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六四亡灵投胎到了香港]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亡灵投胎到了香港

   谢选骏:六四亡灵投胎到了香港
   
   《卢斯达:香港正经历一次有效率的世代清洗》(2019年6月14日 转载 上报)报道:
   
   如今,“处决”香港的人,都是林郑月娥那种年纪,他们享受过了,断送了香港之后,之后的年轻人靠甚么?


   
   针对香港年轻人的屠杀
   
   一切可以从2016年说起,旺角警民冲突之后,除了一批示威者被罗织“暴动”罪名之外,接下来还名正言顺“回收”香港人一直享有的人权,例如参选权,很多本土派乃至较中间的自决派参选人,在2016年的大选前被取消参选资格,理由是他们的“政见”不符合《基本法》。
   
   大选完结之后,一些得到选民授权的议员,也被剥夺议席,例如梁颂恒、游蕙祯、罗冠聪等等。这些人的政见、立场、议政风格,南辕北辙,但大致上的共通点,就是年轻。年轻不是一个政见,但在中殖的香港,却是一个备受打压的政治属性。
   
   中共在2016至2017年,雷厉风行打击了一整个世代的政治权利,将他们进入体制改革香港的希望掐碎。也许是因为他们大多数都只认同自己是香港人,而不是中国人或“中国香港人”,这些身份认同的变化,令中国十分不安。选举主任和“中国人大”列出的候选人“不符规定”之处,千奇百趣,但说到底,就是中共可以容忍老一辈的政客,但对于新一代的从政者,一个也不容许进入体制。
   
   没有年轻人的参与,香港进入“政治低潮”。所谓鲶鱼效应(Catfish Effect),就是在一个群体引入积极的少数,令被动者变得主动。因而,年轻人杀光之后,好不容易有了些微波澜的香港政治,又彷佛重回过渡期的超稳定结构。
   
   没有年轻人的参与,香港便进入“政治低潮”。
   
   中共和香港特区政府借一宗台湾杀人案,不顾社会各界强烈反对,强行修订“逃犯条例”,试图令香港和中国之间失去法制防火墙,令两制变成一制,激起波澜壮阔的街头反对运动。
   
   在6月9日的百万人大游行之后,特区政府拒绝让步,表示会继续修例,很多年轻人没有放弃,积极组织街头运动,包围并希望攻入立法会,与警方正面冲突。6月10日凌晨,他们组织了一次不成功的包围。亲身观察,有八成以上都是30岁以下的年轻人,大学生很多,他们几乎没有任何装备,一腔热血,当晚就有十多人被拘捕。
   
   6月11日晚,群众又发起翌日在金钟政府总部一带示威,当晚警方大举出动,特别针对年轻人,例如在金钟港铁站刻意截查年轻途人,有一批年轻男子一字排开被搜身。相片拍下,引起众怒。
   
   一些平时养尊处优的泛民议员,也赶到港铁站与警员理论,警方完全没有好好解释为何专门搜查年轻人,他们的搜查有甚么客观准则?这一切是否为了阻吓香港人行使他们的集会自由?现场警员应付了议员,稍作收敛,之后又故态复萌。他们在邻近金钟示威区的港铁站,不断以截查方式阻吓市民增援,港岛北部俨然戒严。
   
   虽然如此,6月12日早上,政府总部附近仍然聚集了近四万人,与警方展开对峙和零声冲击。警方在前线出动橡胶子弹,有示威者被打中倒地、流血;警方在中午发射催泪弹,笔者被波及了三四轮,但当日早上,抗争者早已准备了进场物资,包括舒缓催泪弹效应的生理盐水,还有大量雨伞、食物、食水、药物……这一切,令金钟完全变回占领运动的情况,分别是一切在一夜之间完成,物流链建立得更快,2014年的物资消耗以日计算,现在变成以小时计算;虽然警方的武力升级,但民众的游击能力也没有原地踏步。
   
   笔者在现场多次听到其他市民说,前线警方杀红了眼。而事实上也有记者被警察威吓、阻碍工作。前线警员也毫不掩盖自己对示威者的仇恨。
   
   港警在邻近金钟示威区的港铁站,不断以截查方式阻吓市民增援,港岛北部俨然戒严。
   
   中午,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接受电视台访问,试图为事件降温。在访问中,林郑不断贩卖眼泪,表示自己为了香港牺牲了很多,又说自己亦为人母,为了管教子女,不会完全迁就,否则子女将越走越错。这种说法只是说明,林郑的权力逻辑完全是北京式的家长政治,身为公仆,却自视为大家长,将人民视为需要管教的子女。事实上政府和人民的关系并不是家庭关系。人民理应是老板,但因为北京的淫威,反而成了被家暴的小孩。
   
   林郑在英国殖民时代已经是第一线的政务官,因缘际会成了北京管治香港的工具,但香港没有民主选举,林郑不是向香港人负责,所以可以随意矮化人民作为主权本体的本质。
   
   但即使林郑信奉“亚洲价值观”和“北京共识”的家长式管治,她也是胡说八道。因为事实上自2014年以来,香港特区政府就在有系统地迫害年轻人。父母会存心迫害自己的子女吗?这些年来,不少年轻人因为政治社会气氛的绝望,轻生自杀,成为一个社会和学界问题;2016年旺角警民冲突,政府将事件定性为“暴动”,以侵害人权的恶毒条例控告,令示威者官非缠身,要入狱3至7年不等,当中有很多都是大学生;去到现在,警方的阻吓对象,都是指向年轻人,这是一个将杀子国粹发挥到极致的社会。
   
   我的不少朋友有志从政,但被取消资格,选到了,议席又被剥夺,这根本是一个有系统地杀害下一代的社会。中国推出大湾区、一带一路这些倡议,除了强迫香港参加,亲中人士也不时主张香港年轻人如果觉得在香港生活压力大,不如去大湾区“另寻生路”。这是一个不照顾下一代的社会,还主动想你离开的吃人社会。林郑月娥痛惜年轻人,只是假惺惺,实际上她的子女是英国籍,不在香港生活和受教育,不感觉到香港的水深火热。
   
   这一切,都是从回归中国开始。上一代半推半就,在强权之下接受了回归,虽然之后香港不断变坏,但上一代好丑也经历过黄金年代,经历过经济奇迹,也享受过香港由混乱变得有秩序,政府变得廉洁、高效、社会有希望的年代。《引渡条例》除了侵害香港人不受恐惧的自由,也极可能改变国际对香港的处理,即影响香港的经济格局,这些都触发了一般阶层的年轻人的强烈焦虑,他们还要在香港渡过漫漫长夜,这是他们的切身问题。处决香港的人,都是林郑月娥那种年纪,他们享受过了,断送了香港之后,之后的年轻人靠甚么?
   
   这一切,都是由中国开始。一个以廉洁高效、尊重市民的政府,在二十年之间急速腐化成今日的模样,中国就是如此可怕的怪物。台湾的朋友们,在有得选择的时候,请好好选择。香港在沸腾、在燃烧,我们不一定能寻到光明,但我们若果燃烧自己,能照出我们旁边的黑暗,你们要看清楚,那黑暗的本体,也一样在入侵其他还未臣服于帝国的地方。
   
   香港在沸腾、在燃烧,我们不一定能寻到光明,但若果燃烧自己,或能照出我们旁边的黑暗。
   (作者为香港青年评论者/作家)
   
   谢选骏指出:香港的街头抗议者们都是六四屠杀时代尚未出世的青年!这是否意味着,“六四亡灵投胎到了香港!”他们的但是无人能及,甚至连点赞六四屠杀的懦夫川普,都感到震惊!我想“六四亡灵投胎到了香港”,是因为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血腥红区属下的一个自由残存地区,在“爱国与自由兼得”的考虑之下,被“祖国大陆”残酷杀害的六四亡灵虽然拒绝再次投胎这个“无耻下贱的祖国母亲”,但还是不愿逃跑流亡异国他乡,所以选择半自由的香港作为自己的栖身之地——六四亡灵投胎到了香港,已经忍耐了二三十年,这次再也忍受不了了,所以选择了背水一战,宁死不屈!
(2019/06/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