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严家祺:沉痛悼念法国汉学家高达乐]
严家祺
·六四和中南海宫廷政治
·專訪嚴家其:六四、屠殺與中國宮廷政治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香港《明报》邓小平毛泽东对话录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1卷1496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2卷 1164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3卷 110页
·陈小雅《89民运史》第4卷 13万字
·陈小雅《89民运史》第5卷 14830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6卷11120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7卷1346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8卷1563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 第9卷六月腥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9卷 六月腥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 第10卷 大结局
·《八九民运史》纸本新书华盛顿发布会上的讲话
·赵紫阳逝世十周年:严家祺访谈节录
·紐約《世界日報》:為趙紫陽翻案不能再拖了
·紐約《世界日報》:為趙紫陽翻案不能再拖了
·聲討“六四屠殺”的呼聲響徹全球
【19页调查报告影印件,需要5分钟才能打开】
·中国社科院对严家祺“罪行”的调查报告
·邓小平躲避1个月 共产党躲避29年
·打字稿:严家祺39年前为天安门事件翻案旧文
·29年前访《江青同志作者》
·两次天安门事件和两次跨时代飞行
·海涛:亲历者谈血腥镇压与中国崛起
·
新宪政运动 联邦中国构想
·
·廢除黨和國家最高領導職位事實上的終身制(原文)
·舊文新貼:新憲政運動
·打字稿:中国并不是共和国
·专制制度的三个特征
·如何用制度來保障政治稳定?
·权力与权利
·五论“走向新共和”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严家祺批判最高权力终身制舊文部分目录
·《开放》杂志:废除“终身制”是怎样产生的?
·鲍彤怒揭内幕:邓小平当年为何废除领袖终身制?
·香港特約記者麥燕庭3月5日报道
· 预告:谁在习近平心中埋下了连任二十年种子
·严家祺:全国人大的“三院制”结构
·展望二十一世纪中国政治
·毛泽东思想千头万绪,归根到底一句话
·把江澤民李鵬周永康送上審判台
·纽约“胡赵精神和中国转型研讨会”文章:习近平时代大转型的一种可能
·严家祺:没有重大事变,中国不会有政治改革
·严家祺:终于听到了人讲人话
·图片放正:王朝循环原因论
·共和国是怎样灭亡的
·论皇权或绝对权力——专制独裁使独裁者时刻处于危险之中
·中国宪法对军委主席权力的限制
·澳洲研讨会:中国大转型的制度目标(2012-6-28)
·转发张显扬文章:理论务虚会前前后后
·和平民主崛起论
·未来五年中国政改的前景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2005年)
·从全球专属经济区分布看南海问题
·悼念兩次大地震的死难者
·1991-11-1欧洲日报舊文 中共王朝与满清王朝异同论
·“和諧世界”不應成為中國外交的政策原則
·毒奶粉應當眾銷毀
·《三头马车时代》前言
·高皋:朱厚泽倡导的「三宽」政策
·严家祺:中国成为“警察国家”的根源
·胡锦涛的性格弱点和中国的“多头专制”
·用卫星遥感中南海动向
· “核心论”的“比较制度”分析
·中央政治局要取消常委
·《动向》10月15日文章《胡温裂变正在开始》
·《开放》文章:人机对话
·打扫“孔家店”(《前哨》2011-4)
·辛亥革命的“五大成果”是怎样被扭曲的?
·严家祺:《东部论——读西部论後的思考》2010-10
·“六四”敲掉了专制政治的“第二根支柱”
·严家祺:《谈谈孔老夫子“救世论”》
·《亚洲周刊》文章:《不希望中国沦为警察国家》
·如何看待“改革開放”三十年?(2008-10-18)
·北京用“网禁”封闭地方共产党
·中国宪政改革的四项原则
·一次刊出《新宪政运动》全文
·严家祺:“三头马车”的历史考察
·《前哨》2011-7-1 《法治天下——从建立“宪法诉讼”制度做起》
·严家祺:《中国面对 6 条“走不通的路》
·《争鸣》2011-4《从温家宝读古罗马皇帝“沉思录”谈起》
·中国向何处去?——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谈谈江泽民“有任期能否成为独裁者”的问题
·《开放》2011-11严家祺:《革命可以“反对”,不能“告别”》
·我拿英雄赌明天
·重新审视二十五年前薄一波所做的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严家祺:沉痛悼念法国汉学家高达乐

   

回忆法国汉学家高达乐夫妇


——沉痛悼念法国汉学家高达乐


    严家祺
    法国汉学家高达乐(Claude Cadart)5月10日在法国去世,我感到哀痛,也为陪伴他一生的、现年92岁的妻子程映湘身体不好而担忧。

   严家祺:沉痛悼念法国汉学家高达乐

   【图1】严家祺和高皋在法国看望年近90岁的高达乐、程映湘夫妇.从左至右 程映湘 高达乐 高皋,另一张照片有严家祺
    我第一次到法国是在1985年,是与王沪宁一同去的。我记得有几天住在高达乐家。高达乐和程映湘对任何人都很友善,我当时不知道他们的身世和背景。回到北京,社科院外事局对我说,你知道吗,程映湘的父亲是托派。我到法国,只是感到高达乐、程映湘夫妇关心中国,而且对来自中国的人善意相待,没有想到有什么问题。后来,我才知道,程映湘的父亲是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的彭述之。
   
    【图1】严家祺和高皋在法国看望年近90岁的高达乐、程映湘夫妇
   
   
    六四後,我与妻子高皋流亡法国。1989年6月,有几个会说汉语的法国人和瑞士人马赫雅娜、燕保罗、皮埃尔、谭三山,为帮助“六四”後流亡法国的中国知识分子,成立了一个“爱丽丝协会”(A.L.I.C.E)。协会成员都是“义工”。他们为流亡者找了巴黎远郊的一个农舍,让我们八个最早到法国的流亡者居住。6月23日我与高皋到农舍时,吾尔开希、刘燕、李录、辛苦(这是他当时的称呼)四人已在农舍居住。在北京,我与高皋认识三位巴黎学者,就是高达乐、程映湘和长满马克思一般大胡子的犹太人白夏。他们请我们两人再带二、三个人去巴黎见他们。大家争着去,刘燕说,她负责对外联系,非去不可。吾尔开希要求辛苦留下,辛苦不说话,显得很不高兴。我说,七个人、八个人差不多,大家都去就是了。我的话刚说完,辛苦一个人跑到室外,脱去上衣,跪在地下。这时正下着中雨,虽然是7月初,巴黎晚上的气温仍很低,在雨中久待十分寒冷。辛苦宣布,「你们这样闹下去,我现在开始绝食。」我劝说辛苦回屋内无效,吾尔开希在雨中淋了一个小时,才把辛苦劝回屋内。几分钟後,因吾尔开希因淋雨身体不适,所有争吵终于停止。此时,正是七月四日深夜十二时。
    程映湘多年前出版了她父亲彭述之的法文版回忆录,2016年,香港天地图书出版了中文版的《彭述之回忆录》,上卷是《中国共产主义的起飞》,下卷是《中国第二次革命和托派运动》。两大卷书近一千页。前几年从美国重访巴黎,又见到程映湘和她丈夫Clande Cadart(高达乐)。与三十年前相比、巴黎的街道、巴黎的咖啡店、程映湘的家、通往她家的电梯,几乎没有变化,而程映湘、高达乐两人已是年近九十的老人了。他们家中到处是为写作用的成堆成堆的各种旧报刊,两人还在不停地写作,这部《彭述之回忆录》是彭述之口述,由程映湘编撰了中文本、高达乐和程映湘翻译成法文出版的。
   读《彭述之回忆录》,我首先关心的是,一个中国共产党的创建人在共产党掌握政权後是怎样流亡的,而程映湘是怎样随同她父亲到巴黎的。
   
   严家祺:沉痛悼念法国汉学家高达乐

   
    【图2】《彭述之回忆录》法文版是由高达乐
    和程映湘翻译成法文出版的 ,照片是中文版
    彭述之比毛泽东小一岁。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后,彭作为中共最早党员之一被派往苏联留学,先后在莫斯科红军大学和东方大学学习。1924年,彭述之以中共中央代表的身份和李大钊一同出席了共产国际五大。是中共莫斯科支部负责人之一,彭述之与瞿秋白、罗亦农被称为中国共产党“留苏三领袖”。1925年,中共四大在上海召开,彭述之担任大会秘书长,并当选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陈独秀任中央总书记兼中央组织部主任,彭述之任中央宣传部部长,成为名副其实的共产党“二把手”。这时,张国焘任中央工农部主任,蔡和森、瞿秋白任中央宣传部委员。由于彭述之与陈独秀赞同托洛茨基的主张,1929年彭述之与陈独秀被开除出中国共产党。接着,陈独秀、彭述之宣布成立“中国共产党左派反对派”。三年後,陈独秀与彭述之被国民党关进监狱,出狱后,彭述之始终坚持他的托洛茨基主义信念,为
   
   
   
   严家祺:沉痛悼念法国汉学家高达乐

   
    【图3】彭述之(程映湘的父亲,左)与陈独秀1932年在法院候审室门前合影
   
   了重整托派组织,在上海“解放”前夕,为了“挣脱毛泽东特务的魔手”,彭述之将托派“中央机构”撤到香港。

在香港,彭述之仍感到 不安全,“为了挣脱英国皇家警察的魔手”,1950年1月彭述之一家五口,从香港动身,到越南西贡的华人区定居下来。


由于参加托派的一次会议,与他们同时从香港到西贡的“中国托派同志”刘家良被越南特务拘捕,在监狱中受到酷刑,不久死在狱中。彭述之一家在西贡还是感到不安全,不得不离开越南。


当时的巴黎,是托洛茨基主义“第四国际”的中心。彭述之决定到巴黎,除了当时17岁的大儿子因没有足够的钱买船票外,彭述之一家四口乘了二十多天船,在1951年6月22日到了法国马赛,6月底到了巴黎。


    到巴黎那一年,彭述之的女儿程映湘24岁,小儿子9岁。程映湘说,当时他们一家生活很困难,没有钱,靠“廉价的家庭手工收入”糊口。在1968年,他们在巴黎近郊获得了一间小公寓,在这之后的4年中,彭述之与他的女儿、女婿多次交谈,成了编写《回忆录》上卷《中国共产主义的起飞》的基本资料。
    在六十年代毛泽东批判赫鲁晓夫“修正主义”时,托派中许多人对毛泽东产生了一种“幻觉”,但彭述之没有幻觉、从不抱有回到中国的希望。《回忆录》说,“1950年1月末,当彭述之离开中国的那一刻,他预感到这将是永别。”许多托派分子认为毛泽东的共产主义与斯大林的共产主义是相反的。程映湘说,彭述之一直到他人生的最后一刻,不断地提醒他的托派同志:“毛泽东主义,在实践上,本质上与斯大林主义同出一辙。” 法国汉学家白夏在悼念高达乐时,在法国《世界报》网站发表文章,指出高达乐的一生都与中国有关。在大部分汉学家称赞毛泽东的高瞻远瞩的年代,他就解释说,中国的政治运动远不像青年左派想象的那样是解放运动,而是毛泽东的政治操弄。
    六四後,我在法国从1989年6月下旬到1994年初,居住了近5年。大概1992年,程映湘打电话给我,说王沪宁住在她家,六四後,我与王沪宁无意见面,也没有见面。我从程映湘电话中留下印象,王沪宁这次在法国停留的时间有几个月。
    我认识高达乐、程映湘35多年。最后看到高达乐时,已近90高龄,瘦弱不堪,走路摇摇晃晃,程映湘与他相依为命。现在,高达乐走了,我与高皋只能隔着大西洋,在远方希望程映湘节哀,保重身体,坚强地生活下去。
   
(2019/05/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