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 《实践论》是“杀猪”的实践观 评毛泽东的“三论”2]
魏紫丹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26章【17、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28章【19、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30章【21、2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32章【23、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34章【25、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36章【27、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38章【29、3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40章【31、3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50章【41、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苐一部第41、42章【33、3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44章【35、36】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42章【33、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48章【39、4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致編輯(代序)【1】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第一章【2】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1、12章【7】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部第16、17章【10】
·¾赞同,1/4置疑——胡平先生反右派运动动机论之我见
· 大老粗与大老细 ——记文革中一段平常事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与老朋友们分享“学会睡觉”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写于《实践论》發表80周年、反
·雷鸣电闪(修改稿)
·魏紫丹 :泛反共主义论
·魏紫丹: 论认识过程呈阶段性的原理 ——兼与邓晓芒教授探讨(上篇)
·长恨歌兮,极右派青年周远鸿
· 论认识过程呈阶段性的原理 ——兼与邓晓芒教授探讨(下篇
·长痛歌
·第二章 她, 一个特立独行的姑娘
·第三、四章他说,五年内不谈恋爱;我高攀不上你吗?
·第五章 夸家乡
·第六、七章梁兄啊! 她说,又不是在谈恋爱
·第八、九章小船入大海: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八、九章小船入大海: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十章 “是我爱上了他”
·第十一章 好运、厄运,我们共命运
·第十二章 你会成为优秀的共产党员
· 第十三章 “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
· 第十四章 刘校长啊!
·第十五章 上课、挨斗两头忙
·第十六 我保留发言权
·第十七章 龙蟠虎踞今胜昔
·第十八章 专门要好人“重新做人”
·第十九章 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上)
·第二十章 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下)
·第廿一章 这是改造机关 
·第廿二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第廿三章 三顶帽子 
·第廿四章 “你是要组织,还是要右派?”
·第廿五章 是我害死了他
·第廿六章 相见時难别也难
·长痛歌(订正稿) 序:忍痛苦吟 “长痛歌”
·长痛歌(订正稿) 第一章 开篇明志
·长痛歌(订正稿) 第二章 她, 一个特立独行的姑娘
·长痛歌(订正稿)第三章 他说,五年内不谈恋爱
·长痛歌(订正稿)第四章 我高攀不上你吗?
·长痛歌(订正稿)第五章 夸家乡
·长痛歌(订正稿)第六章 梁兄啊!你是一头呆头鹅
·长痛歌(订正稿)第七章 她说,又不是在谈恋爱
·长痛歌(订正稿)第八章 小船入大海
·长痛歌(订正稿)第九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章 “是我爱上了他”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一章 好运、厄运,我们共命运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二章 你会成为优秀的共产党员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三章 “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四章 刘校长啊!
·长痛歌(订正稿) 第十五章 上课、挨斗两头忙
·长痛歌(订正稿) 第十六章 我保留发言权
·长痛歌()第十七章 龙蟠虎踞今胜昔 
·01811/weizidan2005/12
·2
·长痛歌(订正稿) 第二十章 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下)
·长痛歌(订正稿) 第廿一章 这是改造机关 
·长痛歌(订正稿) 第廿二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长痛歌(正订稿)第廿三章 三顶帽子 
·长痛歌(正订稿)第廿四章 “你是要组织,还是要右派?”
·长痛歌(正订稿)第廿五章 是我害死了他
·长痛歌(正订稿)第二十六章相见时难别也难
· 没妈的孩子是棵草
·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评毛泽东的“三论”1)
·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评毛泽东的“三论”1)
· 《实践论》是“杀猪”的实践观 评毛泽东的“三论”2
·《实践论》是愚民政策的哲学根源评毛泽东的“三论”3
·论认识过程呈阶段性的原理评毛泽东的”啥三论“4
· 《实践论》:似是而非的原理论 评毛泽东的“三论”5
· 认识的主体与客体及能动性与受动性评毛的“三论”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实践论》是“杀猪”的实践观 评毛泽东的“三论”2


    第2 节 “杀猪”的实践观
    --评《实践论》的第二个“显著特点”
   
   

      
    对《实践论》跟对整个毛泽东思想一样,你剖析它、批判它是需要做好多层次的工作的。比如上篇批判它关于抗日统一战线的论述,上前的的第一个层次是要揭露他不抗日、假抗日,假日灭蒋,恶性发展准备打内战的军事实力,等等,他说统一战线,全是骗人,全是阴谋,而且你剥了这一层,见到的仍非真相,他搞的是一个谎言、假相环环相扣的连环套,光这就够你写一本书;其次才能谈到这个论述本身正确与否。如果正确,你再听其言而观其行,就会证明他是说一套、做一套;如果错误,就需指出错在何处、根在何处。在这方面有人(特别是原教旨主义者)把他的错误归结为不合马列主义,但是,如果合马列主义就正确吗?有人是对照事实,从学理上或逻辑上批判它,也有人揭露其动机、目的。第三,他这样做,正如他说的“达到预想的结果”,即:结果阴谋得逞,篡夺了政权,是否用此实践来检验,就证明他占有真理,是站在历史发展的正确方面、而不是倒行逆施、拉历史的倒车呢?现在,我们正是这样从认识到实践、从辨真伪到明是非、别善恶,在一层层剥《实践论》这头洋葱。
   
    实践也好,认识也好,它们的主体是人。它们都是主体的功能,这是中国传统哲学上讲的“体”、“用”的关系。认识和实践都是主体情况如何的函数,一切以主体情况而定。主体情况首先是由主体的遗传素质而定,在此基础上,随后由环境(主导因素是教育)而定。如果一个人生下来就是个瞎子,那么,什么样的实践也不能让他对颜色产生认识。我记得有人问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记不清是否李远哲先生了):“是不是你特别勤奋、努力?”“努力,不用说了,我们这些人谁会不努力!”“那你为什么能够得此殊荣?”“可能也与遗传有关。”(大意)一个特别优秀的小说家、诗人、画家、音乐家,并不一定通过努力就能成为非常优秀的文艺理论家;反过来说也然。因为,小说、诗歌、绘画、音乐,乃艺术也;文艺理论,乃科学也。前者虽有优秀的艺术实践,但他们是属于艺术型,如不擅长于逻辑思维,就很难创造出特别优秀的文艺理论;同理,后者属于科学型,如不擅长形象思维,就很难产生特别优秀的艺术作品。因此,实践往往有无能为力的地方。如果神化实践,认为实践万能,把所谓的“实践的决定作用” 说过了头,那就会造成过犹不及。让我们先来尝试着对“神化实践”,随后再接着对“异化实践”做一次反向思维,从另一种思维角度,来考察认识和实践的关系。据我大半生的考察,二者谁也不决定谁,只是互补、互助, “狼狈为奸” (去掉贬义)而已。
   
    论证这一问题,首先需要弄清“实践”这个概念。按现行哲学专著上的定义,实践是“人能动的改造客观世界的物质活动,是人所特有的对象性的感性活动”(肖前、李秀林、汪永祥主编:《辩证唯物主义原理》,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324页)。实践一定是活动,但活动不一定是实践。它不是随便的一种活动,而是特定的具有能动性、改造性、客观性、物质性的感性活动。明确了概念,消除了歧义纷争,就可以避免各讲各话或鸡同鸭讲,把精力集中在实质性问题上。
   
    一,要重视实践,但勿神化实践;实践有大能,但不是万能
   
    毛泽东神化实践表现在五个方面,我们也从五个方面来唱对台戏,把它从神坛上拉下来。
   
    第一,从“蛋生鸡、鸡生蛋”,推论出“实践来源于认识”,可与毛说的“认识来源于实践”相克相生,相反相成 。“蛋生鸡、鸡生蛋”,好像是个纠缠不清的问题。其实很清楚,先是“蛋生鸡”,下一步才是“鸡生鸡蛋”。先一步的这个“蛋”,并非指鸡蛋,而是鸟蛋。当鸟演化成鸡的时候,从蛋上看不出,只有孵化出来了,才看出这个变态,遂起名曰:“鸡”。“鸡”再生出蛋,当然就是鸡蛋了。如果表述为:“蛋生鸡,鸡生鸡蛋”,这样就明确无误、排除疑义了。胎儿在母腹内,四个多月就会吮手指,出生后会吮吸乳汁--皮亚杰的研究指出,这个吮吸、摸索等活动,建构出第一个认知图式,这是认知的起点。我刚才有言在先,活动不一定是实践,如同蛋不一定是鸡蛋。所以,说“认识起源于活动”,或如毛说:“认识开始于经验”,这是对的,但他说“只有社会实践才能使人的认识开始发生”,这就不对了。因为,人在没有达到实践的年龄,早已开始了认识。甚至可以说,肉体的胚胎,同时也是精神的、认识的胚胎。
   
    如果说,实践是认识的来源 ,那么,实践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所有人的实践,都是主观动机、目的、能力的外化,所有实践的结果都是主观动机、目的、能力的物化。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就作过形象而又深刻的阐述:“蜜蜂建造蜂房的本领使人间的许多建筑师感到惭愧。但最蹩脚的建筑师从一开始就比最灵巧的蜜蜂高明的地方,是他在用蜂蜡建筑蜂房以前,已经在自己的头脑中把它建成了。劳动过程结束时得到的结果,在这个过程开始时就已经在劳动者的表象中存在着,即已经观念地存在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人民出版社1971年版,第23卷,第202页)如果有人追问“劳动者的表象”又是从哪里来的呢?当然,回答“从劳动中得来”是顺理成章的,同时也证明认识来源于实践。但在劳动之前,表象已经观念地存在。这里就犯了一个最犯忌讳的逻辑错误:循环论证。不犯此病,而又合乎事实的答案,我倒想到一个,比如仿生学,造飞机的表象并不是在实践中产生的,而是从观察鸟飞中得出。我在上一篇文章中曾引用了毛泽东在《论持久战》讲能动性时,对这个道理作的阐述:“一切事情是要人做的,……做就必须先有人根据客观事实(并不一定是实践,如鸟飞的事实――引者),引出思想、道理、意见,提出计划、方针、政策、战略、战术,方能做好。思想等等是主观的东西,做或行动是主观见之于客观的东西,都是人类特殊的能动性。”(《毛泽东选集》,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2卷,第477页)既然是主观见之于客观,必然是,先有“主观”;不然,怎能和是什么“见之于客观”呢?这和说“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运动”一样,都是认识在先。即便说其中的“理论”是经过实践检验过的,但这个理论对于这个革命运动,只有在用以指导革命之后才见出成败,因此,由于实践检验的滞后性,所以总是理论在先、检验在后。所以理论总是具有事实上的和逻辑上的先在性。原子弹产生之前,人类是没有“原子弹实践”的,是在没有原子弹实践之前的理论指导下,才产生了原子弹。更何况实践的最基本含义是改造世界;人类认识和研究太阳总有个、十、百、千、万年了,但至今何曾改造过太阳呢?
   
    第二,认识是实践的动力。由于人的知、情、意、行所有一切活动都是产生于需要,认为必需,有此兴会,才能引起动机、决定目的,说明“被认识到的需要才是实践的根本动力” ――战士打仗这种“实践”,并不是对打仗这种“认识”的动力;恰恰相反,战前鼓动士气,是通过让士兵认清打仗是为了保卫胜利果实。即便是欺骗,终究是用认识来驱动实践,增强实践的动力。林彪提出“四个第一”:“人的因素第一,政治工作第一,思想工作第一,活的思想第一."后来受到毛泽东称赞:“解放军的思想政治工作和军事工作(等于说是全部工作,包括认识和实践--引者),经林彪同志提出四个第一、三八作风之后,比较过去有了一个很大的发展,更具体化又更理论化了,因而更便于工业部门采用和学习了。”这就说明了在全部工作中,归根结底还是认识第一。政治挂帅,思想领先,不就是证明“认识是实践的动力”吗?
   
    第三,认识才是实践的最终目的 。好象说“实践是认识的最终目的”是无可置疑的,因为谁也经不起反问:“认识到底何所为?难道是为认识而认识吗?”我们也可以以问答问:“人们为了什么去实践?例如,为什么去进行科学实验?”科学实验的目的就是明确无误地,为了得出和证实某个认识的结论(假说,猜想等)而做的。科学实验就是为认识服务的。有人说这是直接目的;间接目的或说最终目的,仍是为实践服务的。要说“最终”,九九归一,无论是认识还是实践,本身都不是目的,都是为主体服务的手段。实践是主体客体化,即精神变物质;变出的物质还是为人所用,而且从中可以直观主体的本质:自我认识、自我实现。认识是客体在精神上主体化,如同吃饭把客体在物质上主体化一样,吃饭不是目的,营养身体才是目的。人的所有实践活动,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自我认识、自我实现。从这个意义上说,主体客体化不是最终目的,客体主体化才是最终目的。主体的灵魂是主观,包括认识,所以,说“实践是最终目的”说不通,因为“最终”之后还有“最终”。说“(包括在主观里的)认识是最终目的”倒是能够站得住脚的。因为,“自觉能动性是人之所以区别于物的特点。”(见《论持久战》,同上)“自觉能动性”是人的主体性的基本内涵,有时也说成是主观能动性。当然,没有“认识”就无所谓“主观”了,也无所谓“世界观”了。从人作为生物体的意义上说是养活生命,从人作为社会体的意义上说是建立科学的世界观,这二者才是人类一切活动的最终目的。比如大跃进(其他也是,文革更是)的倒行逆施,不仅不值得,而且是大错而特错,甚至是祸国殃民。可林彪追随毛泽东,说“值得”,是“交学费”。何其昂贵的“学费”!浪费了人民币几千亿元、饿死了几千万条人命。林彪是“常胜将军”,很聪明的人,就算拍毛的马屁,也不至于如此荒唐呀!你说荒唐,但还真有人信这一套。他的欺骗性就在于以“认识可以是实践的目的”这个道理,作为思想基础,来推销他的“学费论”的歪理。作为思想方法论,毛泽东的许多歪理都是打着正理的旗号而实行伪劣假冒的。我在农村被监督劳动时,一位贫农说:“共产党光讲道理。”我淡然置之。他接着说:“光讲倒理,不讲正理。所有理都是倒着讲的。”这是对毛泽东思想的一针见血之见,他声称他要“把被颠倒的历史,再颠倒过来”,也就是说,他在认识和实践上要颠倒是非,要把真实的历史颠倒为伪造的历史。《实践论》就是颠倒是非之论。在全世界上,所有论述这一主题的哲学理论,都叫做“认识论”,唯毛叫做“实践论”,无他,意在神化“实践”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