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网络主权不是国家的玩物]
谢选骏文集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五章)
·俄罗斯就是现代蒙古人
·进化论是一种伪科学、新神学
·中国统一的文明基础
·纪念胡耀邦不给六四平反不妥当
·罗斯福杜鲁门怎样帮助中共崛起
·波兰屡遭瓜分有其自身原因
·逆向鸦片战争开始了
·玛丽莲梦露的灵魂价值50美分
·欧洲人跳舞 中国人写诗
·欧洲超人来自印度魔鬼
·政教分离的适用范围
·白宫的黑色囚徒
·无神论者的无尊严、无依无靠
·愉悦和逾越
·特朗普是狗娘养的Donald Trump is the son of a bitch
·疯狗川普Trump mad挑动群众斗群众
·用动物学研究川普(特朗普、床破)
·川普是坏人Trump is the bad guy
·“特朗普”与满洲人
·“特朗普”与满洲人
·Ian Buruma的玩世不恭
·伊恩·布鲁玛的玩世不恭
·古希腊戏剧这样讽刺川普
·柏拉图的无知
·柏拉图的无知
·小国时代的明星金正恩
·美洲印第安人的“青铜文明”
·四万八千岁的中国
·“梁启超说佛”之迷误
·王弼老子指略、老子注批判
·康熙的无知
·耶稣基督不是犹太人
·“关公像”充斥的华人社会,为何忠义却荡然无存
·隔代继承与昭穆制度
·(中共统治进入晚期)的理论提出
·阴阳语法和阴阳观念
·圣经与思想的主权
·三民主义为何不成气候?
·小国时代的特大号代表
·十年文革 百年反思 获奖作品
·为了做什么而做什么的“家”
·怎样成为舞台的奴隶
·钱钟书围城上厕所
·加拿大是罪犯的乐园
·杨绛的“大学”与“中庸”
·纪念六四与纪念祖先
·可以生产“名记八酒六肆”
·解放军没有子弹
·台海两岸都不是国家
·“台海两岸”只是一个诈骗集团
·[email protected]平民王小石,就是何新自己
·当代中国人是不诚实,还是贫贱?
·汤因比为何败于一个电台播音员
·靖康之耻的文化原因——“缠足战略”的缘起
·平反六四冤案可能需要84年
·两宋之间的改朝换代(“缠足战略”的历史背景)
·中国人可从英美学到更多东西
·黑死病的进步意义
·陈志武的榆木脑袋
·怎样才能赢得超限战?
·中国不会有新加坡式纸牌屋
·雅利安人从来不是文明的创造者
·英国脱欧再证马克思主义荒谬
·苏格兰没有英国活得下去吗
·英国脱欧公投缩小了贫富差距
·一切都会过去的,包括死亡
·英国脱欧,白种人的最后挣扎
·索罗斯老了,卖不了钱了
·自己任命自己的“新中国”
·以毒攻毒的超级霸王车
·上帝之城的摩尼教思想
·应该表扬一下习近平
·托夫勒“第三次浪潮”之伪
·共青团中央的犯罪分子
·百度比谷歌更像杀手
·天人之际与超理神秘感
·零点哲学·圆形世界象
·历史之穹·秦人楚魂说
·荒漠甘泉·文化本体论
·生命之谷·上下求索录
·世界怎么可能是客观的呢
·你的财产其实不是你的?
·美国深陷社会主义化的危险
·西方文明重蹈复活节岛绝路
·韩国顶级白富美借种草根男
·中共无理也可不理南海裁决
·中国怎样才能领导知识革命?
·中国能不能与美国开战
·中共中央协助共产党员移民美国
·包公黑人考
·洪秀柱承认“中华民国”已经终结了?
·小国菲律宾玩弄大国吸金
·林中斌把习近平当成了火烧罗马的尼禄大帝
·“生物进化”与创业成功、发家致富
·中国官员自杀研究
·为什么生活是肮脏的
·中国革命与少数人犯罪
·北欧人和雅利安人都是食尸者
·人的身体怎么能是上帝的殿堂呢
·华人大众为什么容易上当受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网络主权不是国家的玩物

谢选骏:网络主权不是国家的玩物
   
   《俄罗斯为何无法复制中国的防火墙?》(2019年6月28日 BBC)报道:
   
   1648年,《威斯特伐利亚条约》(Treaty of Westphalia )签署,宣告结束了欧洲的三十年战争,形成了各个主权国家。各主权国有权控制和捍卫自身国土成了世界政治秩序的核心根基,自此从未改变。

   2010年,包括叙利亚和俄国在内的几个国家组成代表团,向联合国一个不起眼的机构提出了一个奇怪的要求:在网络世界也同样划定主权边界。时任科技巨头思科公司(Cisco)科技政策总监的夏普(Hascall Sharp)现在是一位网络政策方面的独立顾问,他说:“这些国家希望他们能够自定自己国家的网络边界,就像电话的国家号一样。”
   谈判了一年之后,这个要求被否决了。因为有了网络边界,国家就可以对本国公民实行严格监控,有违互联网的开放精神。互联网本是无国界的,不应该听命于任何政府。
   近10年过去,如今无国界的精神似乎成了一件过去的稀罕事。那些国家虽然在联合国无功而返,却并没有放弃为网络世界修筑高墙的想法,10年来一直在想方设法实现这个目标。
   俄国也确实在寻找新的办法来创建网络边境墙,并在上个月通过了在技术和法律层面都能将本国网络与世隔绝的两项法案。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受够了由西方构建管控的网络架构,俄国就是其中之一。这并不是第一次有国家试图去控制哪些信息可以或不可以进入本国,但俄罗斯的做法与之前的截然不同。
   新美国基金会(New America Foundation)的网络安全高级分析师摩古斯(Robert Morgus)说:“俄罗斯不一样。我们认为,在想要分裂全球互联网的国家中,俄国的野心比谁都大(可能除了北朝鲜和伊朗之外)。”
   从俄国的举措中也能看出网络主权的未来走势。如今,追求网络“威斯特伐利亚化”的国家并不再只有独裁专制的嫌疑,它们对网络主权的要求比以往有了更深层的原因。所谓网络主权计划的实施得益于技术进步,同时也在于世界上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思考,开放的网络本身是不是一件好事。推行网络主权的新方法不仅提高了国家控制网络的可能性,还让这些国家能够结成联盟,有机会共建与西方并行的互联网世界。
   开放的网络问题何在?
   众所周知,许多国家不满西方国家联手管控网络。其烦心的不只是西方国家所奉行的理念,还因为这些理念融入了互联网的架构之中:网络的设计最显著的特征是保障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任何人向其他任何人传达任何信息。
   打电话Vs发信息:解码互联网时代的网络语言
   如何保护自己避免成为网络犯罪受害者?
   如果互联网停摆一天,你的世界会怎样?
   这源于互联网的基本协议,即传输控制协议(TCP)或称网络协议(IP),也是2010年时俄国代表团想要改变的协议。协议允许信息可以不计地域和内容进行传送,不管信息内容为何,不管是从哪个国家发出,也无所谓接收信息的国家法律如何规定,只看传送和接收信息的网络地址。有了这个协议,数据可以通过各种路径由A点传到B点,并不需要走提前设定好的路线,也就不会被改道或被截断。
   在全球民主化之下,反对这种设计的做法很容易被视为独裁统治的垂死挣扎,但它所产生的问题并不只是影响了独裁统治。每个政府都会担心军事设施以及重要的水电网络被恶意信息攻击,或是出现假新闻影响选民。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些政府也许会宣称,网络主权能够保护人民免受恶意软件的攻击,但许多人担心这样会失去“开放网络”的自由(Credit: Getty Images)
   摩古斯说:“俄国和中国只是比其他国家更早地认识到了大规模开放式信息环境会对人们及其决定的潜在影响,尤其在政治方面。”两国认为其国民就像发电厂一样是国家重要的基础设施,国家需要“保护”他们免受恶意信息的攻击,这里主要是指假新闻而不是网络病毒。牛津大学俄国研究学者、伦敦外交政策中心(Foreign Policy Centre)智囊团研究员皮格曼(Lincoln Pigman)表示,此举与其说是在保护其国民,不如说是在控制他们。
   独立的互联网并不能够与世隔绝
   俄国和中国从2011、2012年开始公开讨论“互联网主权”的问题,当时俄国为期两年的“冬季抗议”开始兴起,与互联网有关的革命也撼动了其他威权独裁统治。俄国深信革命是受西方国家挑动,决定要阻止其国民受到煽动,即是说要在网络边境设立检查站。
   互联网的主权独立并不是只要与世界网络隔绝开来就万事大吉。这可能与你的不加思考的想法不同。企图隔绝互联网无疑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单看北朝鲜就足以证明。朝鲜只有一条网络线路与世界互联网相连,开关一关就断了与外界的联系。但很少有国家会这么设计网络线路,所以单从硬件设备来说就几乎不可能。
   巴福德(Paul Barford)是麦迪逊(Madison)威斯康星大学(University of Wisconsin)的一位计算机科学家,他设计全球互联网可以运作的实体管道和缆线网络。他表示:“一个国家如果与其他地方互联网有丰富多样的联系,要把互联网的全部出入口都找出来加以管制基本就是不可能的。”而且就算俄罗斯能够设法找到所有让信息进出俄国的硬件设备,关掉这些开关也无济于事,除非俄国也想与世界经济断绝联系。如今,互联网是全球商贸的重要部分,俄国无法在不影响经济的情况下脱离世界互联网。
   网络主权管理的关键在于要让某些信息自由传输,但对另一些信息则要封锁阻隔。不过TCP/IP对信息完全不予分辨,那想要区别对待信息的互联网主权要如何才能实现?
   将网络上惹麻烦的内容与政府容许传播的分开来区别对待,中国在这方面最为成功。其金盾工程,又称中国的防火长城,能过滤信息,屏蔽某些互联网地址、词语及IP地址等。这个方法绝非完美,因为是通过软件来过滤和屏蔽,所以程序员也可以设计软件来反封锁。虚拟私人网络(VPN)和一些规避审查的软件(譬如Tor)就可以绕过防火墙。
   更重要的是,中国的这一套在俄罗斯并不适用。其中一个原因在于“中国主要依靠中国自己的大型网站控制信息内容,而俄国则较为依赖美国的社交媒体公司”,美国的智囊团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网络安全专家西格尔(Adam Segal)这样说到。
   中国的优势很大程度上也在于有自己搭载的互联网实体网络。中国从一开始就对这项西方的新科技持怀疑态度,只在本国建了很少的网络端口允许国际互联网输出输入,而俄国最初则十分欢迎互联网热潮,所以现在与国际互联网交互非常频密。中国需要管控的网络边境就没俄国那么多。
   俄国无法将国内网络变成企业式的内联网,无法照搬中国的模式,因此俄国正在研究一种混合的方式,既不单纯依靠硬件,也不只靠软件,而是打算改变网络信息的传输流程和相关协议,因为流程和协议决定了网络信息能否从源头被传输到目的地。网络协议指定了计算机处理各种信息的方式,使其可以在全世界传输和通过,就好比说Windows电脑不能启动Apple的操作系统。这不是某种具体的设定,研究国际互联网管制并对设立相关标准提供咨询的拉赞斯基(Dominique Lazanski)说:“协议其实是将各种东西,譬如数据、算法和IP地址等等从不同层面结合起来。”
   这当中最重要的一个就是域名系统(DNS)标准,就像是地址簿,会告诉互联网该如何去解读IP地址,譬如将38.160.150.31转换成人能读懂的网址,比如bbc.co.uk,并指出哪条途径可以到达存有这个IP地址的服务器。
   俄国就是想从DNS着手。四月初,俄国计划测试一种新的方法,能将全国网络与世隔绝,国民在互联网上的信息将被控制在俄国国境内,不会在世界上传播。这一计划打算建造一套俄罗斯专有的DNS服务器(目前DNS的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公民上网就只能访问俄国的网站,或是国外网站的俄国版本。输入Google访问到的是俄国的搜索引擎Yandex,输入Facebook则访问的是俄国的社交网站VK。但对俄国政府这个计划,网络工程界就算没有直接否定也是严重怀疑。
   为了给这项计划做好准备,俄国花了数年时间立法,要求国际公司将俄国国民的数据存储在俄罗斯本土,一些公司因为拒绝遵守而被屏蔽,譬如LinkdeIn。
   摩古斯说:“如果俄国真的实现了本国的DNS,就用不着过滤外国的网络信息了,俄国的网络传输根本不会传到国外。也就是说,俄国人,或是说在俄国的人,所能接触到的信息都是来自俄国境内,是由位于本国的服务器传出的。从此以后俄国境内没人能接触得到外部信息,无论是他们放在在国外的资金也好,还是想在亚马逊网上买条围巾也好,统统不行。”
   大多数专家都认为,俄罗斯此举主要是在加强对本国国民的管控。但这一做法也可能会造成全球性的后果。
   俄罗斯和中国的做法成本太高,小一些的国家没法效仿,但也并非完全不受影响。摩古斯说:“特别是压迫性的政策和不自由的互联网架构,都会以山寨版的形式传播开来。”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Lawrence Livermore National Laboratory)的克尔(Jaclyn Kerr)也进行了研究,证明了摩古斯的观察。克尔发现,在采取威权手段进行网络管控时,所控制的程度以及类型主要会受到三个变量的影响。第一是现有什么方法可管控网络。第二是现有方法中哪一些是政权有能力采用的。而第三个则是参考“政权仿效的国家都采用了哪些政策”,看看人家都是怎么做的。这也说明了为什么会出现山寨模式,因为威权政府会了解站在同一阵线的国家选择了什么政策自己可以模仿。控制的程度和类型常常取决于政权的态度,以及同一阵线的国家在互联网控制方面是否开放自由。
   就第一个变量而言,俄罗斯的邻国,譬如中亚的各个共和国,就可以完全使用俄国的设施,比如俄国的DNS,因而只使用俄罗斯版的互联网。摩古斯说,这会将俄罗斯本来计划的网络边界扩展到其周边国家。
   网络决策国家
   而从第三个变量来看,倾向于对互联网采取威权管制的国家似乎正越来越多。在处理本国互联网时,并不是所有国家都在“开放的互联网”和“威权压迫”中做单项选择。摩古斯和同事乌尔布莱特(Jocelyn Woolbright)以及谢尔曼(Justin Sherman)在去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用以色列,这个在上述两个极端间居中的国家为例。他们发现在过去4年,一些“网络决策国家”,如以色列、新加坡、巴西、乌克兰,还有印度等,对待信息正越来越倾向于采取主权式和封闭式的方法。造成这种转变的原因有很多,但许多国家都面临类似情况:乌克兰、以色列和韩国长期陷于冲突争端,而对手正以网络为武器对抗它们。一些专家认为,策略性地利用互联网,尤其是社交媒体,已犹如一场战争。就连以开放和全球化著称的韩国,也开始开发新技术用于打压网上的非法信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