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八九民运正在香港出现]
谢选骏文集
·16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八九民运正在香港出现

   谢选骏:八九民运正在香港出现
   
   《200万人游行震撼全球 外媒指香港社运迈进新纪元》(2019年6月18日 转载自由亚洲)报道:
   
   周日(16日)的反修例大游行吸引200万人参加,成为香港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示威。(Reuters)


   
   周日(16日)的反修例大游行吸引200万人参加,成为香港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示威,令国际社会刮目相看。有美国媒体分析,香港已发展出一种新社运模式,毋须社运领袖牵引、群众自发上街归位。有本土的社运人士指,这种模式可令示威群众愈来愈壮大,但亦有学者认为,这现象同时会为社会带来危机。
   
   美国《洛杉矶时报》周日(16日)分析认为,香港已发展出一种由群众自发参与的新社运模式,示威看似有组织,但不会有领袖,分析指过往大型示威累计下来的经验,示威者已建立了一定默契及共识,示威群众会像人工智能(AI)般自我学习完善。
   
   文章表示,2014年香港「占领运动」后,多名发起人及参与者分别被检控及判刑,今次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示威则发展成新社运模式,使到大批民众上街。
   
   香港人民力量副主席谭得志周一(17日)对本台表示,香港经历过多个大型示威活动,包括「占领运动」后,本地人已累积了一定的默契,互相配合,而且这个新的社运模式会不断进化,相信这样可以组织更多人抗争。
   
   谭得志说:香港人已慢慢建立一种默契,例如激进派及没有这么激进派之间的默契、议会内及议会外的默契,占领马路的人及马路使用者的默契,我觉得互相都是配合得相当之好,以及这个好会不断进化去演化,下一次发生的群众运动,一定会比200万更加多人,未必是游行,可能是快闪,或者是一些全民能够参与的运动,现在我相信这个都是香港人的趋势来的。
   
   不过,研究政治社会学、香港城市大学专业进修学院学术统筹宋立功教授认为,太多人走上街头,这些人当中有不同的组织,利用不同的手法表达诉求,这样会很容易发生一些不受控制的事件,对社会是会造成威胁。
   
   宋立功说:雨伞运动(占领运动)之后,民主派碎片化,包括激进的本土派年青人,其实都是碎片化,大家会站出来上街,会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反对,但是游行完之后,怎样有进一步行动去宣泄不满,就各自各精彩,个危机就是(政府)管治好困难,年青人是抗争的心态,遇到事情可能就组织一些人一起宣泄不满,社会的秩序来说没有一定的保障,香港就再不是以前的香港了。
   
   美国《华盛顿邮报》周日报道指,香港人口有约740万人,但周日就有近200万人因为反对修订《逃犯条例》上街,显示香港政府与人民间的裂痕不断扩大,而且接连的大规模示威,令香港特首林郑月娥非常难堪,亦显得她越来越孤立,林郑月娥虽向港人致歉,表示政府工作上的不足,令香港出现很大的矛盾和纷争,但仍拒绝下台,这样是不能平息民怨的。
   
   中国外交部驻港公署随即发声明,指责个别西方媒体罔顾事实,并公然挑唆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公署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表示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不容任何外部势力,以任何方式干涉,强调就个别西方媒体评论港府修例问题,提出严正交涉,敦促停止混淆视听、煽风点火。
   
   在北京,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周一在记者会上表示,坚决反对有人藉在香港发生的事,干涉中国内政。
   
   陆慷说:如果任何人先入为主的带著偏见的、毫无根据的对中国国内的事情,这里面包括你刚才提到的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发生的事情,如果说他们片面的先入为主的就无端的指责,甚至想拿有关问题干涉中国内政,中方的态度也是非常坚决的,我们坚决反对。
   
   《人民日报》海外版周一发表署名文章,指中央政府亦坚决反对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支持特区政府暂缓审议修例,又希望广大香港市民理性和平守护好稳定的共同家园,凝心聚力共促香港的繁荣发展。
   
   谢选骏指出:1989年北京民运的行为模式正在2019年的香港出现——那就是群龙无首的普遍民主,最后导致一票否决制的流行。群龙无首,是因为北京政权和香港政府预先镇压的领袖人物,原以为可以高枕无忧,孰知倒行逆施激起公愤,结果导致群众蜂拥。八九民运正在香港出现,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共产党专政的必然结果——最后结局,就是推翻铁幕获得自由,或是血洒街头为了自由!
   
   《200万市民游行后 数千人续围特首办促交代》(2019年6月18日 转载自由亚洲)报道:
   
   2019年6月17日,过千名示威者游行至特首办,要求特首林郑月娥与市民对话。
   
   香港社运团体「民阵」宣布周日(16日)有近200万人游行示威,要求要正式撤销修订逃犯条例,而不是暂时搁置后,周一(17日)仍有数千名市民在政府总部、立法会一带聚集。众市民下午游行至特首办,要求特首林郑月娥回应诉求,至晚上仍未离去。(李弘音 报道)
   
   近200万人周日(16日)上街游行示威,要求政府撤回修订《逃犯条例》后,有部分留守于金钟夏慤道的示威者,亦于周一(17日)早上,主动搬走路障同物资,清理留下的垃圾等,再转往政府部总、立法会示威区及添马公园一带聚集,夏慤道所有行车线得以开通。
   
   而下午时分,政府总部及立法会一带,仍然非常热闹,过千名市民继续集会、唱圣诗。不过现场可见,立法会一带的警力并不多,只有少量警员在道路位置看守。不过,大部分警力则集中于特首办外,至少有10架警车及30多个警员在场,亦有不少政府保安在场戒备。
   
   其后,立法会议员区诺轩、朱凯廸及范国威,带领立法会示威区的示威者,游行至特首办要求林郑月娥对话以及下台。
   
   口号:林郑对话!林郑卖港贼!
   
   过千名的示威人士到达特首办后,大批警员在场架起铁马戒备。及后,示威人士再次占据龙和道,特首办外的添华道及龙和道来回线封闭。
   
   其中一名示威者,正就读中三的何同学表示,希望林郑月娥出来对话并回应事件。
   
   何同学说:我希望她今天会出来解释,她对这件事真正的回应,不希望再是以新闻稿,任何不公开会面的方式回应我们。
   
   而在职人士石先生则表示,作为香港人,是应该关注这件事,并批评政府要有人命伤亡,才愿意致歉。
   
   石先生说:其实为甚么她(林郑月娥)会致歉、会暂缓,一来是因为这么多人上街,二来是甚至有人因这件事,被政治推了下楼,流了一滴血,她才道歉。因为在(早前)的记者会中,已经很多人问她会否道歉及问责,她也没有理会过。直到有这些大事件,她才发声,所以我完全不接受。一天未正式撤回,我也不会接受暂缓。
   
   立法会议员区诺轩认为,林郑月娥没有诚意与公众对话。
   
   区诺轩说:我是对她相当失望,她由今天(17日)开始,并没有来这里回应市民的声音,亦没有诚意向公众作出一个对话。
   
   而朱凯廸称,民主派正争取周二(18日)与林郑月娥会面。
   
   直至晚上,亦有宗教团体,在添马公园举行悼念会,为一名反对修例而最终堕楼身亡的示威者悼念。
   
   另一方面,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早前因占旺期间违反禁制令被判监禁,周一(17日)正式刑满出狱。他出狱后便现身立法会外示威区,表示感激港人上街抗争,但对于自己因为服刑,未能与示威者并肩参与有关行动感到非常遗憾,他表示日后会继续与港人一起反对修例。
   
   黄之锋说:两次出动催泪弹,3次占领夏慤道,我都错过了。但在未来的日子,「反送中」的行动我都会跟大家全程投入全程参与,衷心感激每一个「反送中」的香港人,我们创造了一次又一次的奇迹。
   
   黄之锋亦指,希望政权能看清事件的严重性,并相信特首问责下台以及撤回修订《逃犯条例》,才是唯一出路。
   
   谢选骏指出:黄之锋等人,现在只能表现得比群众更激进,而不再具有约束群众的能力了,因为他们的领袖功能已被监狱摧毁了。现在开始,他们和“八九学生领袖”一样,只是花瓶了,不是指挥了。他们只要敢对广场上的人群说一个“不”字,立刻就会被轰下台。
(2019/06/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