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司法部长沦为骗子——国会的司法委员会沦为骗子的帮凶]
谢选骏文集
·12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司法部长沦为骗子——国会的司法委员会沦为骗子的帮凶

谢选骏:司法部长沦为骗子——国会的司法委员会沦为骗子的帮凶
   
   司法部长沦为骗子,这还不算,连国会司法委员会的首领也沦为骗子的帮凶了。
   
   《穆勒痛批巴維理:破壞民眾對特檢信任》(編譯黃秀媛綜合2019年05月02日)报道:

   
   司法部長巴維理到國會參議院作證,聲稱川普的作為並不構成妨礙司法。
   
   特別檢察官穆勒致函司法部長巴維理,不同意巴維理對通俄案調查所做的結論。
   
   調查通俄門的特別檢察官穆勒,上月27日寫信給司法部長巴維理,對後者呈現調查發現的方式表示不滿;穆勒在這封以司法部特別檢察官辦公室用箋、寫給巴維理的信函內容如下:
   我2019年3月25日就寫信給你,附上特別檢察官的報告每一冊的引言和總結,並標示刪塗部分,以刪除任何可能獲聯邦刑事法規保護,並有關拒絕做決定的資料;或是關於已受起訴案件的資料。我們也標示兩段經過檢討,並證實可以公開的文字。
   因此,這些附上的文件符合法律規定和司法部政策,可以向民眾公開。我要求你向國會提供這些資料,並授權公開。
   正如我們在3月5日的會議中聲明,並在3月24日午後向司法部重申,我們的兩冊報告的引言和總結,正確地概述了特檢辦的工作和結論。司法部3月24日下午送交國會和向民眾公布的總結信函,沒有充分掌握本處的工作和結論的相關情況、性質和本質。我們3月25日上午向司法部傳達這種關切。我們的調查結果的重要層面使民眾產生新的困惑。這種情況可能破壞司法部指派特別檢察官的宗旨:確保民眾能夠完全信任調查結果。請參考司法部新聞公報(2017年5月17日)。
   我們瞭解司法部正檢討整個報告,以決定哪些東西適合公開。特檢辦正與你合作完成這個程序,不過這個程序不必拖延公開附上的資料。現在公布將可消減已出現的誤解,並答覆國會和民眾對我們的調查性質和結果產生的疑問。這也符合你的信中提到的公布對國會的通知的標準。請參考28C.F.R.609(c)(「司法部長可以決定公布」國會通告「將符合公共利益」)。
   
   《穆勒抱怨斷章取義 巴維理4頁摘要漏了什麼》(編譯劉煥彥綜合2019年05月02日)报道:
   
   巴維理到國會參院作證前,抗議者在白宮前面打出「騙子」字樣。
   
   國家廣播公司新聞網(NBC News)報導,司法部長巴維理(William Barr)公開穆勒調查報告的四頁摘要後,穆勒曾在3月底致函巴維理,抱怨他「未能抓到本辦公室工作及結論的脈絡、特點及精髓」,甚至有斷章取義之嫌。
   巴維理在摘要中曾說:「本調查並未認定川普競選陣營的成員在俄羅斯政府干涉選舉的活動中,與俄羅斯共謀或協調。」
   
   但巴維理沒提到,穆勒報告內容中有這麼說:「儘管調查認定,俄羅斯政府認為可以從川普擔任總統中獲益,並努力使這件事發生,而且(川普)競選陣營預期可以在選戰中,從俄羅斯竊取及釋出的資訊中獲益……。」
   其次,巴維理在摘要中對於妨礙司法是這麼說的:「特別檢察官在說明妨礙(司法)調查的事實時,並未在法律上得出任何結論,這就讓司法部長來決定,報告中描述的這些行為,是否構成犯罪。」
   但穆勒在報告中,其實提到了國會有判定川普是否妨礙司法的角色。「國會可以對總統腐敗運用職權,運用(防止)妨礙司法法規,這個結論符合我國憲政體制的制衡制度,以及無人能超越法律的原則。」
   
   另外,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特約主編暨資深政治線記者希利薩(Chris Cillizza)分析,巴維理1日在參院司法委員會作證有幾個重點,包括巴維理想重新說明他如何處理四頁摘要,他覺得由於外界對穆勒報告的興趣很高、該調查又涉及許多層面,他覺得有必要在收到報告後馬上提出摘要。
   另外,巴維理也認為,他之所以會在公布四頁摘要後,還在3月28日與穆勒通電話,就是因為「媒體過度解讀」摘要內容,才讓穆勒對於摘要中說明總統妨礙司法的部分不高興。
   巴維理也未「免除」(exonerate)川普在妨礙司法的責任,「我沒有免除(他的責任),我是說我們認為沒有足夠證據斷定有妨礙司法的犯行。」
   
   《賀錦麗犀利盤問 巴維理承認沒看證據》(編譯組 2019年05月02日)报道:
   
   司法部長巴維理1日到參院司法委員會作證,被參議員賀錦麗成功誘導。
   
   由於賀錦麗過去在聽證時有過出色表現,所以司法部長巴維理5月1日到參院司法委員會作證,大家都對賀錦麗有期待。她果然不負眾望,讓巴維理落入她的圈套,承認他沒有檢查穆勒報告中的證據,就撰寫了四頁說明交給國會,還為報告下定論,說川普沒有通俄,也沒有妨礙司法。賀錦麗盤問巴維理的一段C-SPAN視頻,在聽證後很短時間,就在網上瘋傳,被點閱5萬次。
   
   在賀錦麗的5分鐘盤問中,包括了兩串問題。先是,賀錦麗問巴維理:「白宮有沒有暗示(suggest)您在調查什麼人?」
   巴維理不敢回答,結結巴巴的;賀錦麗大聲質問:「Yes or no?」巴維理只能說:「那要看那個字suggest是什麼意思?」賀錦麗接著問:「或者真有人暗示?」巴維理說:「我不會說是暗示。」
   
   另一串問題關於穆勒報告中的證據。賀錦麗問:「您就報告作出了結論(指巴維理說川普沒有妨礙司法),但您有沒有查看過報告中所有相關的證據?」
   巴維理這次明白地回答說「沒有」(即沒有查看證據),「因為我們接受報告所說,認為報告所說的就是真的。」
   賀錦麗說:「那麼您是接受報告作為證據?」巴維理回答:「是的。」賀錦麗再問:「所以您沒有再檢查相關的證據,用來支持您的結論?」巴維理答:「沒有。」
   賀錦麗說:「先生,您已經說得很清楚,您只下定論,卻沒有查看證據。」巴維理還說些什麼的,但賀錦麗說:我問完了,可以就此打住。」
   
   《司法部長國會作證 一再重申「未幫川普脫罪」 民主黨狂轟逼退》(記者羅曉媛2019年05月02日)报道:
   
   司法部長巴維理在參院遭到民主黨籍議員圍攻,招架得很吃力。
   
   司法部長巴維理(William Barr)1日在國會參院司法委員會作證,這是「通俄門」刪減版調查報告公布以來,巴維理首次在國會露面;他在會上繼續為川普總統「辯護」,稱他不是替川普脫罪,而是調查結果沒有充分理由支撐總統妨礙司法公正的罪名。
   
   在長達四小時的聽證會上,民主黨與共和黨參議員涇渭分明地為各自議題而戰,民主黨緊抓川普是否妨礙司法公正的疑點提問,指巴維理曲解穆勒的調查結論、誤導公眾,其本人可信度大打折扣,甚至有人要他辭職下台;期間民主黨人頻頻向他犀利發問,雙方不是彼此打斷就是巴維理被堵得無法作答。
   共和黨則普遍對巴維理更客氣,不斷把焦點拉回俄羅斯對美國大選的干預,指重點在於如何從立法、私營企業合作等層面,避免俄羅斯、中國等外部勢力干預美國今後的選舉、影響公眾輿論。
   媒體前一天才爆出穆勒在3月27日致信巴維理,反對他對通俄案調查結論的總結說明,這一點成為會上膠著議題,民主黨認為巴維理說謊,因為他收信後到眾院作證時,被問及是否知道穆勒團隊對其總結說明不滿,巴維理回答「沒有」。
   巴維理並解釋,他公布總結說明之前,曾讓穆勒過目但其拒絕;他反覆提及收信後曾與穆勒通電話,對方明確表示他的總結沒有曲解調查報告,並說穆勒真正抱怨的是媒體,擔心媒體對其總結說明的報導存在誤導。
   曲解穆勒報告的問題全場貫穿聽證會,略顯疲憊的巴維理在聽證會尾聲,直言穆勒給他的信「有點惱火(snitty)」,很可能是穆勒團隊的人執筆。
   全場火藥味最濃的時刻發生在聽證會下半場,以參選2020年總統大選的參議員賀錦麗(Kamala Harris)、艾美?柯洛布查(Amy Klobuchar)等為首的民主黨議員,頻頻就川普妨礙司法公正的疑點拋出尖銳提問,儘管巴維理反覆用相同說辭為川普辯護,指沒有足夠證據支撐川普有罪,但偶爾也被嗆的說不出話。
   民主黨認為,穆勒報告列舉的川普行為即便不違法,也引人擔憂,但巴維理說在法律層面上沒問題。
   時任白宮法律顧問麥甘恩(Donald F. McGahn II)曾向穆勒辦公室表示,川普總統先後兩次要求他告知司法部開除穆勒。
   巴維理對此表示,川普尋求穆勒走人不是要取消對自己的調查,該要求不構成妨礙調查的非法行為,因為「跟某人說『炒掉穆勒』和『基於衝突開除他』不是一回事」,因利益衝突開除某人,很可能是要另請他人擔任特檢。
   夏威夷州民主黨參議員廣野慶子(Mazie Hirono)直言巴維理是騙子、應該辭職,並以川普的爭議行為逼問巴維理,導致場面一度尷尬,直到共和黨籍參院司法委員會主席葛理漢(Lindsey Graham)介入,指廣野慶子是在誹謗,才幫他解了圍。
   「我沒替川普脫罪。」巴維理說,只是不認為有足夠證據構成妨礙司法公正的犯罪,他稱穆勒的調查是民主的過程,現在報告交予人民手中,將由他們自己做決定。
   巴維理原定於2日到眾院司法委員會作證,但他1日稍晚宣布取消該計畫;1日還是巴維理向眾院司法委員會遞交完整調查報告的最後限期,巴維理也未照做,這些都加劇民主黨對其蔑視國會的不滿。
   谢选骏指出:司法部长沦为骗子,这还不算,连国会司法委员会的首领也沦为骗子的帮凶了。
   
   《通俄報告嚴重分歧 30年老友公開決裂》(編譯黃秀媛 2019年05月02日)报道:
   
   司法部長巴維理與特別檢察官穆勒有30年交情,可是巴維理1日在參院司法委員會聽證會上駁斥穆勒批評他對通俄門調查報告的解釋,使司法部與穆勒團隊私下的緊張對立公開浮上檯面。
   
   
   司法部長巴維理到國會參院作證,聲稱川普總統的作為不構成妨礙司法。(Getty Images)
   
   巴維理首次在穆勒報告公布後接受國會質詢,宣稱穆勒沒有對川普總統是否妨礙司法做結論,使他感到意外,不得不出面表明他認為總統並未觸犯罪行。
   ???司法部長國會作證 一再重申「未幫川普脫罪」 民主黨狂轟逼退
   他暗批穆勒及其團隊說:「刑事調查並不只是蒐集資料和向民眾公布。我們這樣做是為了做決定……我不太確定他的理由。我覺得如果他認為不應採循傳統制裁決定的路線,那麼他根本不應該調查。」
   他也對穆勒上個月私下寫信給他,抱怨他沒有妥當描述穆勒的調查發現感到不滿;他表示,這張字條不太客氣,穆勒如果對他有什麼意見,大可打電話給他,沒必要寫字條。
   
   
   特別檢察官穆勒致函司法部長巴維理,不同意巴維理對通俄案調查所做的結論。(美聯社)
   
   在穆勒主持通俄門調查兩年期間,司法部和他的團隊似乎大致保持團結,可是調查報告的處理方式,卻使雙方公開決裂。
   共和黨及民主黨國會議員的尖銳對立,在針鋒相對的公聽會更展現無遺;主持公聽會的參院司法委員會有三名參選總統的民主黨委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