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 益陽二周負心-淺議周揚、周立波的婚外情]
张成觉文集
·匪夷所思的“阴谋论”
·喜闻恒均“无恙”---打油诗两首
·巴蜀男儿冉云飞
·“面包会有的”,“民主会有的”---杨恒均“被失踪”随想
·民主离我们还很远!
·微博三则
·微博四则
·微博兩則
·微博:周海嬰;趙連海
·高瑛.國共
·天塌一齊扛?/未未命真好
·明哲保身/自由尚遠
·吳晗與未未
·因果報應話吳晗
·侵犯主權?胡可留任?
·羅孚新著/文集面世
·雞蛋不宜碰石頭
·遇羅克
·五七反右面面觀---五十四年後的思考
·電盈優
·清華與葉企孫/錯怪黎老闆
·艾未未案/良心底線
·快樂無價/世紀盛事
·溫馨佳話/“平衡”樣板
·《北京十年》/心中透亮
·力挺茅于軾(七絕二首)
·聲勢不再/惡有惡報
·《北京十年》與“六四”
·巧舌如簧/“驗明正身”
·五四精神/兩位領袖
·表錯情/文集縮水
·受人教唆/秋後螞蚱
·極大諷刺/“一字咁淺”
·黨性與人性
·黨性與人性
·中美對話
·郝部長的高論
·郝/好部長說真話
·中日總理/航母何用
·鵲巢鳩占/三代北大人
·我看辛子陵
·董橋一瞥
·董橋一瞥
·也談未未(二則)
·高瑛的話(二則)
·競爭力排名(二則)
·變色龍的自畫像---評點蕭默《一葉一菩提》(之一)
·已被洗腦/事出有因
·林彪自食其果
·陳總長何需難受?
·勇哉90後/南北呼應
·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一)
·旋轉全憑華、葉功---《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二)
·平反阻力在鄧、李---《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三)
·石油美元/中印模式
·飲用“奶茶”?/火山處處
·太子黨面孔各異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兩制”之優越性
·“風波”22週年有感
·滅亡前的瘋狂
·石在,火種不滅
·真真假假是為何?---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二)
·李娜封后隨想(兩則)
·如此高官(兩則)
·貌似公允實藏禍心---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三)
·虛構故事何荒唐---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四)
·虛構故事何荒唐---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四)
·肆意編造匪夷所思---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五)
·必字斷案用筆殺人---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六)
·小說筆法兜售私貨---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七)
·“歷史的選擇”透析
·“中國模式”論可以休矣
·九十與三十
·港人選舉權豈容剝奪
·自我拔高 恬不知恥---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八)
·文革沉渣其來有自---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九)
·忠言逆耳 旁觀者清---評點一封“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
·說得做不得的高見---致恆均的公開信
·“一盤散沙的社會生長一盤散沙的人”---評點一封“一個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續)
·有感於日女足奪魁(兩則)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益陽二周負心-淺議周揚、周立波的婚外情

   周揚(1907年-1989年7月31日),原名周運宜,字起應; 湖南益陽人;畢業於上海大夏大學。配偶吳淑媛(1907—1942)/蘇靈揚(1914-1989)。兒女:吳所生長女夭折,長子周艾洛(1927-),次子周邁(1931-),三子周岳(1934-);次女周密(1936-),蘇所生。

   周立波(1908-1979),原名周紹儀;湖南益陽人。上海勞動大學肄業。配偶姚芷青,長子路易(1931-),次子雅可(1935-)。

   在大陸文壇,二周聲名赫赫。中共建政後,周揚一直負責掌管文藝,被稱為“文藝沙皇”。周立波則於五十年代兩獲斯大林文藝獎,風頭無兩。

   但依照中國傳統的“修齊治平”標準,他倆於齊家一項大大有虧,從而影響其修身方面的形象。雖說是“清官難斷家務事”,外人不宜置喙;但兩位均屬公眾人物,其婚外情也就不可避免地招人物議,尤以周揚為甚。

   應當說明,本文之“多管閒事”,乃緣自拜讀《我的祖父周立波-人間事都付與流風》(北京,團結出版社,2009)。該書247千字,內文二周及其家人照片甚多。作者周仰之(1960-),路易之女也,現居花旗國!彼對祖母十分同情,但對“負心郎”立波卻毫無譴責之意。書名副題末尾兩字“流風”不知何意!

   值得提出的是封面左上角,印有“新浪文化讀書”、“搜狐讀書”及“鳳凰網讀書”聯袂推薦字樣,左下角是周立波半身照。封底的簡介長達266字:

   這是一部極具風格化的傳記作品。因《暴風驟雨》《山鄉巨變》而馳名中外的著名作家周立波是一個極具才情而又充滿矛盾性格的二十世紀中國知識份子的典型代表,他和他的同鄉、領路人周揚一樣,在革命、愛情、文學創作的漫長歷程中經歷了後人難以想像的磨難和悲劇,尤其他倆的婚戀、婚變,如出一轍,令人痛惜──而這一切,通過他的嫡孫女、已在美國生活二十多年的白領女性的描述,得到了感性而又真切的反映。在她那充滿溫情、不乏調侃甚至戲謔的敘述中,作者反思了祖父母那代人的理想與命運,讀來有一種全新的感受,宛如走入一個如夢如幻而殘酷無比的隔世時代。

   看得出來,出版社編輯寫得很動情。不過,他把周立波稱作“極具才情而又充滿矛盾性格的二十世紀中國知識份子的典型代表”,卻並不符合事實。因為周立波在那個“如夢如幻而殘酷無比(此四字可圈可點)的隔世時代”屬於極少數幸運兒,儘管和周揚一樣蹲在秦城監獄近八年之久(1966-1973,九.一三之後毛曾囑咐周恩來說“周揚已關了八年,可以放出來了”,其實不足八年,“老人家”記錯了!),期間卻全無凍餓之虞,受之父母的身體髮膚保存完好,粵語叫做“無穿無爛”。而跟周揚(周起應)同屬魯迅所稱“四條漢子”中的沈端先(夏衍),就沒這麼幸運,被打斷了一條腿!

   說益陽二周“在革命、愛情、文學創作的漫長歷程中經歷了後人難以想像的磨難和悲劇”,這要具體分析。他倆的“革命歷程”除文革初期、中期那將近八年身陷囹圄外,其餘四十餘年是順風順水的,包括三十年代左聯時期在上海的白色恐怖中,並無什麼“磨難和悲劇”。講到“愛情”,二位才子始終掌握主動權,從來不會讓自己經受“磨難和悲劇”。倒是鍾情於夫君或情人的另一半,迭遭磨難,陷於悲劇處境而不能自拔;連帶其親生骨肉,包括路易、雅可、艾洛、周邁、周岳五位“麟兒”,小小年紀便吃盡苦頭。

   這些“磨難和悲劇”的確“令人痛惜”,但倘若“問責”,恐怕二周也難辭其咎!

   書中記述延安搶救運動一個插曲:

   曾充當二奶角色的林蘭(原名王嫦娥)因出身大地主兼“國大代表”家庭,被當作特務嫌疑關押。一天巧遇正在河邊散步的夫君,便上前“牽著丈夫的衣角哭道:‘怎麼辦呢?我肚子裡還懷著孩子呢。’立波撥開林蘭的手,正色道:‘你好好的服從組織的調查吧。’就離開了”。(172頁)

   還不止此:

   “為了劃清界限, 表明立場,立波很快申請和林蘭離婚。離婚之後不久,立波就和當時在延安的另一知識女青年何小姐結婚了。

   這一次的延安婚姻和上次的一樣,沒有通知在益陽的父母。當時立波並不知道周相公(其父)已經去世了,當然也沒有通知芷青,沒有任何談判離婚付贍養費共同養育後代這樣的手續,連舊中國休妻應有的若干交代都沒有。一無所知的芷青還在一個人苦苦支撐著養育孩子,照顧老人。”(同上頁)

   在獄中林蘭的孩子很快流產了。胡宗南部隊逼近延安時疏散犯人,林蘭被釋放。五十年代初,她又跟立波復婚。她曾因芷青的存在鬧著要立波和芷青離婚。芷青當時靠自己努力升任湖南中級人民法院婚姻庭的審判員,人稱“姚法官”。她堅拒離婚。此事最後不了了之。

   至於何夫人則是她此前主動提出離婚,並在周揚的辦公桌上簽離婚協議的。書中說:

   “立波這是第一次遭人拋棄,心裏很不好受,簽字時忍不住流下來眼淚。在對家庭何兩性關係上,他和何姓夫人是棋逢對手,半斤對八兩,倒也公平。”(192頁)

   該書第33和34兩章(202-213頁),題作“少年尋親記”,寫的是周揚長子艾洛1945年18歲時到南京找父親,兩人擦肩而過互不認識。後來總算見了面。艾洛遂回益陽帶上兩個弟弟再赴南京與父親團聚,不料時局變化未果。一幫孩子只好回到益陽。次年艾洛再度離家且到了解放區,電報與延安聯繫確認其身份後,他返回益陽接兩個弟弟出來。經周折終於再抵解放區,找到鄧子恢獲得很好的照顧。至1949年春孩子們總算見到多年分離的父親。

   “周揚見到三個兒子後的第一句話就是:我對不起你們的母親。第二句話就是介紹蘇夫人給他們認識,交代說,可以叫媽媽也可以叫同志。”(211頁)

   上面那段使人感慨萬千!

   周仰之身處大洋彼岸的自由世界,反思“祖父母那代人的理想和命運”,本應更深刻得當。但遺憾的是往往淺嚐即止,言不由衷,或者迴避要害。例如對大陸土改的評論就有點“王顧左右而言他”的味道。至於馬克思主義是否“放之四海而皆準”,“英特耐雄納爾就一定要實現”是否板上釘釘不容置疑,我們這位“白領”一概撇開。反正這些和她一家三口樂也融融的旅美生活不相干!

   行文到此,已經有點離題,從小議二周的婚外情,變成評論周作的長短了。下面想指出書中一處謬誤,以正視聽。那是記述周立波抗戰之初陪同美國軍官卡爾遜到山西採訪八路軍,時在1937年12月26日至1938年2月21日。採訪對象包括朱德、劉伯承、徐向前、聶榮臻等將帥,還有王震,“後來的解放軍大將”。這裡末句說王後來是大將,不對。王只是上將而已。(98頁)

   另外有必要補充兩點。

   一是歌曲《南泥灣》,頌揚三五九旅在該地開荒,這在大陸早已是家喻戶曉,婦孺皆知。但人們不知道的是,王震部所種的是鴉片!張思德出事的那口炭窯燒的也是鴉片!

   二是帥孟奇(1897-1998)大姐,被捕寧死不屈,正氣凜然,文革未受衝擊,任職中共中央組織部達二十年之久,為平反冤獄出大力,值得謳歌。書中寫到她巧妙地借刀殺人處決曹屠夫,真是大快人心!

   說實在的,我讀完周仰之這本書不禁思潮翻滾,期待著她繼續寫六十年代及其後的種種,為歷史留下一個真實的記錄。

   (2019-5-16)“五.一六通知”發出五十三週年

(2019/05/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