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解放军匪兵向六四起义者举手投降]
谢选骏文集
·黑色历史与红色历史
·谢选骏:彻底活着,就是死去
·《古兰经》就是《我的奋斗》
·反对纳粹主义的纳粹主义
·哈佛大学策动文明的冲突
·大骗子胡适的小问题
·法国头目马克龙他奶奶有没有“反人类罪”
·制度创新才能获得历史的主动
·全球化抛下的不是美国而是总统
·神为什么对人没有信心
·曹丕为何亡国——伟大的文人沦为历史的草皮
·红色历史与低端人口
·美国的沉沦有助于塑造未来世界
·驱逐马列主义,解放中国人民
·金钱、权力、思想
·任何战争都是两伙强盗在拼杀争夺税收权力
·生命如何可能因其不完美才成为完美
·四肢健全但是头脑健全除外
·难民、生存权、低端人口
·俄罗斯是小国崛起不是大国崛起
·伊斯兰共产主义的样板
·低端人口就是阶级敌人
·信息公开,就能推翻政府
·德国也想推翻中国共产党了
·低端人口与南北朝政治
·共产主义为何能在中俄成功——哥萨克是俄罗斯的游牧民族
·“北京排华”再次证明中共是外来政权
·哥萨克与共产党的恩怨情仇
·殖民西伯利亚与殖民美洲澳洲的区别何在
·西方的洁净建立在中国的肮脏之上
·血腥的挪威人
·亨廷顿没有读过汤因比无论斯宾格勒,哈佛大学现代桃花源
·低端人口与高端禽兽
·猫捉老鼠还是老鼠捉猫
·苏联美国残杀战俘所以成为超级大国
·北京终于准备再度输出革命
·德国担心北京发生纳粹魔幻
·输赢——看得见的毁灭与看不见的毁灭
·印度支那与大东亚圣战
·意大利人好死不如赖活着
·苍蝇也会采蜜但还是苍蝇
·习近平怎样超越毛泽东
·教皇成为敌基督的代表
·红黄蓝教育集团虐儿具有深厚国际背景
·量子实验证明相对论虚妄
·德国人一千块钱就想打发难民回家
·1989年苏东波瓦解预演在1976年的中国
·共产党浩劫的伦理后果
·美国议会这么坏还是比中国人大政协好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哲学家帝王的结局并不哲学
·马可波罗游记是十字军东征的挽歌
·世界的复杂性是什么造成的
·思想主权与信息主权
·为什么共产党国家说倒就倒?
·释迦牟尼死于自杀
·“中国”的地缘价值
·谁是蒙古狼的继承人
·“网络主权”的张冠李戴
·为何越成功老板越没有力气
·文化的中国可以转移到海外了
·百年马拉松势必与共产主义决裂
·贾似道外戚误国,中国丧失粉碎蒙古最后机会
·耶路撒冷应该成为独立国家
·转移通俄门视线、耶路撒冷变成以色列首都
·欧洲人也意识到莎士比亚的谬误
·创造权与所有权
·祖先崇拜与优生学的内在冲突
·祖先崇拜与等级制度——封建礼教是一种优生学
·无知是另外一种知识
·沙特阿拉伯是伊斯兰恐怖主义的策源地
·中国面对的五大挑战类似秦国
·赵小兰的婚姻事业是否性侵的蕾蕾果实
·澳纽提防中国浪潮,台湾报纸为何发抖?
·牛仔裤总统里根是不可救药的自由派
·任何体制都是被少数人操纵的
·俄罗斯想把美国变成流氓国家,北京欢迎
·卡斯特罗有个兔子家族
·美国自由派支援中国社会主义建设
·不是“锐透力”而是“文化战”
·无神论者的美国结局
·新时代全民体育
·印度神庙,老鼠乐园
·中国可能成为伊斯兰教退出的第五个国家
·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新教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
·“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译
·无神论是犹太人进攻基督徒的思想武器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中国已经告别了列宁主义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清真”就是“纳粹”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还是有上帝的”
·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王通复兴儒学但并不成功,为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解放军匪兵向六四起义者举手投降

   谢选骏:解放军匪兵向六四起义者举手投降
   
   《「六四」30周年 | 回首當天…混亂北京 陷無政府狀態》(記者羅印冲 2019年06月03日)报道:
   
   1989年5月20日,北京部分地區實施戒嚴,同情學生的北京民眾包圍並阻止解放軍車隊進城。(路透資料照片)


   
   今年是「六四事件」30周年,當時派駐北京採訪的台灣媒體記者孫揚明回憶道,印象最深的畫面是「混亂」,包括天安門現場和訊息,親眼目睹軍隊和群眾互相攻擊,北京城陷無政府狀態,「六四」絕非外界想像的「群眾全然無辜,解放軍一路開殺」,這種說法實在過度簡化了。
   1989年「六四事件」前夕,孫揚明和汪士淳被派駐在北京採訪,親眼目睹解放軍進入北京城區的經過。
   ·士兵丟下一輛小巴士 車內擺滿輕機槍
   回想「六四」現場,孫揚明表示,其實6月2日就有清場跡象,當天看到小兵想進入廣場,只是被群眾阻擋在外。6月3日下午,有一輛小巴士車,裡面擺滿了輕機槍和步槍,從西往東開,進入廣場前被攔下來,開車的小兵跑走了,留下一車的武器,大家都傻住了。這顯示軍隊準備進入清場。
   至於當天印象最深畫面,孫揚明說是一片「混亂」,無論天安門現場還是訊息都很亂。孫揚明指出,在軍民激烈衝突中,有群眾拿棉被蓋在一輛裝甲運兵車上,倒上汽油要燒毀,逼得裝甲車裡面的人一定要出來,出來後就被群眾痛打。
   ·裝甲車對民宅開槍 民族飯店躺了一地的人
   6月4日凌晨1時左右,他在民族飯店附近看到群眾,以木棍、磚頭、石塊與土製汽油彈攻擊部隊,部隊則以催淚彈還擊。軍民雙方展開拉鋸戰,一時滿天磚塊、石頭飛舞。接著他在民族飯店看見躺了一地的人,有學生和民眾,被打昏或受傷的,還有至少4人是解放軍。
   他還看到裝甲車對著兩側民宅開槍,因為民宅裡有人對部隊開槍。後來在城東的外交公寓附近,有人說部隊經過時,外交公寓樓頂有人對部隊開槍。
   6月6日,孫揚明前往北京大學途中,看到一輛裝甲運兵車被群眾挾持,竟在馬路中蛇行。可見當時北京非常混亂,陷入無政府狀態。
   經過30年,孫揚明認為,「六四」非常複雜,有各方勢力介入,還涉及中共內部鬥爭、學生群眾分歧、團體利益角力等,不應過度簡化。
   他感嘆,「六四」是一個悲劇,但太多人、團體或國家想從事件中得到「養分」,消費這場事件。各界應該很誠實面對「六四」,不是單一或片面解讀,也不要過度簡化這麼複雜的事件。
   
   谢选骏指出:这位记者可能是位“统一派”而非“独立派”,所以他的回忆报道比较“客观全面”。但是他忘记了或是故意不说,虽然许多群众自卫抵抗了军队的武装镇压,但是更多被打死的人根本就是路人,甚至是儿童、妇女、老人。正是因为这种不分青红皂白地胡乱扫射、格杀勿论,才使得“六四事件”被称为“六四大屠杀”,而不是别的什么。
   
   《震撼!记者修复珍贵片段重现六四屠城恐怖一幕》(苹果日报 2019-05-30)报道:
   
   军队进入广场时的,学生慌忙走避。有军人在天安门城楼前向天开枪——
   
   六四事件30年,当年在天安门广场上协助外国电视台拍摄的加拿大记者Arthur Kent,近日修复当年拍摄的片段,剪辑成13分钟、名为《六月黑夜》(Black Night In June)的短片,近日影片在网上公开。这些在1989年6月3日晚、4月凌晨拍摄的片段,显示大量中枪伤的伤者,被人抬离广场。
   
   Arthur Kent接受香港英文网媒HKFP访问时指出,当年以特约记者的身份,协助英国《观察家报》、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全国广播公司(NBC)采访六四事件,并??且纪录军队开入天安门广场前后的情况。他表示,在6月3日晚、6月4日凌晨,他被派到北京长安街,调查木樨地桥附近的开枪事件。6月3日晚10时许,他在民族饭店附近,遇到第一批进城的军队。
   
   Arthur Kent的片,部份是之前未曾曝光,包括有当街抢救中枪伤者、解放军士兵举手投降及解放军在天安门城墙外向天开枪等等。
   
   Arthur Kent续称,他在6月4日凌晨4时许离开天安门广场,曾多次遇上便衣警察。当警察见到他时,其中一队尝试去捉他,但他能成功逃脱。片段是当年由愿意送片的旅客,分别传到香港和东京的办公室,然后向全球发放。
   
   他表示,拍到的片段多年来都没有获得好好处理,这次他剪辑片段,是希望提醒世人当年的这个夜晚,在北京的示威者的经历,及手持重型武器的军队,镇压、处罚追求自由的一代人。
   
   谢选骏指出:“解放军士兵举手投降!”——一直以来,人们只说六四死难者是和平示威者——这只是一个方面;另外一面,六四死难者也有武装起义者——他们是用最原始的武器自卫,用砖头、棍棒、车阵、燃烧弹,对抗了世界上最强大的武装部队之一!并且迫使解放军匪兵向他们缴械投降!这是何等的丰功伟绩啊!陈胜吴广相形见绌,绿林赤眉不在话下!因为那是冷兵器时代。天哪!我看见六四起义者们的脸上洋溢着青春的光辉!他们没有了中国人通常的猥琐狡诈怯懦首鼠两端,而是充满了端庄勇毅美丽顶天立地——原来,这才是中国人的本来面目,他们像夏商周三代祖先那样恢复了主人的姿态!让我们踏着他们的血迹前进!驱逐马列主义和苏联余孽于中国的国门之外!

此文于2019年06月0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