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班农真是中共的敌人吗]
谢选骏文集
·2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班农真是中共的敌人吗

谢选骏:班农真是中共的敌人吗
   
   《当任正非遇上班农:一场水火不容的冲突》(2019-05-23 多维)报道:
   
   任正非对外界讲述的“华为故事”很多地对冲了西方对中国企业的那种固化认识——

   
   美国特朗普政府借中美贸易战对中国企业华为出台封杀令后,华为创始人任正非5月21日在中国深圳接受了多家中国媒体的采访。在长达150分钟的采访中,任正非围绕美国最近针对华为的禁令、华为的发展理念与未来规划,以及华为与美国企业的合作经历及现状,进行了耐心的表达和解释。
   
   美国封杀华为,完全符合白宫前战略师班农(Steven Bannon)一直以来的期待和宣传。甚至可以说,整个西方对华为片面化、歧视性的认识,大多源自班农。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完全采纳了以班农为代表民粹派或极端保守派的建议。5月22日,班农接受香港英文媒体《南华早报》采访时提到,要将华为乃至所有中国企业赶出资本市场。美国的下一步行动是对中国切断所有的企业上市(IPO),让所有为中国提供资金的美国养老基金和保险公司不再提供资金。
   
   他还说,华尔街也将采取一个重大行动,即限制华企进入资本市场,直到中国同意这种根本性的改革。而将华为踢出西方市场比和中国达成贸易协议“更重要十倍”。
   但是,两天前的任正非采访,巧妙地回击了班农一直以来在西方所宣传的华为印象。
   虽然采访中很多问题围绕美国或特朗普政府对华为的禁令展开,但任正非从头到尾并没有批评特朗普,也没有过度或旗帜鲜明地批评美国,反而不时地为美国企业说好话,理性看待美国政客伎俩和企业行为之间的关系。这和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极端右翼,对中国经济及企业家的传统印象非常不同。
   
   纯粹从美国和华为的对等视角来看,如果将任正非视为代表华为向外界增信释疑的代言人,那么班农则是频繁宣扬华为威胁论、煽动特朗普政府封杀华为的代理人。这两“人”的世界观和格局大为不同。通过比较两人的立场,也有助于理解当前中美贸易战现状及美国华为禁令的动机。
   首先来看班农眼中的华为,或者说他向美国、乃至整个西方所宣传的“华为”。
   在班农眼中,华为就是中国国家资本体系的一员,目的就是为了剥削和削弱西方民主经济体,方式就包括盗窃西方的技术,甚至包括政府层面的强制性技术转让。中国在金融、贸易、网络、信息和政治等领域的所有布局,都是为了削弱和击败美国。他支持美国及所有欧洲国家,尤其是美国的盟友孤立、封锁和排斥华为。
   曾在美国海军服役过的班农认为,华为就是中国军方的一个“先锋组织”,以低于竞争对手的投标价格在世界范围内构件5G技术网络,这种技术有可能会将数据“武器化”,甚至“核武化”。华为就是中国政府用来管控大众通讯和呼网络的工具,在全球进行泄密等严重诈骗行为。华为控制全球5G网络,就等于中国军方控制全球网络。
   在班农眼里,华为已经陷入困境,一方面是孟晚舟被捕、面临被引渡到美国的境地,另一方面美国也在采取措施应对华为给美国带来的国安威胁。
   5月15日,班农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特朗普总统不会在中美贸易战中让步,因为中国对美国发起的经济战争已经持续了20年。而当前的贸易战僵局恰好触及美国未来的核心竞争力。中国想通过自己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一带一路”倡议和“华为5G布局”将自己打造成一个经济霸权国家。
   任正非采访想要向全世界描述的则是一个全新、包容的华为。
   在任正非眼中,华为的业务是“世界性”的,注重交朋友和构建人类信息社会,这也符合中国继续推进改革开放大环境和大趋势。他也拒绝将华为和爱国挂钩,反对煽动和利用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若将爱国同使用华为商品联系起来,无异于泼华为公司冷水。他明确表示,民粹主义是害国的。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任正非不排除美国企业,将美国企业视为华为的命运共同体,区别看待美国企业和政客。他提到,尽管自己芯片的成本低得多的多,华为还是高价买美国的芯片,因为华为不能孤立于世界,应该融入世界。
   在任正非看来,华为还是要感谢美国公司,认为三十年来美国公司伴随着华为成长,做了很多贡献,教明白了华为怎么走路。他说:“美国是法制国家,美国企业不能不遵守法律,实体经济要遵守法律。媒体也不要老骂美国企业,大家多为美国企业说话,要骂就骂美国政客”。
   所以,此前很少露面并接受采访的任正非,此次通过向媒体的答疑解惑,不但不会给班农这样的人新的攻击作料,而且还向外界展现了一个不一样的华为。
   其实,特朗普政府的目标不光是华为,华为只是他们打击的技术企业的其中一个或典型代表。而且,这种打击已经和中美贸易战联系起来。特朗普似乎不再急于和中国达成协议,而是通过封杀华为这样的行为,进一步逼迫中国在贸易问题上妥协。
   班农呼吁盟友排挤和孤立中国,以“二元对立”思维看待中美关系,甚至名言要让中国政府垮台。但班农的那一套宣传策略不一定有效。班农是美国民粹主义、民族主义、种族主义的典型鼓动者。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形容班农是“白人至上主义者”。所以,他推动的封杀中国企业的“运动”,不一定能够取得成功,因为他完全低估了两国经贸关系的相互依赖度。
   在班农看来,美国企业,华尔街,都是支持特朗普封杀华为,或者打贸易战。但事实上,在国内,班农又指控华尔街被中国收买,或者国内的民主党人通过华尔街屈从于中国商业利益。所以,班农对华为的指控大多也服务于美国国内政治,也就是特朗普个人的连任选举利益。
   其实,正如任正非所说,美国政客不仅低估了华为的力量,而且还有很多错估和误判。这种错估和误判短期内是无法改变的,因为中美整体的技术博弈本来就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中国能够做得就是做好自己的事,走好自己的路,不要让美国的这种战术打压搅乱和破坏中国长远的规划。
   
   谢选骏指出:上面这篇来自北京的宣传稿件企图说明,“班农是中共的敌人”。但是它却完全没有解释班农面见王岐山所为何来……这不禁使人想得很多,“班农真是中共的敌人吗”?或者,他们在合作下一盘很大的棋!
   
   《班农影响力犹存,在北京与王岐山会面》(MARK LANDLER 2017年9月25日)报道:
   
   大权在握的中国政治局常委王岐山领导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起的反腐运动。
   华盛顿——在最近访问亚洲和中东期间,斯蒂芬·K·班农(Stephen K. Bannon)私下同中国的一名高层官员和波斯湾的一位重要领导人进行了会面。这表明在国外,特朗普总统的这位前首席策略师依然被认为是一个有影响力的人物。
   在北京,班农同王岐山进行了90分钟的会面。王岐山大权在握,是中国政治局常委会成员,领导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起的反腐运动。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他会见了阿布扎比酋长国王储谢赫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Sheikh Mohammed bin Zayed Al Nahyan)。后者对该地区对美政策的影响力可以说超过其他任何阿拉伯领导人。
   本月的出访距离班农被迫离开白宫,回归倡导民族主义议程的外部鼓吹者角色仅过去了几周。但即便班农与特朗普的日常接触减少了,但他作为意识形态投弹手的名声并没有减弱,尤其是在积极监视美国政局的中国等国家。
   在位于北京的清华大学任教并与中国领导层长期有往来的前高盛(Goldman Sachs)总裁约翰·L·桑顿(John L. Thornton),帮助安排了班农与王岐山的会面。《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周四最先报道了这次会面。
   据两位了解会面情况的人士称,在京期间班农还会见了另外两名中国官员,其中一位负责为中国领导人从《人民日报》挑选文章。他们说,会面的目的是讨论经济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崛起。
   早前在香港,班农在一场闭门会议上对投资者发表讲话。主题包括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通过对西方实行重商主义贸易制度实现了繁荣。该会议由一家有政治人脉的中国投行赞助。
   “为了避免贸易战,”班农对与会者说,“中国必须停止对美国的经济战。”
   班农与本·扎耶德王储会面时,正值敏感时刻。几天前,特朗普未能就一场导致卡塔尔与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失和的激烈争端,促成一个解决办法。在指责多哈从资助激进组织到讨好伊朗的种种罪行后,邻国与卡塔尔断交并对其实行封锁。
   特朗普是在总统交接期间与本·扎耶德相识的。当时,这位阿联酋王室成员在特朗普大厦接见了他,以及特朗普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和后来成为特朗普首任国家安全顾问的迈克尔·T·弗林(Michael T. Flynn)。
   班农拒绝讨论这些会面。但考虑到他的观点和最近与特朗普的密切接触,不难猜出外国领导人为什么找他。他依然会时不时地与总统交流,只是白宫减少了这些联系的频率。
   不仅仅是作为一个渠道的价值,班农还被认为是帮助特朗普入主白宫的那场政治运动背后的知识力量。现在,回归极右翼媒体布莱巴特新闻网(Breitbart News Network)工作的班农,正在推动自己的议程并惩罚那些他认为背叛了这项事业的人。
   对班农来说,接触王岐山拉近了他与习近平本人之间的距离。现年69岁的王岐山曾任北京市长和广东省副省长,现在是习近平的左膀右臂,尤其是在共产党内部执行反腐上。
   王岐山经常会见美国政要,包括前国务卿亨利·A·基辛格(Henry A. Kissinger)和前财长亨利·M·保尔森(Henry M.Paulson)。了解王岐山的人说他博览群书、求知好学并且不怕与访客进行激烈的辩论。
   “王岐山会见班农是出于两个原因,”曾担任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中国事务高级顾问的杰弗里·A·贝德(Jeffrey A. Bader)说。“他被说服了班农依然对特朗普政府有影响力。他也是一个喜欢从大局考虑的人,喜欢和其他从大局考虑的人交流。”
   曾在上海生活过的班农曾说,他把中国视为美国最大的长期威胁。“100年后,人们会记得,”他在最近接受采访时说。“我们为阻止中国称霸世界所做的努力。”
   “现在的中国就是1930年的德国,”班农说。“它正处在一个拐点上,它可以走这条路或那条路。”
   
   谢选骏指出:如果说“现在的中国就是1930年的德国,它正处在一个拐点上,它可以走这条路或那条路。”——那么
   特朗普是谁呢?是张伯伦吗?反正不会是丘吉尔,丘吉尔是战争爆发以后八个多月才上任的吧。
   
   亚瑟·内维尔·张伯伦(Arthur Neville Chamberlain,1869年3月18日-1940年11月9日),英国保守党政治人物,1937年5月至1940年5月担任英国首相,以其绥靖主义外交政策闻名,并于1938年签署慕尼黑协定将捷克斯洛伐克苏台德德语区割让予德国。此后阿道夫·希特勒入侵波兰,张伯伦的英国于1939年9月3日对德国宣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