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石三伢子毛泽东是恶魔之子]
谢选骏文集
·李登辉真的是个打鱼的
·李登辉真的是个打鱼的
·5G间谍是全球统一的先锋部队
·帝王热还是禽兽热,凌解放的劫匪军
·十月革命是地地道道的反革命政变
·反腐运动就是让罪犯审查罪犯
·法律战是国际争霸的文化战之一
·茅于轼为何说习近平糊涂
·话语权不是抢占的而是创新的,也要有专利
·总统的噩梦是社会的缓冲
·救美国就是揪美国
·中国的房屋价格是由共产党政府决定的
·为何营救华为负责人成了共产党中国的国家任务
·千人计划和孔子学院都是豆腐渣工程
·阿尔巴尼亚人是欧洲野人
·“六四”在震荡中改造了全球世界
·中国的房屋价格是由共产党政府任意决定的
·反黑英雄都是黑帮分子吗
·“反革命暴乱”万岁——迎接“六四”三十周年!
·共产党任凭强者蹂躏
·炮舰政策与强权意志
·投资人不是施恩不求回报的恩人
·2018年是共产党中国的最后晚餐
·邓小平白痴不懂所有制决定分配制
·逃离中国还是逃离共产党控制区
·米歇尔·奥巴马出卖了她自己的女儿们
·荧屏能够改变基因吗
·华为可能成为统一全球的先驱部队吗
·楚怀王成全了秦始皇
·共产党没有恩赐、马列主义并非中国教师爷
·马化腾睡不着怪床
·回头路的责任其实不在习近平
·欧洲建军侮辱美国
·文革的正当理由
·世界历史会有“决定时刻”吗
·皇帝才是最大的贪污犯——朱元獐劣迹斑斑
·基因战争也是文化战争的组成环节
·经济萧条与政治改革
·向松祚的国家体制改革就是改朝换代
·大西洋文明与大西洲传说
·中美达成贸易协议就是邓小平亡魂的归来
·中美达成贸易协议就是邓小平亡魂的归来
·2020年中国很穷还是20年后中国很穷
·朱镕基之子说人类只有两千年历史
·博士学位害死了人
·川普是为中俄看家护院的吗
·牛弹琴指桑骂槐习近平
·政府是多余的寄生虫吗
·美国历届总统都是百年马拉松的运动健将
·丧心病狂的西方真理崇拜者
·地产商修边境墙
·法国应该学德语还是学英语
·北美世界日报此地无银三百两
·穆斯林为何允许庆祝圣诞节
·过把瘾就死的歌唱家
·苏联本来就不该诞生
·人官与狗官
·全球政府的雏形正在美国出现
·港独其实在怀念君主制度
·港独其实在怀念君主制度
·改革开放的叙事本来就是伪造的
·政府关门就无法弹劾法办川普总统了
·1989年的第一枪是在中国打响的
·今天是魔诞(12月26日)
·中共已经失去灵魂、迷失方向
·文明的冲突只是部落文化的最后挣扎
·为什么不能同情印第安人
·美联社与新华社联合起来
·俄国担心自己沦为白色非洲
·两个画家的战争
·不能把纪念64变成一种手段
·保释期间日记泄露了重要机密
·美国文化分歧体现全球化的纵深
·欧洲海洋文明的悲歌
·日本的死亡笔记与中国的变天帐
·跳槽的不是辞职的
·土耳其本来是东正教的大本营
·为何叫《般若心经》而非《智慧心经》?
·欧洲人背叛上帝的后果如此严重
·县里的警察就是差点火候
·美国不对流感进行消炎处理的办法是错误的
·文天祥、史可法为何不能击败蒙古、满清
·没有核武器就没有和平
·没有核武器就没有和平
·中国人比加拿大还要坏
·斩断加拿大的手指
·维吾尔人会为阿拉伯人殉葬吗
·一边吃巧克力一边杀印第安人
·中国女犯即将超过美国
·2018年,喜乐的一年
·英国师法中国的分而治之
·有其母必有其子
·中国百余公共知识分子的垂死挣扎
·尼克松出卖美国
·毛主席偷看黄色电影
·第二次公私合营运动开始了
·新疆的澳洲化过程
·遇罗克因为匿名而送命
·百年梦碎的中国
·修昔底德陷阱否定了文明的冲突
·熊猫也是要吃肉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石三伢子毛泽东是恶魔之子

谢选骏:石三伢子毛泽东是恶魔之子
   
   按照毛家所说,毛家本当绝后,但在求告石头之后,精灵射出,于是生下了“石三伢子”毛泽东——由此可见,毛泽东并非人类,而是白骨精的种类,是恶魔之子。
   
   《毛泽东缘何叫"石三伢子"?(2014-12-06 北京人民网)报道:

   
   《大英雄本色》是第一部以中国传统章回小说形式描写毛泽东革命生涯的作品。本书以毛泽东少年励志报国到安邦定国的传奇故事为线索,力图继承古典文学的创作方法并推陈出新。其创作大气磅礴,荡气回肠,既承继古典章法,又汲取现代创意,以重大历史事件为主线,通过事件表现人物,而非因人物拘泥事件。作者用细腻流畅的文笔描述了毛泽东和他的战友们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精彩故事,通俗易懂但不失典雅,一代传奇伟人形象跃然纸上,撼人心魄,动人心弦。
   第一回:毛贻昌称霸上屋场 石伢子大闹韶山冲
   大清光绪十九年十一月十九日,在民间,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日子。这天先是一阵雨夹雪,很快放晴,刮起阵阵瑟风。在田间小路匆匆疾行的毛贻昌还不知道,天公已把未来肩负治国大任的大英雄投向人间——韶山冲上屋场。婴儿的第一声长啼,正伴随着父亲毛贻昌在淤泥中跋涉的脚步声……
   穿着布衣长衫的毛贻昌还算“讲究”:缎料的帽盔,洋灰布长衫整齐干净,脚下的千层底布鞋乃出自京城名号“步瀛斋”,可惜赶个雨雪天气,鞋上早沾满了泥巴。他知道妻子的产期到了,却想不到儿子已经降临,否则,他也不会为讨两块银元的账,跑到十里之外的山那边去堵老表的。“鬼天气!”毛贻昌瞅着沾了泥巴的新鞋心疼,忍不住骂一声。他的八字胡并不给他消瘦的脸添什么精神,精神的是那双不大但炯炯有神的眼睛。
   突然,他停住了脚步,望着路边的滴水洞出神,口中念念有词:“列祖列宗,良弼(毛贻昌号)没有辱没毛氏门庭!日子一天比一天兴旺起来了。”
   毛贻昌说的是实情。
   滴水洞是“高人”勘定的风水宝地,毛家依命立坟于此。
   毛家始祖,既非名门,也无缘高贵血统,也没有哪个祖宗留下过像样的遗产。依家谱上溯,周武王灭纣之后,封弟弟叔郑为毛伯,子孙世袭,遂称毛氏。在那漫长的繁衍中不见显赫的记载。直到朱元璋起义,江西吉州府龙城县毛太华应征,南征北战升至百夫长,才是毛家有史可查的鼻祖。毛太华随军南征云南、平定叛乱之后,便戍边澜沧江畔,娶滇妻而落户。直到几十年后,毛太华被恩准还乡,但他只带了妻子和儿子毛清一、毛清四,留下了毛清二、毛清三继续为国戍边……谁知义军又起内战:那朱元璋、陈友谅互相厮杀,跟随朱元璋的毛太华故没能回到江西,被遣往湖南湘乡绯紫桥。征途的劳累夺去了年迈老人的健康,毛太华不久病逝。不知何故,毛清一、毛清四再迁湘潭七都七甲即韶山。从那之后,毛家世代繁衍,遂成韶山冲大户。到毛贻昌得子,已是第二十代孙了!
   毛贻昌的持家本事胜过父亲毛翼臣。他勤劳节俭又有好脑壳,十七岁便持家做主,种得地肥苗壮,稻谷装满了家里的谷仓不说,农闲时还做起粮米生意,靠好使的头脑和勤快的两条腿,赚回一串串铜钱、一块块银元。时光老人犒劳的是勤快人。毛贻昌不但还清了父债,还水田增亩、牲口添栏、钱袋子鼓起来。然而,毛贻昌却不大开心!为什么?毛贻昌是读过两年圣贤书、懂得大道理的人:“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烦恼的是堂客文七妹生过两胎伢子,竟两个夭折!毛贻昌望着滴水洞向列祖列宗祈祷:祖宗们保佑七妹生下个壮实伢子啊!保佑伢子生下来平安长大……
   良久,毛贻昌向滴水洞行着注目礼。蓦地,天空似有一声响雷惊他一跳!想起即将临盆的妻子,便匆匆赶回上屋场……前面说过,他没能听到儿子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声啼哭。他踏进家门第一眼看到父亲毛翼臣在天井里那欣喜的样子,就猜着个八九分。没等自己开口问,父亲乐得合不上嘴儿:
   “生了,是伢子!接生婆说又胖又壮。”
   毛贻昌三步并作两步抢进屋里,望着襁褓中的儿子,两眼分明湿润了,声音颤抖地说:“我有儿子了!毛家有后了!我有指望了!”产后虚弱的妻子文七妹撑起精神,用美丽的大眼睛瞅着丈夫,提醒他:“别忘了给伢子认干娘。”
   “我怎么会忘?就听算卦先生的,拜他外婆家里的那块大青石当干娘。”毛贻昌平日里那难得一见的笑脸此时乐得开花儿似的。
   石三伢子,是毛贻昌早就准备好了的乳名。此前两个孩子夭折,新生儿行三,故为三伢子。遵照算命先生的嘱咐拜大青石为干娘,故名中不可无石。文七妹听了,知道“石三伢子”在丈夫的口中说出来,那是毛家的“金口玉言”,本就“三从四德”的她忙对丈夫道:“就这名儿,真好!”接着,便是释然的、甜蜜的笑。目不转睛瞅着儿子的毛贻昌笑眯眯地说:“你大功。我犒劳你,给你杀鸡宰鹅。对,给祖宗烧高香!请客!三朝那天请,都请!”他说着挪动身子,一只脚伸到屋外,冲在天井一直乐的父亲喊——或许是命令:“你老张罗请客是里手,你张罗,咱大请宾客!”
   毛翼臣确信自己的耳朵没有听错,一个劲儿点头:“就依你,请!嗯,我张罗。”
   其实,对毛翼臣而言,儿子长到十七岁之后什么事不依着他呢?哪一次“活动”不是儿子策划,自己执行呢?但老人家没有怨言,他服气:自己只能是给儿子“搭下手”的材料。儿子脾气又倔又暴,但有过好日子的本事,自己的选择只能是忍耐和听从。在这一点上,毛翼臣在家里的地位并不比文七妹有多少优势。
   毛贻昌添丁之喜,早旋风般刮得韶山冲风吹草动,男女老少皆闻。毛家宗族被邀赴宴,那些外姓人也借机蹭顿酒喝,因为都看到或听说毛贻昌请屠户李一刀宰了好大一头肥猪!世代共居韶山冲,哪有攀不上的缘?见一向精打细算的毛贻昌欢欢喜喜迎客待宾,连那些站在上屋场打谷场圈外看热闹的人也搭讪着混进宴席吃喝,准备的桌子不够用,便摘下门板支起来让大家坐。大碗的酒,大块儿的肉……大声的奉承,在打谷场上此起彼伏:
   “这孩子多福相!长大肯定当大官!”
   “哈哈!当了咱湘潭县的父母官,咱们可都是有光彩的‘父母’啦!”
   “贻昌公,那时可别下眼皮肿啊!”
   “……”
   毛贻昌乐呵呵地劝酒、冷静地回谢大家:“多谢乡亲们抬举。其实,石三伢子只要进得学堂识得字打得算盘就行了。”心中的算盘拨拉的最清的毛贻昌,昨天夜里就打定了主意:把石三伢子培养成务田好手,还能执掌粮号的“掌柜”,让家业更兴旺。
   南岸私塾的先生邹春培,虽然几杯黄汤下肚,仍不失文雅之风,双手相抱恭喜毛贻昌:“恭喜恭喜!良弼先生,我看贵子决非凡人之相,日后必成大器。如不嫌弃,将来把石三伢子送到南岸学堂,我管教他成材!”
   “生在种田人家,不求大富大贵,”毛贻昌对邹先生向来毕恭毕敬,说出心里话,“先生只要教他认得字,读得四书五经,懂得孝道,打得算盘记得账就蛮好了。”
   “那还不是小菜儿一碟……有大号了吗?”
   “哦!石三伢子这一辈儿排‘泽’,就叫泽东。”
   “好!好响亮的名字!”邹春培听了点头赞许。在场的哪有不敬佩邹春培先生的?都跟着附和“好好好!”邹春培听了,以为毛贻昌是应酬谦恭之词,并未留意,忙应酬向他敬酒的乡党们,把毛贻昌的话忘得干干净净!哪里知道,日后,这位毛家后生却不如父亲所愿,无意种田,也无意粮店的“掌柜”,执意走出韶山闯天下。石三伢子继承了父辈的倔强,父子之间产生矛盾形成对立的时候寸步不让、针锋相对,才有了下文的大闹韶山冲。
   转眼之间,毛泽东个头儿蹿到门锁那么高,该进学堂了。
   公元一九○二年的初春,清光绪二十八年的正月。早饭之后,按照当家人的吩咐,文七妹为长子毛泽东梳理辫子,换上熨得平平的浅灰色薄棉袍,嘱咐他:“你已是大孩子啦!到了学堂要听先生的话,好好念书。”
   “我晓得。”毛泽东天生是个好学的后生,未进学堂,已在祖父和父亲不经意的指点下识了不少的字。
   站在一旁等着送毛泽东去学堂的毛贻昌板起脸训诫:“要懂事!到学堂可调皮不得。小心邹先生的戒尺打手背!”
   毛泽东翻一眼父亲,三分不高兴:“我晓得。”
   “你不服气呀?!”毛贻昌开始吹胡子瞪眼,举手要打的样子。毛泽东一跺脚,冲母亲申诉:“我还没进学堂,怎知我不听话哩?”
   “你哪里是个省油的灯!”毛贻昌翻着白眼。知子莫若父,虽然是小小年纪,毛泽东淘得已够做父亲的费心了!
   邹春培先生一眼就喜欢上这个高挑儿、相貌堂堂的后生毛泽东,眯起眼睛瞅着,对毛贻昌道:“哦!真快!都这么大了!好!”老先生感叹时光的流逝,更为毛泽东出落成眉清目秀高挑健康的后生高兴。便拉着毛泽东做入学的第一件事:到神龛前向“大成至圣先师文宣王孔子之位”的牌位行了大礼。邹春培仔细地观察着毛泽东的一举一动,满意地点着头:“好!甚好!当年我就说嘛,这伢子生得天庭饱满,地格方圆,是富贵之相。良弼兄,还是当年的话:交给我你就放心,我管教他将来光宗耀祖!”
   “不敢奢望!他只要算得数记得账……”毛贻昌也还是那句老话。
   不出邹先生所料,天资聪颖的毛泽东竟有过目不忘之才!不但教过的书,就连有些未曾教的书竟也早熟读于心。
   “润之,你怎不背功课?”课堂上,邹春培见学生中只有毛泽东不咿咿呀呀地背书,面露不悦。
   毛泽东不慌不忙站起来回答:“阿公,我在读,我已背过了。”
   “是吗?好!我点书你背。”邹春培根本不信,尽管他知道毛泽东聪明。
   “学生无戏言,先生不必累心。”
   毛泽东轻轻松松毫不胆怯的样子让邹春培有些生气:“你是我教的学生,我岂能不点书你背?”
   “先生,我都背得熟,不敢欺骗先生。”
   “那好!”毛泽东越是沉着冷静,邹春培越感到权威受到挑战似的,沉着脸点生僻处难毛泽东。不料,毛泽东像数“一二三四五六七”那样背得滚瓜烂熟!学生们都听得呆了!邹春培先是惊讶,旋即,那绷起的脸开始“阴转晴”,忍不住露出笑意:
   “我再试你一试,庄子:‘天下’……”
   “天下之治方术者多矣,皆以其有为不可加矣……”毛泽东背得兴起,竟然倒背如流,“民之理也,皆有以养,老弱孤寡为意,蕃息蓄藏……”
   学生们听得惑然,邹春培听着明白,扬手制止毛泽东:“刚才是先生难你,却没想到没难住你。你如何连没讲过的都背得熟?”
   “学生从外婆家借得《康熙字典》,在家边看课本边翻字典,先生还没讲过的已先看过,所以功课都晓得。”
   “原来如此!”邹春培恍然大悟。上前拿起毛泽东的作业看,填红处不是“填”而是摩,字字工整,页页漂亮。邹春培不由得喜在心头!不到两年功夫,毛泽东在邹春培的南岸私塾把入门功课《百家姓》《三字经》《千家诗》读完,又读《论语》《孟子》《诗经》……学尽了邹春培的看家本领。到后来,邹春培外面有事忙活,干脆让毛泽东代管学堂。消息不胫而走,毛泽东成了韶山冲人人称道的“小先生”。邹春培自然心里舒坦脸上有光,也更加信任毛泽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