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论认识过程呈阶段性的原理评毛泽东的”啥三论“4]
魏紫丹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晚餐之緣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周遠鸿痛斥楊茂森的“屁股論”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清水衙門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重整旗鼓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鬥貪污犯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鐵證如山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余波蕩漾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鬼門關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服刑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蹚《實壅摗返牡乩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越《矛盾论》的雷池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十九層地獄在招手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漫天紅霞朝陽升
·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26章【17、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28章【19、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30章【21、2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32章【23、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34章【25、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36章【27、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38章【29、3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40章【31、3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50章【41、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苐一部第41、42章【33、3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44章【35、36】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42章【33、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48章【39、4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致編輯(代序)【1】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第一章【2】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1、12章【7】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部第16、17章【10】
·¾赞同,1/4置疑——胡平先生反右派运动动机论之我见
· 大老粗与大老细 ——记文革中一段平常事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与老朋友们分享“学会睡觉”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写于《实践论》發表80周年、反
·雷鸣电闪(修改稿)
·魏紫丹 :泛反共主义论
·魏紫丹: 论认识过程呈阶段性的原理 ——兼与邓晓芒教授探讨(上篇)
·长恨歌兮,极右派青年周远鸿
· 论认识过程呈阶段性的原理 ——兼与邓晓芒教授探讨(下篇
·长痛歌
·第二章 她, 一个特立独行的姑娘
·第三、四章他说,五年内不谈恋爱;我高攀不上你吗?
·第五章 夸家乡
·第六、七章梁兄啊! 她说,又不是在谈恋爱
·第八、九章小船入大海: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八、九章小船入大海: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十章 “是我爱上了他”
·第十一章 好运、厄运,我们共命运
·第十二章 你会成为优秀的共产党员
· 第十三章 “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
· 第十四章 刘校长啊!
·第十五章 上课、挨斗两头忙
·第十六 我保留发言权
·第十七章 龙蟠虎踞今胜昔
·第十八章 专门要好人“重新做人”
·第十九章 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上)
·第二十章 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下)
·第廿一章 这是改造机关 
·第廿二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第廿三章 三顶帽子 
·第廿四章 “你是要组织,还是要右派?”
·第廿五章 是我害死了他
·第廿六章 相见時难别也难
·长痛歌(订正稿) 序:忍痛苦吟 “长痛歌”
·长痛歌(订正稿) 第一章 开篇明志
·长痛歌(订正稿) 第二章 她, 一个特立独行的姑娘
·长痛歌(订正稿)第三章 他说,五年内不谈恋爱
·长痛歌(订正稿)第四章 我高攀不上你吗?
·长痛歌(订正稿)第五章 夸家乡
·长痛歌(订正稿)第六章 梁兄啊!你是一头呆头鹅
·长痛歌(订正稿)第七章 她说,又不是在谈恋爱
·长痛歌(订正稿)第八章 小船入大海
·长痛歌(订正稿)第九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章 “是我爱上了他”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一章 好运、厄运,我们共命运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二章 你会成为优秀的共产党员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三章 “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四章 刘校长啊!
·长痛歌(订正稿) 第十五章 上课、挨斗两头忙
·长痛歌(订正稿) 第十六章 我保留发言权
·长痛歌()第十七章 龙蟠虎踞今胜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认识过程呈阶段性的原理评毛泽东的”啥三论“4


   第4节 论认识过程呈阶段性的原理——兼与邓晓芒教授探讨(上篇)
   
   
    内容摘要:本文论述了认识过程呈现感性、知性、理性三个阶段的原理。毛的《实践论》却阉割知性,只承认认识过程分为两个阶段:感性、理性;形成两次飞跃:感性到理性、理性到实践。可我认为,无中介就飞跃不成。第一次飞跃以知性为中介,这是由柏拉圗、亚里斯多德直到康德、黑格尔、马克思、恩格斯都这样认为。如果说第一次飞跃是在认识范畴内,感性认识与理性认识对举;那么第二次飞跃,则成为理性认识与实践的对举,这就更需要中介。用下例类推: “科学” 通过“科技”进入“生产”。按此例来进行哲学思考:“科学”是理性认识,是实然性认识;“生产”是实践;“科技”是可行性认识、决策性认识,也就是应然性认识。因而得出:第二次飞跃就该是以应然性认识为中介。总观本文:上篇论及“没有‘知性’的《实践论》是先天不足的认识论”和 “生吞活剥的概念论”;下篇论及“似是而非的原理论”。

   关键字:认识三阶段原理 、 知性、 中介 、 应然性认识 、 生吞活剥的概念论、 似是而非的原理论。
   
    哲学史上,早在古希腊时期,柏拉图就第一个提出知性概念。他在《理想国》中用线段譬喻和洞穴譬喻来阐述其知识论。把一条代表人类整体认识能力的线段一分为二,首先把认识对象划分为:“可见的领域”和“可思的领域”;继而,再将二者各自一分为二,便分别得到:似真性、信念和知性、理性;总共是四个部分。如问:对可见的领域的认识能力怎样才能跨进到可思的领域呢?柏拉图把“似真性”和“信念”,综合并引伸为“可设想的”或“意见”。这样,“可设想的”或“意见”就成为由“可见的领域”跨进到低级“可思的领域”(知性)之中介。一有中介,就消除了隔膜、提供了问题可能解决的必要条件。如果说“可设想的”或“意见”仍属于感性认识,那么,知性则属于仰赖感性认识的理性认识。因而,这个仰赖感性的知性就又成为感性与不仰赖感性的理性之中介。到此,我们就可以归结说:这就是柏拉图在知识论中阐明的两次飞跃。第一次飞跃,是以“可设想的”或“意见”为中介,从可见的领域飞跃至可思的领域(知性);第二次是以知性为中介,从感性飞跃至理性。
   
    亚里士多德将知性称为被动理性,是与感觉、知觉相关联的理性,具有处理感性材料的职能,知性是在扬弃感性的基础上迈向理性层次的一个阶段,但又独立于理性,由此,确立了感觉(可感形式)——想象(可知形式)——理智(理性概念)、揭示了在人类认识“三段论”中的逻辑性和必然性。(注1)
   
    传承至近代康德、黑格尔,直至马克思、恩格斯一仍其然。康德所说的认识过程的三阶段是:
   
    我们的一切知识都开始于感官,由此前进到知性,而终止于理性,在理
    性之上我们再没有更高的能力来加工直观材料并将之纳入思维的最高统
    一性之下 了。(注2 )
   
   黑格尔所说的认识过程的三阶段是:
   
    对于感性事物,我们说它们是变化的。所谓变化的,就是说它们是
    ‘有’,同时也是‘非有’。但对于知性的规定,我们似乎比较固执一
    些。我们总是把它们当作固定的,甚至当作绝对固定的思维规定。我们认
    为有一无限深的鸿沟把它们分离开,所以那些彼此对立的规定永远不能得
    到调解。理性的斗争即在于努力将知性所固执着的分别加以克服。”(注
    3)
   
    马克思也是概括为三段论的:感性具体——抽象规定——思维具体。
   
    “具体”有两种形态,一是 “感性具体” ,即客观事物表面的、感官能直接感觉到的具体,对事物整体所形成的一种 “混沌的表象” 。二是 “思维具体” ,它是在抽象基础上的各种规定性的综合,是对事物内在本质属性的统一反映。思维运动的过程就是从感性具体到抽象规定再到思维具体的完整过程。马克思在他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中对“由抽象上升到具体”所作的说明,同康德、黑格尔一样,也是把认识过程分作三阶段的:
   
    第一阶段“从混沌的关于整体的表象开始”;第二阶段“分析的理智
    (即知性,下同——引者注)所作的一些简单的规定”;第三阶段“经
    过许多规定的 综合而达到多样性的统一” (注4)。
   
    而毛泽东在《实践论》中,却绕过康德哲学这一个“蓄水池” ,撇开了康德开始明确地把感性、知性、理性并列的认识三阶段论,自己独创了这様一种“感性——理性”、缺乏“知性”作为中介的、认识两阶段论,即所谓的第一次飞跃。毛的认识论是两次 飞跃论,对此我会在后面再加评述。
   
    壹, 没有“知性”的《实践论》,是先天不足的认识论
   
    毛泽东在《实践论》中阉割了“知性”。对这种 “阉割”,曾令先知先觉者预料到将会带来种种的负面影响;而在这种残缺理论指导下的第二次飞跃,必将会给实践带来无可挽救的致命后果。
   
    一、阉割知性,其害无穷!
   
    黑格尔说:
   
    大概讲来,无论在理论的或实践的范围内,没有理智(知性),便不
    会有坚定性和规定性。(注5)
   
    康 德、黑格尔、马克思和恩格斯都认为,作为认识阶段,知性阶段是介于感性阶段与理性阶段之间的一种认识阶段;作为认识能力,知性能力是介于感性能力和理性能力之间的一种认知能力。感性认识属于全面的肤浅,理性认识属于全面的深刻,知性认识则属于全面的抽象性和片面的深刻性。毛泽东说:
   
    认识的能动作用,不但表现于从感性的认识到理性的认识之能动的飞
    跃,更重要的还须表现于从理性的认识到革命的实践这一个飞跃。(凡
    引自《实践论》本文的,出处从略)
   
    这就是他说的“两次飞跃”。可是,怎麽样才能实现“飞跃”呢?毛并没有加以具体论说。好像他也具有上帝那般无中生有、无所不能的本事。《创世纪》上记载:上帝说:“要有光。”光就出现了。毛泽东说:“要飞跃。”飞跃就出现了。但,这仅仅是在他的《实践论》里纸上谈兵,这样空洞地议论一番是可以的,而在实际上却是行不通的,甚至是其害无穷的。因为,关于第一次飞跃,在康德看来:
   
    纯粹理性绝不直接与对象有关,而只与知性关于对象所构成的概念相
    关。(注 2)
   
    意思是说,理性与感性并不直接对话,只有知性才直接地既与感性又与理性对话;它就形成二者的中介。因而,由感性阶段认识的 “全面的肤浅”,逾越知性阶段认识的“片面的深刻”,是无法直接跨到理性认识阶段的“全面的深刻”的。这个道理,毛在《矛盾论》中作如是说:
   
    如果人们不去注意事物发展过程中的阶段性,人们就不能适当地处理事
    物的矛 盾。(注6)
   
    认识过程呈阶段性这一原理必须引起严重注意:一个阶段就是一道工序,因此对各个阶段都要认真对待,既不能颠倒也不能超越。毛泽东自己就是不以身作则地“去注意事物发展过程中的阶段性”。因而,他“就不能适当地处理”认识过程的矛盾。卒致他的从感性到理性的第一次飞跃(后面再谈第二次飞跃),只因缺了一道工序,没有知性做过渡环节,给“感性”插上“知性”的翅膀,单单凭空想象、就冀期不翼而飞。自然而必然的结果,当然是飞跃不成、只能以失败告终。
   
    这里,我还要再次强调一下,发挥知性思维的这个中介功能——作为一个认识阶段不是可有可无的,而是具有无可代替的独特作用,因而是绝对不可或缺的。“感性具体”是一种生动而丰富的感性认识,是一种相当笼统的、表层性的认识,远没有达到对事物本质的认识。要认识事物的本质,必须从感性具体中把事物的各种特性逐一地区别和抽象出来,单独地加以研究,形成各种“抽象规定”。这就是知性思维所具有的独特的、无可替代的功能。毛泽东无视它、离弃它,妄想跳过它开直通车、毕其功于一役,那是只有在想象领域才可以天马行空、异想天开的,而在实际中是万万行不通的。
   
    “抽象规定”对事物的认识虽具有理性的形式,但这种认识具有单一性和孤立性,因而在内容上是尚不完全的理性认识。如果只停留在抽象规定阶段,那么即使是为《实践论》所引以为理性认识基本内涵的、列宁的所说的“科学的抽象”,也是片面的、孤立的、不完整的认识。在这里,要用“两句话”来为知性认识定位:没有知性认识,就无法克服感性认识的表面性,知性认识的作用就是使感性认识“由表及里”,得到深化;这是第一句话。第二句话:而到此为止,得到的深化也只是“片面的深化”,“各自为战的深化”,“各说各、单打一”的深化,这个深化达不到“由此及彼”。它就如“瞎子摸象”的故事说的那样,即使再深化,充其量也只是对大象的各个部分的深化,莫能达到真正的TRUTH——全象的真相;辩证的理性认识,“思维具体”。所以,在邓晓芒先生的文章《略论<实践论>中对认识过程的划分》(注7)中、所提到的毛的“16字方针”,说毛的“理性”实际上意指“知性”,但这势必就在“16字”中阉割了“由此及彼”4个字。因为一旦“由此及彼”,就全面地“由表及里”了,就是“理性”了。也就符合了前引黑格尔所说的:“我们认为有一无限深的鸿沟把它们分离开,所以那些彼此对立的规定永远不能得到调解。理性的斗争即在于努力将知性所固执着的分别加以克服。”毛的包括“由此及彼”在内的“16字方针”是兼顾了“四面八方”(真伪、粗精、表里、彼此)的、一个有机的浑然整体,既不能分割,也不能阉割。这就是毛本人在本意上所指的“理性”,决不是邓指的“知性”所能内涵的。毛说:“因而能在周围世界的总体上,在周围世界一切方面的内部联系上去把握周围世界的发展。”更能说明,他自称的“理性”是货真价实的辩证理性,而不是邓加给他的“知性”。虽然邓的说法比毛的“自称”似乎更有道理,但毕竟不是毛的本意。毛是无视“知性”的,所以,邓文把毛说的“理性”改成“知性”,然后再用“实践”来充当“理性”,这样,虽然拼凑够了、他把《实践论》牵强附会为实质上是承认“认识的三个阶段”,但却成为对毛的“修正”,而这个“修正”又无法避免出现破绽。至于,毛说的“理性”不是知性、是否当真就是“辩证理性”?也很难说。说“是”似乎也“是”,说“非”也的确“非”;然则,果如何?曰:混淆是非,似是而实非者也。容后,我会对这一点再专门详加论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