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也应该变成“拿大家”]
谢选骏文集
·扎克伯格最崇高的理想和最卑鄙的动机
·疯子的画作、基督的仁慈
·武曌金简和她的无字碑
·政治机器人需要配上汉官威仪
·和平进军的成吉思汗
·美国试图逃离“大国蚁民”的宿命
·大国不解小国时代的风情
·鸦片战争是英国崛起的关键
·不复礼怎能读经
·季羡林怎样沦为文化首骗
·达赖喇嘛试图回归正统佛教
·第四次鸦片战争
·美国如此打造帝国的基础
·感恩节是对恩将仇报的忏悔
·黑色历史与红色历史
·谢选骏:彻底活着,就是死去
·《古兰经》就是《我的奋斗》
·反对纳粹主义的纳粹主义
·哈佛大学策动文明的冲突
·大骗子胡适的小问题
·法国头目马克龙他奶奶有没有“反人类罪”
·制度创新才能获得历史的主动
·全球化抛下的不是美国而是总统
·神为什么对人没有信心
·曹丕为何亡国——伟大的文人沦为历史的草皮
·红色历史与低端人口
·美国的沉沦有助于塑造未来世界
·驱逐马列主义,解放中国人民
·金钱、权力、思想
·任何战争都是两伙强盗在拼杀争夺税收权力
·生命如何可能因其不完美才成为完美
·四肢健全但是头脑健全除外
·难民、生存权、低端人口
·俄罗斯是小国崛起不是大国崛起
·伊斯兰共产主义的样板
·低端人口就是阶级敌人
·信息公开,就能推翻政府
·德国也想推翻中国共产党了
·低端人口与南北朝政治
·共产主义为何能在中俄成功——哥萨克是俄罗斯的游牧民族
·“北京排华”再次证明中共是外来政权
·哥萨克与共产党的恩怨情仇
·殖民西伯利亚与殖民美洲澳洲的区别何在
·西方的洁净建立在中国的肮脏之上
·血腥的挪威人
·亨廷顿没有读过汤因比无论斯宾格勒,哈佛大学现代桃花源
·低端人口与高端禽兽
·猫捉老鼠还是老鼠捉猫
·苏联美国残杀战俘所以成为超级大国
·北京终于准备再度输出革命
·德国担心北京发生纳粹魔幻
·输赢——看得见的毁灭与看不见的毁灭
·印度支那与大东亚圣战
·意大利人好死不如赖活着
·苍蝇也会采蜜但还是苍蝇
·习近平怎样超越毛泽东
·教皇成为敌基督的代表
·红黄蓝教育集团虐儿具有深厚国际背景
·量子实验证明相对论虚妄
·德国人一千块钱就想打发难民回家
·1989年苏东波瓦解预演在1976年的中国
·共产党浩劫的伦理后果
·美国议会这么坏还是比中国人大政协好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哲学家帝王的结局并不哲学
·马可波罗游记是十字军东征的挽歌
·世界的复杂性是什么造成的
·思想主权与信息主权
·为什么共产党国家说倒就倒?
·释迦牟尼死于自杀
·“中国”的地缘价值
·谁是蒙古狼的继承人
·“网络主权”的张冠李戴
·为何越成功老板越没有力气
·文化的中国可以转移到海外了
·百年马拉松势必与共产主义决裂
·贾似道外戚误国,中国丧失粉碎蒙古最后机会
·耶路撒冷应该成为独立国家
·转移通俄门视线、耶路撒冷变成以色列首都
·欧洲人也意识到莎士比亚的谬误
·创造权与所有权
·祖先崇拜与优生学的内在冲突
·祖先崇拜与等级制度——封建礼教是一种优生学
·无知是另外一种知识
·沙特阿拉伯是伊斯兰恐怖主义的策源地
·中国面对的五大挑战类似秦国
·赵小兰的婚姻事业是否性侵的蕾蕾果实
·澳纽提防中国浪潮,台湾报纸为何发抖?
·牛仔裤总统里根是不可救药的自由派
·任何体制都是被少数人操纵的
·俄罗斯想把美国变成流氓国家,北京欢迎
·卡斯特罗有个兔子家族
·美国自由派支援中国社会主义建设
·不是“锐透力”而是“文化战”
·无神论者的美国结局
·新时代全民体育
·印度神庙,老鼠乐园
·中国可能成为伊斯兰教退出的第五个国家
·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新教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
·“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也应该变成“拿大家”

谢选骏:美国也应该变成“拿大家”
   
   “环球日爆”的意思似乎是,美国应该从“家拿大的邻居”变成一个“大家拿的国家”。因为按照共产主义的哲学,“你的就是我的”(当然,“我的还是我的”)——美国既然比较发达,确实应该变成“大家拿”。至于共产党中国,则依然只有美国人均产值的五六分之一,还是比较没有发达,应该继续“拿大家”。否则猴年马月才能崛起。
   
   

   《美阻挠中国社科学者访问,太小气了》(2019-04-18 环球网)报道:
   
   吊销30中国学者签证,美利坚何时变这么小气了?本报独家采访五位学者,谈谈美国的“签证封锁”。
   
   据《纽约时报》14日报道,去年一共有30名中国社会科学研究教授、学术机构负责人以及政府政策研究专家的访美签证被吊销,或进行行政复审,其中包括知名学者。
   
   这些被阻挠前往美国的人堪称是最了解美国的中国学者群体的代表性人物,他们大多对美国抱有友好态度,为增进中美两国和两国人民的相互了解、推动中美关系健康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阻止他们赴美访问是令整个中国学术界非常不解的事情。
   早就传出美方为防止被搞“情报”而收紧中国人赴美签证的消息,一些从事高科技领域研究的人员以及相关专业的留学生赴美遇到困难。但是这些从事社科研究的人能对美国构成什么“情报威胁”呢?
   
   唯一可信的解释是,美国的自信的确在迅速断裂、萎缩,华盛顿建立在强大实力基础上把控中美关系的信心严重动摇。为此它生出了难以自控的被威胁感。此外美方精英群体中的对华敌意在上升。不自信加上敌意导致了美处理中国事务一再出现非理性的冲动表现。
   
   美国FBI甚至利用吊销签证来威胁有的中国学者,要求后者与美国调查部门合作。这是赤裸裸的“警察国家”表现。有媒体把相关细节公之于众,这让美国长期标榜的人权和自由形象情何以堪。
   当年美国的对华接触政策洋溢着政治、军事、经济和文化各领域的全面自信,对接触的犹豫大多出自中国方面。军事交流是个典型例子,每当华盛顿在政治上有出格行为时,北京就会用停止中美军事对话等动作予以回应。另外为防止美方对中国的渗透,极端反华人士也会遇到取得赴华签证的困难。
   现在整体情况正逐渐颠倒过来。中国人赴美因政治和安全方面理由被拒签的情况已经远远超过中方对美方人士的访华拒绝,主动停止中美某项军事交流的一方也更多变成了美国,比如环太军演当初是美国力邀解放军参加的,2018年它取消了邀请,作为对中国南海政策的报复。
   问题在于,美国仍总体上比中国强大得多,它的不自信是否来得太早了点?它对中国的防范表现完全不像一个超级大国在与时俱进的世界里应有的样子。它的做法更像是稍有不安全感就钻进旧时的碉堡里,以想象的安全抵御想象的风险,将客观现实抛至一边。
   
   看来美国的国家体制使它在处理同中国庞大而复杂的关系时感到吃力,它在将这种关系简单化成自己熟悉的冷战样子,而中美之间的关系又的确不是冷战,因此华盛顿的对华政策出现前所未有的战略性错乱。可以肯定的是,错误的应对方式注定给美国国家利益带来更多损失。
   中美有全球最庞大的双边贸易,每周有300多个航班在两国间穿梭。除了大宗货物贸易,好莱坞电影越来越瞄准中国观众,美国的大学希望有更多中国留学生支持它们的繁荣。这样的两个国家如何能够打“新冷战”?需要一场什么规模的历史倒车才能够把今天的中美关系拉回到过去?
   “美国”这个中文译名的含义是“美丽的国家”。然而美国最近一两年的表现越来越难看,它变得多疑、敏感、不讲理,组成它美丽的精神风貌越来越被未输先怯的心理败相所取代。
   
   我们想对美国人说的是,你们的国家真的没有那么糟糕。也许是美国在过去一个世纪里总体上太顺利了,无论热战还是冷战大都赢得胜利,因此对竞争的正常承受力几乎流失殆尽。它失去了应有的从容和坦然,开展正当竞争的勇气被用不健康手段避免竞争的愿望覆盖掉了。
   不管美国变得多么小气,我们诚挚希望中国政府继续保持对外开放、包括对美开放的基本态度。我们相信,开放的心态与多疑的纠结相碰撞,前者一定会带来更多战略上的综合收获。中国就是要开放地大胆前行。
   独家访谈:五位学者讲美国“签证封锁”
   遥想中美建交的1979年,两国人员往来仅几千人次,如今每天有超过1.4万人乘坐航班往返于太平洋两岸。这样的成果来之不易。但《纽约时报》14日披露30名中国学者赴美签证被吊销或遭行政复议,震惊了很多人。据说这是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发起的反情报行动的一部分,而这些学者多为推动中美交流的知名社会科学及中美关系专家。问题是,没有人拿出所谓进行情报搜集的证据,外界看到的只是美国“呯”的一声关上了门。《环球时报》记者近日采访了5位签证被吊销或遭FBI约谈的中国学者,听他们讲述个人遭遇及对中美关系的认知。
   正准备登机,两名FBI特工走来
   去年10月,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专家吕祥突然接到美国大使馆的电话,电话里通知“你的签证被注销了”。问及缘由,对方仅称“只能告诉你,你不符合美国10年签证的审核标准”。
   这次通话距吕祥上一次访问美国不足15天。此前,吕祥拿着这本带有10年多次往返美国签证贴纸的公务护照已至少赴美五六次。去年9月,他结束访美准备回国,在登机口附近一个咖啡桌边休息时,一男一女突然走来并亮明FBI证件,要求吕祥跟他们去私密场所谈话。吕祥表示不会离开公共区域,对方没有再坚持。“谈了大概半个小时,起初气氛有点紧张,后来渐渐缓和了。”
   
   “他们主要是想了解我的工作:跟哪些人有关,是不是秘密见了什么人。他们似乎担心我们去‘渗透’他们。”吕祥说:“我对他们说,如果有足够的时间,我可以把我与每一个人见面的过程都详详细细地说给你们听。没有任何事情是见不得光的。”
   前述经历是吕祥第一次接触FBI,他内心没有因此产生什么怨恨情绪,只是当时有点吃惊。“我们不掌握什么国家秘密,我们的工作都是公开的,所以对他们提的问题我都给了非常直率的回答。反过来说,自己作为一个专业研究者,这次经历也是了解美国的一个窗口,他们的提问方式以及问的问题,对我来说都是新的角度。能够亲身体会FBI的工作做派,这是一个意外收获。”
   吕祥表示,自己此前访美都是很愉快的经历,“尽管美方的学者或一些前官员跟我们交流时经常会有观点不一致的情况,但总体来说是非常友好、非常坦率的。”之前听说过有人被吊销签证的事,但真正落到自己身上时还是挺意外的,这是吕祥从事美国研究工作十年来所未见的。
   《环球时报》记者采访中发现,中国学者赴美其实比美国人来华要小心谨慎得多。正如吕祥所说:“我们从来不会接触他们任何非主流的人物和组织。每次出访,都有公认主流、正规的智库或学术机构邀请,在美期间接触的人士也都是正规、有一定造诣的专家、学者。对于一些身份不太确切者的邀请,我们都是拒绝的,因为我们不希望在美国与任何敏感事件产生关联。”
   一些美国媒体提到,中国也在拒绝一些美方人士的签证。吕祥说,这是完全不同的情况,最大的区别就是,“我们不会去美国接触非主流或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人士,而一些美国人到中国来,恰恰是为了跟一些主流之外甚至有可能直接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人士接触。”
   
   对于有美媒称,FBI只要认定有关学者与中国情报机构有牵连就禁止其入境,吕祥说,“很荒谬,我宁愿认为这是某个特定时期突然刮来的一股妖风。”吕祥跟一些美国学者朋友谈过这件事,发现他们更震惊。“他们很不理解美国政府的做法,跟我说‘你永远是受我们尊敬的访问者’。”
   “对方威逼利诱,而我坚决拒绝”
   “我印象里,5年前,中美之间这种情况还是比较少的。当然也有个别中国人访美时遭对方刁难,要求把行李拿出来检查之类的情况,但直接取消签证比较少。”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
   金灿荣说,这种情况在美苏冷战时很常见。为什么针对社科学者?因为他们的研究往往涉及政策,有可能跟政府部门有交流。“这在西方国家也是很正常的情况。没有哪个正常国家会把做政策研究的学者当成间谍。”他说,“一些美国学者朋友也觉得不可思议,认为这是在滥用国家安全概念。”据了解,金灿荣本人也曾被FBI约谈。
   “回中国去,你会收到通知。”南京大学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朱锋不愿再提他在洛杉矶机场的这段经历,他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一些美国媒体把学者和间谍扯到一起,美国方面可能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对待,对于我,不是指责我当间谍,而是通过取消我的10年多次往返签证威胁我跟FBI合作。这是问题的关键。美国国家安全机器露出了狰狞面目。一些美国学者朋友也认为这样做很不合适,他们觉得这是一种接近于冷战时代反共意识形态主导的行动。”
   朱锋还对中美关系的演变做了些论断。“中美关系已经发生质的改变,这种改变是全局性的”,朱锋说,“阻挠正常学术交流只是一个方面而已。从2017年12月美国公布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明确把中国列为战略竞争对手开始,一系列手段就出炉了。”
   一位同样遭遇过FBI询问并被取消签证的不具名中国学者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跟吕祥等人的情况很相似,“对方威逼利诱,而我坚决拒绝,然后对方说要把我的签证取消,我说‘如果要取消就取消吧’。他们可能比较恼火,结果真的废止了我的签证。作为一个中国学者,我不可能背叛自己的祖国。”
   “理论上我可以申请单次签证,但我发现,美方会设置各种障碍拖着,总说‘要审核’,其实就是设置了黑名单。”这名学者同样提到一些美国媒体拿“也有美国学者拿不到中国签证”说事。“两者完全无法相提并论”,他说,“美国是大规模滋扰中国学者的正常交流活动,以取消签证来胁迫他们与其合作,达不到目的就采取报复行动,非常恶劣。我曾和一位在华工作多年的美国人交流,他听后非常震惊,表示自己在中国这么多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所以这确实能体现出美方手段的侵略性和粗鲁。”
   
   这名学者认为,越是如此,越要团结更多的美方人士,让中美交流事业继续下去。“我相信美国社会的有识之士对此非常清楚。同时,我们必须要对中美关系未来发展的复杂性做出足够充分的估计和应对。”
   互访讲故事,为何一方慌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