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毕汝谐 回击嘎拉杆之五百九十五至六百(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文集
·自文革至今50年,单兵毕汝谐始终战斗在自己的岗位上 毕汝谐(作家
·习近平、金正恩拥有与生俱来的先天优势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民运江湖的性罪错 毕汝谐(纽约作家)
· 妈妈走了! 毕汝谐
·刘鹤赴美处于两难境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就是“豌豆上的公主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无芯,中南海无心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川普踢馆,习近平应一展攘外长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骑手失误 狂鞭骏马也枉然 毕汝谐(纽
·情诗一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厉害了,金氏政治经济学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世界警察是要有薪给的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川普挥双刃剑刺向中国经济的软肋 毕汝谐
·习主席也应以史为鉴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北京连下两着外交错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兴股票大涨是风向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兴股票大涨是风向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东亚共荣圈与一带一路之比较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主席的见识不及妇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敢不敢下令大屠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从太阳看美中之差异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作家毕汝谐的政治预言为何远远超过职业政治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请中国爱国者从速奉献金银财宝 毕汝谐 (纽约作家)
·习近平是当儿皇帝还是当关门皇帝?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卡舒吉为言论自由和爱情献出生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清查五·一六轶事(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清查​五·一六题材的小说) 毕
·旧金山大学终身教授毕克茜博士是寡廉鲜耻的大骗子! 毕汝谐(作家
·果然被毕汝谐不幸而言中了!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17个铁证 池 慧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18个铁证 池 慧
·答五步蛇网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刘鹤之父刘植岩因一本色情日记被动承受文革的悲惨结局 毕汝谐(作家
·川习会是试金石——川普是政治家还是资本家? 毕汝谐(
·洞房私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给爱子步克的一封信(关于文革地下文學著名小說“九级浪”的稿费) 毕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罗援将军要三思 毕汝谐(纽约作家)
·刘少奇的政治成熟度不及童大林(外一则)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孟晚舟案的致命要害是断送了中共权贵的后路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巨金害了红卫兵,巨金害了习近平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脸乎?链乎?二者只能择一,无法两全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这一夜,我决定不当强盗当作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谢天谢地,我躲过上山下乡一劫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北京从美国之妻沦为美国之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假如周永康叛逃,周习必定双赢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 自由,你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杨洁篪等是文革年代的工农兵留学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1967年初夏北京文革咄咄怪事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美帝对毛泽东及中共大特务的历史恩情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文革年间,我与薛蛮子的一次打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给体制内第一个高呼打倒习近平的人画像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严家祺老师大力提(毕汝)谐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的阶层自卑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请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从不冒犯别人父母做起! 毕汝谐(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不是男儿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华人是这样在政治上相互侵害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全国政协其地其委员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我们这一茬人的道德标准是什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19情诗一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十三至二十四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十五至三十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一至三十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七至四十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十三至四十八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十九至五十四 毕汝谐(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十五至六十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六十一至六十六 毕汝谐( 纽约)
·几十个字能够道尽文革的可怕、毛泽东的魔力 毕汝谐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六十七至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爱的宣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七十三至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七十九至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八十五至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九十一至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九十七至一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零三至一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 零九 至一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一十五至一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一至一百二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 七至一百三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三至一百三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九至一百四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四十五至一百五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毛泽东嘎拉哈诗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三至一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九至一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七十五至一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一至一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七至一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三至一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九至二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零五至二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一至二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七至二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毕汝谐 回击嘎拉杆之五百九十五至六百(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骇世惊俗、举世无双的毕汝谐式的长篇按语 :
   
   
   
   
   
   世上没有不散的筵席;毕汝谐 回击嘎拉杆之六百诗(6X100),终于结束了。
   
   昔有百日维新,今有百日赋诗。
   
   
   小时候,我读唐诗三百首、学唱外国民歌二百首,觉得 三百首、二百首真是好多好多呀 ;没成想,老了老了,
   
   一出手就是六百首,比三百首加二百首还多呢。
   
   
   
   百日以来,我已经习惯每天食三餐赋六诗这样一种非常特殊的生活方式;今后光吃饭不写诗,一下子还不适应呢。
   
   
   在先,嘎出言不逊,肆行叫骂,我很生气,决定还以颜色;一开始,我心急火燎地对 嘎进行人身攻击,骂嘎是犬是鳖是蟾蜍是蜈蚣是蝎子是壁虎,嘲笑嘎的东北籍贯(甚至给嘎太太取名嘎翠花);这当然是很浅薄的,就像小时候,如果我恨谁,就用粉笔在墙上写条口号“某某某是大王八”一样。
   
   
   
   
   最初的激愤过后,我渐而陷入严肃的哲思:嘎到底是谁?我和嘎究竟是什么关系?
   
   
   结论:嘎庸才是毕天才在人世间的命中注定的伴生物;嘎庸才(兼恶贼贵人二者于一身!)偶然地、必然地、适时而又适地地出现了!
   
   
   
   借用贺敬之“雷锋之歌”咏及雷锋出现的诗句——
   
   像朝阳升起
   
   一样的合理,
   
   像婴儿落地
   
   一样的合情!
   
   
   
   步克母亲问:这个嘎是谁?你这么恨他!
   
   我笑道:我之所以煽动对嘎的刻骨仇恨,是为了激活想象力、联想力以及随机应变的急智,此乃借贼搬家之妙计也。
   毕天才永远无法确知 嘎庸才的庐山真面目,反之亦然。
   我认为毕汝谐是小而又小的天才,赋诗六百首(6X100!了得!)是天才的正常发挥(诗思奔涌,毕汝谐俨若趵突泉!);而嘎认为毕汝谐是精神病人是蠢货是老不死,其狗屁诗一文不值。
   
   我在诗中自称太岁,而嘎认为我是太碎;我不禁失笑:竖子有眼不识泰山!毕汝谐乃当世之锦马超也!
   
   面对玉麒麟,嘎庸才直犯嘀咕:这头牛咋跟俺东北那疙瘩的群牛不一样呢?
   
   判天才为精神病人与判精神病人为天才,二者皆庸才也。
   
   嘎我各执一词,留待后人评判。
   
   
   
   
   嗟乎,灭嘎与无法灭嘎,只不过是悲剧人生的两种不同的表现形式,并无本质的区别;而毕汝谐只能无望而又无奈地选择其一。
   
   
   这就是生命的永恒困境。
   
   
   故而,数百幅残酷吊诡、波澜起伏的政治、军事斗争的工笔画卷,于嘎我之间次第展开,取代了孩子气的轻狂谩骂。
   
   反嘎是一场西西弗斯之战。
   
   
   然而,我还是要知其不可而为之,对嘎一矢一剑,一计一策,认真不苟,皆有收获;尽人事,听天命。
   
   没有黑,就无所谓没有白;没有嘎庸才,就无所谓毕天才。
   
   反嘎自人身攻击始,进而将嘎提升为战术对手乃至战略对手;最后,嘎于我甚至等同于整个客观世界。
   
   辩证法是颠扑不灭的。
   
   如此,我一边听柴可夫斯基悲怆交响曲一边写反嘎诗篇,以期保持对于不可知命运的苍凉、悲苦的敬畏之心。
   
   毕汝谐无论翻多少跟头,也逃不出命运之网!
   
   
   
   
   
   
   毕汝谐 回击嘎庸才之五百五十八
   
   
   
   
   
   千年成败俱尘土,
   
   杀嘎嘎杀无胜负,
   
   悲剧人生早注定,
   
   不可妄称大丈夫。
   
   
   
   
   注:千年成败俱尘土引自文天祥 金陵驿二首
   
   
   毕汝谐身上的某些潜质,非逢遇特定贵人不可能焕发出来。
   
   
   年轻时,我有这样一件浪漫、香艳的趣事(诚然,毕汝谐的趣事往往是举世无双、独一无二的):
   
   一次,我对某情人道:我得天独厚,潘驴邓小闲齐备,性技巧炉火纯青(去医院看病要挂号,和毕汝谐上床也要挂号);熟能生巧,我能够一心二用,一边做爱一边思考严肃的问题,并行不悖。
   
   她说我是吹牛皮;两人话赶话说僵了(这回我和嘎也是话赶话说僵了),她找来一些二元一次方程题,当场测试;于是,我一边做爱一边
   
   解题,硬是好事双成!
   
   事后,我笑道:谢谢你对我的激励,没有你,我永远不可能知道自己竟然是性爱阿贝尔(阿贝尔是挪威数学天才,不仅才华惊世,而且美风仪,系我年轻时的偶像;另一位法国数学天才迦罗华也很了不起,但是长相不行,我不喜欢)!
   
   
   妙哉嘎贵人,以东北人特有的勤劳勇敢的憨劲(用东北话说就是傻狍子),成全了我的原本不敢奢望的诗人梦!乌拉!
   
   
   没有嘎贵人,我永远不可能知道自己竟然是6X100的马拉松诗人!
   
   
   
   中国诗歌三千年,不乏高产诗人如乾隆、陆游等,动辄赋诗数百首,然题材杂芜 ,不能统一;而 毕汝谐的六百首诗指向一致,绝无二者!
   数奇葩诗缘,嘎我为三千年来绝无仅有之一例,堪称史无前例!
   
   嘎我就这样共同创造了历史。这也是一项吉尼斯纪录。
   
   
   
   我竭诚欢迎一切非谩骂的批评;开明网友认为我的诗是顺口溜,为此,我在每首诗开篇都引用一句古圣先贤的诗词,增添书卷气,显摆俺(我很斯文,从不用俺字;这回与嘎厮混,不幸被他传染了)肚子里有点文化水儿,博览群书;并借以堵塞开明网友之口。
   
   
   六百首诗杀气腾腾、刀光剑影,则另有其因:
   
   我有一个朋友是夜总会老板;1997年,他用西瓜长刀刺死一名打架肇事的福建帮派青年(26岁),大陪审团裁定系正当防卫,免予起诉。
   
   我对他道:我真羡慕你呀,杀了人过了瘾,还不用承担法律责任!咱们都是站着撒尿的男人,我也想在不承担法律责任的前提下
   
   杀个人过过瘾!
   
   他说:第一刀我用尽全力刺穿他的腹部,一团血雾扑面而来,弄得我差点睁不开眼睛!
   
   我亢奋地欢呼起来: 太棒了!大丈夫当如是也!
   
   
   高山仰止 ,景行行止 ,虽不能至, 然心向往之!
   
   毛泽东轻视不能带兵的高干,毕汝谐轻视不能动武的男人。
   
   事实上,天才与野蛮往往密不可分。
   
   据木心大师考证,华格纳曾经举棋不定:当强盗还是当作曲家?
   
   青年毛泽东曰: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我们不可因人废言。
   
   毛泽东是巨无霸型的不世天才,而 毕汝谐是微若芥豆的迷你天才;他们并非人才,更不是芸芸众生;而且,他们都酷爱美食与美色;毛泽东拥国鼎,毕汝谐具才貌,于情场各施所长,体现了所向披靡的王者风范。
   
   顺便提一下,在一个家庭内,人才往往对天才怀有刻骨的妒恨。
   
   
   我的两个同父同母的姐姐(高级知识分子、博士),一心置我于死地而后快。
   无独有偶,我的老哥们韩念文(围棋手,常年陪万里等元老对弈)是大军阀韩复榘之嫡孙,其同父同母的胞兄韩念国系数学天才(当年,
   中国数学界轰动一时:大老粗韩复榘之孙竟然是天才!),两人势同水火。
   
    而且,人才对天才的迫害,往往较群氓对天才的迫害更残酷!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赋诗六百首,使我得以成百次地完成在生活中无法完成的杀人心愿(毛泽东是杀人魔王,无数冤魂令其笔锋独具不可企及的雄霸之气;普通作家谁有毛泽东左手杀人右手赋诗这样的写作底蕴?天差地别!);作品是作家焦虑情绪的最佳载体。
   
   真正的诗人柳亚子吟哦骇世惊俗、举世无双的诗句:大儿斯大林,小儿毛泽东。
   
   毕汝谐较柳亚子,小巫见大巫。
   
   
   
   
   此事已矣,来者可期。
   
   下一位嘎贵人,您在何处?
   
   今生今世,我还等得到您吗?
   
   世上有探雷器,缘何没有探嘎器?
   
   
   
   
   
   
   
   
   毕汝谐 回击嘎拉杆之五百九十五至六百(终)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杆之五百九十五
   
   从此江山是故人 ,
   
   噶贼已死绝红尘,
   
   盖棺情形冷眼看,
   
   罪恶昭著太岁惩。
   
   
   
   
   
   
   
   注:从此江山是故人引自张耒 发安化回望黄州山
   
   
   毕汝谐 回击嘎拉杆之五百九十六
   
   
   
   
   并刀昨夜匣中鸣,
   
   似为噶贼道不平,
   
   矫枉过正寻常事,
   
   或许个中有冤情?
   
   
   
   
   注:并刀昨夜匣中鸣引自陈子龙渡易水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九十七
   
   
   
   岭云含雨只空还,
   
   擒嘎为国除大患,
   
   不能叙功反论罪,
   
   我是当今袁崇焕。
   
   注:岭云含雨只空还引自韩琦北塘避暑
   
   毕汝谐 回击嘎拉杆之五百九十八
   
   千年成败俱尘土 ,
   
   擒嘎竟是空辛苦,
   
   兵凶战危我无惧,
   
    庙堂罹罪心欲哭。
   
   
   千年成败俱尘土引自文天祥金陵驿二首
   
   
   毕汝谐 回击嘎拉杆之五百九十九
   
   酒阑何物醒魂梦,
   
   噶贼首级怒目睁,
   
   死于我手他不服,
   
   万般皆是天注定。
   注:酒阑何物醒魂梦引自韩琦北塘避暑
   
   
   
   
   
   
   
   
   毕汝谐 回击嘎拉杆之六百(终)
   
   
   
   
   
   
   
   更换新名嘎拉杆,
   太岁赖尔入云端,
   三千年来创记录,
   他日请君享羹餐。
   
   
   
   
   
   附:
   
   
   
   
   编外诗致嘎网友求和
   
   
   
   
   
   
   系船最好夕阳时,
   
   避开冷月与烈日,
   
   求和噶君亦同理,
   
   闲话家常太岁至。
   
   
   
   
   注:系船最好夕阳时引自陆游晚泊松滋渡口二首
(2019/06/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