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说你是逃犯你就是逃犯]
谢选骏文集
·7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3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4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5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8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2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3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说你是逃犯你就是逃犯

谢选骏:说你是逃犯你就是逃犯
   
   《修逃犯例|“送中”恐吓人心 市民岂是逃犯!》(2019-05-09 大公报)报道:
   
   香港保安局为处理“台湾杀人案”及堵塞存在多年的法律漏洞,建议修订《逃犯条例》,但反对派却借题发挥,搬出“人人都可能是逃犯”的谬论,大肆攻击内地司法制度。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接受大公报专访时表示,将法律问题变成政治问题,再将矛头指向内地,已成为反对派的“标准动作”,所谓“送中”则更加是“恐吓人心”之举。行政会议成员、资深大律师汤家骅认为,坊间提出的修例意见几乎都是建基于危言耸听的基础上,偏离了一般的法律原则和移交疑犯的基本方向,政府认为不可取绝对合理。

   谭惠珠昨日接受大公报记者专访时,谈到坊间对修订《逃犯条例》提出的多项建议,她认同政府日前的相关解释,认为有关建议均“不可行”。对于“港人港审”的建议,除了政府提到会影响香港行之已久的“属地原则”之外,谭惠珠认为,当局进行域外执法程序复杂,而且控方可以从域外取证,被告却难以往域外取证证明自己清白,同时亦难反击控方证据及提出合理疑问,“因此对被告本身非常不公平”。另一方面,“港人港审”会导致与特区政府签订了移交逃犯安排的地区,在处理移交逃犯时也变成“港人港审”,由此产生很大的困难,“所以不可取”。
   移交与否法庭有百分百决定权
   对于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陈弘毅建议“港人港审”,谭惠珠认为,陈的文章只是纯粹学术性论述,不是以基本法委员会委员的身份向政府表达修订意见,坊间将其文章作为向政府提出的意见,相信并非陈的原意。
   对于现时有反对派在社会上高喊“人人都可能是逃犯”,谭惠珠直言,“无可能,这绝对是恐吓人心”,因为是否移交逃犯,法庭拥有百分之百的决定权,不受任何人影响;而且移交还要证明有关行为在香港亦属犯罪,且是相当严重的罪行才有可能移交,故移交逃犯并非普遍现象。她强调,现时的香港法律对人权保障非常充足,完全符合联合国的要求,在此议题上,她完全支持特区政府依法施政。
   关于修订《逃犯条例》的讨论,除了本港的声音,亦不乏外国的干预之声,美国国会美中经济安全委员会昨日就称,香港修订《逃犯条例》会削弱高度自治,亦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极大风险云云。谭惠珠回应说,修例对美国影响不大,事实上,每日都有美国人到内地做生意,若有此担心,便不会前往,亦毋须在港停留,而且中美之间有签署刑事司法协助条约,如今却只针对香港,明显是“双重标准”。
   谭惠珠强调,中国近30年间已与数十个国家签署了引渡条约及刑事司法协助条约,获得国际社会的接受和信任,香港却有些人将法律问题变为政治问题,再将政治问题变成抨击内地司法制度的“武器”。她指出,将法律问题政治化,再将矛头指向中国,同时有“外国朋友”在旁作“双重标准”的评论,已成为反对派的“标准动作”。
   汤家骅昨日出席电台节目时,亦指出“港人港审”不符合国际基本原则,因有很多技术问题难以解决,而且每个国家和地区不会轻易将审理权力交给第二个地方,“全世界有哪个地方,可以赋予杀人放火罪行有域外法律效力?没有,霸道如美国也没有”。
   汤家骅说,有关方案偏离了一般的法律原则和移交疑犯的基本方向,故政府认为这些建议可取之处不多,但他认为政府的态度并非一步不让,如果有建设性、符合基本原则的建议,政府仍愿意考虑。
   汤家骅建议,政府可考虑在修例时加强对人权的保障,例如要求引渡申请要尽量执行国际人权公约第14条,即保障被移交人士“接受公正裁判之权利”,或考虑将“不予以理由拒绝移交”的范围,由中国国籍公民改为香港永久居民,以加强对港人的保障。
   涂自封“主席” 无视立会规则尊严
   
   反对派在“四无”情况下“选出”涂谨申、郭荣铿为“正、副主席”,完全不合规则
   反对派为阻挠修订《逃犯条例》无所不用其极,立法会有关法案委员会成立近一个月未有丝毫进展,民主党涂谨申日前更在“四无”情况下自封为该委员会“主席”。谭惠珠批评反对派此举有意将事件置于斗争、对立的状态,无视立法会的规则及尊严。
   对于有意见认为可先处理“台湾杀人案”,日后再处理修例的建议,谭惠珠直言,在法律上,解决单一案件与解决以后类似的案件所需处理的问题是没有分别的,“唯一的分别是反对派或肯合作”。不过,她强调,反对派若真想讨论,就不应该阻挠有关法案委员会运作,如今反对派不断拖延,显示其根本不想法案委员会开始运作,而是想将事件置于斗争、对立的状态。
   民主党涂谨申日前在无秘书处及法律顾问、无录影及中英语翻译(“四无”)下自封委员会“主席”,谭惠珠批评此举无视立法会的规则及尊严,强调立法会内务委员会(内会)有权发指引成立法案委员会,亦有权改变选举委员会主席的方法。有关条文仅赋予“最资深议员”在第一次选主席的会议当中担任主持,结果涂两次会议都无法令委员会选出主席,未能完成其职责。事实上,第二次会议便可以不让涂主持,而可以根据内会提出的处理方法进行。
   
   83%市民撑修例 21万人联署支持
   保安局提出修订《逃犯条例》,不仅是为“台湾杀人案”的受害者伸张正义,亦是要填补法律漏洞,获得市民大众广泛支持。最近多个民调均显示,支持修例的市民占多数,而在网上参与撑修例的人数亦已超过21万,可谓民意如山。
   《经济通》与《晴报》上月进行的民调显示,有83%受访者赞成修例,不赞成者仅得16%。香港研究协会同样于上月发表的民调亦显示,四成五受访者赞成政府修订《逃犯条例》,以便能以个案形式处理逃犯移交事宜,表示不赞成则为三成多,反映多数市民赞成修订《逃犯条例》。
   另外,“万人同声撑修例公义组”早前在网上发起“护港安全撑修例大联署”,呼吁网民支持其多个观点,包括:港人陈某在“台湾杀人案”泯灭人性;本港《逃犯条例》存在漏洞,有迫切修改需要;以及香港不应成为“避罪天堂”等,截至昨晚10时,联署人数已超过21万人。
   
   谢选骏指出:共产党的报纸就是一个谣言工厂。所以1989年的北京民谣说,“人民日报,天天造谣。”大公报和人民日报一样,都是党报,都是靠造谣惑众吃饭的骗子机构。大公报2019年宣称“市民岂是逃犯”,正如人民日报1989年宣称“解放军进城不是镇压学生的”——其骗子逻辑是一样的!因为被送终的市民就不再是市民而成了逃犯了,哪怕有一大半市民也是如此;同样,被屠杀的学生就不再是学生了,而是反革命暴徒了,哪怕全体学生也是如此!总之,“说市民是逃犯市民就是逃犯”了,“说学生是暴徒学生就是暴徒”了。
   
   《北京支持香港暂缓修例 香港周日继续大游行》(2019年6月16日 综合新闻)报道:
   
   6月15日,香港市民观看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林郑月娥称将无限期暂停拟议中的引渡法案。
   
   香港当局决定暂停《逃犯条例》修订工作,北京表示支持林郑月娥的决定。不过,自由民主派认为,港府的做法远远不够。抗议这个条例的香港市民连日游行示威,引发了警民流血冲突,引起国际高度关注。他们说,抗争还要继续下去。
   6月9日,香港爆发了据称有大约100万人参加的抗议游行,反对特区政府立法会通过《逃犯条例》。修改后的条例将允许香港官员逮捕并引渡被控犯有37种罪行之一的人至同香港没有正式引渡协议的国家和地区,包括中国和台湾。香港目前同20个国家前有逃犯移交协议,但目前这些条例并不适用中国、澳门和台湾。修改案将删除这个限制。
   特首林郑月娥周六下午在记者会上做出宣布,暂停《逃犯条例》的修订。她说,修例暂停后,将重新同社会各界沟通,做更多的解释,听更多的不同意见。
   她的态度和大游行前、期间的反应大为不同,她一直坚持,要把修订工作继续下去,直至立法会最后通过。
   林郑月娥还说,政府全面聆听社会对于条例草案的意见,立法会大会就草案的辩论工作会暂停,直到政府完全沟通解释及聆听意见为止。她说,“我们没有对这些工作设置时限。”不过,她没有承诺要撤销《逃犯条例》的修订。
   中国政府主管香港和澳门事务的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星期六(6月15日)发表谈话,就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决定暂缓修例工作表示“支持、尊重和理解”。不过,他也说,特区政府启动与移交逃犯相关的“两个条例”修订工作,“彰显法治和公义,是必要的、正当的。中央政府支持特区政府的修例工作”。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也在当天说,注意到“特政府暂缓将有关修例法案提交立法会二读审议”。他说,“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针在香港得到切实贯彻落实,“香港居民享有的各项权利和自由依法得到充分保障”。他还说:“香港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任何国家、组织和个人都无权干预。”
   香港周日继续大游行 但不发动三罢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暂缓修订逃犯条例之后,香港泛民团体民间人权阵线周六表示,星期日日按计划继续举行反修例大游行,但17日不会发起罢工、罢市、罢学。
   泛民团体民阵呼吁市民,穿上黑衣服、戴上白丝带,当地时间下午3时从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出发,游行前往四公里以外金钟地段的特区政府总部。
   该组织解释继续按计划举行大游行时表示,他们要求当局完全撤回‘逃犯条例’,因为这一条例对人权很有危害。但是,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周六举行记者会时只表示暂缓修例,却拒绝撤回,对送中条例和警察镇压市民拒不认错,七次被追问是否下台,都拒绝正面回应。
   民阵担心特区政府以暂缓为名,实乃缓兵之计,过些日子重启二读。泛民组织的目标是要求当局完全撤回法案,并要求林郑问责下台。该组织称林郑已在民众中完全失去信用。
   至于为何停止“三罢”,民阵表示,罢工、罢市、罢学原意是包围立法会,阻止二读,因当局已暂缓修例,故停止三罢行动,不过,民阵警告政府:“你敢二读,我敢三罢!”
   
   谢选骏指出:还没三罢,香港市民已是暴徒;三罢之后,香港市民就会变成“反革命暴徒”了,说你是逃犯你就是逃犯,全部送终劳教,发配青海。这就叫做“专政”和“阶级斗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