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佛教的麦加遭到回教的洗劫摧毁]
谢选骏文集
·八国联军的内讧和欧美国家的道德堕落
·蚂蚁会有心吗
·中国模式终于控制了美国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暴君的惩戒——秦始皇的后代都被肢解
·中国大陆薪资水平不及欧美百年之前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英国间谍劳伦斯把表演进行到底了
·无产阶级为何无法阻止帝国主义战争
·柬埔寨的今天就是“亚洲民主国家”的明天
·江浙地区经济文化发达是因为道德高尚吗
·中国只有万分之一不到的人是正常的人
·英国虽死,余威犹在,毛邓都怕
·中国是浑身插满管子的手术病人
·马可·奥勒留的《沉思录》是婊子的牌坊
·凯撒首先不是大帝而是革命的发起者
·谢选骏:“法广网”老是误判中国事务
·习近平遭到了亿分之一的批评
·世代健忘症
·不能牺牲儿女的就不能成为大帝
·“对立统一”的南北朝缺一不可
·抗美援朝是毛泽东对中国人欠下的巨额血债
·蒙面歹徒必须退出社会生活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Twitter推特的老板是共产党还是人民币
·自决是创造文明的开始也是毁灭文明的开始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贸易战是推动中国进步的唯一动力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一个社会已经恶贯满盈
·川普正在帮助好朋友习近平获得更大的权力
·穆斯林兄弟会被谁洗了脑
·美国多给了共产党十年时间
·中国为何需要改朝换代
·万精油并非绝对权威
·没有隐私就是最好的保护隐私
·美国正在兴起的义和团(乱枪党)
·清朝为何提高达赖喇嘛的地位
·毛泽东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甚至不如慈禧妖婆
·恐怖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废垃的呼声
·秦岭违建别墅伤了龙脉吗
·不是生活沦陷而是生命露馅
·中国的改革开放在东欧和苏联成功了
·专制可以,马列不行!
·中国基督教化的标志
·北欧海盗的赎罪之旅
·广岛悲惨还是海兰泡悲惨
·特朗普帝国的最新例证
·国家不可能属于人民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基辛格真是一个跟屁虫
·经济周期就是贪婪和恐惧之间的心理波动
·选个好点的坏蛋出来主持工作
·四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珍妃与瑾妃代表两种为官之道与两种命运
·气候暖化与白种人灭绝——白种人的命运会不会像北极熊一样?
·“2018年危机”应验了“70年周期”理论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污蔑美国
·中国终于恢复了连坐法
·《世界日报》危害全美500万华裔真该死
·日本想第三次解放中国吗
·无神论政权欺软怕硬
·《澎湃新闻》举起了可耻的白旗
·只有美国能够教训土耳其病夫
·废垃加废垃还是等于废垃
·桃花源记的丑陋
·布伦森牧师终于激活了美国的良心
·土耳其恨不得把自己的脸皮都换成里拉
·法国人真能破案说实话吗
·小康社会就是中等收入陷阱
·中央社逃台太久不知可能出现新的反右运动
·古人只知“其心必异”不知“其性必异”
·华航偷工减料导致的空难
·共产党中国会和土耳其一起沉没吗
·是败家子还是败家的政权
·苏区、匪区、红区、解放区
·川普模仿独裁者还是独裁者模仿川普
·泥足的警察国家——从巴比伦到中国
·不去伊斯兰化就不能阻止新疆变成第二个叙利亚
·战场经济VS市场经济
·独裁可使专制国家避免迅速崩溃
·我们的自由与未来就是出卖你们的自由和未来
·土八路毛泽东只知国内不知国际
·中国需要一个少吃黄豆的运动
·美军开始肃清华裔军人了吗
·穆罕默德不如自杀攻击者
·周立波分不清楚华北和西北
·神职的邪恶
·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吗
·中国的国库已经被掏空了
·网络民主还是网络主权
·圣女贞德与纽伦堡审判——《审判圣女贞德》是对纽伦堡审判的反思吗
·最初的社会化就是吃螺丝钉、就伴随着杀机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哪个更真实
·蚂王在蚁国如此操纵蚁民的生死
·中国的崩溃与重建才是人类社会里规模最大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佛教的麦加遭到回教的洗劫摧毁

谢选骏:佛教的麦加遭到回教的洗劫摧毁
   
   那烂陀寺(Nalanda),又译那罗寺,在古摩揭陀国王舍城附近,今印度比哈尔邦中部都会巴特那东南90公里。在此地原建有佛教寺院,名为那烂陀寺,为古代东印度佛教最高学府和学术中心。那烂陀寺规模宏大,曾有多达九百万卷的藏书,历代学者辈出,最盛时有上万僧人学者聚集于此。2016年刚刚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历史——在古代,那烂陀是一个聚落,近于摩揭陀国首都王舍城。释迦牟尼弟子舍利弗的出生地,为佛教最早传布的地区之一。

   
   法显在印度游学时那烂陀仍是聚落,有舍利弗舍利塔而无寺院。传说此地原是庵摩罗园,后来五百商人捐钱买下献佛,佛在此说法三个月。后来摩揭陀国王铄迦罗阿逸多(又译帝日王),为王舍城北之比丘曷罗社槃社(梵)在此兴建佛寺,子佛陀鞠多王在寺南扩建,此后呾他揭多鞠多王在东面建寺,幼日王在东北建寺,金刚王在此西建寺,其后中印度王在此北建寺。帝日王建寺中供佛像。经过历代君王的营建,那烂陀寺宏伟壮观。另外,梵语“那烂陀”三字意谓“施无厌”或“无厌施”。
   
   根据多方的考察,玄奘所说的“佛涅槃后未久”即建此寺,乃是不确的。而由后期笈多王朝的幻日王所创建的说法,则比较可信。在所见的资料中,住持那烂陀寺的名德,是由德慧或护法开始,护法约为西元五三〇至五六一年间的人,后期笈多王朝则为西元五三五至七三〇年间。那烂陀寺似乎先是唯识学派盛行的学府,后来即成为密教大乘的学府。
   
   记载——玄奘《大唐西域记》、义净《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南海寄归内法传》、慧立《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对那烂陀寺都作过说明,而义净对当时那烂陀寺的布局、建筑样式,寺院制度和寺僧生活习惯,叙述尤其详细准确。玄奘在此从戒贤法师学习多年,听讲《瑜伽师地论》、《顺正理论》、《显扬圣教论》、《对法》、《因明》、《声明》、《集量论》等经书,兼学婆罗门学,义净在此从宝师子学习十年,翻译《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颂》三卷,《一百五十赞佛颂》一卷;此外来此学佛的唐僧还有慧业、灵运、玄照、道希、道生、大乘灯、道琳、智弘、无行等法师。
   
   根据义净在七世纪末的记述,那烂陀寺宛如一座方城,四周围有长廊。寺高三层,高三到四丈,用砖建造,每层高一丈多。横梁用木板搭造,用砖平铺为房顶。每一寺的四边各有9间僧房,房呈四方形,宽约一丈多。僧房前方安有高门,开有窗洞,但不得安帘幕,以便互相瞻望,不容片刻隐私。僧房后壁乃是寺的外围墙,有窗通外。围墙高三四丈,上面排列人身大小的塑像,雕刻精细,美轮美奂。
   
   寺的屋顶、房檐、和院落地面,都用特制的材料覆盖,这种覆盖料是用核桃大小的碎砖和以黏土制成,覆盖辗平后,再用浸泡多日的石灰杂以麻筋麻滓烂皮涂上,盖上青草三五天,在完全干透之前,用滑石磨光,然后先涂上一道赤土汁,最后再涂上油漆,光亮犹如明镜一般。经过如此处理的寺院地面,坚实耐用,经人践踏二三十年而坚固如初。
   
   那烂陀寺每天都有一百多个讲坛,学习课程包括大乘佛典、天文学、数学、医药等。
   
   八世纪时那烂陀寺成为金刚乘的学术中心,也是重要道场。
   
   破败与遗迹——1193年突厥人巴克赫提亚尔·卡尔积(Bakhtiyar Khalji)带兵侵占那烂陀寺,寺院和图书馆遭受严重破坏,大批那烂陀僧侣逃往西藏避难,从此那烂陀寺失去昔日的光辉,并渐渐被人遗忘,变成废墟。
   
   从1861年开始,那烂陀寺院遗迹被陆续挖掘,已发掘出8座大型寺院,4座中型寺院和一小型寺院。8大寺按南北方向一字排列,大门朝西。大寺每边9间僧室,恰如义净所述,中寺每边7间僧室,小寺院每边5间僧室。
   
   复兴计划——2006年12月9日,《纽约时报》一篇投搞提及一个由新加坡带领,包括印度、日本和其他国家的国际财团将集资5亿美元于那烂陀寺古迹遗址兴建新的那烂陀大学,并另用5亿美元修建必要的基础设施。中国大陆政府也在2010年12月16日和2011年11月15日分别向那烂陀大学捐赠了100万美元,以支持中印文化交流。
   
   2009年10月25日,东南亚国家协会(ASEAN)10国与中国大陆、印度、日本、南韩、澳洲、纽西兰在泰国华欣(Hua Hin)举行的第4届东亚峰会(East Asia Summit)联合声明,支持将复兴的那烂陀大学建立成非国有、非营利、世俗且独立经营的国际机构。
   
   由于印度总统穆克吉(Pranab Mukherjee)迟未批准第2任期提名案,首任校长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马蒂亚·森(Amartya Sen)2月时表示,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政府不要他续任,因此自行退出角逐。阿马蒂亚·森在莫迪还是省长时,就经常对他公开批评。
   
   筹备多时的那烂陀大学2014年9月1日,那烂陀大学正式开学,第一期只招收15名学员。那烂陀大学只招收研究生与博士生。
   
   那烂陀大学现任名誉校长是前新加坡外交部长杨荣文。
   
   网文《毁灭那烂陀寺的伊斯兰屠刀》(2010-10-01)报道:
   
   那烂陀寺(Nalanda Temple),据史料记载始建于公元5世纪。古代中印度佛教最高学府和学术中心,在古摩揭陀国王舍城附近,今印度比哈尔邦中部都会巴特那东南90公里。那烂陀寺规模宏大,曾有多达9百万卷的的藏书,历代学者辈出,最昌盛时有过万僧人学者聚集于此。著名的玄奘在此从戒贤法师学习多年;义净在此从宝师子学习十年;此外来此学佛的唐僧还有慧业、灵运、玄照、道希、道生、大乘灯、道琳、智弘、无行等法师。我国唐代第一高僧玄奘在这里学习5年。那烂陀寺每天都有一百多个讲坛,学习课程包括大乘佛典、天文学、数学、医药等。玄奘的《大唐西域记》和义净的《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对那烂陀寺都有说明,而义净对当时那烂陀寺的布局和建筑样式,叙述尤其详细准确。
   
   传说此地本原是庵没罗园,后来五百商人捐金钱买下献佛,佛在此说法三月。后来摩揭陀国王铄迦罗阿迭多在此兴建佛寺,子佛陀鞠多王在寺南扩建,此后呾他揭多鞠多王在东面建寺,幼日王在东北建寺,金刚王在此西建寺,中印度王在此北建寺,帝日王此东建大寺,中供佛像。经过历代君王的营建,那烂陀寺宏伟壮观超乎了一般人的想像。
   就是这座伟大的寺院,在公元1193年伊斯兰的大军开进的时候遭到了灭顶之灾。寺里的僧人被要求一个一个走出来,全副武装的伊斯兰的将军会问每位僧人一个相同的问题,那个问题是:你愿意放弃佛教改信伊斯兰教吗?如果你的回答是‘否’,那么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结果全寺的僧人没有一个答案让伊斯兰将军满意,数千名僧人倒在了血泊中。杀掉所有的僧人和附近的居民之后,伊斯兰军队放火焚烧了藏书丰富的那烂陀寺。代表着印度文明和佛教文明的那烂陀寺就这样在兵火之中灰飞烟灭了……后来虽有人做过修复,但是因为那烂陀寺的规模太大了,一直没有再现当年的辉煌。伊斯兰军队毁灭性的手段,使得今天在印度这个佛教的发源地却几乎见不到佛教文化的踪迹,而创立佛教的印度人需要到中国和东南亚国家去学习佛教经典!
   
   回教徒入侵印度导致佛教的灭亡——
   
   七世纪前半期,在西亚成立的回教,扩张领域,普及推向东方。到七世纪后半期,伊朗、中亚细亚、阿富汗等地好几个国家树立为回教国,印度逐渐受到回教徒势力逼迫。公元七一二年,阿拉伯的回教徒曾一度占领印度河下游的信度(信德)地域。其后,阿富汗的突厥(土耳其)系加慈尼(伽色尼)王朝。在公元九八六年以后开始征服印度,先占领白夏瓦(白沙瓦)。公元九九七年即位马穆德(马默德),在公元一○○一至一○二七年间,前后十七次远征北印度,北印度西半部全陷入其中。
   马穆德的远征,使异民族改宗回教,并进行掠夺,奴隶、物产为主要目的。虽然没有长期对占领地施行统治,但对佛教与印度教的寺院及圣地的破坏,对财宝的掠夺,僧尼的虐杀,在世界史上是无与模拟的彻底实行。相传由于此等远征,乃使阿富汗诸城市充满了印度奴隶和印度财富物品。马穆德殁后,加慈尼王朝被西方的沙犹克(塞尔柱)势力所逼迫而逐渐东移,终于被继起的高罗(廊尔)王朝所灭。高罗王朝原居赫拉特的东南方高罗的土耳其系回教徒(穆斯林)其王义耶典(加斯 乌德丁)穆罕默德,在公元一一七三年,将加慈尼王朝从其据地废除,而任用其弟西哈弗典(西哈布 乌德丁)穆罕默德,为加慈尼总督。西哈弗典,穆罕默德在一一七五年后,数度远征五河、傍遮普、古伽罗德。一一九○年及翌年,两度在塔来因,举指挥拉及普都(拉吉普特)联军的普利多毘罗就(普里托毗拉辛)会战,终于西哈弗典 穆罕默德获胜,决定了回教徒在北印度进行统治,一二○二年其势力扩张到孟加拉国湾。一二○六年西哈弗典 穆罕默德死后,其部将窟特不典(库特布 乌德 丁 艾伯克)即爱巴克,自立为王,是印度的回教徒统治者,在普利多毗罗就旧都德里,建立印度穆斯林统治者最初的宫廷。这就是印度历史上的奴隶王朝的开始。
    东印度孟加拉国地方,在十二世纪末,完全沦于回教徒统治,一二○三年超戒寺被破坏,从此佛教在印度本土失去踪影。关于以那烂陀寺为中心的毗诃罗(比哈尔)地方的佛教灭亡的情况,西藏巡礼僧达摩沙明(达磨斯瓦命)于一二三四至一二三六年旅行毘诃罗,曾作详细报告。
   印度佛教的灭亡,不仅是由于外来侵略的要因,根本最大的原因应该是在佛教本身上追究。瞿昙佛陀以来,佛教经常是婆罗门教的批评者,可是,佛教势力最强盛时,却不能完全压倒婆罗门教。
   婆罗门教以印度教形态复兴后,佛教逐渐与它接近,以致出现与印度教融和。虽然对佛教以决定性打击的是回教徒。
   
   佛教在印度的灭亡应该是无可避免的。首先,佛教的无神论思想无法被印度教的有神论接受;而无神论前提下对宇宙的逻辑论证又必定陷入空玄的境地,令佛教信仰完全脱离了现实。其次,佛教的神秘修炼术——禅修,又远不如印度教的瑜珈修炼“完备”;于是,无论是从信仰理论上,还是信仰实践上,佛教都敌不过印度教,所以,佛教必定在印度消亡。
   佛教传出印度以外得以生存,有赖于佛教与当地“信仰”(迷信)和伦理的巧妙融合,被当地信仰所改造而被接受,从而得以生存和发展。
   
   【对比玄奘和之后的慧超在印度北部的游记,可以得出玄奘到的时期正是印度佛教衰败的时期,他自己也记叙周围的很多寺院都是荒废。而之后突厥人进入北印度,因为当时突厥人信仰佛教,所以在慧超时期佛教寺庙一度有所恢复。但是之后突厥人改信伊斯兰教,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北印度佛教才一蹶不振。突厥人记载他们摧毁寺院,让僧人流亡到国外。吐蕃记载,突厥人之后放松对寺庙的监控,于是佛教徒重新建立了那烂陀。伊斯兰对印度的征服开始于公元11世纪,那烂陀寺被毁大约在1200年,突厥人历史上有过信奉佛教的历史,根据现在考古的证明,应该是公元六世纪下半叶佗钵可汗统治时期,但是到慧超时期,突厥人中信奉佛教已经走向没落,到八世纪,基本已经消亡,而代之伊斯兰的大规模的兴起。因此突厥人进入北印度的事情,并非他们信奉佛教的时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