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张先玲揭穿天安门四君子的伪证]
谢选骏文集
·从学而优则仕到仕而优则学
·韩国是一个落井下石的民族
·极权体制往往崩溃于顶层核心
·千穿万穿只有马屁不穿
·为何有人老给习近平“抹黑使坏”——毛女李敏的女儿做小三
·硬件和软件之间的张力可能撕裂整个社会
·禽兽不如的朱棣父子可以进去迪尼斯世界纪录
·没有公民社会——何来打压一说
·专制制度与后宫社会
·千里之行,溃于足下
·摄像机可以颠覆国家政权
·照相机下出政权
·阿奎那是天使博士还是魔鬼博士
·莎士比亚是否一个雇凶杀人犯
·一个幽灵正在台湾徘徊
·中国成语PK英国诗剧
·中国整合世界都15年了,欧洲人假装不知道
·习近平要是真搞封禅大典就好了
·海峡两岸终于对等了
·崖山之后再无封禅
·中国何时举行真的封禅大典(文字版)
·禁止饿鬼罗斯进入大西洋、印度洋
·孙政才的龙袍为何带来灾难
·龙袍政治登上中国舞台
·中国不能有两个沙皇
·大陆记者为何盛赞台湾的正义和温暖
·2个魔鬼之间的交易
·家奴政治
·好干部就是狗官
·中国终于穿过了两个文明之间的绝命峡谷?
·为了钱卡尔马克思什么都干得出来
·历史弄人还是人弄历史
·白人殖民主义卷土重来
·德国应该安于二流地位
·德国已经断了脊梁骨吗
·毛泽东的鞑子奴性
·科学起源于神话,炎黄都是怪物大力神
·赤字赤字,最后会把国家赤化——饮鸩止渴的美国赤字
·战斗民族饿罗斯的悲哀
·站在霸权上的思考
·美国人也崇拜秦始皇
·猪肉屠夫莎士比亚
·日本人比中国人更像中国人
·中国人为什么打不过美国人
·扣扣侠没把法官和警察杀掉
·“信仰自由”就是背叛圣经的上帝
·请不要污蔑史前人类为“毕加索”
·俄罗斯人最喜爱欺负中国
·二三等公民权与没有公民权
·仿冒并不丢脸
·梵蒂冈出卖了耶稣基督
·历史上的修道院运动何以兴起
·美国对华政策为何永远失败
·《我的奋斗》其实是赫斯的作品
·索尔仁尼琴流亡二十年算什么
·艾尔塞差点就破坏了中国的崛起
·吴小晖长得很像邓小平
·美国也有政教合一的一面
·华盛顿不是内心的道德,而是上帝的拣选
·猎人的任务成为“猎人”——新型原始社会正在成型
·中国的造舰效率太低了
·投资经商就是赌博
·做官就是作案
·毛堂的风水
·赫斯为何不能阻止欧洲的毁灭;美国和亚洲,合组一个“太平洋世纪”
·纳粹德国为何不能创造历史
·中国人民热爱君主制度
·邓小平权力接班制度彻底死亡是好事不是坏事
·假皇帝有什么意思要做就做个真的
·现代中国是八国联军缔造的
·人都是通过欺负别人强大起来的
·六四大屠杀的继承人被一网打尽了
·平反六四需要一位终身皇帝
·皇帝制度的弊端及其不能匹配现代文明
·日本不会退出精品行列的
·21世纪的毛泽东是一个诅咒
·习近平是自由主义者
·中国人民为何无法享有法治
·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
·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
·中国应该名正言顺地推行君主制度
·普京这样讹诈美国
·习近平可能带领中国迈入现代国家吗
·毛泽东的“拜人民教”100年
·普京缺乏政治常识
·比文明还是比野蛮
·联合报窃取国家机密
·民主运动来自于太阳风暴吗
·孙中山原创“大东亚共荣”
·《孙文越飞宣言》首次出让外蒙给苏联
·权贵就是人民
·政府可以阳光,官员不能阳光
·谢选骏:中国与苏联(俄国)的关系相当与匈奴的关系
·美利坚帝国化的趋势之一
·普京窝藏俄罗斯嫌犯
·共产党的女婿为何禁止共产党的链式移民
·日本人向英美人的复仇战争
·烧了54年的国会纵火案你让他继续烧
·社会信用制度缺乏阳光法案支撑
·习近平能够“回归祖辈的文化”吗
·中国为何需要租界和共产党专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先玲揭穿天安门四君子的伪证

   谢选骏:张先玲揭穿天安门四君子的伪证
   
   《天安门母亲张先玲口述失去爱子后的经历》(VOA 2019-06-01)报道:
   
   张先玲2014年4月24日在北京向记者展示她儿子的照片。


   
   六四事件30周年来临之际,美国之音采访了遇难者家属群体天安门母亲的发起人之一张先玲女士。1989年6月4日凌晨,她19岁的儿子王楠在天安门西侧南长街南口头部中弹身亡,子弹从左上额射入,左耳后穿出。当时中国当局称六四事件是平息反革命暴乱,但后来改称为八九年春夏之交那场风波,并避免提及相关话题。在这次专访中,张先玲叙述痛失爱子寻找亲人遗体期间了解到的情况,以及她与丁子霖教授和尤维洁女士等人共同发起六四难属群体天安门母亲的由来。
   
   张先玲:唉,这个每次说我都很难过。王楠他是一个中学生,才19岁。他当时在天安门学生运动的时候,他热衷于照相,去天 安门照相。开始的时候,他说他听不懂。他跟我说,妈,我听不懂他们在说是怎么回事。后来他去多了,他就回来 给我讲,说,妈,我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啦,我认为他们的行为是正确的,应该支持他们的,他们的要求是为了国家好。但是我还是阻止他,我说你不要去。学生运动早晚是要被镇压掉的,或者被人利用。他说学生运动会被人利用,但是,他说,学生运动是推动社会进步的一种动力。他说我保守吧。我说,你还是赶紧读书的好。我们俩在这方面看法不太一样。大人嘛,总是不希望他们参加群体事件嘛。解放之后的每个运动我几乎都参加过了。我也知道共产党整人的厉害。我也不愿意他们参与这个事情,毕竟他要考大学嘛。但是他最后还是被学生这种热情感动了。在517大游行的时候,他也和他的别的同学在他们学校组织了支持大学生的运动。
   
   一别成永诀
   
   当然在最后的6月3号的晚上,有人在我们 家聊天说起这个事,有人说会开枪,有人说不会开枪。最后朋友走了之后,他不跟我住在一起,他住在另外一个楼上,他要回他的房间的时候,他问我,他说妈妈你说会开枪吗?我说不会吧,我说四人帮的时候都没有开枪,今天会开枪吗?他说,哦。他就出去,答应我了。他平常还算比较听话的小孩,他说我不会出去,你放心吧。没想到他从他的房间就出去了,我也不知道。到了第二天我到他的房间看,留了一个条说,我找同学去了。六月三号晚上,之后在没有音信了,我当然很着急,很慌乱了,受 了很大刺激。当然很多朋友,邻居就跟我说抓起了很多,也许被抓了,不用着急,等着。后来我就一直等到12号的时候,学校来通知说有一个小孩的尸体在护国寺中医院,是一个很小的医院,说是公安局送过来的。我去了之后,医院有个很好的大夫姓张,说这个学生是我们从天安门挖出来的。说是在天安门有个28中学,在中学门口挖了一个坑埋了三个人。他说这个孩子就是其中一个,当时挖出来的都是无名尸。这个小孩穿了一身军服,系了一个武装带,新发的武装带,还是有编号的。当时挖出来的就以为这是戒严部队的战士,所以把他送到医院的这个地方了,因为别的大医院的太平间都没有地方了。他们这个医院还有个冰冻的格,就把他放在那里面。
   
   后来戒严部队来查了几次,都证明不是戒严部队的战士,这样就通知学校,学校就通知我们去认了。
   
   儿子遗体被埋广场附近
   
   我一看就是他了。当时的打击就非常大了。你想本来就遇难了,遇难埋起来,头上包着绷带,绷带还有血迹,我就很奇怪我说他怎么就头上包着绷带,说明有人救过他啊,怎么又埋起来了呢?救了应该是医院啊,怎么就埋起来了,我当时就有疑问,当时我就不能自已的时候,整天就哭。但是我还算比较理性一个人,慢慢慢慢之后我就恢复了一些,我就开始寻找他为什么头上包着绷带,又埋起来了,我就逢人便说这个事儿。这中间他们学校传过来一个事儿,说他曾经救助过一个花园村中学(的人),那一天早上六点,六四早上六点,看传达室的老先生接到过一个电话,说一个姓吴的学生说他是北大协和联合救助队的,姓吴,他说我救过你们一个孩子叫王楠,在南长街南口中弹,一点钟中弹,三点钟死亡。有人问他说你姓什么,他说我姓吴,什么什么地方。后来我知道这么个消息我就到处打听,当然没有这么个组织,什么北大协和联合救助队,没有这么个组织。最后有在北大工作的一个朋友,一个朋友的亲戚在北大工作,他来告诉我,他说北大新分来的一个学生姓吴,他救过一个小孩,叫王楠。后来我就给这个吴大夫写了一封信。
   
   引述目击者抢救者的回忆
   
   过了几个月,大概89年12月份,还是90年1月份,反正是天冷的时候,他们几个学生过来了。其中一个女学生是吴先大夫的女朋友,那三位男学生都是当时在现场救助过王楠的人。他说他们是临时在西单组织起来的,北大医学院的医学生,分配在协和或北大实习的,所以他们叫做北大协和联合救护队,跟在戒严部队后面,从西单一直跟到南长安街南口,他们一路救了不少人。他说,他们在救人的时候,他们也描述了群众的勇敢。他们说救人的时候,群众围成了人墙,其中的人墙中的人当时被打死。他们一路救过来,南长街有三位,中弹的其中一个就是王楠,王楠当时还有体温。(吴大夫)他听到了旁边的群众说,(王楠)他是一点多部队开枪过来,他去照相,被打中了。打中以后,老百姓涌过去把他拉进去,因为南长安街有个像城门似的有个门洞,他在门洞外照相被打倒了之后,老百姓从门洞冲出去把他拉回来。戒严部队就拿枪比着老百姓说,你们不准拉他,他是暴徒,你们要是想拉他的话,我们就枪毙你。老百姓就缩回去了。这时候,南长街北口开过来救护车,救护车想要到长安街救人,戒严部队也不准他们出去,不准他们去长安街上救人。之后大夫下来了,说你这样,你不要车过去,我们人过去,我们过去把受伤的人抬回去。那也不行,不准大夫过去,由此我推测可能有命令,就是不许救护车去,也不许人去,不许救。这种行为是非常悲惨而去是很卑鄙的。两国打仗伤员也应该救啊,他都不让救。学生们就给他包扎了。包扎的过程他们就把王楠还有另外两个受伤的孩子抬走,因为他们还有体温,当时至少王楠还有体温。来了一个军官,好像是上校,年纪也比较大。有一些同情的样子。但是他说不能抬走,你只能就地抢救。所以他们给他包扎了以后,人工呼吸也没有用,到三点钟死亡了。死亡了以后,他们又要求把遗体抬出去。说我们把遗体抬出去送到医院,家里人可以找得到。那也不准,这时候找来的军官是一个年轻的少尉,就很凶狠的对他们说,你们要走,不走就给你们抓起来。然后学生就只好走了。那个姓吴的就给学校打了个电话。
   
   临时掩埋遇难者尸体
   
   怎么埋的,咱们就不知道了。后来我听说好像是戒严部队和警察一起埋的。就是上面有命令,说七点钟以前必须把长安街上的人都要消失,就是打扫战场吧。说七点钟有个什么卫星开动,如果不把它隐蔽起来就会被卫星拍到,因为当时它要造谣说没开枪,没死一个人嘛。这样就被埋起来了。但是过了几天下雨就有气味了。学校12号就要开学了嘛,所以八九号就给挖出来了,挖出来以后,王楠那个坑里埋了三个人。
   
   天安门母亲由来
   
   为什么王楠被送往医院,刚才我已经讲过了。就是这么个情况,当时我的心情,我也不用描述了。那是极度的悲痛啊,是吧?我也很庆幸自己最后把这个事情搞清楚了。而且也有人证,也有物证。只是,现在这些人都还生活在这个政权的压力之下,他可能不敢说,我相信到一定的时候,人还是有良知的。他们应该会出来作证。我已经说过,儿子的母亲嘛。在整个找王楠的过程中,我也了解到不少的人家里出了这种事情。同时在这个过程中我也认识了尤维洁和丁子霖。王楠的骨灰放在万安公墓的骨灰堂。我在过道的地方,人走来走去都能看到的地方,摆了一张很大的照片。我的意思是能够让更多的人看到。果然尤维洁看到了,她给我留了一个条说她的丈夫也是六四遇难的,希望和我联系。后来我、她,丁子霖,我们就最先联系到一起。后来我们又找到一位(六四遇难者)杨燕生,他的妻子叫黄金平,后来我们就开始联系这些人,慢慢的找人。开始的时候我跟丁子霖之间比较多的(寻找)。尤维洁当时还在上班,她不可能找人嘛。后来找多了以后,有些母亲也都参加了,一起找,寻找这些死难者吧。
   
   谢选骏指出:六四屠杀过后不久,侯德健、刘晓波、周舵、高新,这四个所谓“天安门四君子”在北京“中央电视台”作证,说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一个人——现在,张先玲用她儿子的生命作证,揭穿了天安门四君子有关“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的伪证!还原“天安门四君子”是“天安门伪君子”的本来面目。
(2019/06/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