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价值观是人多势众的产物]
谢选骏文集
·南北朝历史哲学开始普及了
·《政审你大爷》犯了恶毒攻击罪
·“天堂镇”冒犯了上帝的荣耀
·共产党中国只是半壁江山
·川普的内心为何憎恨美军
·中国人民志愿军占领美国
·中国人民志愿军占领美国
·五四运动是一个无耻运动
·人子没有枕头的地方
·好人做到底,送佛上西天
·光棍的欧洲——多边主义的覆灭
·政教分离使得日本超越中国
·政教分离使得日本超越中国
·阿拉伯人就是阿拉的伯
·印第安人的复仇战争开始了
·埃及妖后实现了柏拉图的理想国
·领袖为何最不爱国
·毛泽东不是中国人
·法国政府可能参与杀害法广记者
·放屁的人都说自己的屁不怎么臭
·共和党原是民主党,民主党原是共和党
·共产党中国不是西方的亲儿子
·越战失败才有冷战的胜利
·阿里巴巴涉嫌恐怖主义
·红色美国的崛起
·毛泽东早就变节过了
·华人大众喜欢嗡拥属于羊群社会
·1991—2017年是冷战的休战期
·没有大一统就没有同胞了
·不拜麦加黑屋的穆斯林
·没有大一统就没有同胞了
·红了就会被黑
·加拿大是极乐世界吗
·竞选比赚钱更加刺激
·“一个中国”的垂死挣扎
·意识形态只是权力炮弹的糖衣
·彭斯比川普更伟大
·美国也有集体主义、忘我主义和权威主义
·暴力革命的活教材
·马云自组黄埔军校自取败亡之道
·毛泽东比汉奸秦桧还要汉奸百倍
·毛泽东比汉奸秦桧还要汉奸百倍
·国民党执政(中华)人民共和国才有希望
·科学家不能入党做官
·科学家不能入党做官
·“哲学的中国化”是“哲学的死亡”
·北京是蛮族入侵中国的桥头堡
·革命行动使得人人平等了
·俄罗斯不想归还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
·毛泽东是个牛鬼还是个蛇神
·革命行动使得人人平等了
·革命行动使得人人平等了
·这里是大陆,不是中国大陆
·所有的公司都将成为垃圾
·新东方校长辱骂共产党堕落如妓女
·新东方校长辱骂共产党堕落如妓女
·王丹是受到共产党优待的俘虏
·马列主义者最恨马列主义者
·“黑帮分子”就是党委成员
·一时糊涂的本性流露
·一时糊涂的本性流露
·欧裔美国人不是真正的美国人
·美国国会反对终身制
·横行中国的非洲内奸
·换人,才是硬道理
·文艺复兴毫无新意
·吸血鬼的种族背景
·川普杀记者与李鸟监社会
·香港成为美国的保护国
·许信良可以出任台湾特首了
·文艺复兴就是邪教复兴
·西方社会的三高症
·赞美苏联的亡灵
·韩国瑜踩着主席的脑袋往上爬
·川普的臭嘴导致股市崩溃
·两个费拉民族的迎头撞击
·刘少奇代理主席所以不得善终
·习近平不是毛泽东主义者
·康熙夷狄鞑子不懂汉字
·马克思就是碰瓷党的始祖鸟
·蔡英文比连战懂得廉耻吗
·缺水缺气的原因是缺德
·美国公立大学跨州上学的费用高出几倍
·“韩流”本是中国神话里的一个怪物,都是托了大型群众演唱会的噪音的福
·德国能够成为世界国家——全球政府吗
·真新闻假新闻达到目的就是好新闻
·台湾选举真正赢家是——互联网!
·战犯就是要为战败负责的倒霉蛋
·华人为何喜欢买房子
·瓦格纳的音乐大部分是噪音
·教育行业是门一本万利的生意
·国家是人民的敌人
·全球宪兵不够全球政府才行
·如果日本赢得了太平洋战争
·为什么日本兵特别残暴
·癌细胞是地下党操纵的第五纵队和游击战争
·基督教是自由人的宗教
·中国正在重蹈日本的战争覆辙
·应该多宣布十亿美元
·英国掩盖了新界大屠杀
·是共产党学生还是中国学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价值观是人多势众的产物

   谢选骏:价值观是人多势众的产物
   
   《那些名校毕业的华人学霸为啥最后都……》(2019-05-11 Molly的妈妈鲁鲁)报道:
   
   在中国,学霸在许多家长和孩子眼中,就像神一样的存在,处于被集体仰视和观摩的位置。


   
   然而,或许就连这些学霸都没有想到,到了国外,等待他们的却是另外一种局面。
   
   在美国的校园文化里,存在着这么一个约定俗成的鄙视链:
   
   那些在某一领域十分专业,却缺乏社交能力,内向害羞的“书呆子”,被称为Nerd;而那些擅长体育,外向自大,体格强壮,人缘好却喜欢欺负别人的“运动员”则被称为Jock。
   
   毫无疑问的,处于鄙视链底端的Nerd,也就是我们俗称的“书呆子”,是最不受欢迎的。而曾经在国内风光的学霸们,到了国外却被轻易贴上了Nerd的标签。
   
   在哈佛大学近期披露的申请人“个性”评价上,“只会读书”、“不善交际”的亚裔毫无意外地被打出低于其他族裔申请人的评分。
   
   华人进入精英阶层有所难?美韩混血儿Wesley Yang曾为美国《纽约时报》写过名为Paper Tigers纸老虎一篇报道。他采访了许多位生活在美国的亚裔男学霸,想知道这样一群人,融入美国主流社会,成为精英阶层究竟有多难?
   
   Wesley Yang曾写道:直黑发、丹凤眼、黄皮肤、扁平脸,无精打采的像只爬行动物。我试图告诉自己这脸和别人的一样好看。但是镜像中的我还是很陌生……是的,我就是香蕉人。有时我会想象别人眼里的我:一个隐身人。说起亚裔,你会想到数学尖子,小提琴能手,被压抑,被欺负,服从命令的半机器人。
   
   表面上被社会推崇,实际上被利用。其实,在这个社会和文化里,亚裔无关紧要。他还提到了《虎妈战歌》引起了关于种族的口水战。他还提问了这样的疑问:讨论虽热烈,却没人相信亚裔真的会接管这个国家。就算亚裔占领了教育的制高点,他们是否也占据了现实的制高点呢?
   
   Wesley Yang的这段内心独白,或许道出了许多生活在美国亚裔群体的共同感受。
   
   在美国最牛的公立高中史岱文森读过书,毕业于芝加哥大学的小毛,便是这数万华人学子中的一员。回忆起在史岱文森读书的日子,这位学霸如今依然是心有余悸。
   
   史岱文森是美国出了名的学霸集中营,在这里,全纽约标准考试最顶尖的3.7%的学生才能被录取。与我们想象中不同的是,他描述道:“这里不鼓励多样性,需要的就是考试精英。”
   
   小毛说走进史岱文森就仿若走进了美国的亚裔学霸,因为仅仅是占纽约人口12.6%的亚裔,在这个高中就占了72%。小毛说,和他一样的亚裔学生里,大脑里都坚信这样一个信念:通过反复的练习就能获得高分。而相比起相信自己的天资,他们更相信不断训练的重要性。所以,这些已经在接受美国精英教育的华裔年轻人,依然在晚上和周末参加着一个又一个的补习班。
   
   然而,这样的刻苦于常人的学习,让这些亚裔学生得到他们想要的了吗?
   
   纽约HCH高中的学生会主席小蔡在哈佛大学读大四时,就公立高中的精英学子们做过一篇调查和论文。调查的结果是:白人学生视亚裔为威胁。
   
   事实上,美国名校是绝对不会让亚裔群体成为主流这样的事情出现的,每一个学校都有自己的方式进行“平衡”:普林斯顿大学的社会学家TE做过计算,为了获得同等的录取概率,亚裔学生在SAT考试中要多考140分才行。小毛说,在美国读书时他总会有这样的感觉,“一群没名没姓的亚裔孩子,一起成为别人的陪衬”。在这个过程中,小毛也发现要在美国这样的主流社会被定义为真正的成功,除了足够聪明、足够努力,还要懂得社交。
   
   小毛特意研究了史岱文森高中的种族金字塔,他惊讶地发现:那些金字塔尖儿的天之骄子们,不仅长得漂亮,会社交,而且个个是学霸。塔尖的人可以得到一切,其实是为上流社会做准备,而这些却让华裔学生压力山大。“你总感觉要努力学,但光学习又不够。”小毛无奈地说。
   
   华人的职场天花板
   
   美国有这样一组调查数据发人深省:亚裔在美国人口中占大约5%,但在企业管理层中仅占0.3%,在董事会中还占不到1%,在大学校长中占约2%。在财富500强企业中,亚裔CEO也屈指可数。
   
   而在一些亚裔集聚的特殊产业,情况也大体相似:硅谷中1/3的软件工程师为亚裔,然而在圣弗朗西斯科湾一带的25所最大型的公司中,仅有6%的董事会成员是亚裔,仅有10%的公司管理人员是亚裔。
   
   在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终身聘用的科学家中有21.5%为亚裔,但实验室或分部主管中只有4.7%是亚裔。
   
   无法融入主流社会,是许多移民,尤其是移民一代的痛点。而在许多老移民眼中,他们为了孩子教育移民海外,就是为了让孩子未来能超越父自己,成为西方主流社会中的一份子。
   
   然而,这道职业鸿沟或者说是隐形的天花板,真的会因为努力培养学霸、读名校、进入大公司而消除吗?
   
   在一个名叫Yellowworld的网站的评论区中出现过这样一条简洁的感慨:如果你是东亚裔,你需要上一所顶尖的大学才能获得一份高薪工作。但即使你获得了一份高薪工作,那个全家都是普通州立大学毕业的白人可能不知不觉就爬到了你上面,仅仅因为他是白人!
   
   除了肤色还有文化理念
   
   和小毛一样同样在史岱文森高中读过书的小初,因为写诗曾获得过创意写作奖学金——18000美元。和许多的华裔学霸一样,小初聪明、勤奋,履历完美,在美国出生,但他依然对自己的肤色有信心。小初说:“那种自信的感觉,可能还要过上几代才能有!”
   
   然而,肤色真的是成为阻碍华裔向上发展的唯一原因吗?
   
   加拿大的法学教授和作家小吴有着自己不一样的观点,小吴母亲是白人,父亲是中国台湾人,这让她对于中西文化有了自己更独特的观察视角:“白人给人一种感觉,他们可以做重要的工作,这种高傲却是亚洲人没有被训练过的。”
   
   我曾经被灌输“要遵守所有的规则”这样的理念,而在白人的文化里,却是没有统一和一层不变的规则需要遵守的。在许多白人眼中,亚洲人的人社就是“做苦力”,这样一个来自中文的词汇也增加了中西文化隔阂和偏见的扩大。
   
   在美国,其实不乏知名的创业者:YouTube的创建者之一Steve Chen;在线鞋店零售商ZAPPOSO的创始人小谢,在2009年把ZAPPOSO以大约十亿美元的价值卖给了Amazon。他们都彰显了一种冒险者的形象,而这对于在美国打拼的亚裔群体来说,是并不容易的。
   
   对此,有媒体提出这样的观点:要成为领导需要个人主动,需要思考一个组织可以采取怎样不同的工作方式,需要搭建人脉关系、自我推销和自信的主张。
   
   如果断言任何亚裔都不擅长创造性思维或不愿承担风险,显然是种族主义的观点。
   
   但一个在教育上向来注重死记硬背和填鸭式灌输的群体,在整体上就不大可能造就很多倾向于挑战当权者、打破传统行事方式的人。
   
   先接受和认可自己
   
   在Wesley Yang的采访记录中,一位名叫Eddie Huang(昵称小黄)的华裔给出了不一样的选择。小黄在奥兰多长大,有着一个典型的虎妈和固执的猫爸,和许多生活在美国的华裔一样,小黄也在职场发展中遭遇过天花板。和许多人因为挤不进主流社会而痛苦,得不到文化认同而苦恼不同,小黄决定真实面对自己身份,发挥华裔自身的特长——开一家餐厅。
   
   开餐厅或许并不是许多父母眼中入眼的事业和工作,更不是他们所期待的孩子融入西方主流社会的方式。然而,小黄知道,与其活在父母的期望中,不如做自己内心所想!“在美国,美食是华裔最擅长的,我要让吃快餐长大的年轻一代尊重我们的美食!”小吴自信地说。
   
   在Wesley Yang采访的众多华裔学霸中,小黄在他眼中是那个选择用自己的方式被西方国家接受的人。作为移二代,Wesley Yang说自己也面对着身份的焦虑,不属于亚洲文化也不属于西方文化,但这却并不妨碍他成为自己。Wesley Yang说:“我拒绝用任何一种文化定义自己,通过刷题来获得各种证书在我看来是一种罪,装出高兴的样子来取悦白人也是一样。”
   
   为什么华裔学霸始终爬不上西方的精英阶层?这或许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的存在。这就像北大清华毕业的高材生就该进世界五百强一样,是存在于大多数人脑袋里的偏见。
   
   《纽约时报》对亚裔男学霸的采访就像一个缩影,反映出了家长对于子女的过度期望,学子夹杂于中西文化中的左右为难……而如果我们非要委曲求全,去成为自己不想成为的人,去满足他人对于自己的构想和期待,那这是否又是出国留学、接受西方教育的最终目的?
   
   希望所有身在海外的华裔学子学霸、新老移民们,能如愿以偿找到自己在西方国家的角色和位置。进入精英阶层的道路或许并不容易,但起码我们可以努力做到对自己的选择坚定和自信!
   
   谢选骏指出:作者没有明白的是——在一个初创的社会,价值观是暴力征服的产物;在一个因袭惯例的社会,价值观是人多势众的产物,所以才有“积非成是”一说。亚洲人要想改变美国人的想法是没有可能的,除非你在人数上获得优势,或者发动一场暴力革命——前者有如中南美的印第安人反攻美国,后者有如美国独立革命。穆斯林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他们在战场上被欧洲人击败之后,现在想从床上赢得胜利——即使不能独领风骚,混血杂交也不失为捷径,所以美国黑人的地位不低,因为他们身上都有白人的基因。人多势众,价值观就正确了。价值观是人多势众的产物——实在不行,就来一场暴动,“纠正一下价值观”。如果连这也不敢,那就闭其鸟嘴,做条顺毛驴吧。这就叫做“凭借实力发言”。一切实力都是从暴力产生出来的——这不仅是个生物事实,也是一个物理事实,至少是我们身处的这个宇宙的物理事实。
(2019/05/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