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苦难的中国
[主页]->[百家争鸣]->[苦难的中国]->[历史总是在你始料不及时突然开幕]
苦难的中国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越南准备恢复使用汉字
·美国参议员:北京的沉默,可怕的沉默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黎笋回忆录续:中国利用援助控制越南
·21世纪中国文化实现了封建主义现代化!
·36个人决定着13亿中国人民看什么电影!
·毕业即失业——中国失业大学生年增两成!
·短讯:美国副总统切尼称:中国扩军违反和平崛起
·中国官僚资产阶级绑架改革
·【明报】奸杀伊少女 美兵判囚100年
·鲜为人知的大屠杀:看看美国人是怎么反独?
·中国每一次统一,都要流多少血,死多少人啊!
·彭德怀元帅眼中的共产主义
·如果克林顿披露炸馆真相——将被暗杀!
·厉有宁建议保护非法私有财产!
·一个美国营养学家眼中的原始共产主义
·温家宝在圈养人民
·严禁在人民大会堂里做美梦!
·“你”已成为时代周刊2006年年度人物
·美国为什么轰炸我大使馆?!
·斯大林对华人实行种族灭绝
·07两会——中国政治“全家福”大杂烩
·美国《国防新闻》承认蓄意轰炸我大使馆!
·贫困夫妻不堪医药费相缚投江!
·国防大学政委坚决抵制军队国家化!
·现代版“人血馒头”为何会上演?
·国难98黑色真相
·现在进行时:家贼外鳄 轮奸股市
·毛泽东王朝辉煌的微电子工业和计算机事业——中国计算机事业回顾
·中华民族旷古未有的财富浩劫
·招沽大屠杀 从上涨13倍到下跌2500倍
·多维网公开赞美“17大最大的赢家”——无耻啊!
·天灾人祸 考验着温总 也考验着你我
·外剿内耗,胡锦涛“和谐社会”摇摇欲坠
·08两会:双簧,谎言,两手抓,超奥斯卡级政治秀!
·达赖,拿出你的血证来!
·起来,不敢做奴隶的人们!
·风云4·19
·5月1日反法,6月1日反美!
·胡锦涛,你卑鄙的出卖了一代爱国愤青!
·江贼不死,国难未已!
·我活着,我感到愧疚!
·汶川同胞们,请活得有尊严!
·温总在北川小学写下“多难兴邦!”
·总有一种感动让我们泪流满面
·总有一种感动让我们泪流满面
·我噙着泪水,每天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搜索失事直升机的信息
·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
·向保卫钓鱼岛的勇士们致敬——我落后了!
·半夜鸡叫——发改委突然袭击!
·火并!中日网民同声指责本国政府卖国求荣!
·兰德:中国人像迷失的狗
·将反华进行到底!
·我祝曼德拉先生生日快乐!
·印度:中国的野心是吞并全亚洲
·藏青会绝食—有志气!有骨气!
·中国愤青:“要南沙!不要奥运!”
·三鹿,你让我感动耻辱!
·胡锦涛,你深深地爱着美国,可是美国爱你吗?
·2008年,我们在鏖战
·朱镕基 没有解开高尔丁死结的悲剧英雄
·不听话,叫你躲猫猫,否则教你做噩梦,实在不行,上北大吧
·世人的确应该惊叹胡忽悠的两招妙棋!
·国难99十周年祭
·汶川•国难08周年祭
·512国殇•国难08周年祭
·在生与死之间,惊骇、忍耐,被关怀!
·我终于没有能拯救爸爸
·天欲堕,赖以拄其间!
·在历史的下降期中,无知就是证据!
·每一天,我都非常惊诧我为什么还活着!我为什么还活着!
·在生与死之间,我一直在追求
·黑日!空想民主主义黑日!
·那一天,太阳变成了黑太阳!
·一个发生在旧金山的真实的故事
·我本想加上“钻石是女人最好的朋友”配作一文
·日日国殇!10月1日~10月10日世界政局随笔
·当历史与我会合时,我向历史点赞!
·博讯已经封杀我对十月革命一百周年的评论!
·评《津巴布韦十七年通货膨胀“钱不如纸”,经济失败诱发政治风暴》
·“我的眼泪停不了”——我的眼泪也停不了
·历史让谁走死路,谁就走死路
·中华人民共和国有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人,但不是博讯!
·2018年3月11日,一个注定载入史册的奇耻大辱的日子!
·2018年3月14日 我失去了霍金教授
·每一次冒死尝试全面剖析马克思,都被博讯视作垃圾信息封杀
·10月13日发言(或许会被博讯删除)
·希望CERN与每一个在乎奇点的科学家看见这些公式
·历史上有一天等于二百年的时候
·灿烂星空,谁是真的英雄?
·在生与死之间,在“政审”+封杀自媒体公众号之间,与博讯“标记为垃圾信息
·“苦难的中国”就刻赤海峡危机致古秘书长的公开表态
·对12月8日巴黎第四轮黄背心示威的一己之见
·让我再尝试一次网络言论自由!
·在噩耗中,为二〇一九年第一次动笔
·谨以个人名义,向朱牧师致敬!
·致德仁天皇,不,致德仁阁下
·历史上有二十年等于一天的时候
·三十周年祭随笔
·在历史进入痉挛期之时,博讯选择装聋作哑
·历史总是在你始料不及时突然开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历史总是在你始料不及时突然开幕

   6月4日,我等待着,等待着卑劣无耻的单仁平装聋作哑,冷漠地、慢慢地、坚持不懈地害死丁妈妈,或恬不知耻地胡说什么“你们在有生之年看不到习主席倒台!”“在中国,除了政府,没有第二支能捍卫大家利益(数十万上海浦东冤民,以及被隐瞒地震预报谋杀的十万汶川同胞除外)的力量”。——等来的却是单仁平又一篇不敢署名的文章!“看遍30世间兴衰,中国人更加坚定!”(?!坚定到在博讯上放风说习匪走路都走不稳?)“我们民族的集体心理足够强大 !”“我们高度团结,信心百倍!”“某些人把对祖国的认识定格在30年前,他们拒绝接受现实!他们的利益与人民脱钩(?!)他们已经被整体边缘化!插不上什么嘴了!”“我们拥有强烈的集体上进心!”“老百姓更加接受发展权!”“你们所作所为不过是在瞎忙活!”“瞎忙活!”“30年前我们的行动,获得了人民的授权与支持!是维护国家稳定的正当必要举措!(?!)”“我们要在理论上坚定!在政治上坚定!在党性上坚定!”“我们要强化理论武装!只要我们强化理论武装,聚集解决思想根子问题,我们就一定能战胜一切风险挑战!”“我们要有信仰!有自信!有信念!” “我们要有信仰!有自信!有信念!”“我们要有信仰!有自信!有信念!”“我们必定能够始终保持大局稳定!稳定是福!”“世界潮流,浩浩荡荡!”(这句话是从我这儿剽窃的!)
   
   当然,刘士余是没有如此四个自信的,沈健也是没有如此4个自信,4个意识的。
   
   六月四日,虽然我与朱牧师失去了一切联系,与司徒华爷爷已经阴阳两隔,但我相信,支联会一定不会忘记“人民不会忘记”,朱牧师也一定会记得我。


   
   而朱牧师、支联会、以及不及6月9日十分之一或三十分之一人数的活得有尊严,并矢志不渝地坚信中国人民有权利活得有尊严,中国人民有权利享有自由与尊严的香港同胞——大家的表现果然没有令我失望!
   
   谨以个人名义向朱牧师,向失去司徒华爷爷的支联会,向一代代延续蜡光的同胞们,表达谢意。——哪怕最后只剩下我和朱牧师两个人,也要坚持到底!(如果朱牧师能够发现在道德、品格上超过自己暨超过我的接班人,我也会与朱牧师挑选的接班人继续坚持下去,直到2189年)只要我们有决心,有毅力,坚持到二一八九年六月四日,我们就一定能看到绝望、无耻、愚蠢的当权反动派及其走狗们的下场!看到王莽封建土地国有制的下场!
   
   谨以个人名义向同情丁妈妈的所有国际媒体及各国政要表达谢意。——相信你们之中的绝大多数人仅仅是基于最起码的人道主义对丁妈妈表示同情,也相信你们之中还有许多人对鄙人表示痛恨与厌恶,或心怀极度不满。——对前者,我代丁妈妈表示衷心的谢意,并九十度鞠躬;对后者,鄙人只好说:“白猫黑猫,能抓耗子就是好TOM!”(但有言在先,鄙人不会放弃令各位痛恨的个人立场与个人原则;所以“黑猫”们最好赶快与习匪沆瀣一气地公开合作!)
   
   然后,历史在我始料不及时突然开幕
   
   然后,我迅速意识到,现在无论鄙人说什么,或不说什么,打些什么字,或不打些什么字,习匪都会怒发冲冠、暴跳如雷,然后想出些新的鬼点子来害人!或对鄙人采取某些新的非常手段
   
   那么,鄙人应当做些什么呢?
   
   我大可以保持沉默,或只写“我看到了,不反对博讯删除这句文字”,或索性写上“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请各位自己去猜吧!”或不顾一切地高呼:“革命是历史的火车头!是被压迫、被剥削、被侮辱、被损害、被欺骗、被利用的不幸的人们恢复尊严的日子!是人民的节日!爸爸已经被你们害死了,你们告诉我,我还怕些什么?!从汉城到哈拉雷,到处都是百万群众在欢呼,在载歌载舞,在鸣笛欢庆打倒当权反动派!你们当真有4个自信!当真心里不害怕?!”
   
   但鄙人考虑再三,还是认为:既然当权反动派迷信既得利益者/封建资本主义暨封建资产阶级可以垄断历史的走向,那么,当权反动派就应当动员李嘉诚、霍英东、李兆基等大资本家公开表态,公开声明坚决拥护23条!公开入党!公开宣誓效忠习思想!——实践暨历史将证明:鄙人从未干涉过香港同胞根据自己的立场、信念决定自己的命运。
   “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这句鬼话是彻头彻尾的形而上学!形而上学!!
   
   历史总是在你始料不及时突然开幕,但今天的历史却不是能够用“一天等于二十年”“二十年等于一天”描述的历史。此一时彼一时,十九世纪下半叶的形势不同于二〇一〇年代末的形势,今天,我们,不,我要把历史交给万山磅礴之主峰!我要看这个土匪能否把自己背在背上的腐败绝望的官僚机器(领导干部是执政兴国的骨干力量!是关键少数!)动员起来,筑牢信仰之基、补足精神之钙、把稳思想之舵,引领承载着中国人民伟大梦想的航船破浪前进!破浪前进! ——历史考验习匪近平的时候到了(自习匪暗杀《炎黄春秋》之后,它就把自己逼进了历史的死胡同!死胡同!)!让我看习匪如何表现!或如何不表现!
(2019/06/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