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解放军匪兵迟早会在香港杀人屠城]
谢选骏文集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解放军匪兵迟早会在香港杀人屠城

谢选骏:解放军匪兵迟早会在香港杀人屠城
   
   《香港、天安门、美中关系以及香港的未来》(VOA 2019-06-14)报道:
   
   2019年6月9日在中国香港,示威群众要求当局废除拟议中的把犯人引渡到中国的法案。他们手持黄色遮阳伞,这是过去的占领中环运动的象征。

   
   星期四(6月13日),香港的局势似乎平静下来,但是,各方并没有作出改变。香港政府没有改变执意通过允许将嫌疑人引渡中国大陆的《逃犯条例》的立场,抗议的学生和市民们也呼吁星期天再聚集示威。分析人士说,香港接下来如何走,关键要看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如何回应?香港会不会有另一场“天安门事件”? 而这又将如何影响美中关系以及香港的未来?香港是继续当“自由前哨”还是会成为“红色前哨”,还是成为美中角力后的“焦土”?
   
   会变成另一场天安门事件吗?习近平很关键
   
   不久前,香港人纪念天安门大屠杀30周年。据支联会统计有超过18万人参与。6月9日,又有超过百万香港民众走上街头,抗议《逃犯条例》,而这次他们是为自身的政治生存而战。6月12日,香港多个团体发起罢工、罢课、罢市以及包围立法会的示威行动,香港警方动用了约150枚催泪弹,香港政府把这次抗议定性为“暴动”。
   
   香港民主党星期四发表声明,称星期三是“林政月娥政权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的日子”,并且将此事件和1989年的六四事件相提并论,称“林郑月娥政权向香港人开枪,镇压和平示威”。
   
   香港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星期四在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一个介绍香港现状的会议上,一方面表达了对香港人拥有言论自由的骄傲,另一方面也谴责了袭警事件。他也为修订《逃犯条例》作出解释,称修订条例是为了堵塞现行法律的漏洞。
   
   分析人士说,香港的抗议是否会成为另一场天安门事件,全看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接下来要如何应对了。
   
   美国的中国问题观察人士,章家敦(Gordon Chang)星期三(6月12日)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这最终取决于习近平愿意在这个问题上走多远?他愿不愿意动用解放军来加强香港的警力?这将是最重要的问题。我们很快就会看到答案了,特别是警方无法控制抗议者时。林郑月娥几个小时前说,这是‘暴动’,这意味着她可能会动用香港的全部警力来对付香港民众,而这可能还不够。抗议者人数超过警方的人员。所以,习近平会怎么做?他会不会使用武力?”章家敦说,如果习近平动用武力,那香港就变成了第二个“天安门”。他还说,因为香港抗议,因为与美国的贸易战,习近平现在已经四面楚歌,也许他会采取某种措施,不一定符合中国的最佳利益,甚至也不符合他自己的利益。
   
   不过,中国官方已经否认中国解放军武装力量赶往香港的说法。6月1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回应台湾中央社提出的中国是否派出维稳力量前往香港的问题时,斥责说这是“假消息”,是“谣言惑众,制造恐慌,其心可诛”。
   
   华盛顿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雅各布·柯克加德(Jacob Kirkegaard)在接受彭博电视采访时也说,虽然还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中国向香港派遣武力,但是,北京过度反应的风险还是存在。他说,任何暴力的升级都有可能会导致香港的极端化,也会促使习近平采取反制措施镇压政治异议人士,从而导致美国的反应。
   
   柯克加德说,“最糟糕的一种发展可能是,习近平觉得很难退让。如果退让,他就会被看作是向特朗普总统,向美国政府的压力低头,而因为两国的贸易僵持,对他来说很难。”
   
   “自由世界前哨”还是“红色中国前哨”?香港一直是美中角力前沿阵地
   
   香港的局势发展也牵动着美国。星期四,美国国会两院两党的议员再次推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这部法案要求美国政府每年认证香港的自治状态,从而决定是否维持香港所享有的特殊待遇,并将制裁侵权官员。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已经宣布支持这项法案,并呼吁特朗普总统公开谈判中国的人权与自由问题。目前参议院的版本已经出来,众议院的也有望在同一天出来。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还要求美国总统查明那些对绑架香港书商和记者负有责任以及其他卷入压制香港基本自由的人,包括把行使国际公认的权利的人强行遣送中国的人,冻结他们的资产并禁止他们入境美国。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社会系副教授孔诰烽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的采访时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应该比1992年通过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更厉害”。
   
   他说: “这是比美国香港政策法对香港自主的更严厉的考核,一旦通过,美国会对香港违反民主自由的一些官员作出制裁。对香港民主运动的支持更大一些。如果逃犯条例通过,在美国政界会引起蛮大的影响和冲击。跟着也会有很多的改变。”
   
   星期三,国会12位跨党派参议员还发表联合声明,表示支持那些抗议审议中的《逃犯条例》修正案的香港公民。不过,特朗普政府还没有采取任何行动。特朗普说,他希望中国和香港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项目研究员何瑞恩(Ryan Hass)在给美国之音记者的电邮中写道,美国人关注香港的事态发展并发声是有理由的。他说,美国有8万多公民生活在香港,并有数千家美国公司在香港运营。另外,美国人和香港人有着共同的价值观。
   
   香港政治学者,香港教育大学香港研究学院副教授和副总监方志恒对美国和中国在香港的利益分析得更加透彻。
   
   他今年五月在香港《明报》“星期日生活”发表题为《中美新冷战香港角色 自由世界前哨?红色中国前哨?》一文。他在文章中说,美国在香港拥有庞大的政治利益。事实上,自冷战以来,美国一直把香港当作“自由世界的前哨”,是民主变革的推动者和示范力量。1960年的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文件就明言美国的目标是“延续香港作为自由世界前哨的地位”。美国驻港总领事唐伟康在不久前的演讲中还称赞香港对中国的“示范力量”。
   
   方志恒说,中国在香港也有巨大的利益,香港一直以来是中国的外汇来源,是中国突破西方禁运,漂白投资的所在。中国希望将香港转型为“红色中国前哨”。中国要保留“一国两制”的躯壳,掏空香港自治,以确保“一国两制”的香港得到北京“充分利用”。他说,北京近年来强硬打压香港民主运动就是出于这个原因, 因为任何将香港推向民主的改革,都会阻碍北京建立“红色中国前哨“的计划。他说,在美中关系恶化,新冷战开始的今天,香港的地位对中国来说,再次变得重要。
   
   2018年4月,在美国对中国通讯业巨头中兴和华为采取限制措施后,北京希望再次利用香港的地位输入西方科技。5月,中国宣布支持香港成为国际创新中心,并将香港纳入《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发展纲要》。
   
   方志恒说,这表明北京要“更充分”的利用香港。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孔诰烽认为,《美国香港政策法》其实对中国大陆来说一直是有利的。香港一直以来为中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鉴于中国在香港的巨大利益,北京可能不太会强硬要求通过《逃犯条例》。他说: “一旦逃犯条例通过,……西方和美国可能会停止香港的特别关税区地位,这对中国的经济发展,对中国在国际社会的很多事务都会带来很大的损害, 所以,理性的来说,从北京的角度来看,他们也需要考虑, 硬通过逃犯条例对他们自己利益的伤害。”
   
   6月12日,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在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说,北京从未指示香港修订《逃犯条例》,那是香港政府自发所为。
   
   香港会死亡?港人大逃离?
   
   在修订《逃犯条例》计划之前,因为担心半自治的香港和中国大陆政府之间的政治斗争,已经有越来越多的香港人选择离开香港。
   
   加拿大人口普查局最新的数据显示,2011年到2016年期间,香港出生的加拿大人数字增长了3%, 达到8000人,是最近20年以来的首次增长。
   
   分析人士认为, 《逃犯条例》一旦通过,更多的人会离开香港。美国智库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研究员,专门研究宪政发展与人权的香港大学法律学院退休教授戴大为(Michael C. Davis)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说:“香港政府对大规模抗议的反应显示,香港政府更多地代表了北京,而不是香港人。如果香港和中国大陆政府都对民众的声音听而不闻,长期以往,会有更大规模的人离开香港。”
   
   黃台仰是来自香港的政治活动者和在德国的难民,他六月五日在《纽约时报》撰文说,“形势非常严峻。香港政府现在显然是在北京的直接影响下,它提出修改现有的引渡法,赋予基本上是由中国共产党挑选的香港领导人前所未有的权力,在香港抓人,将其送到中国接受审判。新法案将适用于任何被中国当局指控违反中国法律者,包括香港公民、大陆人,甚至是在香港旅游的外国人。”
   
   他援引香港的最后一任总督彭定康(Chris Patten)的话说,这是自1997年英国将其控制权移交给中国以来香港发生的“最糟糕的事情”。这项立法通过时--现在看来几乎是确定无疑的,而且很快就会发生——将意味着世界所熟知的香港的死亡。
   
   黃台仰是2014年香港亲民主雨伞运动的数万名抗议者之一。他说,因为北京对香港异议人士的打压,他选择逃离香港,从外部为香港作斗争。
   
   香港时事评论员,新民党政策总裁,香港城市大学亚洲及国际学系讲师袁弥昌5月21日在《明报》“笔阵”发表题为“君临城陷的钟声:修例争议升级与中美角力”的文章。文章说,《逃犯条例》的修例争议已经成为美中角力的一部分。如果中国中央政府纯粹以外国势力干预的角度来看待整个问题,并下达“硬命令”,务必要令修例通过,而对此西方各国的行动也有升级的趋势,因而会出现对香港最坏的状况:如今的香港犹如出于《权力游戏》最终季君临城陷钟声响起之时。随之而来的究竟是和平开城,抑或是烈火屠城,选择权已经不在城中人民的手里。
   
   香港美国商会主席罗伯特·格里维斯(Robert Grieves)星期三在布鲁金斯学会有关香港局势的研讨会上说,他对香港局势的发展非常担忧,他呼吁美国国会采取克制的、周到的、有度的措施。他说: “在香港有8万5000多美国人,我们是香港局势的利益攸关者,我们关心香港,香港人,我们的同事。我们想知道国会山上的人是怎么看待香港局势的? 我们给他们的信息是,如果你们必须要作出反应,请一定要采取克制的、周到的、有度的办法,因为你们不希望损害当地的民众。
   ?
   谢选骏指出:6月1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回应台湾中央社提出的中国是否派出维稳力量前往香港的问题时,斥责说这是“假消息”,是“谣言惑众,制造恐慌,其心可诛”。——这恰恰说明,共产党部队已经参与了香港刚刚发生的开枪镇压。为什么如此肯定?因为共产党向来都是“正话反说”的!1989年的时候,截访军(又叫“解放军”、“姐放军”)进城杀人的时候,聂荣臻、徐向前这两条卑贱的老狗不是信誓旦旦地发誓说“解放军不是来镇压学生的”吗?话音刚落不到十天,大屠杀就开始了!在我看来,只要香港人民敢于反抗,解放军一定会在香港杀人屠城的。因为解放军这支苏联禽兽缔造的汉奸部队,若不屠杀中国人民就无法生存了。共产党一天不去杀人,就无法“执政”。所以毛泽东老狗叫嚣要“七八年再来一次”——不是七八年才杀一次,而是七八年要大屠杀一次,让人民在大屠杀的间歇中瑟瑟发抖,以便“维持稳定”,任凭宰割。解放军一定会在香港杀人屠城,大家切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