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多数中国人更喜欢沦为满洲的辫奴]
谢选骏文集
·美国的沉沦有助于塑造未来世界
·驱逐马列主义,解放中国人民
·金钱、权力、思想
·任何战争都是两伙强盗在拼杀争夺税收权力
·生命如何可能因其不完美才成为完美
·四肢健全但是头脑健全除外
·难民、生存权、低端人口
·俄罗斯是小国崛起不是大国崛起
·伊斯兰共产主义的样板
·低端人口就是阶级敌人
·信息公开,就能推翻政府
·德国也想推翻中国共产党了
·低端人口与南北朝政治
·共产主义为何能在中俄成功——哥萨克是俄罗斯的游牧民族
·“北京排华”再次证明中共是外来政权
·哥萨克与共产党的恩怨情仇
·殖民西伯利亚与殖民美洲澳洲的区别何在
·西方的洁净建立在中国的肮脏之上
·血腥的挪威人
·亨廷顿没有读过汤因比无论斯宾格勒,哈佛大学现代桃花源
·低端人口与高端禽兽
·猫捉老鼠还是老鼠捉猫
·苏联美国残杀战俘所以成为超级大国
·北京终于准备再度输出革命
·德国担心北京发生纳粹魔幻
·输赢——看得见的毁灭与看不见的毁灭
·印度支那与大东亚圣战
·意大利人好死不如赖活着
·苍蝇也会采蜜但还是苍蝇
·习近平怎样超越毛泽东
·教皇成为敌基督的代表
·红黄蓝教育集团虐儿具有深厚国际背景
·量子实验证明相对论虚妄
·德国人一千块钱就想打发难民回家
·1989年苏东波瓦解预演在1976年的中国
·共产党浩劫的伦理后果
·美国议会这么坏还是比中国人大政协好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哲学家帝王的结局并不哲学
·马可波罗游记是十字军东征的挽歌
·世界的复杂性是什么造成的
·思想主权与信息主权
·为什么共产党国家说倒就倒?
·释迦牟尼死于自杀
·“中国”的地缘价值
·谁是蒙古狼的继承人
·“网络主权”的张冠李戴
·为何越成功老板越没有力气
·文化的中国可以转移到海外了
·百年马拉松势必与共产主义决裂
·贾似道外戚误国,中国丧失粉碎蒙古最后机会
·耶路撒冷应该成为独立国家
·转移通俄门视线、耶路撒冷变成以色列首都
·欧洲人也意识到莎士比亚的谬误
·创造权与所有权
·祖先崇拜与优生学的内在冲突
·祖先崇拜与等级制度——封建礼教是一种优生学
·无知是另外一种知识
·沙特阿拉伯是伊斯兰恐怖主义的策源地
·中国面对的五大挑战类似秦国
·赵小兰的婚姻事业是否性侵的蕾蕾果实
·澳纽提防中国浪潮,台湾报纸为何发抖?
·牛仔裤总统里根是不可救药的自由派
·任何体制都是被少数人操纵的
·俄罗斯想把美国变成流氓国家,北京欢迎
·卡斯特罗有个兔子家族
·美国自由派支援中国社会主义建设
·不是“锐透力”而是“文化战”
·无神论者的美国结局
·新时代全民体育
·印度神庙,老鼠乐园
·中国可能成为伊斯兰教退出的第五个国家
·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新教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
·“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译
·无神论是犹太人进攻基督徒的思想武器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中国已经告别了列宁主义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清真”就是“纳粹”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还是有上帝的”
·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王通复兴儒学但并不成功,为什么?
·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12岁以下65岁以上可能成为恐怖组织重点发展对象
·另类洋垃圾是否终结了
·中国警察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裸体了
·马恩列斯毛邓江胡习等都成了和尚
·不想做动物的普京想做僵尸
·土耳其语和日本语的亲缘关系
·俄罗斯国家开始消失了
·谢选骏:“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上海终于开始创新了
·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要突厥斯坦还是要伊斯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多数中国人更喜欢沦为满洲的辫奴

谢选骏:多数中国人更喜欢沦为满洲的辫奴
   
   “他们往往提到的教训就是,如果没有军人镇压就会出现混乱,与混乱的局势相比我们则更喜欢稳定。”——这似乎说明,多数中国人更喜欢沦为满洲的辫奴,沦为一种猪狗不如或不如满蒙猪狗的废垃。这都是因为儒释道的精神垃圾毒害了中国,在西方入侵之前两百年就把中国人变成了亡国奴——所以中国人一度如此兴高采烈地欢迎西方入侵,并涌入圆明园大肆抢劫搬运剩余物资,一点也不心疼满洲猪狗的财产损失。因为中国人民是亡国奴,毫无自由权利,也就丧尽了尊严和荣誉感。当然,从另方面说,“中国人更喜欢沦为中共的辫奴”这一现象,也是法国女人的观察局限——因为自1989年之后,中国人便产生了一种对于西方人的潜在仇恨,恨他们隔岸观火的态度。而在“五十天自由”的日子里,北京的外国人明显对中国人变得尊敬起来。六四屠杀以后,外国游客(就像这位法国女作者一样)不仅恢复了对于中国人的冷漠,而且变得更加居高临下了——因为“中国人民是亡国奴”的印象更加深入人心了。这一转变常被外部观察者所忽略,但对中国人确是铭心刻骨的经历。这也可以为“中国民族主义的兴起”提供一个有力的旁注。中国人被共产党奴役宰割不是偶然的,正如俄国人被共产党奴役宰割不是偶然的——他们都被蒙古人征服蹂躏杂交了一二百年,所以烂透了,难怪幸运地逃避了蒙古瘟疫的日本鬼子会说,“中国人的良心坏了坏了的”。他们想不明白,日本人憧憬效法的中国怎么会是这样不堪入目的呢?
   
   

   《<天安门广场的法国女人>作者:以此书向学生致敬》(2019年5月31日转载法广RFI弗林)报道:
   
   1989年中国学生、民主运动借着5月中旬,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访华之际,得到了全球媒体的强烈追踪和关注。但从4月份示威活动一开始就对其重视,且随后近乎每天都前往广场的外国记者并不众多。作为法广六四三十周年系列特别节目,我们有幸请来了曾经在现场为法国(France Info)电台,以及(France Inter)电台等多家媒体工作的前线记者吉梅尔女士(Laure Gulimer),为您介绍她今年四月刚刚出版的新书《天安门广场的法国女人》(La Fran?aise de Tiananmen),以及她30年后回访中国,与共同经历过该事件的故人相逢的经历。
   
   法广:您是《天安门广场的法国女人》这本书的作者,您当时为什么在中国?
   
   吉梅尔:之前我在法国的一家电台工作,我决定暂停工作,也就是休一个间隔年。随后我很快就想到了前往中国,这是因为我出于休闲的目的,已经在工作之余开始学习中文。我也从阅读中对中国有所了解,特别是通过读法国女探险家、藏学家大卫·妮尔(Alexandra David-Néel)的书。她是第一个在20世纪初的特殊时期成功探访西藏的西方女子。整个中国对当时的我来说是一个谜一样的宇宙,而我想前往那里去拜访和探险。
   
   法广:您后来又是为什么参与到了1989年在北京的学生运动?
   
   吉梅尔:要说参与那就夸大其实了,更正确的来说我扮演的是在学生运动中一个观察者的角色。我在1989年1月抵达中国,并在北京待了3到4个月。后来我希望从中国人的角度发现中国,因此在中国朋友的陪同下去黑龙江旅游了一趟。而当最初的游行活动在北京发生时约4月15号开始,特别是在胡耀邦逝世后人们开始对他举行纪念活动。我从那时起就第一次前往天安门广场,观看这一纪念过程。此后我几乎每天都会来到广场上,并在那里待了7个星期。我也见证了广场上聚集的人随着时间推移如何越来越多,学生越来越多,抗议的活动也越来越多。
   
   法广:是什么驱动您在这一事件发生30年后来写这本书的呢,这么多年后您都与什么样的人重逢?
   
   吉梅尔:首先,我个人觉得我对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负有责任。我认识他们中不少人,幸运的是我认识的是现在还活着的学生。我希望对这些学生们加以致敬,告诉他们30年过后我对你们没有忘记。每年的6月4号对我来说都是一个重要的纪念日,因为89年在广场上发生历时7周的事件,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觉得回到中国是一个好主意,特别是追访当年我结识的从事不同职业,有的是学生,有的刚刚开始公务员工作,还有的是商人的朋友们,看看他们后来都怎么样了,以及他们对1989年的6月4号还有怎样的记忆。
   
   基于好奇的原因,我自认为也许和他们可以像30年前一样说一说,并再次回顾那个时代。因为,后来年底我就回到法国,跟他们30年没见过面了。在出行前,我在朋友的帮助下,通过利用中国社交网络及我保留下来对当年丰富的笔记和通讯录,在13亿中国人海中寻找他们。我打算找10到20个人,最终找到了8个来自不同社会背景的人。他们当年从20、30到40岁不等,现在已经都50、60或70多岁了。
   
   法广:尽管您曾提前向被访者说明来意,以匿名的方式采访,但他们中还是有担心的人,讲一讲您从前中文老师的例子?
   
   吉梅尔:在书中受访的8个人中有3个共产党员。他们在89年后正式入党。其中有一个曾给我上中文课的朋友,在我和他一开始重新建立联系时,从电话上我并不觉得他在害怕。但当我们真正见面时,他的态度从一开始就对我很不信任。特别是当我开始将我们的谈话记下来时,他问我你要用我们的对话内容做什么?我告诉他,跟我之前跟你说的一样,用作新书的内容。他的态度突然变得拘束起来,告诉我不要透露出他的信息,姓名和工作都要改。
   
   这个朋友很害怕,并跟我说也许会因为我而失去他的退休金。我不解的问,你的退休金。他说,是的,要是我受到报复的话。他后来则更为担心,我们本应再见一面,但见面前他打电话告诉我说,他的妻子不希望我们见面。我觉得很奇怪,我又不认识他妻子。因此我觉得这是我这个朋友不敢直面告诉我说,我害怕和你再见面的借口。但我还是有些失望,因为他是在这8个与我会面的朋友中,唯一的一个就像刚打开门后,便立即关上的例子。
   
   法广:在这本书中您对这些年来个人的生活变化加以详细描述,特别是书中记录的一名党员记者,他却表示对中国的自由法治派有所同情的例子,很有意思。
   
   吉梅尔:是的,我对89年时的他有很深的谢意。他当时并没有介入学运,但出于记者的工作,他在这期间帮助我理解了很多陆续发生的事件,比如说为什么政府会决定派军方介入学运等。这名在89年已经拥有丰富经验的记者,曾在文革期间是一名坚定的毛派,他曾坚持不少文革期间主流的意识形态。因此他希望争取的不是民主,而是消灭一切社会阶级。文革让他对毛泽东的理念很失望,但他没有立即抛弃这一意识形态。我认为后来89年发生的事情更使他有所震惊,这使他开始自我反省,对党进一步感到失望。我觉得,甚至对于作为在过去很长时间都相信党的人来说,对党的批评越来越多了,这些当然都是私下的,因为他们不能公开表达心中所想。
   
   这也是为什么,(89年后)我的这位记者朋友等了很久才决定入党,但他并不是出于对理念的认同。此外,他也比较敢说,因为他是8个受访者中两个唯一敢于告诉我,作为中国现代史的一部分,总有一天六四的真相会被对外公布,总有一天国家会接受公开探讨这一话题的人之一。他相信尽管这是一个当下绝对的禁忌,但在未来的10、15或20年后真相会被重新提及。
   
   法广:与此同时,他女儿的故事也很有意思。
   
   吉梅尔:他女儿三十多岁,也是一名记者。她曾去过很多国家,但奇怪的是在政治观点上她与父亲的看法完全不同。她则认为,统治中国大众就需要一个专制的政府,她完全不相信西方的民主制度。因此他们父女二人,一个对通过法治推行中国的政治改革心怀支持,另一个则坚称,作为大国中国需要一个专制的政府,不能(民主治国)。
   
   法广:这位先生提出,中国的年轻一代对89年发生的事毫不知情,但您在走访北大时遇到的两名北大学生却主动告诉您,他们知晓六四。作为国家精英的他们是否知道30年前,前人们提出的政治和社会呼吁呢?
   
   吉梅尔:我的记者朋友认为,现在20多岁的年轻一代对天安门事件毫不知情。我认为这是有可能的,或者说就算他们知道,知道的也是官方提出的版本,就像我遇到的北大学生告诉我的一样,当时的学生制造混乱,并杀害了军人,但这显然极度缩减了整个天安门事件。因此,在这一问题上我的记者朋友态度比较消极,他强调(中国人的)“集体失忆”。当我在北大时,我遇到的是两个30多岁学习过传播学和国际商务的学生,学识丰富。其中一人跟我说,我通过互联网对六四发生了什么都知道。他通过搜索看到了当时的照片、BBC的视频等。我想,这个学生明确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知道当时死了人,军队对民众组织了一种屠杀。
   
   但他很快就带过了这一话题向和我们一起在同一桌吃饭,交谈中并没有发过言的两名女生说,你们知道这一事件吗?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吗?两个女生点了头说,是的。我不知道她们是在对哪个问题给予确认,说我们知道。但同时,男生就转移了话题,如同对他来说两名女生知道什么并不重要,她们是如何知道的等。就这一问题,我认为有些互相矛盾,我不知道记者朋友和北大学生间谁是对的。是20多岁的年轻人对六四事件什么都不知道,也不希望知道,还是年轻人没有动力对此有所兴趣,而更关心自己的前程。
   
   现如今选择入党的人是否相信党的理念,我的记者朋友明确地告诉我,他入党的原因是出于对个人经济方面的考虑。通过入党获得升职,必需要入党才能获得社会地位的提升。我觉得今天出于这一决定行事的人仍然存在。但也有的人选择入党是出于对党的深刻认同,因为他们认为中共在过去数十年中改变了中国,中国成为了一个超级大国。但因为我没有与党员们进行足够的接触,所以这个回答不能一概而论。
   
   法广:89年前后,您观察到人们对政府的态度是否有所转变?
   
   吉梅尔:89年初,我们可以感觉到一种自由的气氛,我们可以用私下的方式对政府表达不满。不过,六四后一切都发生改变。人民解放军向人民开了枪,向他们自己的中国同胞开了枪。这个之后,民间丧失了对当局的信任。这是什么样的一个政党,可以大规模地杀害年轻人,特别这些大学生是国家未来的精英。我的印象是,6月4日之所以非常重要,是在当时发生了一个断层,恐怖随后深入人心。人们知道了党可以极端化后,可以消灭一切批评的声音。我感觉到人们今天一旦觉得要批评党,就会有一种负罪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