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胡耀邦是一个假装开明的奴隶主]
谢选骏文集
·长城、大运河、雄安新区
·共产党中国的“疯了”
·川普向纽约的复仇战争
·美国已被共产党军事管制
·瑞典女王是个虐待狂
·郭文贵同志会自杀还是被自杀
·中国人与中国国籍的人
·为什么男尊女卑
·旅行就是任人宰割
·没有语言统一,欧盟如何不散
·雷朋批判“川普的主要敗筆”
·谁是美国的寄生虫
·用穆斯林的方法解决伊斯兰教问题
·人类进步的动力
·人类进步的动力
·姓名学与极端主义
·命运的厉害
·胡人与洋鬼子
·川普是不是缩头乌龟
·川普老了!尚能饭否?
·砍下铁木真猪头成吉思狗头
·俄克拉荷马州的报应来得真快
·许多人的今生是动物
·你可以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特朗普承认中国对于朝鲜的统治权
·学霸、学阀与恶霸、军阀
·合法的行贿受贿
·资产者也会盗窃国库
·美容、整容、变容
·中国老百姓的咒语为什么不灵
·阿拉伯航空公司
·“君临世界”的意义
·“君临世界”的意义
·延安人民比亲弟弟和亲儿子还让毛泽东纠结?
·美国授权中国干预人民币汇率
·西伯利亚是中华文明的故乡
·川普不是恶魔、教皇不是天使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一
·意识形态是权力的奴仆
·美国为何迎合习近平的“世纪工程”?       &nbs
·西西里的海水具有不同的颜色
·有钱能使美国之音推磨
·亡灵的归来郭文贵
·文明的冲突还是文明的挣扎
·欧洲人如此推崇毛匪
·英国脱欧是个假命题
·驻日美军这样替慰安妇们报仇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四
·美国进入恐怖竞赛
·雕像和文字留得最久
·新疆西藏内蒙的基督教化
·“狼图腾”的先驱人物
·李白不懂活水的奥秘
·谢选骏:美国黑人多由白人混血
·官僚主义的危机
·“伦敦客”眛于大势的自相矛盾
·过度的真理就是错误
·答“伦敦客”组织
·“坐怀不乱”旨在批判蒙古人的淫乱
·从川普推特到最高指示
·逊尼派vs.什叶派是民族主义的体现
·君士坦丁大帝如何战胜尼禄暴君
·主权和猪权
·“物自体”的说法是一种语义矛盾
·中国和美国的差距在于缺乏信息自由
·共产党与狗粮党、美分党
·革命与妓女
·罚款和赃款都去哪里了
·独狼行动的实际原因
·犹太人与摩洛哥人的相似
·谢选骏:法庭之前人人决不平等
·我是跨时代的人类
·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都是美第奇的家奴
· 每个人在“活着”的意义上平等
·蒙娜丽莎是同性恋者达芬奇的自画像
·阿拉伯国家互咬需要勇气吗
·美国退化为“食草动物的费拉社会”
·魔鬼的游戏即将结束
·文明的末日——无神论者变成上帝
·台湾输血大陆、自身贫血——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八
·“我很忙”为何是个肮脏的词汇
·中国为何没有希波克拉底誓言
·庄严的姓名学
·日本有可能穆斯林化吗
·白人至上论者退出美洲澳洲西伯利亚
·中国还比美国落差100年
·诺贝尔奖就像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美国费城的中文独立宫图书馆
·哺乳动物与世态炎凉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地方政权与中央政权
·再说登山与朝圣
·科研发明与技术运用
·在中国从政、治学、明星……每个人都是狗
·拉铁摩尔是苏联间谍以及中国的二元性
·欣赏自己与欣赏他人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王国维死于“国民党的文革”
·缺乏知识的哈佛主任
·欧洲最穷的地方特兰西瓦尼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耀邦是一个假装开明的奴隶主

谢选骏:胡耀邦是一个假装开明的奴隶主
   
   胡耀邦虽然知道邓小平的“严打”是草菅人命,但他的“综合治理”依然毫无法律观念,完全是一副奴隶主整治奴隶的心态。三十多年后,他的儿子对此还是一窍不通,竟然还好意思拿“综合治理”这种共产党奴隶集团的观念出来吹嘘!
   
   《胡耀邦谈自由:感激主人的奴隶是无耻之徒》(2011年03月10日南都周刊)报道:

   
   [导读]文革中,胡耀邦曾引用过列宁的一段话:意识到奴隶地位而与之作斗争的奴隶,是英雄;……津津乐道赞美奴隶生活并对和善好心的主人感激不尽的奴隶,是奴才,是无耻之徒。
   
   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的长子胡德平说:胡耀邦说他自己只是一个在特殊时期走上特殊岗位的“过渡性人物”。
   
   近日,由胡德平撰写、温家宝代序的《中国为什么要改革—思忆父亲胡耀邦》一书由人民出版社出版。作为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的长子,胡德平对父亲的改革观点及思想发展历程给出了独特视角。
   胡德平说,父亲口中的立场不变,此立场不是这个主义那个主义,而是社会主义生产和改革的目的,这个目的应该是为了老百姓的利益。
   
   2月25日下午三点,故宫西门附近一个古色古香的私人会所里,胡德平早早地沏上一杯茶,一边准备发言稿,一边等待着记者们陆续到来。在这个与故宫、中南海分别近在咫尺的四合院里,安静了一个冬天的植物开始吐绿,乍暖还寒的北京,空气中春天的气息越来越明显了。
   作为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的长子,从2008年至今,胡德平致力于父亲胡耀邦改革观点及思想发展历程的整理和研究,近日,这本由胡德平撰写、温家宝代序的《中国为什么要改革——思忆父亲胡耀邦》一书已由人民出版社出版。
   胡德平身边的工作人员介绍说,在该书写作和出版前,相关学术讨论已经组织了很多回,而最终收入本书的,除胡德平新近写作的回忆文章,还有几年来他陆续发表在各个刊物的内容,这些文章多数一经发表即已引起社会反响,比如2008年发在财经杂志上的那篇《耀邦同志在真理标准大讨论的前前后后》。
   父与子
   1942年,胡德平出生在革命圣地延安,此后他便一直与父母奔波生活在一起。
   在胡德平的印象里,父亲是个在工作上拼命,生活上又非常好动爱玩的人,不光喜欢唱歌,跳舞,还识谱,懂绘画和摄影,对骑自行车也兴趣浓厚。胡德平从父亲在延安时拍摄的照片中看到了他丰富的业余生活。
   胡耀邦对子女们的教育是非常重视的,为鼓励他们学习,他曾向胡德平及弟弟妹妹们作过一个承诺:谁考上初中就给谁买一辆自行车,谁考上高中就给买一块手表,谁上了大学就给买一台照相机。
   小学毕业升了初中的胡德平,在得到应得的那辆自行车之前,父亲与他彻夜长谈,希望他努力读书。
   出身贫寒的胡耀邦,与儿子胡德平是不同的,他小时候上高小都没钱。当年家族里的一个长辈听说他不能继续读书时,找上门来劝说,并从长布衫里摸出一块积攒了多时的银元说,这个拿去交学费吧。
   这个人让胡耀邦感念了一辈子。
   高中时的胡德平已年满18岁,有一天,学校组织了投票,胡德平投完票就回家了,没觉得有什么神圣感。父亲把他叫到一边说,你来你来,今天干什么去了?胡德平说,投票去了。父亲说,其实我知道你投票去了,你现在是个成年人了,是个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公民了,可是你知道自己享受的权利和承担的义务各是什么吗?
   一番教育后,父亲从手腕上摘下自己正戴着的苏联手表说,这个送给你。
   胡德平考入大学那年,父亲已离开北京去了湖南,这时的胡耀邦与华国锋在湘潭成为友情甚笃的工作搭档。
   1967年,与邓小平一样,胡耀邦被打成了走资派,马上面临大学毕业的胡德平在北大变成了专政对象——黑五类子女。随后他先是在军队农场劳动,后又去工厂当了几年工人。
   “文革”中,胡德平师从中国思想史大家侯外庐,毕业后他进入中国历史博物馆从事研究工作,后任副馆长,同时还致力于红学研究。再之后,他进入仕途,人生轨迹逐步类似于他的父亲胡耀邦。他曾任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全国工商联副主席,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常务副会长。
   
   要灵活不要僵死
   69岁的胡德平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了,新中国国力强盛也自这一时段开始,改革开放思想史的研究日渐成为学界关注的热点,但材料尚不完备,胡德平希望通过研究父亲胡耀邦改革思想发展历程提供这样一个样本。
   “文革”期间,历史学家侯外庐曾和他的学生胡德平说,《中国思想通史》虽然完成了,但比较遗憾的是,专著里缺少了对古代诸子经济思想史的整理和研究。
   “上层建筑建立在经济基础之上,离开经济基础去谈思想史,那是历史的偏差”,侯外庐的锥心之痛胡德平感同身受。
   新书取名《中国为什么要改革——思忆父亲胡耀邦》,胡德平认为,题目本身包含着三个问题:第一,中国为什么要改革,第二,中国改革要怎么改,第三,三十年改革现状该如何评价。
   胡德平观察到的一个变化是,以前每当国家出台一个新政策,总有相关行业鼓噪说吃了什么“定心丸”,现在,这个词很少有人提了。
   胡耀邦较早、较明确地表达过“中国不能照搬苏联和东欧等社会主义国家发展模式”的思路。胡德平说,这一观点在当时党内一部分人中是有基础的,苏共二十大斯大林被批判使得这一讨论迅速升华。
   1956年,还在上小学的胡德平记得,父亲不止一次对僵化的计划模式十分恼火。有一次他听父亲这样反问:“计划就是法律?计划就不能改了?计划就可以不顾实际?计划到底是谁的计划啊?这是谁定的啊?谁就这么神圣啊?”
   这几句话,胡德平记得清楚。
   1969年中共九大时,胡耀邦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信中他说,“我对您说的长期阶级斗争的观点还是不大理解,但我想对经济建设建言几句。”
   胡德平说,在当时的党内,仗义执言的人,胡耀邦只是其中一位。
   高度集权的计划经济体制是胡耀邦认定应该改掉的,在他看来,这种计划经济体制不仅是高度集中的而且是高度集权的,是以强大的行政权力为运作背景的。为此,他举过两个例子来证明他的观点,一个是宋朝的衰败,一个是西夏王朝的崛起。
   “宋朝为什么这么弱,集权太厉害了,每打一仗,前线指挥将帅都要把布阵图提前画好,送到朝廷,朝廷批准了才能打,这怎么行。”胡耀邦意有所指。
   胡耀邦对宁夏是非常感兴趣的,他早年即希望前往考察。他好奇的是,在这样一个西北荒凉地带,为什么能够建立起一个西夏王朝,而且把宋朝打得十分头疼。他据此推论,带有游牧民族生活习惯的党项人建立的西夏,体制一定比宋朝灵活得多。
   立场不变与方法全新
   1983年2月,胡耀邦去深圳视察工作,临别前,他专门写下“特事特办,新事新办,立场不变,方法全新”的题词,以表达他对特区事业的全力支持。
   胡德平认为,这16个字,基本上浓缩了胡耀邦的改革思想。
   胡耀邦对“方法全新”感触至深。
   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工农红军曾脱下军装,摘下五角星,戴上了青天白日帽徽,穿上了国民党的衣服,成了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当时大家不但高声拥护蒋委员长抗战到底,而且还向和自己有十年血债的蒋介石高喊蒋委员长万岁。
   胡耀邦说,这只是方法问题,方法可以全新嘛,哪怕全新到可以喊蒋委员长万岁了,但红军的立场和本质没有变,通过抗日战争,中国共产党就这样发展起来了。
   胡德平说,父亲口中的立场不变,此立场不是这个主义那个主义,而是社会主义生产和改革的目的,这个目的应该是为了老百姓的利益。
   联系当下改革现状,胡德平觉得,立场不变、方法全新,两者是相互关联、不可或缺的,如果改革可以不讲立场,方法上又不择手段,那就糟透了。
   改革要改的是什么,胡德平认为,胡耀邦要改的,是高度集权的计划经济体制,而绝不是人民当家做主的地位。
   胡耀邦主政期间,中共中央每年的一号文件都事关农业发展,连续五年如此,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得以顺畅推行,也与此直接相关。
   胡耀邦尤其强调人民的民主权利,他总是将民主和法治两个词语放在一起讲。他从不讲或很少讲无产阶级专政,他说,夺取政权后的共产党应该对全民负责。
   1986年,胡耀邦率先提到了社会保障问题。他说,改革有进攻也要有防守,要攻防结合,老进攻没防守,生活没保障,老百姓现状都无法维持,改革是改不下去的。
   胡耀邦曾经说,他只是一个在特殊时期走上特殊岗位的“过渡性人物”。
   依据胡德平的回忆,早在1980年任中央书记处书记时,胡耀邦就曾经这样讲过:工作方法我们学毛主席,工作精神学周总理,抓大事不搞繁琐哲学我们学邓小平。即便这样,我们的工作还可能干得不好,群众们还可能不满意,为什么,因为我们这些新进入领导班子的人,是些过渡性人物,是有局限性的。
   胡耀邦补充说,不过,正因此,我们只有兢兢业业地工作,才能对得起人民,才能对得起党,才能对得起家庭。
   胡耀邦、习仲勋、万里等老一代共产党人对人民群众普遍有一个还债情结,兑现建国前党对人民的承诺,这也是这些老人在经历几次政治风波后的心理反映。胡德平分析说,这种情结说到底,关系到共产党人的良心问题,关系到执政者的理想问题,关系到共产党不应有特殊利益而只能有人民利益的问题。
   一位相熟的老同志曾和胡德平讲过一件小事。
   2009年国庆节前后,这位老同志去博物馆参观了一个展览,他被展览现场醒目的标语惹怒了——“辉煌六十年”。
   老人百思不得其解——六十年是个什么意思呢,“文革”那十年也算辉煌吗?
   “写出‘辉煌六十年’这一标语的人,他是决没有还债情结的。”换了换坐姿,往后仰了仰头,就势理下了稀疏的头发后,胡德平端起杯子,静静地靠在沙发上。
   破除两大枷锁
   南都周刊:真理标准讨论前后,胡耀邦呼吁自由气氛,反对精神枷锁和组织枷锁,并称,“在中国这样一个不自由的国度,这么发展下去怎么能够与世界其他国家竞争呢。”他是如何定义自由这一概念的?
   胡德平:破除精神枷锁,这就涉及组织真理标准大讨论了。真理标准大讨论是个思想解放运动,思想解放的背后其实是解放人。如果思想受到束缚,人和人的关系成为主仆关系、主奴关系、从属关系,那么作为奴隶的这个人,他的思想能解放吗?
   胡耀邦特别对毛泽东看京剧《法门寺》有感想,这个事他经常讲。刘瑾对贾桂说,你坐下嘛。贾桂说,奴才站惯了。
   “文革”中,胡耀邦曾引用过列宁在《纪念葛伊甸伯爵》一文中写到的一段话:意识到奴隶地位而与之作斗争的奴隶,是英雄;意识不到奴隶地位而默默无言、浑浑噩噩的奴隶,是十足的奴隶;津津乐道赞美奴隶生活并对和善好心的主人感激不尽的奴隶,是奴才,是无耻之徒。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