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香港为什么不能就地审判杀人犯]
谢选骏文集
·6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0思想主权论
·7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为什么不能就地审判杀人犯

谢选骏:香港为什么不能就地审判杀人犯
   
   《香港的动荡让中共政府陷入困境》(2019年6月19日 转载华尔街日报)报道:
   
   由于香港特首试图推进得到北京方面支持的引渡法案,中国大陆对香港日益收紧的控制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抵制。这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所面对的对其权威最引人瞩目的挑战。

   
   周日,巨大的抗议人潮在香港市中心涌动,为期一周的示威活动由此达到高潮。组织者估计当日共有近两百万抗议者走上街头,并表示这是自英国1997年将香港主权交还给中国以来当地规模最大的一场游行集会,不过警方估计的集会规模要小得多。在过去一周,抗议者与警方之间时有暴力对抗。
   就在一天前,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无限期暂缓推进引渡法案,并在周日为法案处理失当道歉。该法案若得以通过,将允许把嫌犯引渡至中国大陆,在不甚透明的司法体系中受审。但林郑月娥立场突变不足以让身着黑衣的抗议者满意,他们占据了香港的主要街道,要求林郑月娥永久搁置法案并辞职。
   在竭力应对经济放缓以及颇为激烈的中美贸易争端之际,北京方面正寻求展示强大、沉稳的形象。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周日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本月晚些时候出席二十国集团(G20)峰会期间,或许会向习近平提及香港的这一问题。
   中国对新疆穆斯林的镇压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抗议,中国的“一带一路”发展计划也被批评是一个“债务陷阱”。此外,美国官员还指责电信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是中国政府的工具。
   Transnational China Consulting Limited的董事总经理David Zweig表示,林郑月娥愿意做出让步,说明北京方面从来没有希望发生这个问题,说明此事对中美贸易谈判和对台关系等更大的问题造成了不利影响。
   香港长期以来都是中国与西方贸易和商业往来的重要阵地。香港的动荡局势一方面可能会严重阻碍中国在不引发内乱的情况下将香港融入中国的长期目标,另一方面也有可能诱发中国大陆的类似行动。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台湾重新归入中国大陆的目标也遭遇了挫折。
   已有39年公务员生涯的林郑月娥称,她是在收到一名女子情绪激动的来信后提出上述法案的。该女子的女儿在台湾被谋杀。嫌疑人逃到了香港,而香港与台湾之间没有引渡条约。
   林郑月娥此举也是试图实现北京方面的一个长期愿望,后者多年来一直希望与香港达成一项引渡协议。香港的西式司法体系独立于中国的司法体系。
   林郑月娥希望一举解决这两个问题,但她低估了香港普通民众、甚至包括她常常视为盟友的商界人士对北京的不信任程度。虽然回归以来香港不时与北京方面就其政治和司法自治的边界发生争执,但这一次有所不同。
   
   数千名抗议者身穿黑衣参加集会,抗议修订引渡条例,尽管此前一天,香港特首已宣布无限期推迟修例工作。
   面对香港回归22年来最大范围的公众抗议,林郑月娥上周五前往深圳与中国政府官员会面。她带回的计划是在不失颜面的同时努力恢复秩序。
   暂缓而不是撤回修例,这使得中国政府可以将此次香港的抗议活动描述为沟通不善及外部势力煽动的结果,而不是决策失误。中国外交部以及国有媒体多次指责美国及其他西方政府干涉香港事务。
   修例法案再度点燃了香港社会的不满。2014年要求提高香港民主程度的大规模占领街道运动失败后,香港社会陷入分裂,信心也遭受打击。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政治经济学教授Ho-fung Hung称,这一事件表明,香港社会坚决反抗北京方面对其现有自由的直接攻击,而北京方面还没有找到一个能在避免大规模混乱、甚至发生流血事件的情况下限制香港自治权的办法。
   《Red Flags: Why Xi's China Is in Jeopardy》一书的作者、牛津大学中国中心助理研究员George Magnus表示,在本月晚些时候即将参加G20峰会之际,北京方面或许不希望香港爆发重大的社会和政治事件。
   他表示:“他们暂时允许异见人士的宣传和政治主张占点上风。”然而,“你要是乐观地认为这是游戏的结局就太天真了。”
   香港,数千名抗议者占据政府总部外前往金融中心区的道路后,抗暴警察对抗议者使用了胡椒喷雾。
   中国政府此前选定现年62岁的林郑月娥,希望她能构筑与公众之间的桥梁。林郑月娥的前任不得民心,因为在镇压2014年抗议活动中扮演的角色而名声扫地。林郑月娥当时是香港政务司司长,之前负责香港的社会福利工作,被认为是一个对公众更有同情心的人物。在就任香港特首时,她誓言要弥合社会的裂痕。
   与她密切共事的人称她意志坚定顽强,醉心工作,每晚只睡几个小时,对于推进自己的议程非常坚决。她乘坐一辆黑色轿车在香港出行,车牌上只有香港区徽紫荆花图案。外界普遍认为她是一名敬业的公务员,严厉而又积极进取,同时一些人表示她习惯于凭自己的直觉行事。
   引渡议题变成优先议题与一桩罪案有关。大约一年多以前,一名香港男子与他怀孕的女友前往台湾旅行,被指在台湾勒死女友。这名男子将女友的尸体塞进一个粉红色旅行箱,丢弃在灌木丛中,之后逃回香港,两地相关部门均不知如何处理。由于这两个司法辖区之间没有引渡协议,香港方面无法将他送回台湾接受审判。
   在收到受害人母亲五封信之后,林郑月娥表示,她觉得自己必须采取行动。今年年初,她在位于海傍的办公室召开每周例会时向顾问团队表示,她希望能修改法律,以便尽快在7月份将该男子引渡。
   正如林郑月娥所说,时间至关重要。政府官员称,这名被控谋杀的男子因涉嫌使用遇害女友的信用卡洗钱而被香港警方拘留,在他获释前推动法案通过非常重要。
   林郑月娥领导的香港政府以此为由,做出了一系列令民众更加愤怒的决定:她没有遵守公众意见征询的惯例,绕过立法会法案委员会加速法案审议,且多次无视对该法案的批评意见。
   据听取此事简报的驻北京人士称,虽然中国官员欢迎加强引渡合作的想法,但司法和执法部门并没有将其视为优先事项。这些人士称,中国有关部门过去曾绕过香港的司法程序,将书商和一名商人从香港带走,这些举措表明内地官员感觉他们可以在没有严重妨碍的情况下以北京的利益行事。
   今年2月,该修例法案出台后,向公众征询意见的时间为20天,远少于通常情况。
   3月初,香港政府已收到4,500份回覆,其中包括通常忠诚于港府的商业团体的反对意见。一些本地商人私下担心,他们过去在内地的活动,比如当时很普遍的送礼、避税或直接行贿,可能会给他们带来麻烦。为了安抚他们,香港政府从引渡名单上删除了一些经济犯罪。
   不过,民主派议员仍抓住该条例不放,他们认为这表明中国违反了在2047年之前给予香港法律自治权的承诺。
   5月9日,在林郑月娥发表讲话向议员解释修例时,反对党派成员打断了她的讲话。民主派领导人毛孟静(Claudia Mo)拍桌子喊道:“骗子!你是个骗子!”,随后被赶出会场。
   据曾参与中英香港移交条约谈判的律师李柱铭(Martin Lee)称,当时由于香港和中国大陆的法律制度相差太大,一项有关香港治理的宪法协议有意排除了一条引渡条款。
   中国的司法体系缺乏透明度,定罪率较高,与香港基于英国模式的普通法体系几乎完全不同。中国官员也有利用法庭打击异见人士、虐待嫌疑人及禁止嫌疑人寻求律师帮助的历史。在香港,嫌疑人被推定无罪,有权接受符合国际公平标准要求的审判。
   被誉为香港“民主之父”的李柱铭曾赴华盛顿特区提请美方对此事的警惕。李柱铭与蓬佩奥进行了会面。
   上周,林郑月娥抵达一场新闻发布会的现场。她称,是因为受一桩发生在台湾的谋杀案的触动而推动修例。
   不久之后,美国议员和英国政界人士发出了更多警告,称修例对香港的地位构成威胁。据一位与会人士透露,6月5日,在与对修例表达了不满的国际行业组织的负责人举行会面时,林郑月娥告诉这些人他们不了解香港引渡条例及其含义。
   组织者称,截至4月底,反对该法案的游行吸引了13万民众,是近年来人数最多的一次,标志着公众情绪出现了转折。一位熟悉林郑月娥想法的人士称,林郑月娥将游行参与人数不算很多解读为她可以继续推进的信号。
   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杨岳桥(Alvin Yeung)表示,香港人并不愚蠢,他们知道什么时候斧头会砍下来。
   33岁的金融服务业从业人员May Li称,5月份的一个晚上,她坐在沙发上浏览Facebook上的新闻推送时看到了一连串有关引渡法案的帖子,所写的内容让她很生气,尽管她通常不关注政治新闻。
   Li表示,这令人感到震惊。她称,鉴于自己不太可能被引渡至中国大陆受审,她知道引渡法不会直接适用于她,但她认为该法案带来的影响将损害她周围的开放社会,令异见人士、记者和人们自由发表言论的意愿受到威胁。
   游行示威的民众举着一张巨幅标语,上面写着:“送中修例,葬送香江”。
   到反对派联合组织呼吁6月9日大规模游行时,Li女士动员周围的朋友参与。另有数千人用社交媒体和Telegram等其他更安全的渠道动员大家参与游行。游行当日,抗议者挥舞写着“送中修例葬送香港”和“出卖港人”等内容的自制标语牌表达他们的担忧。
   林郑月娥并未退缩。亲中议员占多数的立法会决定加速审议该法案,6月12日进行首轮辩论,目标是在6月20前完成投票。这条消息立刻在Telegram、Facebook和Whatsapp的群组上引发强烈回响。
   上周三示威者聚集在政府总部大楼周围,议员们推迟了辩论,警方后来介入,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和橡皮子弹以驱散人群,恢复道路通行,这是回归以来警方动用武力最严重的一次。
   林郑月娥的一份视频声明在政府网站上发布,并在当晚的本地新闻节目中播出,她呼吁大家保持冷静。她的助手们称,她当天与顾问团队一直沟通到深夜,很晚才睡。她已经失去对香港的控制。
   抗议现场的图片令林郑月娥的顾问们感到震惊,他们开始慌忙打电话或者发信息给她,建议找到平息事态的方法。林郑月娥政府中支持修例法案的汤家骅(Ronny Tong)上周五表示,他开始敦促政府考虑所有可能的选项以避免进一步流血事件。
   他称:不管谁对谁错,走上街头的民众有不同意见,我们必须接受这一点。
   之后林郑月娥取消了公开露面,包括很早之前就已安排的在《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香港科技大会上的采访。到上周五,几乎所有亲政府的声音都释放出同一个信号:需要让事态平息下来。到上周六下午,林郑月娥宣布无限期暂停修例法案以平息事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