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我和無錫火花學會]
胡志伟文集
·迄今為止最好的口述歷史
·為編輯們說一句公道話
·大家都來竭誠支持琉球復國運動
·介紹武之璋新書《原來李敖騙了你》
·族群融合是歷史發展的大趨勢
·天字第一號大右派章乃器
·錢海岳及其鴻篇巨制《南明史》
·抗戰時期國府怎樣供養五百萬軍隊
·南明王朝到國外借兵反攻復國的軼事
·國史館出版物的文獻價值無窮無盡
·第十七輯目錄
·《張發奎口述自傳》得獎報導
·《洪秀全演義》編註後記
·《林彪密函蔣介石》序
·中菲之爭:不戰而屈人之兵
·揭秘「對日戰略打擊方案」
·從歷史看入越作戰必勝
·古代的諡號與現代的褒揚令
·民族自治应纠正为「民族融合」
·《張發奎口述自傳》得獎報導
·第十八輯目錄
·《吾國與吾民》序言
·《怎樣活到一百歲》序言
·《中日大戰一
·日本竊佔琉球經過
·略論莫言小說的人民性
·且看國民黨如何處置趙仲容烈士遺屬?
·記取甲午戰爭教訓 肅清日本潛伏間諜
·人從虎豹叢中健
·2012年兩岸南海能源論壇紀要
·第十九輯目錄
·有錢一條龍 無錢一條蟲
·人心不足蛇吞象 世事到頭螳捕蟬
·張發奎談南昌暴動細節
·黃 世 仲 傳
·沉痛悼念張校長世傑先生
·上海人製作的藏書票及藏書票上的上海
·上海人製作的藏書票及藏書票上的上海
·上海聖約翰大學對中國現代化的貢獻
·《香港二十八總督》展示的155年香港歷史
·第二十集目錄
·敢於向鄧小平嗆聲的一哥會計師容永道
·《反攻大陸 空降青海》書摘
·真實與虛構—名人傳記與口述歷史研究
·名人死後多年 才能蓋棺論定
·香港教育制度的痼疾
·薛耕莘坐冤獄二十五年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
·世上豈無千里馬 人中難得九方皋
·在香港的五四中學校友
·第二十一集目錄
·中國古今稿酬考
·今古茫茫貉一丘 功名常笑爛羊頭
·精彩紛呈、火花四濺的兩岸關係研討會
·從百年來國家元首薪俸說起
·外交部怎樣變成援交部
·勞苦功高的饒漱石為什麼不能平反?
·有關琉球主權與日本核試驗的官式答覆
·《十大超富發家秘史》序
·毛澤
·第二十二集目錄
·陶勇譚甫仁劉培善的離奇死亡
·李震擅燒江青裸照
·張莘夫的主兇之臨終懺悔
·國民黨烈士趙仲容後人在台灣的遭遇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
·銅鑼灣書店倖存者的遺言
·我所認識的阿海與李波
·訪台灣畫家林智信
·成都《當代史資料》回收事件
·第二十三集目錄
·《真本吳三桂演義》編校後記
·《色與戒》序言
·戴雲龍口述自傳
·光風霽月的文人--羅孚
·《琉球是中國的》序言
·第二十四集目錄
·光環背後的吳弘達
·你所不知道的銅鑼灣書店案真相
·惡鄰包圍下的中國
·《文革詩詞評註》紐約發布會紀盛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
·上海聖約翰大學對中國現代化的貢獻
·另類文革秘聞集《戚本禹回憶錄》
·第二十五集目錄
·我所認識的吳敦義
·虎王神駿 華夏之寶
·李波被绑架內情
·我所認識的阿海與李波
·寧願被台獨抄家清算 不肯給烈士立碑撫恤
·我所認識的金鐘
·鴉鴉烏的香港中文水準
·中國古典小說的顛峰之作——《姑妄言》
·第廿六集目錄
·第廿六集目錄
· 我所認識的譚仲夏
·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
·怎樣對付惡鄰?
·文學名著盡皆真人真事
·《姑妄言》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和無錫火花學會

收藏最終獲得的快樂是文化的快樂。                
   --古董鑒賞家馬未都(1955- )--
   [按] 二○一三年三月十五日,張筱弇先生逝世於無錫寓所,享年八十八歲。今年是張先生逝世六週年,也是無錫火花學會成立七十週年大慶。一九四六年,從抗日戰場退伍的張靜庵將軍回到故鄉無錫,以其退伍金在北塘大街106號開設了一家郵幣社。一九四九年張靜庵、張筱弇父子發起成立火花學會。張氏父子待人寬厚,輕財重義,孜孜不倦地收藏,夙興夜寐地埋頭著述,在一個甲子的光陰中,共出版263期《火花》刊物(早期是刻蠟版油印),在中國火柴工業史與火柴商標史的研究領域建立了一座巍峨的豐碑。
   泊其晚年,猶本著老有所為、樂於奉獻的精神,選送精品參加各地舉行的大型展覽會,曾榮獲一九九三年深圳火花煙標國際展覽會頒發唯一的國內火花收藏獎,獲「藏品、人品兼優」獎狀。一九九九年出任《亞洲火花》特邀主編,被中國火花界等稱為「花壇昆崙」。他為後人留下的名言是:「收藏是我一生的愛好,收藏使我的精神世界十分充實,收藏使我受益匪淺,其樂無窮。」本文謹為紀念張氏父子而作。
   

   火花學會最小的會員
   抗戰勝利後,許多軍用剩餘物資湧入上海市場,有軍用防風火柴、紅頭火柴、瑞商、美商洋行進口的外國火柴,種類繁多,稚齡的我出於好奇心,都一一收藏。朝鮮戰爭爆發後,人民政府徵用外資企業改為國營,大批印有英文的舊招紙被清倉拍賣給攤檔小販,直至五十年代末期,一分錢可買二百張之多。我每逢週末去上海老城隍廟商場「淘」火柴紙,總是滿載而歸。五十年代初期,我上中學時,書櫃、壁櫥堆了幾屜火柴招紙,家母戲稱為「垃圾馬車」。一九五六年上高中一年級時,我從中文版《世界青年》月刊讀到德國人伏脫‧格雷寫的文章,原來外國人也有嗜集火柴盒的,於是我在《集郵》雜誌登了一則徵求交換火柴商標的小廣告,此後連續好多年,我家的信箱天天爆棚,出乎意料之外,竟有那麼多同好者。
   更使我高興的是,在離上海不遠的無錫,還有一個一九四九年成立的火花學會。一九五七年夏我十五歲時隻身赴無錫拜訪了張靜庵、孝弇父子,商討了會務發展大針。筱弇先生告訴我,火花學會的發起人和贊助者多數在滬居住,她的宗旨是以花會友,交換藏品。會員之間恪守信譽,重視道德、人品,往來函件,有求必應。她以會刊《火花》聯繫各地會員,舉凡編輯、刻蠟版、印刷、郵寄都由張氏父子義務擔任,每月印行雪連紙八開一張,收回成本費五分,由各地會員自顧認購10-20份。會刊欄目有古花欣賞、新花介紹、海外花趣、火柴工業溯源、廣告交換等等,當年沒有影印機,由各地會員貢獻新產品,貼在刊物上充當插圖。通過互相交換和切磋,我認識了京劇大師梅蘭芳、呂劇名小生武韜、名導演馬彥祥、蘭州大學俄語教授宋子明等。梅博士寫一筆清秀絹麗的楷書,真是字如其人;科班出身的武韜,每封信都用毛筆寫六七張宣紙洋洋千言,這些都在我腦海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辛亥首義老人、畫家兼電影明星錢化佛在進賢路寓所展示了他的藏品,最別開生面的是,用火柴招紙作插圖輯成的一冊「香火姻緣」,從戀愛、訂婚宴客、蜜月旅行到早生貴子,現在回想起來還是餘味無窮。名金石家朱其石邀我去他的長樂路寓所觀賞他蒐藏的十鉅冊清末民初火柴招紙,竟全部是彩色木刻精印的,內有光緒變法、宣統禁賭、袁世凱稱帝等珍品數千種,他贈我許多清末火花的複品,語重心長地說:「你才十幾歲就集了八萬種,到我這年齡,恐怕一百萬種也有希望。我的藏品曾攝影成集寄到國外展覽,期望你將來比我幹得更出色,為同胞爭光」,接著他拿出一方玉章,大小正如一枚火柴招紙,上面是他精心鐫刻的我家住址和我的英文姓名,我連聲道謝。記得那天夜晚我興奮得看了又看,最後手持那堆珍罕火花進入了夢鄉。自此以後,我寄出的商標背後都遵照朱老建議蓋上這枚圖章,當時《集郵》雜誌有一批蘇、捷、波、日、印尼訂戶,就這樣,我的姓名住址就不脛而走,由東歐至北非,由東南亞至美澳,傳遍了五大洲。為了編譯捷克火花目錄,我冒昧寫信給捷克駐滬總領事費林格,他指派精通中文的二秘查以閣先生為我逐句譯述;瑞典駐滬領事則為我提供了一批瑞典火柴公司的資料;英國駐滬商務參贊幫助我和英國火花協會建立聯繫。一個十幾歲的中學生,能頻頻出入外國領事官邸,真是令人羡慕的事,這是因為中國火柴盒以它所表現的中華文化,深深打動了外國蒐藏家的心靈。小小的火柴招紙通過鴻雁傳書,向國際友人傳播中華文化,引起良好反應,外國廠商競相印製「龍」嘜,這是中外文化交流的碩果,我深以為榮。
   五十年代的火花學會會員有卅多人,計有:上海錢化佛、錢萬能、黃德光、朱其石 、趙樂康、王瑞昌、陶維德、湯文炯、胡志偉;北京馬彥祥、張振武、朱星南;天津王藜青;廣州周錫韍、周錫韡;嘉興朱良甫;蘭州宋子明;香港王楚三、桂慶安;硤石沈傳忠、沈家棟;山東濟南武韜、費縣魯岩、青島張振中;無錫張靜庵、筱弇父子;西安湯世釗、陳萬堂;武漢曾德生;杭州鍾韻玉、內蒙赤峰王惠民等等。我同他們都有過交往。趙樂康在上海鉅富劉念義的大中華火柴廠任職,他多次接待我到訪並贈以新品種。黃德光在成都路開一家水果店,前店後居,那時他的孩子尚在幼年,他待客很熱情;鍾韻玉是杭州的郵商,我同他每週都通信。宋之明在蘭州大學教授俄文,回信很及時。王楚三是香港的粵劇名伶,桂慶安寄給我台灣火花,被我視為珍品。
   上海有一位姓程的著名集郵家,老以為火柴紙是不登大雅之堂的東西,我邀他參觀了我的藏品後他激動地說:「和你相比,我的全部郵票都是小兒科,我的日本郵票只有幾套浮世繪,而你卻有兩千張浮世繪,色彩比郵票更鮮艷,題材更廣闊,看得我眼花繚亂,從今開始,我也跟你學習收集火花。」我父親的好友朱品三醫生,他曾詫異地說:「哼!上高中了,還在玩火柴盒,真沒意思!」待他瀏覽了我幾十冊藏品,從羅賓漢、阿里巴巴到蒙娜里莎,從聖保羅堂到自由女神,從雲崗石窟到剪紙、木刻藝術……他感動地說:「想不到真有意思!」以後每逢來我家,他總要先看看我的「新成績」。在我的影響下,同學、親友、鄰居紛紛染上了這種奇怪的癖好。中學的同窗,考上了北京、昆明、瀋陽等地的大學,又把這種嗜好帶到了新的校園。一名姓謝的同學從西安交大來信說,他宿舍中十四名同學已有九名成了火花迷。至於火花學會,它已從通邑大城發展到窮鄉僻壤,據不完全統計,一九六五年全國有火花迷十萬名以上。
   從考證火柴盒上的人物跨入歷史研究殿堂
   我每天處理中外來信廿多封,又協助編印《火花》會刊,還擔任校刊主編、參加課餘航模小組,還參加籃球比賽,但絲毫沒有耽誤學業。一九五九年春,靜安區教育局在重點學校舉辦數學考核,我只化廿分鐘就交卷考了滿分,因為每天應付大批函件,逐漸養成敏捷、迅速的工作效率。我到手一枚日俄戰爭的尼古拉二世商標,就要窮根究底翻參考書查明日俄戰爭的起因、經過,清庭的態度,以及尼古拉二世的生平,還專門讀了翻譯小說《旅順口》一書。五十年代內地教育界輕英重俄,中學英語成績一般都差勁,我卻因為每天與外國筆友通信,以勤補拙,熟能生巧,最後能獨立看懂原著小說。四十年前初來香港,我的英文就能應付裕如,還常常在外刊上撰稿,這一切都是蒐集火柴盒的良好成果。我的父母,從來也不干擾我的課餘嗜好,因為這種有益嗜好使我不同於鄰家的孩子,從小不買零食吃,不交損友,成年後不喝酒不抽煙不賭錢。我父母給我的每一文錢都是放心的,不是用在書籍雜誌辭書上,便是用在郵資上,絕不會胡花。這種有益的嗜好使我生活有規律、工作有條理、做事有分寸有計劃,至今對我的本行工作仍大有裨益呢!
   一九五七年至五九年,是我蒐集火柴商標最有成就的時期,我同英國、捷克、南斯拉夫、日本、印度等六十多個國家的火柴盒發燒友建立了通訊交換關係,搜藏了全球一百多個國家與地區十幾萬種火花。我因為同六十多個國家的青少年通信交換火柴盒貼和郵票,常常找英語教研組組長、原聖約翰中學教務長莊尚德老師和許天福老師(後調上海外語學院任教授)修改英文信函,所以英文水準高出同班同學。二○一三年一月,我譯注的《張發奎上將回憶錄》榮獲「二○一二年全國影響力圖書傳記類第三名獎項」,不禁想起莊、許二位老師當年餵我吃的「偏飯」。
   高二時坐在我旁邊的同學榮正光是無錫榮宗敬家族成員,其父榮孝範欲把其一生積蓄分拆傳承給子女,故耗巨貲在外灘郵商傅湘洲的店裡買了大批歐美珍郵。我放學後常去南匯路榮家弄堂裡打藍球,乃順便觀賞他的幾十冊郵集;榮正光與程懷濂等同學也來膠州路我家觀賞我的幾十本火花插薄。我最珍愛的是幾本日本浮世繪火花集,是我用中國郵票同東京郵商大谷久雄交換得來的。
   浮世繪,照字義講是「虛浮世界的繪畫」,亦即雲煙過眼的瞬息歡樂之繪畫。因此,花街柳巷的愛情、歌舞伎演員的倩影與舞台場景,花前月下的吟詠,山野的遊宴和旅途的漂泊……都是浮世繪取之不盡的素材,它是日本江戶時代(一六○三至一八六七年,也叫德川幕府時代)民間生活的百科全書,是以女性為核心、以愛情為題、傾注了市民階級濃郁情感理想的審美樂趣之町人(市民)藝術。浮世繪同中國古代文學藝術有著極其密切的親緣關係,它植根於日本民間生活,影響卻深及全球。畫中的日本城市生活、夢幻景色、男歡女愛、船上的飲宴、蹙額伶人,尤其是千嬌百媚的美女,栩栩如生,其鮮艷的色彩把人們帶到燦爛而陶醉的境域。浮世繪美女數以千枚計,另有「江戶名勝百景」「東海道五十三次(連接京都與江戶的沿海岸國道上之五十三個驛站)、「木曾街道六十九次」、「富士百景」等等,無不姹紫嫣紅,迷人眼目。
   一九七九年十月六日,我領到「往來港澳通行證」,赴香港同離別三十年的老父團聚。我試著寫信給張筱弇,收到他回信我喜出望外,那時大陸已經改革開放,對外通信無所顧忌。知悉了張靜庵、筱弇父子已恢復錢幣與火花蒐藏,油印火花也恢復出版,我彷彿精神上又多了一層依託。
   初到香港時,我借居於大哥胡志翔醫生的跑馬地住宅,他訂了《明報》和《新晚報》各一份。後者的副刊設有「下午茶座」版,內有個開放讀者投稿的〈內行人語〉專欄,輪流介紹三百六十行的甜酸苦辣。我嘗試寫了兩組(各五篇)專題:〈郵商這一行〉與〈沙灘雕塑師〉。前者是我訪問郵商彭培進先生的記錄,後者是我到大浪灣時採訪父友朱品三醫生的外孫賀雷的報導。小雷是無師自通的雕塑家,花一年時間用電鑽、鑿子與金剛石鋸片在大浪灣西南的石壁上塑了一座貝多芬巨型雕像,光是瞳距就有三十八米寬。因這兩組專文,我結識了新晚報的副刊編輯高潔女士,她待人和氣,沒有歧視外省人的陋習。我又向新晚報的週末贈刊《良夜》投寄以火花為題材的短文,每篇配圖四至二十張,所幸全部刊出,且以紅色套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