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我和無錫火花學會]
胡志伟文集
·種瓜得瓜 種蒺藜者收穫芒刺
·「我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帶著你們打回大陸去」——反攻大陸的國光計劃曝光
·十七名精英將校擬訂113本反攻計劃
·第一梯次擬登陸廈門福州廣州
·蔣介石說:與其死在台灣,不如死在大陸戰場
·蔣介石說:我們反攻是行使國家主權
·美國主流輿論盛讚老蔣「至死不渝其志」
·《十大戰爭真相》第二輯序言
·在無數片面之辭中發掘歷史真相
·民間史料比官方正史更鮮活更具體
·口述歷史暴露出驚人的史實
·1962年中共一度打算撤離上海
·兼聽則明,偏信則暗
· 痛悼好好先生姚立夫
·《春秋》壯盛的作者陣容
·有華僑的地方就有《春秋》
·一生行芳志潔輕財重義
·〈日軍芷江洽降與蕭毅肅上將紀念座談會〉發言
·國軍三大參謀長之首
·貶抑國軍戰績必然貶損整個中國抗戰
·恢復歷史真相才對得起殉難的三千萬軍民
·極左黨棍仍在竄改歷史
·張宏志站在日寇立場醜詆抗日軍民
·忘記歷史的民族沒有前途
·美國外交官洩密致使國軍突擊隊全軍覆沒
·文集第七集目錄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
·「善惡必書」是中國傳統史德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諘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註解:
·海峽兩岸口述歷史的今昔及其牽涉的若干道德、法律問題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臺灣聘用史學俊彥從事口述歷史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部份作者與編輯缺乏史學訓練
·香港口述歷史的現狀
·民間的史學探索促使官方逐漸開放史料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真史戰勝偽史
·結論
·註釋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紀實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附錄一〕《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殺二十萬人換取二十年的穩定
·展示社會變遷民俗潮流名人言行
·記敘重大歷史事件補充正史之缺失
·記載重要的統計數字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一、 襄公之仁
·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三、 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四、 專家判斷失誤
·五、 忽視情報工作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七、 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和無錫火花學會

收藏最終獲得的快樂是文化的快樂。                
   --古董鑒賞家馬未都(1955- )--
   [按] 二○一三年三月十五日,張筱弇先生逝世於無錫寓所,享年八十八歲。今年是張先生逝世六週年,也是無錫火花學會成立七十週年大慶。一九四六年,從抗日戰場退伍的張靜庵將軍回到故鄉無錫,以其退伍金在北塘大街106號開設了一家郵幣社。一九四九年張靜庵、張筱弇父子發起成立火花學會。張氏父子待人寬厚,輕財重義,孜孜不倦地收藏,夙興夜寐地埋頭著述,在一個甲子的光陰中,共出版263期《火花》刊物(早期是刻蠟版油印),在中國火柴工業史與火柴商標史的研究領域建立了一座巍峨的豐碑。
   泊其晚年,猶本著老有所為、樂於奉獻的精神,選送精品參加各地舉行的大型展覽會,曾榮獲一九九三年深圳火花煙標國際展覽會頒發唯一的國內火花收藏獎,獲「藏品、人品兼優」獎狀。一九九九年出任《亞洲火花》特邀主編,被中國火花界等稱為「花壇昆崙」。他為後人留下的名言是:「收藏是我一生的愛好,收藏使我的精神世界十分充實,收藏使我受益匪淺,其樂無窮。」本文謹為紀念張氏父子而作。
   

   火花學會最小的會員
   抗戰勝利後,許多軍用剩餘物資湧入上海市場,有軍用防風火柴、紅頭火柴、瑞商、美商洋行進口的外國火柴,種類繁多,稚齡的我出於好奇心,都一一收藏。朝鮮戰爭爆發後,人民政府徵用外資企業改為國營,大批印有英文的舊招紙被清倉拍賣給攤檔小販,直至五十年代末期,一分錢可買二百張之多。我每逢週末去上海老城隍廟商場「淘」火柴紙,總是滿載而歸。五十年代初期,我上中學時,書櫃、壁櫥堆了幾屜火柴招紙,家母戲稱為「垃圾馬車」。一九五六年上高中一年級時,我從中文版《世界青年》月刊讀到德國人伏脫‧格雷寫的文章,原來外國人也有嗜集火柴盒的,於是我在《集郵》雜誌登了一則徵求交換火柴商標的小廣告,此後連續好多年,我家的信箱天天爆棚,出乎意料之外,竟有那麼多同好者。
   更使我高興的是,在離上海不遠的無錫,還有一個一九四九年成立的火花學會。一九五七年夏我十五歲時隻身赴無錫拜訪了張靜庵、孝弇父子,商討了會務發展大針。筱弇先生告訴我,火花學會的發起人和贊助者多數在滬居住,她的宗旨是以花會友,交換藏品。會員之間恪守信譽,重視道德、人品,往來函件,有求必應。她以會刊《火花》聯繫各地會員,舉凡編輯、刻蠟版、印刷、郵寄都由張氏父子義務擔任,每月印行雪連紙八開一張,收回成本費五分,由各地會員自顧認購10-20份。會刊欄目有古花欣賞、新花介紹、海外花趣、火柴工業溯源、廣告交換等等,當年沒有影印機,由各地會員貢獻新產品,貼在刊物上充當插圖。通過互相交換和切磋,我認識了京劇大師梅蘭芳、呂劇名小生武韜、名導演馬彥祥、蘭州大學俄語教授宋子明等。梅博士寫一筆清秀絹麗的楷書,真是字如其人;科班出身的武韜,每封信都用毛筆寫六七張宣紙洋洋千言,這些都在我腦海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辛亥首義老人、畫家兼電影明星錢化佛在進賢路寓所展示了他的藏品,最別開生面的是,用火柴招紙作插圖輯成的一冊「香火姻緣」,從戀愛、訂婚宴客、蜜月旅行到早生貴子,現在回想起來還是餘味無窮。名金石家朱其石邀我去他的長樂路寓所觀賞他蒐藏的十鉅冊清末民初火柴招紙,竟全部是彩色木刻精印的,內有光緒變法、宣統禁賭、袁世凱稱帝等珍品數千種,他贈我許多清末火花的複品,語重心長地說:「你才十幾歲就集了八萬種,到我這年齡,恐怕一百萬種也有希望。我的藏品曾攝影成集寄到國外展覽,期望你將來比我幹得更出色,為同胞爭光」,接著他拿出一方玉章,大小正如一枚火柴招紙,上面是他精心鐫刻的我家住址和我的英文姓名,我連聲道謝。記得那天夜晚我興奮得看了又看,最後手持那堆珍罕火花進入了夢鄉。自此以後,我寄出的商標背後都遵照朱老建議蓋上這枚圖章,當時《集郵》雜誌有一批蘇、捷、波、日、印尼訂戶,就這樣,我的姓名住址就不脛而走,由東歐至北非,由東南亞至美澳,傳遍了五大洲。為了編譯捷克火花目錄,我冒昧寫信給捷克駐滬總領事費林格,他指派精通中文的二秘查以閣先生為我逐句譯述;瑞典駐滬領事則為我提供了一批瑞典火柴公司的資料;英國駐滬商務參贊幫助我和英國火花協會建立聯繫。一個十幾歲的中學生,能頻頻出入外國領事官邸,真是令人羡慕的事,這是因為中國火柴盒以它所表現的中華文化,深深打動了外國蒐藏家的心靈。小小的火柴招紙通過鴻雁傳書,向國際友人傳播中華文化,引起良好反應,外國廠商競相印製「龍」嘜,這是中外文化交流的碩果,我深以為榮。
   五十年代的火花學會會員有卅多人,計有:上海錢化佛、錢萬能、黃德光、朱其石 、趙樂康、王瑞昌、陶維德、湯文炯、胡志偉;北京馬彥祥、張振武、朱星南;天津王藜青;廣州周錫韍、周錫韡;嘉興朱良甫;蘭州宋子明;香港王楚三、桂慶安;硤石沈傳忠、沈家棟;山東濟南武韜、費縣魯岩、青島張振中;無錫張靜庵、筱弇父子;西安湯世釗、陳萬堂;武漢曾德生;杭州鍾韻玉、內蒙赤峰王惠民等等。我同他們都有過交往。趙樂康在上海鉅富劉念義的大中華火柴廠任職,他多次接待我到訪並贈以新品種。黃德光在成都路開一家水果店,前店後居,那時他的孩子尚在幼年,他待客很熱情;鍾韻玉是杭州的郵商,我同他每週都通信。宋之明在蘭州大學教授俄文,回信很及時。王楚三是香港的粵劇名伶,桂慶安寄給我台灣火花,被我視為珍品。
   上海有一位姓程的著名集郵家,老以為火柴紙是不登大雅之堂的東西,我邀他參觀了我的藏品後他激動地說:「和你相比,我的全部郵票都是小兒科,我的日本郵票只有幾套浮世繪,而你卻有兩千張浮世繪,色彩比郵票更鮮艷,題材更廣闊,看得我眼花繚亂,從今開始,我也跟你學習收集火花。」我父親的好友朱品三醫生,他曾詫異地說:「哼!上高中了,還在玩火柴盒,真沒意思!」待他瀏覽了我幾十冊藏品,從羅賓漢、阿里巴巴到蒙娜里莎,從聖保羅堂到自由女神,從雲崗石窟到剪紙、木刻藝術……他感動地說:「想不到真有意思!」以後每逢來我家,他總要先看看我的「新成績」。在我的影響下,同學、親友、鄰居紛紛染上了這種奇怪的癖好。中學的同窗,考上了北京、昆明、瀋陽等地的大學,又把這種嗜好帶到了新的校園。一名姓謝的同學從西安交大來信說,他宿舍中十四名同學已有九名成了火花迷。至於火花學會,它已從通邑大城發展到窮鄉僻壤,據不完全統計,一九六五年全國有火花迷十萬名以上。
   從考證火柴盒上的人物跨入歷史研究殿堂
   我每天處理中外來信廿多封,又協助編印《火花》會刊,還擔任校刊主編、參加課餘航模小組,還參加籃球比賽,但絲毫沒有耽誤學業。一九五九年春,靜安區教育局在重點學校舉辦數學考核,我只化廿分鐘就交卷考了滿分,因為每天應付大批函件,逐漸養成敏捷、迅速的工作效率。我到手一枚日俄戰爭的尼古拉二世商標,就要窮根究底翻參考書查明日俄戰爭的起因、經過,清庭的態度,以及尼古拉二世的生平,還專門讀了翻譯小說《旅順口》一書。五十年代內地教育界輕英重俄,中學英語成績一般都差勁,我卻因為每天與外國筆友通信,以勤補拙,熟能生巧,最後能獨立看懂原著小說。四十年前初來香港,我的英文就能應付裕如,還常常在外刊上撰稿,這一切都是蒐集火柴盒的良好成果。我的父母,從來也不干擾我的課餘嗜好,因為這種有益嗜好使我不同於鄰家的孩子,從小不買零食吃,不交損友,成年後不喝酒不抽煙不賭錢。我父母給我的每一文錢都是放心的,不是用在書籍雜誌辭書上,便是用在郵資上,絕不會胡花。這種有益的嗜好使我生活有規律、工作有條理、做事有分寸有計劃,至今對我的本行工作仍大有裨益呢!
   一九五七年至五九年,是我蒐集火柴商標最有成就的時期,我同英國、捷克、南斯拉夫、日本、印度等六十多個國家的火柴盒發燒友建立了通訊交換關係,搜藏了全球一百多個國家與地區十幾萬種火花。我因為同六十多個國家的青少年通信交換火柴盒貼和郵票,常常找英語教研組組長、原聖約翰中學教務長莊尚德老師和許天福老師(後調上海外語學院任教授)修改英文信函,所以英文水準高出同班同學。二○一三年一月,我譯注的《張發奎上將回憶錄》榮獲「二○一二年全國影響力圖書傳記類第三名獎項」,不禁想起莊、許二位老師當年餵我吃的「偏飯」。
   高二時坐在我旁邊的同學榮正光是無錫榮宗敬家族成員,其父榮孝範欲把其一生積蓄分拆傳承給子女,故耗巨貲在外灘郵商傅湘洲的店裡買了大批歐美珍郵。我放學後常去南匯路榮家弄堂裡打藍球,乃順便觀賞他的幾十冊郵集;榮正光與程懷濂等同學也來膠州路我家觀賞我的幾十本火花插薄。我最珍愛的是幾本日本浮世繪火花集,是我用中國郵票同東京郵商大谷久雄交換得來的。
   浮世繪,照字義講是「虛浮世界的繪畫」,亦即雲煙過眼的瞬息歡樂之繪畫。因此,花街柳巷的愛情、歌舞伎演員的倩影與舞台場景,花前月下的吟詠,山野的遊宴和旅途的漂泊……都是浮世繪取之不盡的素材,它是日本江戶時代(一六○三至一八六七年,也叫德川幕府時代)民間生活的百科全書,是以女性為核心、以愛情為題、傾注了市民階級濃郁情感理想的審美樂趣之町人(市民)藝術。浮世繪同中國古代文學藝術有著極其密切的親緣關係,它植根於日本民間生活,影響卻深及全球。畫中的日本城市生活、夢幻景色、男歡女愛、船上的飲宴、蹙額伶人,尤其是千嬌百媚的美女,栩栩如生,其鮮艷的色彩把人們帶到燦爛而陶醉的境域。浮世繪美女數以千枚計,另有「江戶名勝百景」「東海道五十三次(連接京都與江戶的沿海岸國道上之五十三個驛站)、「木曾街道六十九次」、「富士百景」等等,無不姹紫嫣紅,迷人眼目。
   一九七九年十月六日,我領到「往來港澳通行證」,赴香港同離別三十年的老父團聚。我試著寫信給張筱弇,收到他回信我喜出望外,那時大陸已經改革開放,對外通信無所顧忌。知悉了張靜庵、筱弇父子已恢復錢幣與火花蒐藏,油印火花也恢復出版,我彷彿精神上又多了一層依託。
   初到香港時,我借居於大哥胡志翔醫生的跑馬地住宅,他訂了《明報》和《新晚報》各一份。後者的副刊設有「下午茶座」版,內有個開放讀者投稿的〈內行人語〉專欄,輪流介紹三百六十行的甜酸苦辣。我嘗試寫了兩組(各五篇)專題:〈郵商這一行〉與〈沙灘雕塑師〉。前者是我訪問郵商彭培進先生的記錄,後者是我到大浪灣時採訪父友朱品三醫生的外孫賀雷的報導。小雷是無師自通的雕塑家,花一年時間用電鑽、鑿子與金剛石鋸片在大浪灣西南的石壁上塑了一座貝多芬巨型雕像,光是瞳距就有三十八米寬。因這兩組專文,我結識了新晚報的副刊編輯高潔女士,她待人和氣,沒有歧視外省人的陋習。我又向新晚報的週末贈刊《良夜》投寄以火花為題材的短文,每篇配圖四至二十張,所幸全部刊出,且以紅色套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