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彭斯伟大但还不如我大]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彭斯伟大但还不如我大

   谢选骏:彭斯伟大但还不如我大
   
   《彭斯对华严批讲话何时发布?担心触怒北京延后》(RFI 2019-06-15)报道:
   
   美国副总统彭斯原定六四事件30周年当天演说谴责中国人权纪录,但总统特朗普担心触怒北京,让可能趁G20峰会之便举行的特习会泡汤,因此介入让演说延后。此言说并没有被枪毙,有消息说彭斯将可能在G20前夕发表。彭斯此前已经发表对中国罕见严厉指责的讲话。


   
   为见习近平,美国总统特朗普操碎了心并作多个让步。据中央社说,因忧G20特习会破局,传特朗普压下彭斯六四批中国演讲。
   
   中央社引述知情人士透露,美国副总统彭斯原定六四事件30周年当天演说,谴责中国人权纪录,但总统特朗普担心触怒北京,让可能趁G20峰会之便举行的特习会破局,因此介入让演说延后。
   
   更改后的演说日期为本月24日,就落在20国集团(G20)峰会28日登场的前几天。特朗普和习近平可能在大阪举行的G20峰会场边会谈。
   
   据美媒披露,彭斯的演说原本也将预告华府讲话把中国监控设备公司列入黑名单。然而,在中国暗示习近平可能不会答应会面下,特朗普政府内部对于彭斯演说的时间点,以及对北京下手要多重出现不同的看法。报道说,种种发展凸显特朗普对待中国和习近平的方式犹如走钢索。
   
   特朗普一方面将中国塑造成对美国军事和经济霸权的最大威胁,对中国发动贸易战,要北京当局让步;另一方面,又不断吹嘘他和习近平的私人交情。对于未能在2020年竞选连任前和中国敲定协议,得要付出的经济政治代价,川普也心知肚明。
   
   据特朗普今天表示,能不能和习近平在G20场边会面“无所谓”。他告诉大众新闻频道(Fox News):“他若现身,那很好。若没有,也无所谓。与此同时,我们每月有数十亿美元入袋。他们终究要达成协议,因为他们不得不,否则得因此付出数千亿美元。”
   
   据华府智库威尔逊中心(Wilson Center)发言人麦肯纳(Ryan McKenna)表示,彭斯演说订于6月24日。白宫幕僚则解释,当初的6月4日只是暂定。
   
   据知情人士还透露,彭斯打算演说前和特朗普一起检视讲稿。而双方幕僚对于演说内容的看法分歧,部分官员试图再把演说日期延后,但特朗普支持彭斯如期发表。
   
   据威尔森中心季辛吉中美关系研究所主任戴博(Robert Daly)指出,假如彭斯的演说如期举行,北京方面将从中一窥特朗普政府是否有意重返谈判桌的迹象。据戴博说,“他们会字字句句仔细地听。”
   
   消息人士表示,除了彭斯的演说,川普政府也讲话对几家华府声称涉嫌违反人权的中国监控设备制造商祭出禁令。
   
   知情人士透露,中方将美方延后彭斯演说以及延后对监控设备制造商的禁令,解读为华府释出善意,视为和美方沟通的正面成果。
   
   消息人士还透露,北京本月稍早试图利用彭斯居间传话,重启贸易谈判,安排彭斯和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通电话。美方拒绝了两人通话的要求。报道指王岐山一向被视为北京在对美和其他国家会谈的特使,素来以必要时发表尖锐言论闻名。曾和他交手的人士表示,他有时爱对美国官员说教。不过,他也被视为习近平的亲信,可能比美中贸易谈判中方主谈代表副总理刘鹤握有更多实权。
   
   中央社说,彭斯去年在一场演说中表示,美中关系进入“新冷战”时代,令中国官员感到愕然,对双方未来关系走向感到迷惑。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本月3日在声明中表示,六四天安门事件后,各界盼中国能融入国际体系,发展成为更开放的社会、更重视人权的“希望已破灭”。
   
   据彭佩奥指控,“即使中共建立强大的监控体制,中国公民仍寻求行使人权、建立独立工会、通过法律制度追求正义。许多人只是表达自身观点,却遭受惩罚、监禁甚至酷刑。”该报道说,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对此回应说:“中国人权情况的实际景象比刻版印象和种种假设所描绘的来得复杂。”
   
   谢选骏指出:彭斯伟大,我早就说过了,他比川普更像是个总统,也更能胜任总统职务。彭斯确实伟大,但还不如我大。为什么呢?因为无官一身轻,不必看人脸色、为五斗米折腰,可以做基督的精兵、与天地造物者游矣。
(2019/06/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