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解放军匪兵向六四起义者举手投降]
谢选骏文集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解放军匪兵向六四起义者举手投降

   谢选骏:解放军匪兵向六四起义者举手投降
   
   《「六四」30周年 | 回首當天…混亂北京 陷無政府狀態》(記者羅印冲 2019年06月03日)报道:
   
   1989年5月20日,北京部分地區實施戒嚴,同情學生的北京民眾包圍並阻止解放軍車隊進城。(路透資料照片)


   
   今年是「六四事件」30周年,當時派駐北京採訪的台灣媒體記者孫揚明回憶道,印象最深的畫面是「混亂」,包括天安門現場和訊息,親眼目睹軍隊和群眾互相攻擊,北京城陷無政府狀態,「六四」絕非外界想像的「群眾全然無辜,解放軍一路開殺」,這種說法實在過度簡化了。
   1989年「六四事件」前夕,孫揚明和汪士淳被派駐在北京採訪,親眼目睹解放軍進入北京城區的經過。
   ·士兵丟下一輛小巴士 車內擺滿輕機槍
   回想「六四」現場,孫揚明表示,其實6月2日就有清場跡象,當天看到小兵想進入廣場,只是被群眾阻擋在外。6月3日下午,有一輛小巴士車,裡面擺滿了輕機槍和步槍,從西往東開,進入廣場前被攔下來,開車的小兵跑走了,留下一車的武器,大家都傻住了。這顯示軍隊準備進入清場。
   至於當天印象最深畫面,孫揚明說是一片「混亂」,無論天安門現場還是訊息都很亂。孫揚明指出,在軍民激烈衝突中,有群眾拿棉被蓋在一輛裝甲運兵車上,倒上汽油要燒毀,逼得裝甲車裡面的人一定要出來,出來後就被群眾痛打。
   ·裝甲車對民宅開槍 民族飯店躺了一地的人
   6月4日凌晨1時左右,他在民族飯店附近看到群眾,以木棍、磚頭、石塊與土製汽油彈攻擊部隊,部隊則以催淚彈還擊。軍民雙方展開拉鋸戰,一時滿天磚塊、石頭飛舞。接著他在民族飯店看見躺了一地的人,有學生和民眾,被打昏或受傷的,還有至少4人是解放軍。
   他還看到裝甲車對著兩側民宅開槍,因為民宅裡有人對部隊開槍。後來在城東的外交公寓附近,有人說部隊經過時,外交公寓樓頂有人對部隊開槍。
   6月6日,孫揚明前往北京大學途中,看到一輛裝甲運兵車被群眾挾持,竟在馬路中蛇行。可見當時北京非常混亂,陷入無政府狀態。
   經過30年,孫揚明認為,「六四」非常複雜,有各方勢力介入,還涉及中共內部鬥爭、學生群眾分歧、團體利益角力等,不應過度簡化。
   他感嘆,「六四」是一個悲劇,但太多人、團體或國家想從事件中得到「養分」,消費這場事件。各界應該很誠實面對「六四」,不是單一或片面解讀,也不要過度簡化這麼複雜的事件。
   
   谢选骏指出:这位记者可能是位“统一派”而非“独立派”,所以他的回忆报道比较“客观全面”。但是他忘记了或是故意不说,虽然许多群众自卫抵抗了军队的武装镇压,但是更多被打死的人根本就是路人,甚至是儿童、妇女、老人。正是因为这种不分青红皂白地胡乱扫射、格杀勿论,才使得“六四事件”被称为“六四大屠杀”,而不是别的什么。
   
   《震撼!记者修复珍贵片段重现六四屠城恐怖一幕》(苹果日报 2019-05-30)报道:
   
   军队进入广场时的,学生慌忙走避。有军人在天安门城楼前向天开枪——
   
   六四事件30年,当年在天安门广场上协助外国电视台拍摄的加拿大记者Arthur Kent,近日修复当年拍摄的片段,剪辑成13分钟、名为《六月黑夜》(Black Night In June)的短片,近日影片在网上公开。这些在1989年6月3日晚、4月凌晨拍摄的片段,显示大量中枪伤的伤者,被人抬离广场。
   
   Arthur Kent接受香港英文网媒HKFP访问时指出,当年以特约记者的身份,协助英国《观察家报》、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全国广播公司(NBC)采访六四事件,并??且纪录军队开入天安门广场前后的情况。他表示,在6月3日晚、6月4日凌晨,他被派到北京长安街,调查木樨地桥附近的开枪事件。6月3日晚10时许,他在民族饭店附近,遇到第一批进城的军队。
   
   Arthur Kent的片,部份是之前未曾曝光,包括有当街抢救中枪伤者、解放军士兵举手投降及解放军在天安门城墙外向天开枪等等。
   
   Arthur Kent续称,他在6月4日凌晨4时许离开天安门广场,曾多次遇上便衣警察。当警察见到他时,其中一队尝试去捉他,但他能成功逃脱。片段是当年由愿意送片的旅客,分别传到香港和东京的办公室,然后向全球发放。
   
   他表示,拍到的片段多年来都没有获得好好处理,这次他剪辑片段,是希望提醒世人当年的这个夜晚,在北京的示威者的经历,及手持重型武器的军队,镇压、处罚追求自由的一代人。
   
   谢选骏指出:“解放军士兵举手投降!”——一直以来,人们只说六四死难者是和平示威者——这只是一个方面;另外一面,六四死难者也有武装起义者——他们是用最原始的武器自卫,用砖头、棍棒、车阵、燃烧弹,对抗了世界上最强大的武装部队之一!并且迫使解放军匪兵向他们缴械投降!这是何等的丰功伟绩啊!陈胜吴广相形见绌,绿林赤眉不在话下!因为那是冷兵器时代。天哪!我看见六四起义者们的脸上洋溢着青春的光辉!他们没有了中国人通常的猥琐狡诈怯懦首鼠两端,而是充满了端庄勇毅美丽顶天立地——原来,这才是中国人的本来面目,他们像夏商周三代祖先那样恢复了主人的姿态!让我们踏着他们的血迹前进!驱逐马列主义和苏联余孽于中国的国门之外!

此文于2019年06月0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