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shenmecaishiminzhu
[主页]->[新会员区]->[shenmecaishiminzhu]->[穆勒首次就涉俄调查发声,拒为特朗普无罪背书]
shenmecaishiminzhu
·关塔那摩拘留营 美中联手凌虐维族囚犯
·联合国官员称“9•11事件”是美阴谋
·美教授称美是头号恐怖主义国家 盟国是帮凶
·斯诺登:“9•11”事发前美国已获情报
·阿桑奇:公开阿拉伯国家官员为美国中情局工作的文件
· 麦凯恩承认美国比四年前糟糕
·奥巴马将同国会议员讨论经济方案
· 奥巴马将命关塔那摩监狱关闭
·克林顿称将推动建巴勒斯坦国
·希拉里指责以色列阻碍中东和平
·美国已准备好支持巴国新政府
· 希拉里遇反弹:3众议员批淡化中国人权
·希拉里献媚中共使美国比克林顿的绯闻还难堪
·希拉里空前严厉:再不对中国动手就晚了
·让美国人叫我们爸爸?留学生说唱引阵仗
·俄副议长:朝鲜非盟友 俄不提供核攻击保护
·俄总统互联网助理:有什么样的民众,就有什么样的监管
·普京:若能改变过去想阻止苏联解体
·前苏联加盟国恐惧 开腔向美国求救
·乌前总统倒台前 传俄已计划并吞克岛
·俄反对派将公布普京政府介入乌克兰文件
·普京爆料兼并克里米亚时曾考虑让核武器备战
·普京撂狠话:什么都可原谅 但叛徒必死
·俄罗斯反对派政治家涅姆佐夫被枪杀
·俄罗斯调查报道记者高楼坠地不治身亡
·吞并克里米亚成就普京大国梦
·吞并克里米亚成就普京大国梦
·继双面间谍中毒后 俄又有一名流亡商人在英国死亡
·普亭为什么准备移两百万人到中俄边境?
·普京演讲:美国永远不能让俄罗斯屈服
·普京:西方国家意欲挑战俄罗斯 掀起新一轮冷战
·俄修改军事准则,视北约美国为威胁
·普京:西方"迫害"俄罗斯
·俄罗斯90城市爆发抗议普京示威 逾千人被捕
·印防长莫斯科呼吁海上航行自由 俄不理中国不满继续武装越南
·俄罗斯强化与中国周边国家的军事合作
·两位中国高官访俄秀合作 普京却扭头“向西看”
·俄媒 北京将向白罗斯无偿提供军事援助
·俄外长:普京与特朗普100%不会允许俄美军事对抗
·边境阅兵秀重器 俄继续在俄中边境大量部署攻击导弹
·俄罗斯胜利日阅兵式现一支"中国军团" 他们是谁?
·俄副外长:俄不打算同中国建立联盟
·萨达姆的“暴君乐园”——独裁者如何操控历史遗迹
·普京四度就任俄罗斯总统 “终身制”悬念未解
·外媒分析中国对其治下新疆与西藏的惧怕
·美国学者:新疆问题是“煤矿里的金丝雀”—— 危险将至的信号
·澳反对党承诺联手邻国 对抗中共在太平洋扩张
·专家:中共2025计划注定失败 美国不必担忧
·伊利夏提:全球维吾尔人“同一个步伐,共同的呼声”
·美国驻印度大使访问藏人行政中央
·俄罗斯学者与流亡藏人对话达兰萨拉
·瑞典反对党在中国使馆门前示威声援桂民海
·瑞典起诉一男子,称其为中国监视藏人难民
·忧间谍活动,白宫或限制中国人在美从事敏感研究
·写给国际刑警组织的紧急声明(上文)序言部分
·小布什借丘吉尔名言暗批特朗普:不合则万般皆输
· 美众议院军委员会通过法案 强化台湾防卫能力
· 前国务卿赖斯提醒特朗普对朝要步步小心
· 法国:欧盟不承担美制裁伊朗带来的后果
· 特朗普撕伊核协议 欧洲如何自救?
·巴黎恐袭作案者为车臣裔法国人 没有犯罪前科
·加泰议会普伊格德蒙特钦点接班人:不放弃独立
·172名美国议员联名敦促世卫组织邀请台湾参加世卫大会
·纽约前市长:华府谎言当道,将威胁美国民主制度
·美国副总统“通俄门”调查已到该收尾时(请不要误导形势)
·特朗普律师警告“通俄门”检察官:离总统女儿远点
·朱利安尼:穆勒要求约谈总统 企图诱使他做伪证
·朱利安尼警告特检:别碰伊凡卡 可“随便处置”库许纳
· 特朗普的谎言与麻烦
· 特朗普表示愿意接受特别检察官的约谈但其律师团队持反对意见
· 特朗普称只有公平才愿接受“通俄门”面谈:我没做错
· 川普怒轰穆勒团队 威胁要13民主党人吃官司
·美联邦法官拒绝撤销对前川普竞选团队主席的刑事指控
·川普律师:总统不能被起诉
·美媒揭女人为何会与不喜欢的男人上床
·麻烦大了 川普可能触犯了法律
· 朱利安尼放话:川普傻了才会出庭 他可引用宪法自保
· 帮川普还是害川普? 朱利安尼被讥“史上最差辩护”
· 5大案缠身 总统官司之多 前所未见
· 川普总统称通俄门调查正在失去信誉
·美国副总统:“通俄门”调查已到该收尾时
·纽约前市长:华府谎言当道,将威胁美国民主制度
·纽约前市长:华府谎言当道,将威胁美国民主制度
·川普阵营选前与俄律师密会 双方均败兴
· 告密者爆料 剑桥分析与俄国共享FB资料
· 传向卡达尔要100万美元 川普律师敛财风波延烧
· 美特别检察官对“通俄门”提出新指控
·川普抨击通俄门特别检察官“政治偏见”
·科米备忘录称川普对”通俄门“调查感到担心
·美总统怒了!FBI被曝在特朗普竞选团队安插"间谍"
·川普要总统求调查FBI是否因政治目的渗透竞选团队
· 美司法部对FBI是否监视川普竞选启动调查
·两大调查 影响期中选举
· 特朗普向司法部“宣战” 称FBI或因政治目的监视自己
·通俄门调查是否违规?司法部将查FBI 拒交国会机密文件
·特朗普正出卖国家安全,以换取中国的贿赂?
·FBI间谍门再爆新料 川普斥早遭绝密线人监视
·川普顾问私下索要希拉里的黑材料
·川普称遭FBI线民对付 美议员将听取机密简报
·撒谎逾3000次 提勒森点破川普道德危机
·这场“间谍门”已经挑起美国的政治内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穆勒首次就涉俄调查发声,拒为特朗普无罪背书

   穆勒首次就涉俄调查发声,拒为特朗普无罪背书
   MARK MAZZETTI, CHARLIE SAVAGE
   2019年5月30日https://cn.nytimes.com/usa/20190530/mueller-barr/
    特别检察官罗伯特•S•穆勒三世说,这份报告是“我的证词”。 DOUG MILLS/THE NEW YORK TIMES
   华盛顿——六周前,司法部长威廉•P•巴尔(William P. Barr)站在司法部讲台上,为他的上司对穆勒的报告做出了可能限度内最好的解释,他声称特别检察官收集的证据不足,不足以指控特朗普总统犯罪。


   周三,罗伯特•S•穆勒三世(Robert S. Mueller III)在同一个讲台上发表了一个截然不同的演讲,他说,无论有什么证据,指控现任总统都不是一个选项。相反,他的调查员提出的是另一个问题:他们能洗清总统的嫌疑吗?
   在可能妨碍司法公正的问题上,答案是否定的。
   “如果我们相信总统显然没有犯罪,”穆勒说,“我们早就会这么说了。”
   订阅“简报”和“每日精选”新闻电邮
    同意接收纽约时报中文网的产品和服务推广邮件
   查看往期电邮 隐私权声明
   穆勒这次短暂露面的重要性,在于他试图提炼一份冗长晦涩的报告,表达自己的观点,认同一组关于特朗普和俄罗斯蓄意破坏活动的确凿结论。他精心挑选的措辞与巴尔对调查的描述截然不同,后者称调查证明特朗普没有犯妨碍司法罪。
   (阅读更多有关穆勒声明的报道,或穆勒讲话的文字记录。)
   在巴尔成为穆勒报告的公众发言人几周后,穆勒重新夺回了对这份文件的发言权,自两年前被任命为特别检察官以来,这是他第一次,或许也是最后一次就该调查发表公开声明。他明确表示,是否指控特朗普违法是由其他人来决定的——可能是国会议员,也可能是未来的检察官。穆勒在讲话期间有时会停顿,但他传达的信息是坚定的。
   巴尔在上个月穆勒报告公布前不久的新闻发布会上反复强调,特别检察官没有声称特朗普竞选团队和俄罗斯之间存在“共谋”。穆勒在演讲开头严肃冷静地重点讲述了俄罗斯“对我们政治体系的协同攻击”,其目的是“干预我们的选举,损害一位总统候选人”。
   同时他还说,所有证据加起来并不意味着阴谋,他的重点和巴尔不同,他认为,“至关重要的是”,要发现俄罗斯做了什么——这个观点中隐含着对特朗普试图破坏和阻碍调查的谴责。
   “当一个调查对象阻碍调查或对调查人员撒谎时,”穆勒说,“这就直接打击了政府寻找真相、追究违法者责任的努力。”
   但在一个至关重要的方面,穆勒仍然像在报告中那样含糊其辞。他拒绝明确说明他和他的团队认为应该如何处理他们的发现,这样,他的意图和结论仍然可能有多种解释。
   例如,他对于未决定是否指控特朗普犯有妨碍罪给出的理由是:司法部被禁止指控现任总统犯罪,然而,指责某人作恶,却不给他们机会在审判中澄清自己,这是不公平的。
   但他只是暗示了他认为应该发生什么,强调在任总统仍然可以接受调查,“因为重要的是,在记忆仍然清晰、文件仍然可用的情况下保存证据。”
   “除其他事项外,如果现在有可以被起诉的同谋,这些证据就可以用上,”他说。
   他使用“除其他事项外”这一意味深长的短语是一种拐弯抹角的说法。虽然没有明说,但这意味着司法部可以利用所有保存下来的证据做更重要的事情:未来特朗普离任后,其他检察官可以决定是否起诉这位前总统犯罪。
   同样,穆勒指出,司法部法律顾问办公室(Justice Department Office of Legal Counsel) 禁止起诉在任总统这个主张,“表明正式指控在任总统有不当行为时,需要刑事司法系统之外、宪法要求的其他程序”,他差点就说出他显然要说的那个爆炸性词语:弹劾。
   曾与穆勒共事、担任杀人案件检察官的格伦•科什纳(Glenn Kirschner)说,对于特朗普犯罪的可能性,以及国会是否应该采取行动,穆勒“已经尽可能地直接了”。
   “穆勒非常谨慎,这是好事也是坏事,因为美国人不善于谨慎,”科什纳说。
   穆勒不愿发表可供媒体引用的言论,这让总统的批评者没有机会在未来几个月里把他的话作为党派攻击的武器,从而保持了他在辩论中的可信度和调查结果的诚信度。然而代价是公众可能无法完全理解他的意思——特朗普及其盟友几乎立刻就利用了这种困惑。
   周三晚些时候,白宫发言人萨拉•赫卡比•桑德斯(Sarah Huckabee Sanders)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份报告很清楚——没有共谋、没有阴谋——司法部也证实没有受到任何干预。”
   事实上,穆勒报告的含糊其辞给巴尔留下了一个可以利用的机会,他出来表示,特别检察官把是否指控特朗普犯罪的决定权留给了身为司法部长的他。
   
   司法部长威廉•P•巴尔上个月强调,特别检察官将不会指控特朗普总统妨碍司法公正。 TOM BRENN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巴尔宣称,“特别检察官提出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总统犯了妨碍司法罪。”他的这种做法忽略了报告中列举的几件事,根据特别检察官的分析,特朗普采取的行动似乎符合所有三项标准。
   在他发表报告后的数周时间里,巴尔对穆勒和他的团队发起了猛烈抨击。他说,穆勒决定不对妨碍司法公正的问题做出明确判断,这是不可理解的。面对共和党人发出的“政治迫害”指责,他也拒绝替穆勒辩护。他形容穆勒在报告提交后几天里写的一封信“有些烦人”,并称这可能是他手下写的。
   穆勒没有中圈套。他在周三表示,他对司法部长将大部分报告公之于众的决定表示赞赏。他说,巴尔选择不公布穆勒团队起草的这份报告的摘要,是“秉诚行事”,尽管他也表示,3月24日司法部长的信在公众当中混淆了视听。外界广泛批评这封信对特朗普做出了具有误导性的乐观描述。他也没有提及巴尔就总统干预司法公正所做出的澄清。
   米勒也没有直接回应特朗普对其团队无休止的攻击。在过去的两年时间,特朗普一直贬低他们,称他们是“愤怒的民主党人”,领导着一场不公平的“政治迫害”,还指名道姓对其中一些团队成员进行妖魔化。但在报告出来后的评论中,他又转而感谢穆勒的团队“以一种公正、独立的方式”展开调查,具有“最高的诚信”。
   在这样的背景下,穆勒至始至终让人猜不透,他在华盛顿待了两年,是那里最重要但又没人听说过的人物。他试图跟那些同样超然的、置身纷争之外的公务员一样,离开公共生活;在其漫长的职业生涯中——先是作为检察官,然后是联邦调查局局长,他一直以拒绝党派之争而闻名。
   他拒绝了众议院民主党人要求他在电视听证会上解释调查结果的呼吁,表示他不适合就该调查做进一步的公开发言。
   他说:“这份报告就是我的证词。”
   •
(2019/06/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