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最后一个共产党员之死]
谢选骏文集
·《中国精神形式》第四十一章至第四十八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四十九章至第五十六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五十七章至第六十四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六十五至第七十二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七十三至第八十章以及附录
·「天子.永恒者」 全书目录及三序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时篇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日篇.上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日篇.下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上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中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下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上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中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岁阳篇——天子的人格.下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上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中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下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上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中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下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上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中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下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上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中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下
·「天子.永恒者」:一跋
·与上帝一起受苦
·三经论及其十三条注释
·神话与民族精神【完整版】全书目录
·《神话与民族精神》原序
·绪论神话的奥秘
·第一章表象世界的诞生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后一个共产党员之死

   谢选骏:最后一个共产党员之死
   
   《跑道惊魂 教师邓世平被杀害埋在操场十六年》(2019年6月24日 博讯首发)报道:
   
    湖南西南边陲怀化市,有一个美丽的新晃侗族自治县。县城不大,26万人。新晃县有一个第一中学,是当地的名校,其前身为“晃县县立初级中学”,至今已有80年办学历史。


   
    每天的清晨,校园都会传出朗朗读书声,有很多学生在操场上跑步锻炼。但6月19日,昔日宁静、美丽的校园突然变得喧闹,甚至恐怖起来。为什么呢?因为这一天,警方从学校的操场跑道下挖出一具骨骸。一起触目心惊的谋杀案也随之曝光。这具骨骸就是失踪了十六年的该校教师邓世平。
   
    中央扫黑除恶第16督导组2019年4月1日进驻新晃县。2019年4月17日,新晃警方发布通报称,已成功打掉杜少平犯罪团伙,抓获杜少平等7名犯罪嫌疑人。嫌疑人交代了16年前杀害邓世平的案件,警方顺藤摸瓜找到了遗骸。
   
    十六年前,新晃一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呢?为了您听的清楚,我说的明白,咱们还得从头说起。
   
    话说2003年,新晃一中53岁的教师邓世平,当时负责学校的工程质量监督。这一年学校决定建设一条400米跑道,这一工程承包合同为80万。合同签订后,包工头和校长私自更改了合同,工程还没有完工就已付工程款140多万元,包工头杜少平是校长黄炳松的外甥。对此,邓世平很不满,向黄炳松提出异议,说付多了。从此,他和校长、包工头的梁子就结下了。不久,怀化市教育局收到一封匿名信,反映新晃一中体育工地经济问题,这封信转到了县教育局。县教育局通报给了黄炳松。黄炳松和杜少平认定这封信就是邓世平写的,他们认为邓世平就是存心跟他们过不去。
   
    邓世平性格很倔,工程质量不合格,就不在验收单上签字。一日,在验收一道用石头砌好的墙时,邓世平说这是豆腐渣工程不签字,并找来校长黄炳松。他当场用水龙头冲了一下墙体,结果石头墙大部分垮了。这下,杜少平对邓世平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睁开眉下眼,咬碎口中牙,决定要搞死邓世平。
   
    2003年1月23日中午12点后,邓世平就从神秘地从世界上消失了。邓世平失踪后,黄炳松四处说他是携款潜逃。
   
    这就是十六年前发生在新晃一中邓世平老师的故事。今年6月21日,新晃县县委一负责人表示,操场并不是被挖出遗骸者被害的第一案发地,只是尸体藏匿地。案发地究竟在哪,公安机关还在进一步审讯。目前,杜少平咬紧牙关否认自己谋害了邓世平。杜少平团伙的马仔交待,他曾于2003年的当晚帮杜少平抬尸至新晃一中在建的跑道,并开推土机埋了邓世平。据报道,这次事发,是因为杜少平放高利贷,利滚利,有人还不起钱,杜少平威胁要把他沉河,那人害怕报了警,于是东窗事发。
   
    杜少平是新晃县出了名的恶人,发迹早,涉足休闲娱乐、客运等多个行业。他招募了一群“小弟”,横行霸道多年。邓世平的弟弟称,“杜少平身涉多起案件,曾向他人脸部泼硫酸,把人脸都毁容了”。目前,新晃一中前任校长黄炳松现居深圳,已被监视居住。
   
    邓世平的儿子邓蓝冰在微博上说,父亲邓世平为人正直,是他刚正不阿的性格害了他,这么多年过去了,很多人已经将他遗忘了,无人知晓他被埋在学校操场十六年,嬉笑的学生还在操场上玩耍打闹,都不知道操场下面隐藏着什么骇人听闻的故事。人命关天,总需要一个公道吧,这个公道我和我的家人等了十六年了。我内心真的非常感谢政府感谢党的政策,感谢扫黑除恶这次伟大的行动,让我父亲在这个世界上失踪十六年后得以有了沉冤得雪的宝贵机会。但很诡异的是,对党和政府感恩戴德的邓蓝冰微博被清空了。独立学者荣剑先生说:邓蓝冰一共发了四条微博,现在全部被清空,据说新浪不愿背这个锅,是地方施压的结果。看看评论吧,有人说和16年前一模一样,16年前被埋葬的是邓世平,现在埋葬的是真相。
   
    下面,就邓世平被谋杀案件,我与大家一起分析一下:
   
    第一,是谁杀了邓世平?
   
    纵观邓世平案有很多问题至今没有答案。一是,官方称曾对邓世平案件调查了2个月,但为什么至今没有立案?邓世平的儿子,凭一己之力,四处奔走,竟然靠仅有的线索,把案情推理得分毫不差,甚至连埋尸地点都指定得非常准确了,而职能部门为何破不了案?并且匆匆以失踪了结?是谁把邓世平的儿子邓蓝冰逼成了当代的福尔摩斯呢?二是,此案长达十六年,并非无迹可寻的谜案,相反,很多明显证据直指真相,为何有人一直视而不见?在邓世平失踪之前,操场一个多月没有动过土,邓失踪之后,“那天晚上挖掘机冒雨作业填土,这个很反常”。当时办案人员有没有积极查明?杜少平是最后一个与邓世平在一起的人,而且与邓世平存在尖锐矛盾,如此明显的线索,为何家人报警后当时没有查出真相?三是,邓世平向上级主管部门举报后,主管部门不仅没有按程序查办,反而转告校方。更加诡异的是,主管部门在杜少平解决掉了提出问题的人之后,检举信里提出的问题就再也没有人调查了。四是,工程质量管理除了学校后勤部门把关外,应该另有监理方参与。明显存在偷工减料的严重质量问题,最后又是怎么通过验收的?五是,邓世平尸骸被发掘出来时,发现他被反剪着双手,十六年里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他被埋前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亡?生前是否受过非人的折磨,而万分痛苦?到底是不是死亡后被挖掘机埋尸,或者压根就是活埋?
   
    邓世平的儿子感谢党和政府,感谢扫黑除恶运动,但他没有想到正是党和政府的失职和对犯罪的纵容制造了他父亲的冤案;他不知道正是党和政府对司法制度的破坏,造成司法不独立、不公正,从而冤案丛生,扫黑除恶运动在打击犯罪的同时,也在制造新的犯罪。扫黑除恶运动如同反腐运动,中共不断制造腐败,然后再通过反腐严厉打击腐败,形成腐败触目惊心,反腐风声鹤唳的极权主义反腐文化。
   
    第二,权利要靠自己斗争
   
    古人云:“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扼于风雪”。一位正直的教师,因为自己的良心举报,被埋尸操场16年,怎能不令人不寒而栗?人们的恐惧,不仅是因为世间如此黑暗,人心如此险恶,更是因为,作为一个举报人,生命安全居然毫无保障。举报的高风险之下,举报信随时可能成为绝笔信,我们每个人,都随时可能成为下一个邓世平。教师含冤被埋操场,固然可怕,但更可怕的,是“背后的人”,是背后吃人的食物链。如果不把这吃人食物链连根铲除,更多的邓世平将在不为人知的角落,无声无息消失。
    同是湖南教师,同样嫉恶如仇的李尚平,同样十几年前遭到不幸,但十几年来依然含冤莫白。当4位教师因触怒校长,被校长雇来的打手残酷殴打。是李尚平挺身而出;当几百名老师工资被克扣,老师们申诉无门,李尚平再次站出来,写下控诉帖发表于网络。2002年4月26日,他的尸体被发现在离家300米的公路边,浑身是血。警方却认定这是一起交通事故。但法医重新鉴定的结论却是李尚平死于枪杀,歹徒是对着李尚平的嘴巴开的枪。但到了十七年后的今天,真相仍然石沉大海,正义难伸。
   
    孙小果的疯狂,雷洋的无辜,李尚平和邓世平的悲惨都告诉我们,中国的社会制度不是为保障人民利益和安全而制定,它只代表当权者的意志,我们随时都可能成为下一个邓世平、李尚平。为众人抱薪者是何等可贵,他们像烛光照亮了黑暗的世界。当抱薪者寒心不语,当整个社会沉默不语,灾难就会降临到每个人的身上。
   
   谢选骏指出:不论教师邓世平是否共产党党员,其言行显然符合“模范共产党员”甚至超过了模范共产党员的标准,甚至超过了毛泽东、邓小平这些党魁。但是,他的下场却像革命历史传说中的共产党烈士一样悲壮——而他并非丧命于国民党政权,而是丧命于共产党政权!这可以说是“最后一个共产党党员之死”。从那以后,已经十六年了。这是共产党中国2002年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第二年。最后一个“共产党员”死了。而且被掩埋在操场之下,任由万人轮番践踏。
(2019/06/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