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共和国不如新王国]
谢选骏文集
·不复礼怎能读经
·季羡林怎样沦为文化首骗
·达赖喇嘛试图回归正统佛教
·第四次鸦片战争
·美国如此打造帝国的基础
·感恩节是对恩将仇报的忏悔
·黑色历史与红色历史
·谢选骏:彻底活着,就是死去
·《古兰经》就是《我的奋斗》
·反对纳粹主义的纳粹主义
·哈佛大学策动文明的冲突
·大骗子胡适的小问题
·法国头目马克龙他奶奶有没有“反人类罪”
·制度创新才能获得历史的主动
·全球化抛下的不是美国而是总统
·神为什么对人没有信心
·曹丕为何亡国——伟大的文人沦为历史的草皮
·红色历史与低端人口
·美国的沉沦有助于塑造未来世界
·驱逐马列主义,解放中国人民
·金钱、权力、思想
·任何战争都是两伙强盗在拼杀争夺税收权力
·生命如何可能因其不完美才成为完美
·四肢健全但是头脑健全除外
·难民、生存权、低端人口
·俄罗斯是小国崛起不是大国崛起
·伊斯兰共产主义的样板
·低端人口就是阶级敌人
·信息公开,就能推翻政府
·德国也想推翻中国共产党了
·低端人口与南北朝政治
·共产主义为何能在中俄成功——哥萨克是俄罗斯的游牧民族
·“北京排华”再次证明中共是外来政权
·哥萨克与共产党的恩怨情仇
·殖民西伯利亚与殖民美洲澳洲的区别何在
·西方的洁净建立在中国的肮脏之上
·血腥的挪威人
·亨廷顿没有读过汤因比无论斯宾格勒,哈佛大学现代桃花源
·低端人口与高端禽兽
·猫捉老鼠还是老鼠捉猫
·苏联美国残杀战俘所以成为超级大国
·北京终于准备再度输出革命
·德国担心北京发生纳粹魔幻
·输赢——看得见的毁灭与看不见的毁灭
·印度支那与大东亚圣战
·意大利人好死不如赖活着
·苍蝇也会采蜜但还是苍蝇
·习近平怎样超越毛泽东
·教皇成为敌基督的代表
·红黄蓝教育集团虐儿具有深厚国际背景
·量子实验证明相对论虚妄
·德国人一千块钱就想打发难民回家
·1989年苏东波瓦解预演在1976年的中国
·共产党浩劫的伦理后果
·美国议会这么坏还是比中国人大政协好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哲学家帝王的结局并不哲学
·马可波罗游记是十字军东征的挽歌
·世界的复杂性是什么造成的
·思想主权与信息主权
·为什么共产党国家说倒就倒?
·释迦牟尼死于自杀
·“中国”的地缘价值
·谁是蒙古狼的继承人
·“网络主权”的张冠李戴
·为何越成功老板越没有力气
·文化的中国可以转移到海外了
·百年马拉松势必与共产主义决裂
·贾似道外戚误国,中国丧失粉碎蒙古最后机会
·耶路撒冷应该成为独立国家
·转移通俄门视线、耶路撒冷变成以色列首都
·欧洲人也意识到莎士比亚的谬误
·创造权与所有权
·祖先崇拜与优生学的内在冲突
·祖先崇拜与等级制度——封建礼教是一种优生学
·无知是另外一种知识
·沙特阿拉伯是伊斯兰恐怖主义的策源地
·中国面对的五大挑战类似秦国
·赵小兰的婚姻事业是否性侵的蕾蕾果实
·澳纽提防中国浪潮,台湾报纸为何发抖?
·牛仔裤总统里根是不可救药的自由派
·任何体制都是被少数人操纵的
·俄罗斯想把美国变成流氓国家,北京欢迎
·卡斯特罗有个兔子家族
·美国自由派支援中国社会主义建设
·不是“锐透力”而是“文化战”
·无神论者的美国结局
·新时代全民体育
·印度神庙,老鼠乐园
·中国可能成为伊斯兰教退出的第五个国家
·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新教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
·“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译
·无神论是犹太人进攻基督徒的思想武器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中国已经告别了列宁主义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清真”就是“纳粹”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和国不如新王国

谢选骏:共和国不如新王国
   
   《严家祺:共和国是怎样灭亡的 ——专制独裁使独裁者时刻处于危险之中》(2018年7月8日 转载《前哨》月刊 2018-7-1)报道:
   
   2000年前的共和国灭亡 ——1000年前的共和国灭亡—— 200年前的共和国灭亡——20世纪共和国灭亡——21世纪的共和国灭亡——2000年共和国灭亡的结论

   
   这篇文章不谈中国,不议「国事」,只谈外国历史,包括1989年以来的当代外国史。取消国家元首「连续任职届数」的限制,这并不是一个新鲜事。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几十次,每次都以开辟一个「新时代」为起点,每一次都以走入一个死灭的「舊时代」告终,然后,引起国家和人民的灾难,发生大变革。
   
   在世界历史上,国家政治制度从君主制转变为共和制,或者从共和制转变为君主制,国家首脑人物任期的改变往往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在共和制下,终身制的确立往往是君主制复活的先导,只要对国家最高权力实际握有者的任期不加限制,共和制几乎总是要向着君主制蜕化。
   
   2000年前的共和国灭亡
   
   罗马共和国是人类史上最早的共和国,罗马共和国最重要的权力机关是由贵族组成的元老院。元老院名义上是一个谘询机关,实际上拥有很大权力,它参加立法活动,掌管财政,统辖各省,主持外交活动、宗教祭祀等重大事务。罗马共和国的公民大会掌握国家的最高立法权,在早期,实际上只能通过或否决经元老院同意后所提出的立法草案,人民大会通过的决议,也须经元老院批准。经过平民的多次斗争,到公元前3世纪末,特里布斯会议(Comitia Tributa,一种人民大会)的決议,可不经元老院的批准,即对全体罗马公民具有法律效力。从此,这种人民大会才成为罗马共和国具有完整立法权的公民会议。罗马共和国国家日常事务的管理和监督权掌握在实行限任制的高级官史——执政官、监察官、独裁官等手里。执政官有两名,他们是共和国的最高官吏,由选举产生,任期一年。两名执政官的职权是相同的,而且他们中的每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行动都有反对权,所以,一切政令必须两人一致同意才能付诸实行。独裁官不是由选举产生的,它是一种临时的、非常的长官职位,只有在整个国家因外敌或内乱受到严重的威胁时,才由元老院发布命令,在执政官中委任一人为独裁官。独裁官把最高军权和民政权结合在自已一人身上,在他执政期间,所有官员都必须服从他,任何人对他的行为都不得提出异议,对他的决定都不得否决,然而,一旦任务完成,独裁官的权力即告终止。公元前501年以后的300中,罗马历史上共经历过88次独裁,最长的独裁为期6个月。由于对独裁官的任期有着严格限制,尽管多次设立独裁官这样的官职,罗马在数百年中始终保持着共和制的国家制度。随着罗马共和国的对外扩张,经济获得了巨大发展,而同时社会矛盾愈来愈尖锐。公元前1世記,罗马共和固爆发了接连不断的奴隶大起义,罗马统治者为了阻止一切反抗,加强自己在对外扩张中获得的广大领土的统治,力求摆脱共和制,建立军事独裁,加上不断爆发内战和军队对国家作用的增强,罗马共和国终于转变为罗马帝国。在这一转变中,独裁官任期限制的取消,终身制官职的出現,乃是一个显著的标志。
   
   古代罗马史上,军事统帅苏拉(Lucius Cornelius Sulla Felix,公元前138-前78年)是第一个获得终身独裁官职位的人。苏拉依靠自己掌握的军事权力,公布应予以处死和没收财产者的名单,大批屠杀自己的政敌。公元前82年,由于两位执政官都死了。元老院向人民大会提出一项法案,宣布苏拉为无限期的独裁者,「以便公布法律并在国内建立秩序」。在苏拉暴力的威胁下,人民大会批准了这一法案,这样,独裁官的终身制确立了。但苏拉并没有终身任职,独裁2年後,他辞去了一切职务。然而,苏拉的独裁却在罗马历史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痕迹,国家元首的终身制开始形成了。
   
   公元前59年,一个名叫凯撒的人当选为当年的执政官。一年任期满後,凯撒受命出任罗马行省「山南高卢」(今阿尔卑斯山南部、意大利北部)、外高卢(今阿尔卑斯山北部、法国南部)和伊利里亚(今巴尔干半岛亚得里亚海沿岸地區)5年总督。从公元前58年开始,凯撒发动了对高卢的战争。在統率軍隊在各地作戰的這9年時間,凱撒奪取了整個高卢地區(約相當於今天的法國),建立了罗马共和国的一個新的、庞大的高盧行省。
   
   在凯撒第二次担任高卢总督期间,罗马的政治十分腐败,官职、司法判决、领地都可以用金钱购买。威尔?杜兰在《凯撒与基督》一书中说:「当金钱行不通时,就诉诸谋杀了。一个人只要被抓到一点弱点,勒索敲诈就一起到来。城里罪恶满布,乡村盗匪横行,警察力量已经不存在了。」这种社会状况,正是废除共和制度、产生帝制的土壤,不是凯撒,也会有其他人来颠覆共和国。
   
   凯撒征服高卢,为罗马开拓了大片疆土。凯撒的威望引起了在罗马掌握军权的庞培的妒忌,元老院也一心想解除凯撒的兵权。元老院在公元前49年1月1日作出决议,凯撒必须在3月1日高卢总督任满时交出兵权,否则以「祖国之敌」论处。凯撒表示,他可以和庞培同时放弃兵权,但如果庞培保留兵权,他也决不放弃兵权。元老院把凯撒的这一表示,看作是宣战书,授命庞培保卫罗马,并宣布凯撒为「公敌」。仅仅在元老院作出决议後10天,即公元前49年1月10日,凯撒率军渡过「山南高卢」边界的鲁比肯河,向罗马进军。当时罗马法律规定,沒有元老院的命令,任何指揮官皆不可私自帶著軍隊渡過盧比肯河,否則就是背叛羅馬。凯撒渡河後说:「Alea iacta est」,骰子已被擲下,没有回头路!凯撒就这样带兵进入罗马,庞培和部分元老逃往巴尔干半岛。公元前48年一次战役,庞培战败,逃至埃及被杀。这一年,凯撒改变了作为「人民代表」的保民官的性质和保民官有严格任期的制度,担任了终身保民官。到公元前45年,凯撒在各个战场上获得全面胜利,成了罗马共和国所有武装力量的最高统帅。这一年,凯撒被宣布为终身独裁官。整个罗马的军权到手,个人崇拜随之出现,大元帅、大教长的头衔加到了他头上,凯撒被称为「祖国之父」。凯撒说:「共和国是一个既无内容又无意义的空洞的概念」,他认为,苏拉主动放弃终身独裁官的做法,在政治上是幼稚的。凯撒成为终身独裁官的一天,罗马名义上还是共和国,然而,从这一天开始,共和国实际上已经死亡,只是没有被埋葬。
   
   
   
   
   
   【图1】【原图说明】凯撒一人独揽罗马的军政大权。公元前44年,凯撒成了终生的独裁者。人们甚至传闻,他想接受国王的称号,自从500年前罗马结束君主制以来,罗马人就一直蔑视被一个国王统治的观念。于是,60名元老院议员串通起来,密谋暗杀凯撒。在那个以「3月15日」著称的日子,当凯撒走进元老院时,阴谋者们把他包围起来,掏出藏在宽袍里的许多把匕首,一齐刺了他33刀。这位55岁的独裁者当场毙命。
   
   凯撒担任终身独裁官後,好景不长,5个月後,即公元前44年3月15日,在元老院议事厅,在共和派集团一群人的包围下,被布鲁图刺死。
   
   凯撒认为,要维持社会秩序,就必须实行专制独裁。他没有想到的是,专制独裁使独裁者时刻处于危险之中。凯撒被杀,引起罗马15年内战。凯撒之后,在内战中成长起来的军事统帅屋大维,进一步废除了罗马共和国时期高级官吏有任期的制度,他自己是终身保民官、终身执政官,在元老院中居于终身「首席元老」(即元首)的地位。公元前27年,当他牢固地掌握了政权后,居然在元老院和人民大会上宣布交卸自己的一切权力并「恢复共和」,而后又裝作迫于元老院的请求,接受了完全违背共和制原则的绝对权力,获得了奥古斯都(Augustu意即神圣的、崇高的、庄严的)的称号,这样,屋大维就在共和国的旗号下建立了元首终身任职的国家制度。从此,在古代罗马史上,共和国名存实亡,最高权力握有者的限任制废除了,罗马共和国终于变成了帝国。由于任期不加限制,选举制度也就失去了作用。争夺最高权力的斗争就只能直接或间接地借助于武力行动,以致帝国时期的宫廷杀戮、阴谋政变层出不穷,公元211年后的60年间,就有20余人先后登上了罗马帝国「终身元首」的职位。但是,除一人外,所有这些元首都死于非命,成了王位争夺者们的牺牲品。罗马帝国终身元首制的确立不过使这些想终身任职的元首得到平均2-3年的任期。
   
   1000年前的共和國灭亡
   
   一千年後,在远离罗马的东欧北部地区,今俄罗斯西北角,从公元1136年到1478年,今俄罗斯西北出现了一个城邦国家,即诺夫哥罗德共和国。共和国以诺夫哥罗德为中心,鼎盛時期,地域辽阔,北至白海,西至今俄羅斯與愛沙尼亞邊界一帶,南至伊爾門湖,杔至烏拉爾山脈。诺夫哥罗德共和国作为共和国的主要标志是,市民議會(俄語вече),是諾夫哥羅德共和國的最高權力機構,行政首脑由市民議會从王公中選出。諾夫哥羅德行政首脑虽然仍是王公,但市民議會有能力廢黜王公。在诺夫哥罗德共和国存在的342年时间内,
   
   共有73位王公先后当选为共和国首脑。四分之三的首脑任期在4年和4年以下,平均任期为4.68年。从1328年伊凡一世当选为行政首脑以来的一个半世纪中,一些首脑的任期不断延长,瓦西里二世任职长达37年。
   
   1462年至1478年,伊凡三世是諾夫哥羅德的行政首脑,1478年,諾夫哥羅德并入莫斯科大公国,伊凡三世成为整个莫斯科大公国的元首,直到1505年去世。在伊凡三世时代,对諾夫哥羅德共和国来说,共和只是徒有其名,实际上,已是一个君主政体的国家了。在伊凡三世时代去世後42年,1547年伊凡四世正式加冕为全俄罗斯沙皇。伊凡四世(1530-1584年)在位长达37年,后期实行恐怖统治,被称为「伊凡雷帝」。
   
   俄国沙皇伊凡四世(1530-1584年)在掌握绝对权力後,开始还会自我约束,到后期20多年中,变得无所顾忌,冷酷残暴、随意肆行。1560年他的妻子安娜塔西亚(Anastasia)突遭毒杀,他猜疑日深,开始严厉整治他所不喜欢的王公大臣。他在34岁时,为自己创设了「一国两制」,称为「奥普奇尼纳」(Oprichnina),这是一个特别、例外、完全由沙皇一人自行管束的特辖地区。在这地区,沙皇可以对任何人进行严厉征罚,处死或没收家产。这一实行「一国两制」的沙皇特辖区,开始时只有莫斯科王宫和一些小镇,後来扩大到俄国全部领土的近三分之一。伊凡四世在「奥普奇尼纳」中担任警卫安全的人,称为「奥普奇尼基」(Oprichniki),身穿黑衣、骑着黑马、鞍下绑着扫帚和狗头。伊凡四世觉得反叛者遍布自己周围,因此用极残酷的手段对付异己,实行恐怖统治。1581年他51岁时,在一次大发雷霆中失手杀死了继承人伊凡太子,伊凡四世也被称为伊凡雷帝。看一看【图3】伊凡四世的眼神,就可以知道,他的巨大权力,与他的性格有一定关系,那些愈残暴、愈没有人性、愈会剥夺、摧残人的价值的君主,就愈存在巨大的权力。伊凡四世内心充满恐惧,是一个丧失了人性的人。这就是俄罗斯的第一位沙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