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shenmecaishiminzhu
[主页]->[新会员区]->[shenmecaishiminzhu]->[穆勒首次就涉俄调查发声,拒为特朗普无罪背书]
shenmecaishiminzhu
· 美海军高官口吻有变:中短期不排除中美一战
· 美报告:中国核武库超英赶法 已造610枚核弹头
·中美若爆发核战争 中国坚持不了一小时
·纪念天安门89•6•4大屠杀事件26周年
· 俄罗斯密切关注新疆局势
·印俄签署S-400采购合约恐引发美制裁
· 天山山麓首次发射战术导弹 俄在中亚更多军演被怀疑剑指中美
· 俄罗斯破例取消在北方四岛军演
· 俄总参谋长与日本统合幕僚长商议扩大俄日军事合作
· 俄蒙联合军演不邀邻居中国 剑指何方?
· 克里米亚校园枪击案 普京认为中国是最大威胁
· 普京一直把中国视为主要威胁
·对抗中国 俄罗斯帮蒙古提升军力
· 俄关注中国如何使用俄制武器 或被用来保护东风导弹
· 印太18国空军指挥官及代表聚集夏威夷 美国称彰显共同愿望应对中国
· 俄怒火攻心:对美“新账旧账一起算”
· 普京说俄罗斯被美国骗惨
· 俄媒宣称:俄军能一举瘫痪全部美国海军
·中美若爆发核战争 中国坚持不了一小时
· 俄外长:莫斯科将继续与华盛顿对话并寻求改善双边关系
·美国新一届国会审视中国威胁
·美国新一届国会审视中国威胁
·写给伊朗政府的公开信(上文)
· 反华大亨退出总统竞选 称中国强奸美国
· 川普:所有人都利用美国 中国是头号利用者
· 特朗普:不能继续让中国强奸美国
·川普说中国“谋杀了我们25年”
· 川普:我上台后,美国将不再谈人权
· 美国走向衰弱 谁当选都无法改变?
·变脸神速:川普直赞“中国真伟大”
·中美貿易戰打不起來?雙方仍在積極談判
· 傳習近平與川普通電話 提議四國簽和平協定
· 美301制裁列表出爐 中國外交部:有信心應對
· 欧美专家:关税只是手段,中美终将妥协
·白宮首席經濟顧問:預計中美將就貿易達成協議
·專家:美國與中國不太可能啟動一場全面貿易戰
·川普:若能跟中俄保持良好關係“將很棒”
·川普:我們沒有與中國打貿易戰
· 川普:美中关系很好 我和习主席是好朋友
· 川普重磅:不论美中如何争 与习永远朋友
· 60议员怀疑川普 收了“中国的贿赂”
· 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是川普踢的一场假球
· 美中达成贸易协议 参院民主党领袖称特朗普向中国屈服
· 致波士顿联邦法院及波士顿市民们的公开信(上文)
·彈劾表決前夕 川普函波洛西 轟民主黨非法政變
· 川普陷彈劾案 民調:仍能擊敗民主黨參選人 順利連任
· 眾院今就彈劾川普表決 共和黨拖延戰術開打
· 逼退前駐烏大使 朱利安尼認了:她從中作梗,大家都很難做事…
· 快看世界 今日彈劾投票!1分鐘看懂眾院流程
· 直播/眾院就彈劾川普表決 進入6小時辯論階段
· 欧洲议会举行萨哈罗夫人权奖颁奖仪式 敦促北京释放伊力哈木
· “我的良心清楚” 共和党参议员反对弹劾川普
· 弹劾总统民主党双重标准 麦康奈尔否决
· 纽约州法官驳回对川普前竞选主席欺诈指控
· 通俄门调查 美国法官:FBI先前做法不当
· 【更新】美众院就弹劾条款投票 两党分歧大
· 眾院今就彈劾川普表決 共和黨拖延戰術開打
· 哈佛、耶魯、史丹福……750歷史學者聯署 促彈劾川普
· 川普推文:民主党弹劾是一场骗局(图)
· 通俄门调查 美国法官:FBI先前做法不当
·美中達第一階段貿易協議 諾獎經濟學家:是川普輸了
· 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谁赢了?谁输了?
·美官员:中共打压新疆宗教自由 等于和国际准则开战(图)
· 美国宗教自由大使:“新疆文件”明确证明中国压制维吾尔人
· 厄齐尔案 中国没有点燃兵工厂火药桶
· 英超球星挺维吾尔人遭封杀 蓬佩奥:中共无法掩盖真相
· 蓬佩奥声援力挺球星厄齐尔:真相终会胜出
· 蓬佩奥力挺德国球星厄齐尔:真理必将战胜谎言
· 美国大选 民主党辩论谈及新疆议题北京突然切断直播讯号
· 蓬佩奥力挺德国球星厄齐尔:真理必将战胜谎言
· 声援维族遭中国打压庞培欧力挺兵工厂球星
· 蓬佩奥声援力挺球星厄齐尔:真相终会胜出
· 印尼主要穆斯林组织否认受邀访问新疆后受到北京影响
· 新疆再教育营报料者讲述事件原委(图)
· 欧洲议会举行萨哈罗夫人权奖颁奖仪式 敦促北京释放伊力哈木
· 美国民主党初选辩论中多位参选人对中国提出强烈批评
· 欧洲议会通过涉疆针对性制裁决议,北京称其双重标准
· 俄罗斯穆斯林领袖开始批评中国的新疆政策
· 土耳其:一千多人抗议中国镇压新疆维吾尔人
· 厄齐尔言论引发风波后 土耳其抗议者游行支持维吾尔人
·犯罪历史元凶中俄两国为首及其一切走狗发生都必败无疑(上篇)
· 川普宣布人权日 美将严罚侵犯人权行为
·謝安達:彈劾案不能什麼都控罪 只能抓大放小
·未指控特朗普贿赂和妨碍司法,民主党弹劾条款为何“缩水”?
·川普:总监察长报告揭前官员企图推翻政府
·美司法部长:前FBI调查川普 可能存恶意
·俄专家称弹劾案是民主党自掘陷阱 只会对特朗普有利
· 都怪川普?美国对华政策变脸惊天揭秘(图)
·特朗普习近平通电话:贸易之外还谈及香港新疆
·美国创建太空军 应对中国俄罗斯竞争与威胁
· 「終究會把彈劾案送進參院」 白宮:波洛西將屈服
· 俄中否决联合国援助叙利亚决议延长方案 蓬佩奥批:手上沾有鲜血
· 川普彈劾案 眾院司委會要求強制麥甘恩國會作證
· 写给美国司法部长巴维理先生紧急呼吁报告
· 写给美国司法部长巴维理先生紧急呼吁报告
· 写给美国司法部长巴维理先生紧急呼吁报告
·特朗普签国防授权法防中国干涉台湾大选 台北感谢 北京痛批
·也谈中共武统台湾时间节点、及兵力使用分析
·美媒:特朗普坚信乌克兰干预大选 “因为普京告诉我”
·蒙古抗中神片背后 清朝为何坚持百年解决新疆问题
· 【中美之问】中美是否必有一战 关键在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穆勒首次就涉俄调查发声,拒为特朗普无罪背书

   穆勒首次就涉俄调查发声,拒为特朗普无罪背书
   MARK MAZZETTI, CHARLIE SAVAGE
   2019年5月30日https://cn.nytimes.com/usa/20190530/mueller-barr/
    特别检察官罗伯特•S•穆勒三世说,这份报告是“我的证词”。 DOUG MILLS/THE NEW YORK TIMES
   华盛顿——六周前,司法部长威廉•P•巴尔(William P. Barr)站在司法部讲台上,为他的上司对穆勒的报告做出了可能限度内最好的解释,他声称特别检察官收集的证据不足,不足以指控特朗普总统犯罪。


   周三,罗伯特•S•穆勒三世(Robert S. Mueller III)在同一个讲台上发表了一个截然不同的演讲,他说,无论有什么证据,指控现任总统都不是一个选项。相反,他的调查员提出的是另一个问题:他们能洗清总统的嫌疑吗?
   在可能妨碍司法公正的问题上,答案是否定的。
   “如果我们相信总统显然没有犯罪,”穆勒说,“我们早就会这么说了。”
   订阅“简报”和“每日精选”新闻电邮
    同意接收纽约时报中文网的产品和服务推广邮件
   查看往期电邮 隐私权声明
   穆勒这次短暂露面的重要性,在于他试图提炼一份冗长晦涩的报告,表达自己的观点,认同一组关于特朗普和俄罗斯蓄意破坏活动的确凿结论。他精心挑选的措辞与巴尔对调查的描述截然不同,后者称调查证明特朗普没有犯妨碍司法罪。
   (阅读更多有关穆勒声明的报道,或穆勒讲话的文字记录。)
   在巴尔成为穆勒报告的公众发言人几周后,穆勒重新夺回了对这份文件的发言权,自两年前被任命为特别检察官以来,这是他第一次,或许也是最后一次就该调查发表公开声明。他明确表示,是否指控特朗普违法是由其他人来决定的——可能是国会议员,也可能是未来的检察官。穆勒在讲话期间有时会停顿,但他传达的信息是坚定的。
   巴尔在上个月穆勒报告公布前不久的新闻发布会上反复强调,特别检察官没有声称特朗普竞选团队和俄罗斯之间存在“共谋”。穆勒在演讲开头严肃冷静地重点讲述了俄罗斯“对我们政治体系的协同攻击”,其目的是“干预我们的选举,损害一位总统候选人”。
   同时他还说,所有证据加起来并不意味着阴谋,他的重点和巴尔不同,他认为,“至关重要的是”,要发现俄罗斯做了什么——这个观点中隐含着对特朗普试图破坏和阻碍调查的谴责。
   “当一个调查对象阻碍调查或对调查人员撒谎时,”穆勒说,“这就直接打击了政府寻找真相、追究违法者责任的努力。”
   但在一个至关重要的方面,穆勒仍然像在报告中那样含糊其辞。他拒绝明确说明他和他的团队认为应该如何处理他们的发现,这样,他的意图和结论仍然可能有多种解释。
   例如,他对于未决定是否指控特朗普犯有妨碍罪给出的理由是:司法部被禁止指控现任总统犯罪,然而,指责某人作恶,却不给他们机会在审判中澄清自己,这是不公平的。
   但他只是暗示了他认为应该发生什么,强调在任总统仍然可以接受调查,“因为重要的是,在记忆仍然清晰、文件仍然可用的情况下保存证据。”
   “除其他事项外,如果现在有可以被起诉的同谋,这些证据就可以用上,”他说。
   他使用“除其他事项外”这一意味深长的短语是一种拐弯抹角的说法。虽然没有明说,但这意味着司法部可以利用所有保存下来的证据做更重要的事情:未来特朗普离任后,其他检察官可以决定是否起诉这位前总统犯罪。
   同样,穆勒指出,司法部法律顾问办公室(Justice Department Office of Legal Counsel) 禁止起诉在任总统这个主张,“表明正式指控在任总统有不当行为时,需要刑事司法系统之外、宪法要求的其他程序”,他差点就说出他显然要说的那个爆炸性词语:弹劾。
   曾与穆勒共事、担任杀人案件检察官的格伦•科什纳(Glenn Kirschner)说,对于特朗普犯罪的可能性,以及国会是否应该采取行动,穆勒“已经尽可能地直接了”。
   “穆勒非常谨慎,这是好事也是坏事,因为美国人不善于谨慎,”科什纳说。
   穆勒不愿发表可供媒体引用的言论,这让总统的批评者没有机会在未来几个月里把他的话作为党派攻击的武器,从而保持了他在辩论中的可信度和调查结果的诚信度。然而代价是公众可能无法完全理解他的意思——特朗普及其盟友几乎立刻就利用了这种困惑。
   周三晚些时候,白宫发言人萨拉•赫卡比•桑德斯(Sarah Huckabee Sanders)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份报告很清楚——没有共谋、没有阴谋——司法部也证实没有受到任何干预。”
   事实上,穆勒报告的含糊其辞给巴尔留下了一个可以利用的机会,他出来表示,特别检察官把是否指控特朗普犯罪的决定权留给了身为司法部长的他。
   
   司法部长威廉•P•巴尔上个月强调,特别检察官将不会指控特朗普总统妨碍司法公正。 TOM BRENN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巴尔宣称,“特别检察官提出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总统犯了妨碍司法罪。”他的这种做法忽略了报告中列举的几件事,根据特别检察官的分析,特朗普采取的行动似乎符合所有三项标准。
   在他发表报告后的数周时间里,巴尔对穆勒和他的团队发起了猛烈抨击。他说,穆勒决定不对妨碍司法公正的问题做出明确判断,这是不可理解的。面对共和党人发出的“政治迫害”指责,他也拒绝替穆勒辩护。他形容穆勒在报告提交后几天里写的一封信“有些烦人”,并称这可能是他手下写的。
   穆勒没有中圈套。他在周三表示,他对司法部长将大部分报告公之于众的决定表示赞赏。他说,巴尔选择不公布穆勒团队起草的这份报告的摘要,是“秉诚行事”,尽管他也表示,3月24日司法部长的信在公众当中混淆了视听。外界广泛批评这封信对特朗普做出了具有误导性的乐观描述。他也没有提及巴尔就总统干预司法公正所做出的澄清。
   米勒也没有直接回应特朗普对其团队无休止的攻击。在过去的两年时间,特朗普一直贬低他们,称他们是“愤怒的民主党人”,领导着一场不公平的“政治迫害”,还指名道姓对其中一些团队成员进行妖魔化。但在报告出来后的评论中,他又转而感谢穆勒的团队“以一种公正、独立的方式”展开调查,具有“最高的诚信”。
   在这样的背景下,穆勒至始至终让人猜不透,他在华盛顿待了两年,是那里最重要但又没人听说过的人物。他试图跟那些同样超然的、置身纷争之外的公务员一样,离开公共生活;在其漫长的职业生涯中——先是作为检察官,然后是联邦调查局局长,他一直以拒绝党派之争而闻名。
   他拒绝了众议院民主党人要求他在电视听证会上解释调查结果的呼吁,表示他不适合就该调查做进一步的公开发言。
   他说:“这份报告就是我的证词。”
(2019/06/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