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鲍朴为何帮忙掩盖周舵等人的伪证罪]
谢选骏文集
·超级的东西就是骗人的东西
·德国为何成了中国与俄国的兄弟
·中国的城市建设确实不行
·从布什的破坏市场到川普的大炼钢铁
·谢选骏:肯尼迪或因勾结古巴而死
·“让美国再次伟大”是个二流口号
·鲸鱼搁浅象征现代文明的末日
·美国国会成了乡巴佬聚餐
·没有牙的老狼反证了谢选骏的英明
·魔鬼的声音总是动人的
·英国为何报复北京、拒不祝贺习近平当选无限期国家主席
·战争失败就是最大的犯罪
·撒谎要打草稿
·蚂蚁王国的继承法则
·结束内战国共两党就会失去政权
·中国需要研究如何结束百年革命
·没有读懂小国时代,如何吸取历史教训
·盖棺论定才能谈论政治手腕
·航空改标混乱再证中国仍在内战状态
·中国公众真的对政权给予了信任吗
·中学不知“摧毁书本”的价值
·相信中共开放这才是个笑话
·奸商如何拯救地球
·奸商和演员如何拯救美国
·让妇女和儿童冲锋陷阵
·川普代表了美国的最后挣扎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远远不够的
·新闻管制事业蓬勃发展
·新闻管制事业蓬勃发展
·联合国人权标准向共产党中国看齐
·西方当初为何看错中国
·马克思主义造就中国骗局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就是低端人口
·公共游泳池就是公共澡堂和公共厕所
·2002年效应终于得到了证明
·“美式开放”才是“网络主权”
·川普就是他所斥责的假新闻的头号消费大户
·消灭方言,统一中国
·中国为何是个侏儒
·“千人计划”是对“六四绿卡”的复仇
·投资就是投河自尽
·要钱不要命的投资人
·“中国化”必以“去马列”为前提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贪官群体愚公移山见了蚂蚁国主马克思亡灵
·全球政府才能解决移民问题
·虚拟舰队可以统治世界吗
·发展科技需要十字架精神
·解放军恶有恶报
·解放军恶有恶报
·竹木筷子是消化道疾病的元凶
·日本比满清更中国化
·飞毛腿女人追求的只是掌声
·作品的成功和作品本身毫无关系
·重点维稳也算一种贵族待遇
·欢迎非法入侵美国
·老移民最恨新移民——以澳洲为例
·陕西神木遗址证明中国文明西来论
·闻一多是个混饭吃的
·闻一多是个混饭吃的
·中国战场经济瞬息万变
·中国战场经济瞬息万变
·中国为什么民主不了
·心灵鸡汤为何好卖
·希特勒对美宣战是一个愚蠢的决定
·美国校园暴力的根源
·退伍军人问题是战场经济的后遗症
·明星都属高棺的后宫
·学坏容易学好难
·高层建筑都是居民的活棺材
·高层建筑都是居民的活棺材
·工作越勤奋就会越是贫穷
·墨西哥向美国转移内战
·第二次内战将使美国成为世界帝国
·美国人厌恶台湾的血汗工厂
·中国只有一个发明——“以夷制夷”
·无神论者讳疾忌医、麻木不仁、只有自杀
·曾侯乙墓里的魔鬼崇拜
·以色列总理恶意诅咒中国的辛德勒
·1989年阎明复的特务调停活动为何失败
·中国必须向苏联纳贡——马克思主义者就是蚂蚁
·世界首富用马克思主义来消灭蚊子
·犹太大屠杀是马克思主义的反馈
·马克思的幽灵在美国使馆区游荡
·墨西哥左派总统会不会率众直接排队进入美国呢
·忧郁症患者才是清醒的人
·网友不懂美人计
·从悲剧到天国
·中国人为何不能接受上帝
·中国人为何不能接受上帝
·希特勒仅仅是个圣女贞德吗
·一带一路只去那些不能透明的地方
·职务让人变成植物人
·达赖喇嘛承认喇嘛教不是佛教
·美国人为何蔑视憎恶满洲人
·缺乏救赎的中国人
·伊斯兰的阿拉安拉为何没有能力
·种族平权就是种族歧视
·CNN这是在中国培训妓女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鲍朴为何帮忙掩盖周舵等人的伪证罪

   谢选骏:鲍朴为何帮忙掩盖周舵等人的伪证罪
   
   《<谈《最后的秘密》和戴晴周舵有关64的2本书》(2019年6月3日 转载法广RFI 萧曼)报道:
   
   六四30周年前夕,香港新世纪出版社出版了有史料价值的新书《最后的秘密》,披露“六四”镇压15天后,中共高层接连两次会议的27份机密文件。该书出版人鲍朴先生接受本台采访说:这些有关六四的新材料可以起到与已经面世的六四史料相辅相成的比照作用,说明当时中共实际最高领导人邓小平是决定对进行和平抗争人民开枪的责任人。读者从这本书中可以了解中共如何在六四镇压后,收拾残局统一思想的内幕过程。六四30年纪念日之前,鲍朴先生还出版另外与“六四”有关的两部书,一是戴晴女士的书《邓小平在1989》,二是《周舵自述:回忆与反思》。


   
   下面请听对鲍朴先生的采访:
   
   鲍朴:我们这次出版的《最后的秘密》是中共对“六四”问题下结论的一套文件。我想这套文件应该和其他的材料一起作对比。其他材料就是赵紫阳的《改革历程》和李鹏的六四日记等,把这些材料做对比,在加上今年我们出的戴晴的《邓小平在1989》,就可以给人比较突出的印象:就是邓小平的作用现在浮出水面。
   
   以前我们一般认为:当时中共在整个学潮当中,因为没有采取及时措施,使学运进一步升级,直到5月中旬以后,邓小平才开始出现拍板,因此就撤掉了赵紫阳,就产生了“六四”的结果。现在把这些材料都放在一起,我们可以看到:第一,像陈云这些当时反对邓小平经济改革政治改革的中共元老,在“六四”中并没有起到我们想象的那种“促进”的作用,尽管王震非常积极对学生运动恨之入骨。
   
   我们看到的是:邓小平从一开始就想用一种强硬的措施对付学运。在他指使李鹏坏了事儿以后,特别是4月27日大家起来反对4-26社论的时候,邓小平就失踪了。结果就造成李鹏和赵紫阳的那些“争论”,李鹏日记曾经提到:邓小平后来说:这次的问题表面上看起来是李鹏和赵紫阳的争论,实际上是我和赵紫阳的争论。那么邓小平的作用已经是非常突出了。
   
   在这些材料全部曝光以后,我认为:我们和真相进一步接近了。所谓真相就是:连总书记都反对的动用军队对付和平示威的群众和学生,最后还是发生了,就是因为当时党内最高领导人邓小平一个人的意愿。这件事现在比较清楚了。
   
   我们今年出版的周舵回忆录:《周舵自述:回忆与反思》是从侧面表达:作为一个中国知识分子,他对中国当时是抱有希望的,是想中国好。当时周舵和刘晓波一起参与了学运,完全是非常温和的,是想促进改革和向前进步。
   
   30年后把这些材料放在一起,可以肯定地说:当时官方的结论是错误的。他们的结论就是“一小撮人有组织有预谋的试图推翻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这种结论是完全错误的。
   
   周舵这本书是他的回忆录,不光是他的个人经历,“六四”是他本人一段经历,当然是很重要的经历。书中还有的是他对中国问题的思考和反思。他自己认为是比较重要的。但从出版者的角度,我认为读者会对他的个人经历比较感兴趣,就是书的前一部分。
   
   法广:周舵有没有讲他“六四”后的经历?
   
   鲍朴:都讲了,从年轻讲到“六四”,和“六四”后的经历。一个“六四”的亲历者,一生都被“六四”所影响,周舵是很突出的例子。我想读者会有兴趣。
   
   我开始得到这些文件的时候很吃惊,虽然很多内容是大家习惯听的官话,但吃惊的是;对“六四”这么大的一个事件做结论的时候,这些中共领导人讲的不是事件的证据,不是怎么才能证明他们对这么大一个事件的结论是对的。这个结论就是;“这是有组织有预谋,旨在推翻共产党的,一小撮人策动的。”他们拿不出任何证据,多数人对证据毫无兴趣。公安部王芳报告里面举出的一些证据,30年后看完全站不住脚的。比如他指责一个叫李赞道(音)的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务,可是这个人我看他一直生活在中国,现在还是生活在中国。那就说明公安部都知道他们30年前是乱说的。这么大的事,他们在讨论的时候,一点证据都不讨论,只是说自己怎么坚决拥护邓小平的“果断决策”。
   
   其中的例外就是陈云,我看陈云并不支持邓小平的“果断决策”,即动用军队向人民开枪。陈云只是说:赵紫阳我很不喜欢,撤销赵紫阳,我完全同意。他只是说了这么两句话。
   
   其他人或者择清自己,或者对赵紫阳落井下石。还有人就是对整个改革表示不满,借批赵紫阳的时机,实际批的是邓小平首肯的80年代的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很突出的就是李先念和王震。
   
   法广:《最后的秘密》是“六四”后举行的中共政治局扩大会的个人发言记录,您是如何对这些材料的真伪做出评判的呢?
   
   鲍朴:这个材料是中介人给我一个电子式文档,我检查了它的内容,其中少数几篇是“六四”以后,开完会以后马上就泄漏出来的,像李鹏的什么报告,还有少数后来选入邓小平文选和江泽民文选的。邓小平文选里你可以看出后面93年出书的时候,做过文字上的编辑。他没有删掉任何内容,但有些段落和句子做了些调正。就是说所有这些东西都吻合。
   
   还有一个就是这个材料和赵紫阳的《改革历程》谈到的完全吻合,赵紫阳在《改革历程》中甚至提到陈云在开会时只说了两句话,而这批文件里陈云的那两句话一完整的形式就是在那儿。就是通过对内容的认定,我们才决定出版这批文件,因为我认为是真的。对这批文件的真实性,我们出版社愿意对读者负责。
   
   听众朋友,以上您听到的是香港新世纪出版人鲍朴先生,谈他在日前出版的有史料价值的新书《最后的秘密》和另外两部书,一是戴晴女士的书《邓小平在1989》,二是《周舵自述:回忆与反思》。
   
   谢选骏指出:鲍朴大力推销周舵,却丝毫不提周舵等人在六四屠杀中的胁从角色——周舵等四人帮助共产党掩盖屠杀罪责,谎称天安门没有死人,暗示共产党没有杀人!周舵、侯德健、刘晓波、高新等四人在中央电视台上公然伪证“天安门没有死一个人”,不仅是对法律的犯罪,也是对受难者的犯罪,更是对历史记录的犯罪。那么,时隔三十年了,鲍朴为何还要帮忙掩盖周舵等人的伪证罪呢?仅仅因为他们都有不可告人的共产党背景?难道,他们都是一直在从事“敌人工作”的“第五纵队的预备队”吗?他们阴谋在共产党崩溃之后迅速呼应“中国社会民主党”一类的特务组织,把中国变成一个类似现在俄国那样的半共产党国家吗?
(2019/06/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