的。
   
   苏晓康并指出,现在贸易战把习近平打疼了,中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任由这个独裁者烂招不断,迭遭川普修理,因为中共的制度已经没有力量能纠正习近平了。
   
   去年12月19日首度在脸书对六四30周年提问,苏晓康最后写道:「有人说,不会再有下一个三十周年了,所以不是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而是我们每个人的尊严,都在临终时刻。」
   
   谢选骏指出:苏晓康为何断言“中国已无出路”?因为他的父母都是共产党高干,而他本人也是共产党员,虽然后来被开除了党籍,但是钢铁已经被这样炼成了,有什么办法改变呢。所以苏晓康以及他的同类叛党者也就无法看到中国还有出路。苏晓康之类的“共产党叛徒”当初入党的时候,都是发誓要为那党去死的,所以他们所说的“中国”,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而不是真正意义的中国。他们甚至认为世界上曾经有过“中共的制度”这种乌何有之乡的鬼东西!真是太太你太可笑了。而在我看来,真正意义的中国,大有出路——那就是“改朝换代”!中国的出路,在于改朝换代。就像从秦朝变成汉朝,从隋朝变成唐朝——如此可以脱离短期行为,开始长治久安了。
   

此文于2019年06月0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