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李锐是毛泽东这条狗的狗]
谢选骏文集
·爱因斯坦凶残迫害犹太人
·无神论者不懂善恶
·都是南风窗惹的祸——中共国就是杀猪盘
·死人最稳定、监狱最安全
·苏联人最先到达地狱
·特朗普就是美国特首
·狗眼与狼眼
·狗命与狼命
·塑胶脸王毅把外交部变成了咆哮公堂
·石三伢子毛泽东是恶魔之子
·骗子说他没有骗人大家就更加认为他在骗人了
·彭斯伟大但还不如我大
·时间与神话
·时间与神话
·川普是个窝囊废
·历史传说就是集体的儿童记忆
·最后一个共产党员之死
·神道教只能否定现实
·西域包含了西方与东方
·怪不得比尔盖茨不能毕业
·没有人权只有代表权
·达赖喇嘛是毛主席的逃奴
·攻克台湾易如反掌
·网红与网黑
·网红与网黑
·反客为主到美国敌后开疆辟土
·恭喜发财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
·马克思是狗刨专家——资本家的狗腿子
·世俗基督教就是撒旦教吗
·中共为何优待维吾尔人和其他边疆少数民族
·互联网世界的两个阵营是美苏两个阵营的延续
·中共的底气来自美国
·班农真是中共的敌人吗
·中美冷战升级为敌我矛盾,全面冲突一触即发
·主权国家控制互联网一定失败
·网络主权不是“政权主导网络盗窃”
·一入邓门深过海
·马克思狗杂种不懂全世界机器人联合起来
·司法部长沦为骗子——国会的司法委员会沦为骗子的帮凶
·佛教的麦加遭到回教的洗劫摧毁
·共产党中国的矛盾论
·全球政府将在互联网上出现
·法国吐出中国的人血馒头
·解放军屠夫正在香港磨刀霍霍
·解放军屠夫正在香港磨刀霍霍
·解放军屠夫正在香港磨刀霍霍
·网络主权不是国家的玩物
·3.5%比5%更加精确吗
·3.5%比5%更加精确吗(修订版)
·3.5%比5%更加精确吗(修订版)
·3.5%比5%更加精确吗(修订版)
·中国一百年来最伟大的女性
·超杀眼神与鼠目寸光
·科学就是现代神话
·川普追随卖国贼尼克松
·傅作义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俄罗斯人建造嘴炮航母
·出生在中国就可以犯罪
·大家都有机会成为张艺谋了
·唐宋和明清为何不同
·唯心主义的医学基础
·香港暴力事件应该是便衣特务所为
·解放军是罪孽深重的集体
·执法机构纵容司机的野蛮
·电信诈骗统一中国
·范仲淹是坏人
·马列主义不是文明而是野蛮
·独裁者为何都喜欢阅兵
·怪兽毛泽东为何出自湖南
·避免流血就无法维持共产党专政
·香港发生的国会纵火案
·百年树人的生物基础
·杭州母女遭中共4狗围攻
·共产党培养教育的年轻人就是行
·1989年为何流行自杀
·大监狱和小监狱
·只有百分之三的美国人相信司法机构
·婚礼怎能在凡尔赛宫这个殡仪馆里举行呢
·通过手机统治地球
·如何欺骗铁扇公主肚子里的孙悟空自己出来
·美国为何比欧洲伟大
·埃及妖后实现了柏拉图的理想国
·大阅兵丢了美国的脸
·川普勾结中共的一个旁证
·敢不敢攻台考验习近平能否超越毛邓
·共享单车与共产中国
·东南亚就是中国
·印度教徒犹如禽兽——永不抱怨的李尔王
·川普遭遇中国式退货
·川普是上帝的鞭子
·不要命才能获得幸福
·红色恐怖进化为白色恐怖
·解放军娘娘腔和清军一样不堪一击
·美国也在掩盖公共防疫的真相吗
·装修工人的敲诈勒索
·为何大家喜欢川普
·英美决裂将改变世界格局
·一国两制寿终正寝了
·奴隶对于自由的羡慕嫉妒恨
·中国式的安乐死
·谢选骏:钱钟书是一个伪国骗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锐是毛泽东这条狗的狗

   谢选骏:李锐是毛泽东这条狗的狗
   
   《李锐:毛泽东不可能干的 邓小平却干了!》(2019年6月2日 立此存照)报道:
   
   编者按:2009年,毛泽东前秘书李锐撰文《不当奴隶,更不当奴才》,其中披露了他对于中共数位元老的看法及中共高层见的政治博弈。当谈及邓小平时,他说:“后来接班的邓小平,其实也是半个毛泽东。1989年六四风波,出动军队镇压学生运动,这种连毛泽东活着都不可能干出来的事,邓小平却干了。”


   李锐的文章《不当奴隶,更不当奴才》(摘录)
   上个世纪70年代末,中国刚刚走出“文革”动乱,却依旧被极左阴霾和桎梏所笼罩禁锢。冲破阴霾和打破桎梏的,是胡耀邦发动、领导和全力推动的振聋发聩的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和冤假错案的大平反。他以非凡的勇气,破冰般打开思想解放的局面,掀开了改革开放大潮的序幕。今年(2009年)4月,是耀邦逝世20周年,我谨以此文向他表示深切的哀悼和缅怀。
   不正常的党内生活
   
   胡耀邦(左)和邓小平。(网络图片)
   要谈胡耀邦,不得不先谈中国共产党。自建党以来,任何党员都是党的驯服工具,这个观念深入人心,也作为组织原则贯彻下去。作为一个实质上的农民党,毛泽东是中国共产党最重要的缔造者。毛泽东这个人很复杂,毛的周围有一帮人。毛泽东最喜欢的人是高岗、林彪和邓小平,曾打算让高岗当接班人。高岗有他的本事,属于“绿林豪杰”,毛很欣赏。我当过高岗的政治秘书,他喜欢下围棋,晚上同我下棋是从不接电话的。
   离休后我负责编中共组织史资料,从打AB团起,10年内战肃反,自己杀自己人,杀了10万。延安时期抢救运动打了1万5千个特务,但事实上一个打入党内的特务都没有。
   我问过黄克诚,在江西时他就感到,毛有两个毛病:一是脾气太坏,二是任人唯亲。井冈山下来在福建选前委,多数人投陈毅的票,毛泽东就甩手不干了。后来陈毅去上海找周恩来,周让陈赶紧把毛请回来。如萧克没投毛的票,毛对萧一直记在心上。没有林彪的吹捧与参与,“文化大革命”可能搞不起来;“林彪事件”后毛泽东就垮了。
   后来接班的邓小平,其实也是半个毛泽东。1989年“六四”风波,出动军队镇压学生运动,这种连毛泽东活着都不可能干出来的事,邓小平却干了。“六四”期间,他听信李鹏和李锡铭谎报“学生动乱”的谗言,要实行军事戒严,萧克、张爱萍等7位上将联名上书反对武力镇压,他毫不理睬。
   总之,80年代的局势对耀邦来说,很难办,上面两个老人压着。邓小平赞成“权威主义”,他认为中国总得有“一个人说了算”。耀邦告诉过我,邓小平与陈云这两位政治老人的关系,按邓小平的话说,是“谈不拢”,胡耀邦在位时,就开不成常委会;“只能有一个婆婆”,这是邓小平让薄一波向陈云传达的。
   改革开放,邓小平在经济上比较坚定,如成立“特区”,这是一个创举。而陈云仍坚持“鸟笼政策”,这是原则性分歧……对“六四”风波,陈云则有自己的看法。当时在中顾委,我们四个人(杜润生、李昌、于光远和我)反对镇压,几个月批斗,将要开除党籍,是陈云挽救了我们;他说,这种事不能再干了,否则,以后还要平反。
   1987年耀邦在“生活会”上被以前的战友王鹤寿揭发,非常伤心,他曾对王鹤寿讲过一些心里话。王鹤寿的侄女后来向我透露,揭发耀邦是陈云的命令。除了两个老人,当时还有两个“左王”看不起他,在两老之间讲闲话,一个是胡乔木,一个是邓力群。
   胡乔木这个人,“一日无君则惶惶然”。改革开放以后,主要在意识形态上,胡乔木仍坚持毛泽东“政治挂帅”的路线,实质上是“以阶级斗争为纲”,不过不明说罢了。他是个两面派,真正的两面派,今天这样明天又翻过来。
   我跟胡乔木的渊源很深,对他比较了解。解放初我在湖南工作的时候,曾收集了毛主席20几篇旧作,印了50本,给中宣部1本,胡乔木要求全部上交,责备我“此种事,有害无益。”我年少气盛,写了一本《毛泽东的初期革命活动》。1952年我调到北京的时候,他给我打电话,居然又要我到中宣部管党史。没有他支持,《庐山会议实录》也出不来啊!张闻天纪念文集出版前,夫人刘英写信要我写篇文章,后来胡乔木把书的主编叫去加以训斥:“你干嘛让李锐写文章?”主编说是刘大姐让写的,他才不吱声了。像胡乔木那样的人,不当奴才不行啊!他愿意当奴才,因为有好处。中国历史上有很多这种人物。
   1986年,邓力群把陆铿同胡耀邦的访谈交给邓小平,引起邓的震怒,这也成为1987年1月“生活会”后胡耀邦下台的一根导火索。1987年春,陈云让王震等人活动,把邓力群抬出来当总书记。我在1987年7月11日给邓小平、赵紫阳写了一封信表示反对,除了揭发他抵制改革开放外,还述及他在延安抢救运动时犯的一件严重政治错误。邓小平14日批示,撤销邓力群的职务,陈云、李先念、薄一波三人也画圈了,制止了这个危机。
   除了一些小事,胡耀邦和赵紫阳合作比较融洽,对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全面改革的看法也基本一致。但邓小平、陈云两位老人对全面改革却有不一致的看法。那两个“左王”趁机在邓小平、陈云两位老人中穿梭,大进谗言。这两个“左王”对改革开放起了很坏的作用,尤其是在思想文化领域,先搞“清除精神污染”,后又批“资产阶级自由化”。清污只搞了28天,幸好被胡、赵联手制止了。
   1987年的“生活会”上,耀邦被迫作了检查,听说离开会场后即失声痛哭。一个人如果不是因受大委屈而伤心透了,是不会这样大哭的,尤其是在这种场合。他在担任总书记时就说过:我尊重老人,又独立思考。他尽力在两位老人之间沟通协调,遇大事必请示,同时还要面对两个“左王”的明枪暗箭与各种阻挠,最后遭到两方面夹击,个人事小,全局堪忧,他怎能不放声大哭!
   
   谢选骏指出:如果说毛泽东是苏联鬼子斯大林的狗,那么李锐则是毛泽东这条狗的狗了。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毛泽东干的缺德事情不比邓小平少。毛泽东镇压第一次天安门事件虽然死人不如邓小平镇压第二次天安门事件死的人那么多,但那不是出于毛狗的仁慈,而是因为没有死那么多人就镇压下去了——如果需要死人更多才能镇压下去,毛泽东这条汉奸丧家犬是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你看看他在江西镇压同伙,在延安镇压胁从,在北京镇压全国人民,前前后后死了上亿人口,他依然红光满面,比猪头还要肥硕,所以说“毛泽东是人民的大揪心”。别的不说,就说说文革中的武斗吧,那就是毛泽东出动正规军杀害群众的杰作。试想,在枪械遭到严格控制的共产党中国,没有解放军屠夫的参与,“两派群众组织”可能获得那么多的枪支弹药来互相屠杀吗?不可能的。六四屠杀前夕,有人问我抗议事件如何收场?我说“开枪杀人镇压”。不是我有先见之明,而是我有文革经验——文革中我亲眼看见解放军开枪杀人。解放军不是国防军,而是苏联制造的杀人集团,一贯以“阶级斗争”的名义屠杀人民。而和联合国军在朝鲜拼搏的,大部分是国民党的“起义”部队,这些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就像投靠满清的“三藩”等汉奸部队一样可悲可叹。所以说,在街头大规模屠杀人民,不是毛泽东“不可能干的事”,而是毛泽东“不需要干的事”,毛泽东早就“把动乱扼杀在萌芽状态”了,他事先把反对派都杀光了,哪里还有人上街呢?这就是六四以后共产党所干的事情。李锐以“毛泽东的秘书”自居,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到死都是一个共产党党员——他不肯退党做个干净人倒也罢了,还口口声声地不要在尸体上覆盖党旗,这就是“既然做了婊子还要立个牌坊”,也正是共产党在六四以后所干的事情。所以我说,“李锐是毛泽东狗的狗”,也不冤枉他了。他比奴才和奴隶都不如,因为他是一个共产党员——一日为党,终身为奴,死也不可能自由了。

此文于2019年06月0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