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请为难中的胡石根杨秋雨李玉陈大山宁惠荣祈祷(3)]
家庭教会
·人之本体的奥秘
·亚当人生的见证
·“以人为本”的思考
·爱仇敌之奥妙
·识别真伪,祛邪扶正(对气功的思考)
·婚姻之道
·宗教与科学对立的吗
·分别善恶树的奥秘
·历史规律不可抗拒——三自爱国运动六十年的纪实)
·北京三自会纪实(1979——2000)
·为真道竭力争辩(剖析“神学思想建设”的真相)
·剖析丁光训的本质
·赵复三的异化人生
·神的权柄统管万有——读《美国的本质》有感
·救主降世普天同庆——圣诞节的思考
·“万物的结局近了”——“主耶稣阿!我愿你来”
·“万物的结局近了”——“主耶稣阿!我愿你来”
·世界大结局与撒旦魔鬼的末日
·基督再来与世界末日
·以色列与阿拉伯
·论守主日与守安息日问题
·李克牧师:就缸瓦市教堂致信政府各级宗教事务领导同
·基督徒不可以诉讼告状吗
·缸瓦市教会事件的真相——对杨毓东牧师回忆录的思考
·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
·圣经为什么不能出版
·朋友!您了解基督教吗
·爱恨之奥秘
·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
·重建圣殿——“这殿的荣耀必大过先前的荣耀”
·纪念“十九号文件”30周年
·清查三自教会财务回报情况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我所知道的父亲吴耀宗
·偶像算不得什么
·认真贯彻宗教政策 加强教会自身建设
****************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7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7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7
·人权日看望刚恢复自由的张文和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7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4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李美青祈祷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5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李美青祈祷2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7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李美青祈祷3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8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4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0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5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1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为难中的胡石根杨秋雨李玉陈大山宁惠荣祈祷(3)

   
   请为难中的胡石根杨秋雨李玉陈大山宁惠荣祈祷(3)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徐永海
   


   2019年6月26日
   
   我们这个家庭教会很小,每次聚会也就十来个弟兄姊妹,常来的(或来过的)也就是几十人。在这些弟兄姊妹中,一些弟兄姊妹正在坐牢,一些弟兄姊妹失去联系。每想到他们时,很是伤痛,为此写此文,望肢体们来为难中的胡石根、杨秋雨、李玉、陈大山、宁惠荣祈祷。
   
   
   1、胡石根弟兄(长老)在2015年7月9日被抓,后被判刑7年半。请为胡石根祈祷。
   请为难中的胡石根杨秋雨李玉陈大山宁惠荣祈祷(3)

   胡石根(中),2015年5月22日在聚会中,(杨秋雨、胡石根、徐永海)
   
   
   
   2、杨秋雨弟兄,在今年3月1曰被抓,3月15日被批捕。在杨秋雨被抓后,他的母亲在6月15日去世,请为杨秋雨祈祷。
   请为难中的胡石根杨秋雨李玉陈大山宁惠荣祈祷(3)

   访民杨秋雨(中),2018年8月31日在聚会中(戚若青、杨秋雨、李青、吕动力)。
   
   
   
   3、李玉,在今年6月4日被抓了,我们还没有她的具体消息。请为李玉祈祷。
   请为难中的胡石根杨秋雨李玉陈大山宁惠荣祈祷(3)

   访民李玉(中),2018年12月7日在聚会中(程玉兰、李玉、林春芬)
   
   
   
   4、陈大山,在2017年夏天后就失去联系,一直没有他的消息,很为他揪心,请为陈大山祈祷。
   请为难中的胡石根杨秋雨李玉陈大山宁惠荣祈祷(3)

   访民陈大山,2017年3月31日聚会时照片。
   
   
   
   5、宁惠荣,2016年9月2日被截回新疆哈密后,只是偶有信息,基本处于失联状态。请为宁惠荣祈祷。
   请为难中的胡石根杨秋雨李玉陈大山宁惠荣祈祷(3)

   访民宁惠荣(中),20016年8月19日在聚会中。(王金铃、宁惠荣、杨秋雨、董继勤)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手机: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附:
   
   山东枣庄访民李玉对幼子的真心母爱
   ——请欧美国家有爱心的主内肢体收养我的5岁孩子
   
   https://blog.boxun.com/hero/201905/shangfangweiquan/3_1.shtml
   
   https://blog.boxun.com/hero/201905/shangfangweiquan/4_1.shtml
   
   
   山东枣庄访民李玉对幼子的真心母爱
   ——请欧美国家有爱心的主内肢体收养我的5岁孩子
   
   我叫李玉,女,1983年4月8日出生,家住山东省枣庄市市中区永安乡黄庄村523号。我家有,父亲李培学,母亲吕显芬(瘫痪在床),大哥李根,本人李玉,为本村村民,农业户口。
   
   我家原有住房600平方米,是个二层楼。还有门市360平方米,经营日用百货、蔬菜水果、五金电器、儿童玩具等,已经近30年。还有两亩口粮田,种一家人的口粮。一家人以此为生,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也算小康。
   
   2007年我家遇到了拆迁,在我家所在的村子基础上,建了多个高档商品住宅小区——东湖豪庭、东湖明珠、金泰御苑等,这些小区内建有人工湖、游泳池、健身馆等高档设施,房价极高。
   
   其中有一、两栋楼是专为区乡公务员盖的,房价仅为市价的一半;其中区、乡委书记一级的可认购155-200平方米,科级、科级以下、事业单位教师等可认购120平方米。
   
   在拆迁中,给我家的补偿极不合理,我一家不能同意。为此,有关部门采取了“株连”的方式,即让在企事业单位工作的家人做“工作”,工作做不通,调离原单位或开除。我二哥大学毕业后,在市中区黄庄中学当中学老师,作为农村孩子能当上中学老师,他很是珍惜。为此有关找到我二哥,让我二哥做我们一家人的工作,同意他们的不合理的拆迁补偿。
   
   作为家人,我们很是珍惜我二哥的中学老师的职业,一个农村孩子能当上中学老师多么不容易。但是,由于拆迁补偿太不合理,我们实在无法接受。黄庄中学校长殷泽明当着我们全家人、村委会、拆迁办,对我二哥说,如果做不通你家人的工作,就不要来上班了,你就不要当老师了。
   
   2008年5月14日我家遭强拆,我们一家流离失所、无家可归、露宿街头,我姥姥一家人看我们实在可怜,暂时收留了我们。为此我一家人不得不走上了上访的道路,先后到了村、乡、区、市的有关部门。可是在2年的上访中,问题不但得不到解决,还受尽了屈辱,被打、被骂。
   
   到了2010年,我二哥对我们说,人家给了三套安置房,一个80平方米,两个105平方米,20万。
   
   1、这个安置实在是不合理,我们家原有960平方米,才补偿290平方米,我们实在是不能接受。
   
   2、作为家长,我的父亲李培学一直没有签字,是我二哥代签的,完全不符合手续。
   
   3、我父母住在80平方米的那套房,我大哥住在一套105平方米的那套房,二哥住在另一套105平方米的那套房,(我二哥应当享受事业单位教师认购的120平方米,可是以这105平方米这套拆迁安置房顶替了)。我没有房子住了。
   
   4、我2007年拆迁的时候25岁,是当村的村民,是常住人员,是农业户口,2亩口粮田中有我的一份。可是在拆迁中,我没有得不到一套住房,没有得到一分钱补偿。
   
   为此,我个人开始了上访维权之路。
   
   先后到了村、乡、区、市的有关部门,问题不但得不到解决,还受尽了屈辱,被打、被骂。为此到省(济南)上访,还不得不解决,为了不得不来到北京上访,可是依旧都不得解决。
   
   为了寻求“包青天”,为了得到路过的“有关的大领导”注意、关注,我写了上访材料摆在街头,曾点过鞭炮,曾在首长路过时“拦轿喊冤”,为此我曾被警告、训诫、行政拘留、取保候审。18大期间,在我怀孕2个月时,曾被关黑监狱,是永安乡夏庄一个被废弃的水泥厂。也许我的做法太傻了,但我不后悔,因为我想只有如此,我的问题才会得到解决。
   
   但是问题依旧得不到解决,有时我十分悲观失望,尤其是我怀孕在身,肚子越来越大的时候,感到没有一点前途,不如一死了之。一天我走到天安门,实在想不开,想跳金水河,被武警救下。我很是感谢这个武警警察,不然我和我的孩子,都不会活到现在。
   
   没有想到,我想不开要跳天安门前金水河,因为无家可归面临生孩子时到了天安门,等等这些都成了我的罪状,在孩子刚满1岁时,还需要吃奶时,我就被抓,后被判刑4年。
   
   在狱中4年,我经历了很多苦难。如被带15斤脚镣,并被手铐脚镣连着一起,这样的日子过了半个多月,只能弯着腰,抱着腿,不能站直,无法走路,不能吃饭,不能自己大小便,夜里还要值班,无法入睡。
   
   曾被关单人牢房,2次,共64天,没水洗漱,每天只给1个小馒头,不到2两,有时一天一顿都没有。不让换洗衣服,只能坐在小凳子上,不许活动,头痒了都不让挠。
   
   手脚浮肿,血压低,有病也不给看,曾因晕倒都不给就医,还让接着站立,站不住,别人扶着也要站。
   
   这些都不算什么,最痛苦的是对孩子的想念。在我坐牢期间,孩子被送山东枣庄福利院。
   
   我出狱后去福利院看我的孩子,福利院不让我见,对我说,需要找村主任和乡的民政部门开证明,还需要找派出所的警察带着你来。
   
   费了很多周折,我终于见到了孩子,我发现孩子面黄消瘦,很不健康,我很是揪心。并发现,这里的软硬件条件都不是很好,一个阿姨需要照顾好多孩子,照顾不过来。
   
   我很想把孩子接走,可是我能把孩子接到哪里去了,我出狱后,依旧是无家可归,自己的温饱都时常遇到困难。我的孩子是生在上访维权的路上,难道还要陪着我一直在上访维权的路上走下去吗。
   
   上访维权道路可能是一条没有结果的道路,也许我的问题一生都得不到解决,我一生都要走下去,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和我一样。
   
   我希望我孩子能过正常人的生活,我希望有爱心的主内肢体能够收养我的孩子,使他能过上常人的生活。
   
   多年的上访维权经历,使我对我们这个国家没有一点信心,我希望欧美国家的有爱心的主内肢体能够收养我的孩子。
   
   我(李玉)的电话:13521603545
(2019/06/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