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忆六四:中共迟早会倒;大饥荒时她到中南海高呼打倒毛泽东]
独往独来
·为了忘却的记忆:反美斗士们,叶落归美
·贾舟子的博客;大解密:毛泽东写给汪精卫的密信
·溪谷闲人的博客: 身段放软嘴巴硬,博鳌论坛孤独求败
·高伐林博客:叙利亚为何蠢到用毒气遭来美国空袭?
·文庙的博客:中美贸易战打碎了厉害国的强人玻璃心
·黄浦江不死的游魂 石挥
·格丘山;一个令中共三代家族胆战心惊夜不能寐的消息
·乡干部:从一个乡镇干部的视角看待习近平
·乡干部:谁说中国人素质低不能搞民主?那是胡扯!
·董狐;三字经
·乡干部:2017的乡村:瞎忙和作死
·美国战略:中国人从来没有弄懂美国的军事和外交
·中国的敌人是谁?
·大面积停产,中国的实体经济究竟是被谁打垮的?
·胡亥的博客:川普开打贸易战 习王体制经受极端考验
·巴山老狼;专制中国:被世界十面埋伏,听国内四面楚歌,
·溪谷闲人:美国经济进入数十年来最佳繁荣期
·吉歌的博客:从六四到六五:反共反习大联盟成立!
·生命之轻的博客:刘鹤无恙习堪忧
·吉歌的博客:敲醒袁红冰:以最大文明战胜中共
·轼前秈苑川金会底牌尚未揭开,习近平已被扒光底裤
·贾舟子:颠覆你的认知: 伊拉克与阿富汗现状
·云峰侠客:习近平当政五年 败招迭出国运逆转
·贾舟子的博客:美拿伊朗高官及其子女开刀了
·王博看美加:解读蓬佩奥在美国投资峰会上的讲话
·韓 旭:李克强龙兴之地—— 河南政坛可能掀起政治风暴
·吉歌的博客:核爆:王健自杀,习近平鲸吞海航
·挺不错的博客:贸易战势如劈竹,川普总统众望所归
·挺不错的博客:芯片打击大脑,大豆打击中国人的胃
·蔡慎坤:谁丢了老祖宗留下来的领土?
·胡亥的博客:网络流传中共政变不是空穴来风
·吉歌的博客:核爆:韩正查海航,王岐山随时自尽
·吉歌的博客:谈野兽的本能:透视习近平被罢免
·胡亥的博客:习近平权力真空,江泽民仍掌8341
·文庙的博客:习近平能仿效华国峰而善终吗?
·吉歌的博客:核爆:为什么海航是习近平的?贯君的父亲是习近平
·今天起,世界变了。 信源:世界日报
·胡亥的博客:世贸组织末日 习王体制大厦将倾
·芬兰唐夫的博客:看看刁远凹究竟有多蠢
·文庙的博客:中美战略对抗激化华人立场惊天剧变
·巴山老狼:董瑶琼:伟大的“泼妇”是怎样炼成的?
·挺不错的博客:美国重建了中国,不会再犯傻了。
·老度的博客:习近平在军中能定于一尊吗?
·贾舟子的博客:古有诸葛亮,今有杨其静
·挺不错的博客:“留学生几乎都是间谍”引发的思考
·挺不错的博客:美国铁壁合围,中国瓮中之鳖
·习近平毫无招架之力 川普将中国逼入死角
·他当穷光蛋,住农村、开破车…全球最穷总统退休了
·北戴河之后,中共的局势越来越严峻更无解
·胡亥的博客:天不生川普,万古如长夜
·jkerry博客:写一写这个川普被“弹劾”的可能性
·ZT:终结共产主义 — 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
·挺不错的博客:惨遭围堵,“中国高科技”成瓮中之鳖
·挺不错的博客:中国GDP泡沫:想骗别人,先骗自己
·特有理:极不光彩的“川普政府抵抗者”
·鱼囊的博客:老人帮非江湖温朱李而另有其人
·习近平他身边正在发生的无声政变
·袁 凌:毛泽东时代的五大著名劳教营
·旧文再贴:某大人的‘强军富国梦’与访俄的自取其辱
·吉歌的博客:核爆:为范冰冰,习近平愿弃江山
·查韦斯的社会主义搞垮了委内瑞拉,习共正步其后尘。
·hancock的博客:中国慌了,失业大潮将滚滚而来……
·文庙的博客:中美经贸脱钩, 军事对抗和冲突将成为选项
·巴山老狼的博客:爱毛高风险,毛粉要谨慎:小心丢老命!
·古林风的博客:川普日记: 中国体制成功但只适合自己
·勿忘董瑶琼 设法营救董瑶琼 延续泼墨事件的后续影响
· hare的博客:习近平为什么不敢来联大?
·伊万卡这一举动 预示着美国从中国撤侨
·曹长青:为什么左派演出杯葛大法官的丑剧
·溪谷闲人:贸易战,中国敲竹杠,美国必还击。
·彭斯副总统有关美国政府中国政策讲话全文翻译
·国际刑警主席孟宏伟北京失踪 孟妻向法国报案遭到威胁
·幸亏有个美国,才使世界免遭‘一党专政’的共产党奴隶
·老度的博客:卡瓦诺胜出的意义-从历史框架看英美的法治
·习近平家族6亿港元房产曝光,栗战书女儿一掷千金买亿元豪宅
·老度的博客:卡瓦诺胜出的意义-从历史框架看英美的法治
·令人震撼的中朝关系内幕,悲剧啊!狗咬狗,肥狗怕瘦狗,强狗怕恶狗。
·与中共摊牌:要么宪政改革,要么退出历史舞台
·质量欠佳 俄海军拒用中国发动机,厉害了,山赛国!
·毛泽东时代几位文工团女团员的特殊地位
·胡锡进实拍新疆教育营:毛骨悚然
·毛泽东不断地‘群众斗群众运动’使中华民族变成“低素质民族”(旧文新看)
·贾舟子博客:历史上美国曾七次帮助中国度过难关
·Vito的博客:黑人支持川普,创造 Blexit 一词鼓励退出民主党(ZT)
·奇文《政审你大爷》正在疯传 官方删不净
·董狐:中美制度谁优谁劣,对中国美国社会矛盾和社会稳定性的对比和分析,
·董狐:喜贱评的19个伟大
·朱忠康:《中国百姓为什么这么穷》
·朱忠康:《中国百姓为什么这么穷》之十(续完)
·高新:习近平感恩毛主席被《炎黄春秋》打脸
·徐文立:特朗普和習近平到底有什麼特殊的私人關係?
·华邮踢爆美国权威智库布鲁金斯收了钱为华为好话说尽
·溪谷闲人的博客:热闹,保释会转为监控设备研讨会
·鲍廷格(博明)——特朗普身边的“中国通”
·王江松:11月8日国宝笔录记--一次国宝笔录的过程
·彭小明:中共专制集团的流氓手段——人质外交
·老度的博客:从处理中兴和华为的不同方式看中美冲突升级
·溪穀閑人的博客:瘋狂叫囂霸5G,中國原來在放屁
·关风祥:点 评 任 正 非
·韩秀女士:【漫归家路,美国孤女逃离红色中国】
·毕汝谐:他与习近平有两段女人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忆六四:中共迟早会倒;大饥荒时她到中南海高呼打倒毛泽东

《北京之春》编辑忆六四:中共迟早会倒
   大纪元记者徐绣惠圣贝纳迪诺县报导
   2019年5月5日,《北京之春》杂志主编陈维健接受大纪元专访。他说:“中国人心沸腾,总有一个引爆点会释放出压力,中共迟早会倒。”
   陈维健曾参与1979年西单民主墙运动,与民主同道创办《沉钟》杂志,他也因参与1989年六四学运遭审查;1991年,陈维健移民新西兰后创办、并长期担任《新报》主编。
   1949年中共窃占神州中国;1959年前后中共血洗西藏;1969年毛的决策差点使苏俄以核武进击中国;1979年,中国曾有短暂机会摆脱共产党专治,在北京西长安街和西单北大街交会处出现一道两米高、一百多米长的“民主墙”──但这短暂的言论自由亦遭扼杀;1989年,爆发六四事件,中共在天安门广场屠杀学生;1999年中共污蔑法轮功的组织启动,开始大规模非法绑架、抓捕法轮功学员。

   迈向二十一世纪,2009年,中共挑拨维汉两族关系,爆发新疆7.5事件;而且,因中共官方将大陆甲流(H1N1)疫情当成“国家机密”、死亡人数当成“绝密信息”来封锁,至今仍不知多少中国人因错过“黄金治疗期”而不治身亡。
   
   “六四”是中国全民反腐败的先声
   陈维健回忆1989年六四学运前期自己已在杭州工作,当时市民们虽然不是直接参与者,但全国所有的舆论都很支持学生。陈维健也与几位友人共同组织了浙江临时的联合会,准备声援学生,为绝食的学生准备物资疗养、康复。
   但当6月4日,北京政府下令军队镇压后,情势急转直下。陈维健说:“共产党完全可以不开枪镇压,和平地解决广场上的问题,中国本来有可能像台湾一样转型为一个民主的社会。”
   他说,当时地方比北京多一点的时间和空间,“杭州有许多学生和市民希望政府改变。”在六四镇压开始后,地方还在持续支持,很多市民去抗议政府施压人民。陈维健认为六四不只是学生运动,而是全国各省动员起来对民主、反腐的诉求。
   他说:“改革开放后,人民对自由的渴望爆发出来,这是一个全民支持的运动,不只是学生运动,是中央机关、新闻单位都支持的民主运动,几乎全国都动员起来了。”
   他认为,当时酝酿中的政治改革,源于经济“改革开放”带来的物质生活增长,与从而产生的许多权力与金钱的交易。而当时的“权钱交换”还不如今日恶质,是“六四”镇压造成百姓们失去了追求“政治自由”的渴望与勇气。由于政治改革成为禁区,中共权贵结构愈加固化,就恶化成“绝对的权力,带来了绝对的腐败”。
   
   学生低估中共的残忍
   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陈维健表示,当时很多人都不相信共产党会开枪,但和陈维健有同样一代经历的中国人了解共产党更多一些。他说,从布拉格之春、苏联东欧瓦解,经验证明,共产党的标准手段,就是“坦克开上街头”、“镇压群众运动”。果然,最终也和陈维健所预料的一样,中共出动坦克、军队镇压民众。
   陈维健说:“学生们相对比较单纯,对中共的残忍估计错误。”且中共擅于灌输人们错误的观念,也就是对人民进行“洗脑”,当时那些调进北京的外省军人,都认为自己是在“保卫”国家,因为他们完全不能理解学生为何抗争,也没有民主的概念。
   陈维健说:“很多学生到开枪了,还在想共产党真会开枪吗?他们还不相信这些子弹是真的子弹。”
   因1989年的“六四”镇压,中国当时那股随着改革开放所兴起的“理想”精神也荡然无存,过去自我约束的“道德”观解体,“能捞就捞”、“为钱当官”成为在中国的生存准则。
   
   海外华文媒体遭中共染指
   作为资深媒体主编,陈维健也表示中共长期用“利益”收买华文媒体。2001年1月23日法轮功“自焚伪案”爆发后,中共外交人员就曾警告他不准刊登“自焚伪案”的真相,要他引用新华社污蔑法轮功的“假新闻”。陈维健当时告诉对方:“如果所有的中共喉舌都不刊登了,你再来找我。我只登真实的新闻,在法轮功议题上,我们的意见不一样。”
   中共利用海外中资公司在广告或其它项目上“照顾”某些华文媒体,让这些媒体在海外散布有利中共的新闻,或是直接和当地媒体合作,让海外媒体直接引用他们的文章,美其名专版“合作”,实际上都是为中共官方宣传。
   陈维健回忆当时中共策划了“自焚”伪案,并在喉舌媒体强力宣传下,形成人民仇恨法轮功的假象,使迫害继续,甚至进一步扩散到海外。但陈维健拒绝当中共喉舌,坚持新闻自由。
   
   
   
   目睹六四屠杀惨状的良心军医遭软禁
   原题:去信促习平反六四 蒋彦永遭软禁难求诊
   【本报讯】六四30周年到来之际,现年86岁的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良心退休军医蒋彦永,近日已被军方“升级监管”,软禁在家,失去自由,连去医院看病都不行;家中电话及手机也被当局截断。蒋早前接受港媒专访,披露他已去信国家主席习近平,要求为30年前的六四事件正名,再度招来舆论关注;事件或成当局对其“加码监控”的原因。
   北京人权律师尚宝军昨在微信朋友圈留言,吁“关注蒋彦永医生”,尚对《苹果》记者表示,他已联系不到蒋医生本人。过往多年六四前夕,蒋彦永虽被当局例行看管,但尚有行动自由。内地独立记者高瑜昨午在Twitter透露,蒋彦永昨早获准到301医院接受四名专家会诊,但他走出北京万寿路朱各庄26号的军队干部休养所大门时,被哨岗看守人员阻止出门,且一度发生推撞。
   据透露,蒋彦永在和朋友通话中情绪激动:“这个违宪的反动军队我不参加了!为甚么我蒋彦永到自己的医院看病,约好了并已获批准,有四个主任给我会诊,到大门口却不让我出去?”据悉蒋因为年事已高或有神经退化,故需要就医。与此同时,蒋家两部电话及其手机都被截断,无法与外间联络。《苹果》记者昨多次尝试联系蒋,电话都被中断。有知情者上周五曾打通蒋的电话,蒋称目前人身安全没问题,但被要求不能再接受传媒访问。
   1989年六四事件后,曾救治过六四伤者的蒋彦永目睹屠杀惨况,悲痛不已;事后以亲历者身份对外证明六四屠杀,并多次上书要求当局重评六四。2003年他亦率先对外披露中国沙士疫情。今年两会期间他透露曾去信习近平及全国人大,再次要求当局解决六四问题,正确评价六四事件,不料招来军方24小时软禁,严加看管和噤声。
   
   
   
   
   
   大饥荒时她到中南海高呼打倒毛泽东
   大饥荒:一个鲜为人知的悲惨故事
   牧云散人
    1960年7月26日上午,中南海北门外铁灰色的宫墙下,站着一名身着蓝色工装的青年女子,双手各举着一块硬纸牌,一块上写着“消灭人民公社!人民公社饿死我叔叔一家六口!”另一块上写着“打倒毛泽东!彭德怀万岁!”
   中南海北墙外的那条街道名曰文津街,有多路公共汽车、无轨电车经过,但不设站。那天只有少数过路人看到这名青年女子双手高举着的标语牌。青年女子很快被宫墙外的便衣警卫发现,拎小鸡一般拎进北门去,在接待室给她戴上手拷,做了简单的询问,口供笔录如下:
   问: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什么成分?职业?要老实回答!
   答:我叫刘桂阳,湖南衡阳县人,祖宗三代贫雇农。我本人是共青团员,鲤鱼江火力发电厂运煤车间工人。
   问:你来北京,有没有单位证明信?
   答:没有,但我有工作证,上面有照片,出生年月、家庭成分、政治面貌等。你们搜出来看,可以打电话到我们工厂去查对。
   问:你的同伙呢?他们在哪里?
   答:没有同伙,就我一个人,连我爱人都没告诉,凭天地良心来告状。
   问:你这叫告状?是不折不扣的现行反革命行为。
   答:随你们怎么讲,我反映的是真实情况。
   问:你既然是贫雇农出身,本人又是工人、共青团员,为什么要跑到党中央、国务院的门口来干这种不要命的反革命勾当?
   答:同志呀,天爷呀!你们住在北京,坐在中央,饱崽不知饿崽饥呀!不知道公社社员吃野菜、树叶,吃观音土……乡下连猫、狗都饿死了,一些人家灭了门。我叔叔一家六口都饿死……同志呀,天爷呀,我从小没有父母,叔叔婶婶把我养大,送我读初中,1956年进电厂当学徒,三年没回老家。心想大跃进、吃公共食堂,他们生活过得好,我就粗心了。去年下半年听讲乡下没吃的,我还不相信,大半年也没有写信。今年5月请假探亲,回老家看望叔叔、婶婶、兄弟姐妹,没想到都得水肿病,吃观音土吃死了呀……(呜呜呜),新社会,饿死贫雇农,造的什么孽呀!我老家那村子,饿死三十几口……我找到一个堂叔,两个堂妹,他们还没有死,只是偎在火塘边,剩下一口气。堂叔告诉我,我叔叔一家六口,都是他拖出去埋的,一人一把茅草,连张裹尸的席子都没有……堂叔破衣烂衫,和我讲话,只是蹲在地上不起身,我的两个堂妹也蹲在地下不起身,堂叔说,妹子你带有吃的,就留下一点,一家三口动不得,去山上挖观音土都没有力气……我们也出不得门,没有东西遮下体呀,(呜呜呜)……同志哥,老天爷!你们要关我、杀我、枪毙打靶,也要听我把话讲完,把话讲完……我带回去四包高价饼干,只好给了堂叔、堂妹。他们接了饼干,就当了我的面没命地吃啊,吃啊,四包饼干,共是六斤,一口气吃光……边吃边灌水。第二天一早,要我去辞行。你们猜哪样了?堂叔和两个堂妹久饿猛吃猛灌水,都胀死了!(呜呜呜)我造的哪样孽呀!我哭天喊地,做了杀人凶手呀……我回到工厂,广播里天天喊三面红旗,大好形势。我什么话都不敢讲,讲了就是反革命。(呜呜呜)我晓得凶手是哪个。搞大跃进,办人民公社,吃公共食堂,我们一个村就饿死三十几口。还有更多的老人、小孩在等死……(呜呜呜)我一个贫雇农的后代想不通!一个共青团员想不通!一个电厂女工想不通!我就是到北京来喊口号,我要打倒人民公社!我要打倒毛主席!我要喊彭德怀万岁!万万岁!
   在中南海北门接待室,青年女工又哭又闹,戴着手铐还在地下打滚。只好用抹布堵上她的嘴,给她加上脚镣,交北京市公安局收押。
   如此重大的反革命案情,新中国开国以来首宗平民女子大闹中南海的恶性案件,中央办公厅留守人员不敢耽搁,将口供誊写清楚,作为急件送北戴河,报中央书记处。总书记邓小平看过,写下六个字:“请少奇同志阅。”主持中央工作会议的刘少奇看了“口供笔录”,脸色铁青地批下一行字:“悲惨,湖南灾情还算轻的,别的省区呢?此件交会议简报组印发。又:全党干部要大兴调查研究之风,会议之后,每位领导干部都应深入农村基层,去看看那里发生的事情。”
   载有这份“口供笔录”的会议简报,政治局常委会秘书田家英没有呈送毛泽东。那不是打老人家的脸吗?但自有更“体己”的人拿给他看,并密奏刘少奇批发这份简报是别有用心。1960年整个上半年毛泽东仍在号召“继续跃进”,“全党为1800万吨钢、6000亿斤粮食而奋斗”。直到这次中央工作会议前夕,他还不承认全国出现了大饥荒的事实。要不要改变“继续跃进”的政策,毛泽东还在犹豫,这个湖南辣妹子使他彻底清醒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