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139) -- 久違了,遊行]
点滴人生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行政低能兒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蝦球傳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日記(139) -- 久違了,遊行

   2019/6/9

   我已不記得有多少年沒有遊行了,大概有五、六年了吧。原因沒有什麼,因為似乎沒有什麼新的主題。人們為了守護香港價值,反對中共干涉香港事務而遊行,我是贊成的,但自己沒有出動,年齡恐怕是一個因素,因為年紀愈大心境愈淡,而體力也是一個問題,因為不知道自己可以走多遠。

   但今年民陣組織的遊行,我卻不理老朽,要挺身而出,因為心中有鬱悶,不能不藉助行動,特別是群體行動,舒發一下。

   這次遊行,其主題是要求政府撤銷‘逃犯條例’的修訂。坦白說,‘逃犯條例’是什麼?有什麼的內容?修訂這條例有什麼的意義?我們一介平民,也非法律專業,是不懂的。但經民主派議員和法律界的剖析和揭露,則發覺原來內裡大有文章,其要點是立法後,中共可以名正言順‘依法’在香港引渡它心目中的‘逃犯’到大陸‘受審’。

   這下可嚇怕香港人,特別是那些在大陸經商的人士。試問,在大陸做生意的人,有誰不賄賂大陸的官員?這樣,便是犯了法。目前,走回香港,人身可以安全。但修訂了‘逃犯條例’後,香港便不是他們的安樂窩了。

   特首林鄭、保安局長李家超、律政司鄭若驊等一眾高官以及民建聯等左派議員,戮力推銷修訂法案,並用盡一切美好言辭安撫港人。但中共的信用早已破產,那些為它說話的人的信用亦隨著破產,根本沒有人相信他們的說話和保證。

   特首林鄭等等說香港人對條例不認識,有誤會。誠然我們沒有詳讀這個條例,但我們相信權威。這不是法律嗎?但許多聲望卓著的法律界人士都反對這條例或有所保留,這對我們法律門外漢便足夠了。我們可憑這確定我們的立場。

   然而令人憤怒的是,港府利用一個港人在台灣殺了人的事件,推出這個條例修訂。口口聲聲什麼正義、公理,其實包藏禍心,虛偽之極。被人拆穿之後,再不講台灣的案件了,卻仍然堅持硬闖。

   它當然可以硬闖,因為它有一切有利的條件。它有強大的中共後台,只要聽話便可安心無虞。它有立法會作為它的走卒,為它服務,而立法會以建制派為多數,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正是在這個情況下,林鄭不可一世,置全香港民意和法律界專業意見於不顧,其囂張的程度,令人側目。

   這,加上之前在梁振英任特首時,以宣誓不符規則為藉口,DQ六個民主派議員,完全不給他們機會再宣誓,也完全不理他們是由選民直接選出,代表一部份市民的利益和意見。到林鄭就任特首後,她更為中共出謀獻策,大力配合中共滲透和控制香港,民主力量在香港岌岌可危。正是在這個情況下,人們憤懣已極,蜂擁而出,上街遊行。

   現在遊行已畢,筆者剛回家,即草擬此文。整體來說,這遊行非常成功,不止有破記錄的人數,而且秩序井然,士氣高漲,一路上聽著:“香港人,加油!”令我十分感動。

   香港人,我們要撐下去!

(2019/06/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