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网络主权不是“政权主导网络盗窃”]
谢选骏文集
·中共中央企图推卸李文亮死亡的责任
·新官病毒上任三把火
·德国人屠犹为何不能成功
·鬼城北京再现血染的风采
·共产党徒也会害怕神秘咒语
·拔除十字架的邪恶运动造成了中国的大瘟疫
·有天命的人无须口罩也不会感染恶疾
·人权律师的最后咽气
·李文亮死于他的共产党身份
·病毒阴谋论再添证据
·“国家”就是“谎言+官僚”
·星火燎原的最后挽歌——姑且称之为“火殇”
·共军如此解放美国
·民主不是游戏,而是可以降低物价三倍
·种族歧视有助于抑制传染病
·瘟疫是否罪的惩罚
·世界为何担忧中国瘟疫
·现代科技的末日困境
·“正能量”是骗子的幌子
·瘟疫是完美的“天解决”
·乌鸦就是喜鹊
·慈善捐款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生意
·共产党依靠人道灾难发家致富
·里程碑是一个中性的名词
·印度教是强奸犯的大学校
·川普2021年预算草案自己给自己发福利
·一二九运动见了日本鬼子就跑了
·现代日本是一个文明的中国
·武汉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BBC为何如此优秀
·共产党中国不是中国政府而是“党府”
·华人大众为何麻木不仁
·无神论者就是物质论者、无知论者
·禁食就是限制饮食
·非常时期维护心理健康的最好方式就是祈祷
·圣经记载的蝗灾会降临中国大地吗
·没有十字架就无法保护医护人员免遭瘟疫的攻击、魔鬼的陷害
·另类罪己诏
·野蛮时代是文明时代的休耕
·应对全球经济衰退的“中国策”就是全球政府
·细胞也会受到宣传的影响——但即使永葆青春也只有135年
·真菌可以把废人变成有用的东西吗
·瘟疫流行证明人们以前的生活方式是多余的甚至错误的
·经济增速的神话
·光头尼姑可以拯救中共吗
·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问题
·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问题
·从瘟疫透视——专制主义不是封建主义
·梁启超是满洲人的奴隶
·狗日的英语英文英语民族
·人民比独裁者还要反动
·共产党从来没有失去理性
·迷幻剂是魔鬼的信使
·伊斯兰教要靠基督教才能得救
·一夫一妻制出于育种的需要
·武汉病毒就是共产主义的幽灵
·元朝的末日降临中共
·电话会议显示人海战术的失败
·日本为何流行自杀
·血汗钱创造历史
·病毒有病毒的用处
·武汉封城就是“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也打不过上帝
·世界卫生组织一张乌鸦嘴
·自作多情的名望
·中国籍就失去了国际法
·女人为何比男人长寿
·零号病人与零点哲学
·曲线逃国的中国学生
·农村包围城市的时代一去不返了
·假货比真货还要出色
·全球瘟疫是一带一路的丰硕成果
·川普是共产党的好学生
·爆发力与持久力决定了肉食与素食
·精力充沛的禽兽
·造王者张静江不脱党徒本质
·赵立坚诅咒华为、祝贺瘟疫、谄媚川普、添华春莹
·机关算尽的无神论者
·英国鬼子还是讲究门当户对
·傅斯年抽打毛泽东、扳倒孔祥熙、死于心脏病
·美国大选快要变成国共两党的撕杀了
·武汉起疫战胜了帝国主义
·中华民族里坏人占了绝大多数
·北京的僵尸门——天安门最好还是成为垃圾桶
·文化与防疫
·人血馒头里原来含有官庄病毒
·哈佛的神话学者真是愚蠢
·瘟疫肆虐证明权力制衡的必要性
·文学城说北京的钱没有操守
·中国的疫情早已开始——国际共产主义的二次革命
·肮脏有肮脏的好处
·无神论者的心流就是和魔鬼交流
·错误的宗教扩大疫情
·上帝掌握着的「未知的境地」
·犹太人就是不行
·能够咬死川普的就是好猫
·中国人最不需要的就是底线
·如何医治共产主义社会
·独裁胡乱指挥,不分古今中外
·毛泽东是一只老冠病毒
·小康社会应该由中产阶级领导——打天下的不能坐天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网络主权不是“政权主导网络盗窃”

   谢选骏:网络主权不是“政权主导网络盗窃”
   
   《美国情报高官:习近平政权主导网络盗窃》(美国之音 2019-06-27)报道:
   
   美国政府情报和国家安全事务高级官员们说,中国是美国在网络领域面临的最大威胁,这一威胁的主导力量是中国最高领导层。


   
   美国国家情报副主任苏·戈登(Sue Gordon)2019年6月27日在军事出版商Defense One讨论会上发言——美国国家情报副主任苏·戈登(Sue Gordon)在军事出版商Defense One星期四(2019年6月27日)主办的一场讨论会上说,中国依然是最活跃、战略上最影响美国的网络敌手。
   
   戈登:“这一领域的对手和竞争者包括政府和非政府参与者。中国对我们来说依然是最活跃的战略竞争者。他们对美国政府、公司和盟友实施网络间谍活动。中国正在快速提升自己的网络攻击能力,改变网上信息,引导中国民众的观点,并可能影响美国公民的观点。”
   
   过去两年中,美国司法部针对中国的网络盗窃活动提出了多项起诉。司法部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部长德默斯(John Demers)说,在司法部所处理的外国政府主导的网络盗窃案中,90%的案件涉及中国政府行为。
   
   德默斯:“从这些案件中你可以看到(中国)有组织、资源配备充足、从上至下的行动。他们使用政府情报机构用来针对外国政府机密所使用的相同工具和技能来盗窃商业机密,以便提升自己的产能。”
   
   美国国家反间谍与安全中心主任威廉·伊万尼纳(William Evanina)在讨论会上说,北京主导的网络和知识产权盗窃行为不限于商业目的。他举例说,北京当局指导中国学者盗窃美国耶鲁大学一项研究成果,并用于跟踪新疆维吾尔族人的活动。
   
   伊万尼纳:“这是一个习近平领导下的共产党国家。他希望在地缘政治、经济和军事上成为全球领导者,并不惜任何手段去达到这个目的。他以国家安全部为武器,控制中国所有的商家和民众。”
   
   在讨论会上发言的情报和国家安全事务高级官员们说,美国政府正努力应对中国猖獗的网络间谍和技术盗窃活动,但希望业界和社会也充分看清中国的威胁,并采取相应措施。
   
   北京一贯否认当局从事了任何网络攻击和技术偷窃活动,并呼吁美国和国际社会合作应对网络威胁。
   
   谢选骏指出:网络主权不是“政权主导网络盗窃”;相反,“政权主导网络盗窃”是在破坏网络主权,最后反会削弱政权——因为国家政权和网络主权一样,都只是思想主权的产物,而不是思想主权的主人。产物想要控制兄弟,甚至想要控制主人,有可能成功吗。
(2019/06/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