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川普追随卖国贼尼克松]
谢选骏文集
·17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川普追随卖国贼尼克松

谢选骏:川普追随卖国贼尼克松
   
   《川普偷渡朝韩分界线与金正恩握手邀其访美》(综合新闻 2019-6-30)报道: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30日消息,特朗普和金正恩在板门店会面、握手,这也是两人继新加坡和河内会晤后的第三次会面。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板门店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会面,这是两人继新加坡会晤和河内会晤后的第三次会面,也是半岛进入停战状态66年来朝美领导人第一次在板门店会面。
     
     特朗普与金正恩握手,随后跨过朝韩军事分界线,并站在朝方一侧合影。
     另据韩国纽西斯通讯社报道,特朗普邀请金正恩访问白宫。
     CNN称,特朗普首先跨过朝韩分界线,进入朝鲜境内,并与金正恩握手。随后,两人又一起跨国分界线,进入韩国一边。
     在朝韩分界线,金正恩对特朗普说,“如果你跨过了这条线,你就成了首位踏上朝鲜领土的美国总统。”
     特朗普随即跨了过去,金正恩接着说,“特朗普总统刚刚跨过分界线,他成为第一位访问我国的美国总统。事实上,只要看看他的这一举动,就可以知道,他愿意消除所有不幸的过去,开辟新的未来。”
     金正恩将特朗普踏入朝方一侧称为“历史性的时刻”;特朗普称,“跨过这条线是我的荣幸”,他说自己和金正恩之间拥有“伟大的友谊”。
     刚刚创造历史的特朗普又想创造新历史。“我现在就要邀请他(金正恩)去白宫,”特朗普说,“许多积极的事情正在发生,非常积极。”面对特朗普的邀请,金正恩没有立即做出回应。截至目前,还有没朝鲜领导人到访过美国。
     在韩国一侧,特朗普和金正恩接受了媒体简短的采访。之后,韩国总统文在寅也加入到特朗普与金正恩的交谈中。特朗普表示,接下去他将和金正恩进行简短的会谈。
     
     特朗普和金正恩刚一坐下进行会谈,金正恩便表示,“我在推特上听到你的邀请感到非常惊讶,直到下午晚些时候我才确认你的邀请。”
     “我很想再见到你。对朝韩两国来说,这个地方是过去不幸历史的标志。因此,对我们两国来说,能够有机会在这里与你见面是非常重要的,这意味着我们以积极的心态轻松地见面。我相信,这将对我们今后的所有讨论产生积极影响。”
     金正恩也称,自己和特朗普“关系极好”。“如果没有这种良好的关系,我们就不可能有这次突然的见面。”
     特朗普跨过朝韩军事分界线进入朝方一侧,他成为历史上首位踏上朝鲜领土的现任美国总统。
     CNN称,此前只有两位美国总统——吉米·卡特和比尔·克林顿——访问过朝鲜,但都是在他们卸任之后。
     此前,特朗普和文在寅登上了一个朝韩边境的观察哨,在这里俯瞰非军事区的景象。他们在此聆听了来自美国指挥官的简报,简报对这一非军事区沿线的安全情况进行详述。
     特朗普说,这里曾经“非常、非常危险”,但是自从他开始与金正恩会谈以来,这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我们第一次会面之后,危险不见了,”特朗普称,自美朝韩三方开始对话以来,朝鲜在非军事区的武器和军事化装备明显减少。
     特朗普在观察哨上发表着自己对半岛问题的看法,“这里曾经有很大的冲突……到处都是巨大的冲突,死了很多人。现在,这里非常和平,完全是另一个世界。我要对那些一直说(我)啥也没做成的人在说一遍,取得了特别多成就。”
     在非军事区,特朗普和文在寅还一起会见了美国和韩国的军队士兵。
     文在寅称,“这是历史上美韩两国总统首次一起访问非军事区。”特朗普表示,自己很高兴能和军队见面,士兵看起来“健康强壮”。他说,自己很抱歉不能和士兵们待很久,因为“四分钟之后”他就要见金正恩了。
     美国士兵向特朗普表示感谢,并送上了代表心意的夹克衫作为礼物。“我们希望当你在高尔夫球场上穿上这件衣服时,会想到我们的力量和联盟本质。”
     
   谢选骏指出:尼克松是个罪犯总统,面临弹劾被迫下台;尼克松还是个卖国贼,卑躬屈膝到死人的故宫和毛泽东周恩来苟合。现在,同党的川普又来追随卖国贼尼克松,玩弄一张更小的朝鲜牌,还自称自己的是交易“大”师,真是太太你太可笑了。
   
   《习近平见川普谈乒乓外交 牵出一串政治黑幕》(2019年06月30日 综合新闻)报道:
   
   6月29日上午,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与习近平在日本大阪的G20峰会期间会晤。习近平在率先的发言中提到,48年前,也就是1971年,在日本,中美运动员友好互动,出现了中美的乒乓外交。习近平此番话翻开了历史,牵涉了40多年的重大国际事件,其中也包含了G20峰会上众多国家的角色。让我们来回顾一下这段历史,看看历史的过程,对照一下今天的状况,对当时的国际大事做一个反思。
   
   乒乓外交
   一九六九年,新上任的美国总统尼克松为了抗衡苏联,结束越战,公开表示有意与中国改善关系。毛泽东没有接话,跟美国和解会使他的“反帝领袖”形象受到损害。
   一九七○年“五?二○”反美声明石沉大海后,毛才决定主动邀请尼克松来中国。毛并非要同美国和好,而是想向全世界显示,尼克松有求于他,找上门来,他代表世界反帝力量和美国对谈。
   十一月,周恩来通过跟中美双方关系都不错的罗马尼亚发出讯息,说欢迎尼克松来北京。这个邀请于一九七一年一月十一日抵达白宫。尼克松在上面批道:“我们不能表现得太积极。”基辛格后来说,他一月二十九日覆信时,“没有提总统访问的事”,“现在还谈不到这一步,谈这事可能引起麻烦。”毛继续等待机会。
   三月二十一日,中国乒乓球队到日本参加世界锦标赛。这是文革以来首次出国的体育团体之一,由毛亲自批准。为了不显得离奇,球员们经特许不必挥舞小红书。但他们有严格规定:不和美国队员握手,不与美国人主动交谈。四月四日那天,美国球员科恩(Glenn Cowan)偶然上了中国代表团的大巴士。世界冠军庄则栋看见大家都用不安、怀疑、冷漠的眼光注视着他,车上没有一个中国人和他说话搭讪,便走过去同他说了几句话。这两名运动员握手的照片登时成了日本报纸的头条新闻。
   
   当毛的护士兼助手吴旭君把登在《参考》上的这条消息念给毛听时,毛眼睛一亮,笑着赞许说:“这个庄则栋,不但球打得好,还会办外交。”
   这时,美国球队表示希望访华,中国外交部按照既定政策决定不邀请。毛批准了外交部的报告。毛显然对自己的决定不满意,整天都心事重重。那天晚上十一点多钟,他先吃了安眠药,再由吴旭君陪同吃晚饭。毛的习惯是同身边一两个工作人员一道吃饭,晚饭前吃安眠药,吃完就睡觉。毛的安眠药药力极强,有时他吃着饭就发作了,一头栽在桌子上,工作人员需要从他嘴里把没咽下去的饭菜掏出来。为此毛晚饭不吃鱼,怕鱼刺。吴旭君回忆道:
   吃完饭时,由于安眠药的作用,他已经困极了,趴在桌子上似乎要昏昏入睡了。但他突然说话,嘟嘟哝哝的,我听了半天才听清他要让我给外交部的王海容打电话,声音低沉而含糊地说:“邀请美国队访华。”……
   我一下子楞了。我想,这跟白天退走的批件意思正相反呀!……毛平时曾交代过,他“吃过安眠药以后讲的话不算数”。现在他说的算不算数呢?我当时很为难……
   过了一小会儿,毛抬起头来使劲睁开眼睛对我说:“小吴,你还坐在那里吃呀,我让你办的事你怎么不去办?”
   毛平时一般都叫我“护士长”,只有谈正经事或十分严肃时才叫我小吴。我故意大声地问:“主席,你刚才和我说什么呀?我尽顾吃饭了,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于是,毛又一宇一句、断断续续、慢慢吞吞地把刚才讲过的话重复了一遍。……
   “你都吃过安眠药了,你说的话算数吗?”我急着追问。
   毛向我一挥手说:“算!赶快办,要来不及了。”毛一直硬撑著等吴办妥了这件事才安然睡去。
   毛的这一决策在西方造成了轰动性的效应。中美敌对多年,破天荒突然邀请美国团体,而且请的是体育团体,人人都感兴趣。美国人来了以后,魅力十足的周恩来使出浑身解数,让他们感到“令人眩目的欢迎”(基辛格的话)。美国报纸天天充满兴奋激动的报导。一位评论员写道:“尼克松目瞪口呆地眼看着这条新闻从体育版跃上头版。”
   把台湾一脚踢开
   毛不仅钓来了尼克松,还钓来了喜出望外的见面礼。基辛格七月秘密来华为尼克松访问铺路时,主动提出,要是尼克松一九七二年再度当选总统,就在一九七五年一月之前承认北京,全面接受北京的条件,把台湾一脚踢开。
   
   尽管美国跟台湾有共同防御条约,周恩来对基辛格说起台湾来好像这个岛子已经在北京的口袋里了。基辛格只做了个软弱无力的姿态:“我们希望台湾问题能和平解决。”他没有要周答应不使用武力。
   基辛格这次访华的档案直到二○○二年才解密。在这之前他写的回忆录里,基辛格声称那一行“只是略略提到台湾问题”。档案解密后问起他时,他承认:“我那样说是非常不幸的,我很后悔。”
   基辛格承认:“我那样说是非常不幸的,我很后悔。”2018年他向川普提出联俄制中。
   
   基辛格承认:“我那样说是非常不幸的,我很后悔。”2018年他向川普提出联俄制中。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帮中国进入联合国
   尼克松还提出帮中国马上进入联合国。基辛格说:“你们现在就可以占据中国席位,总统要我先跟你们讨论这个问题,我们然后再决定公开的政策。”
   
   基辛格的礼品盒里装的不止这些。他提出要把美国同苏联打交道的内容都报告中国,说:“你们想知道我们跟苏联谈些什么,我们就告诉你们什么,特别是限制战略武器的谈判。”几个月后,基辛格对中国使者说:“我们告诉你们我们跟苏联人谈些什么,可是不告诉苏联人我们跟你们谈些什么。”
   洛克菲勒(Nelson Rockefeller)副总统在听到美国告诉了中国什么情报时,简直“惊呆了”。情报之一是苏联军队集结中国边境的情况。
   承认越南将是越共的天下 许诺撤出韩国
   在印度支那问题上,基辛格做出两项重大承诺。一是十二个月内撤出所有美国军队,二是抛弃南越政权。他说:“一旦和平到来,我们将在一万英里之外,河内仍在越南。”意思是,越南将是越共的天下。
   基辛格甚至主动许诺在尼克松的下一任期内把“大部分”乃至全部美国军队,撤出南朝鲜,对共产党国家是否会再度入侵南朝鲜只字不提。
   这些见面礼是不要回报的。基辛格强调说他不要求中国停止援越,连希望毛政权少骂点美国也没提。
   
   北京取代台北进入联合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