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佛就是慢性自杀]
谢选骏文集
·俄国对中国的秘密战争
·香港学运领袖改判监禁、污蔑犬儒
·警惕新疆的“以色列化”
·我不是左派但我被她感动
·四派勘误
·中国人的模因就是利害得失
·什么人离开白宫就活不下去
·国民党的“去死人化”
·解放军需要大批尿布
·川普总统走上反美前线
·什么是假新闻
·川普总统的亚父范增终于走了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班农逃离家族政治
·《战狼2》展现一带一路的流血冲突
·中国军舰游弋泰晤士河
·灭鼠队长毛泽东
·“儒教中国的瓦解”是一个误解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七
·蒙古人杀害汉人不必抵命
·香槟分校运用华人减轻自己的赔偿责任
·中国军舰何时巡逻英国泰晤士河
·“镇压反革命”就是“镇压继续革命”
·为何世界上最幸福的穆斯林生活在新疆
·阿拉伯人为何比中国人还要离心离德
·中国的货物价格是美国的五倍
·第四美国与第四危机
·300万字的《资治通鉴》浓缩成这一句话
·拥抱俄国与拥抱恶魔
·中国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
·“欧洲制造”=“超级赝品”
·进化论、超人哲学、世界大战、极权主义
·她为何欺骗自己的父亲
·威权主义俄国与极权主义中国
·德国人为何会崇拜朝鲜
·黑猫白猫与病猫癞猫
·微信是罪犯朱冬们的天堂
·谢选骏:中国的穆圣、活的洪天王
·新的社会组织正在“传销”中诞生
·鲁迅是匿名写作的第五纵队
·不为五斗米折腰是官迷的哲学
·气候到底有没有暖化
·洪秀全父子的黑暗故事
·中国人为什么精神失常
·龙与象都不是肉食的老虎
·反腐的要害是争夺最高领导权
·龟眼看世界,千年如一日
·自己捐款给自己是慈善还是洗钱
·一句话主义
·论“言论主权”
·全球政府取代主权国家的矛盾一体论
·一个中国与一个欧洲都是假的
·彻底的绝对的独断近乎谬误
·灭绝中国的毒计
·大家都知道中国贪官有钱
·征服普什图人就能建立全球政府
·解放军沦为豆腐渣工程
·“第三个三十年”没有思想脊椎
·缅甸的“去伊斯兰化”
·甲午战争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内战
·美国人与犹太人
·福建女孩死于日本虚无主义
·黑人歌手为何煽动“抢劫华人”
·默克尔毁了欧盟毁不了欧洲
·中国什么时候赶得上日本
·反腐就是反党,文革就是自宫
·未来的世界孕育在我们现在的思想中
·四个死刑处决一人还是处决四人
·中国的法律是看人下菜
·盲目社会的天眼工程
·最后通牒的起源
·俄罗斯煽动缅甸暴乱
·穆斯林纳粹与穆斯林共产党
·清真寺里为什么经常丢鞋
·穆斯林没有前途
·白宫前面的下跪是谁的耻辱
·非法移民就是合法移民,十黄帝不能治也
·上海对中国的殖民统治
·美国还来得及换气吗
·马德里最后的殖民统治
·“心因”不如“模因”
·暗度陈仓潜入美国下腹部
·机器人是忠诚可靠的骗子
·君士坦丁堡陷落于拉丁帝国促成意大利文艺复兴
·多难兴邦,天佑美国
·显学来自官方地位——罗马帝国在埃及普及了基督教
·人生就像抛物线
·现代南北朝理论的深入人心
·180度大转弯还是首鼠两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佛就是慢性自杀

谢选骏:学佛就是慢性自杀
   
   《中国调查报道:过去“尸”横遍野 未来一片迷茫》(2019-05-02 博讯)报道:
   
   5月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在当今中国是否还有新闻自由呢?要回答这个问题,既简单也不简单。简单的是,几乎每天都有中国政府打压媒体,或是企业、媒体本身自我审查的消息传出来。不简单的是,中国的媒体环境纷繁复杂,要有一定深度地回答这个问题还需要下番功夫。本台记者家傲通过审视中国调查报道的兴盛和衰亡的过程,从一个侧面为中国的新闻自由现状加上注解。

   
   不到十年前,青岛人纪许光还是红极一时的中国调查记者。他2001年入职广州羊城晚报报业集团,迈入了他的记者生涯。此后十几年间,他先后在《民营经济报》、《新快报》、《南方都市报》等媒体工作。他2006年涉足社会新闻,此后做了八年调查记者。
   
   2012年,一篇名为《北碚区委书记雷政富的性爱视频》的文章在网上传开。正是纪许光在微博上实名举报了这位重庆官员包养二奶的情况,并以不雅视频截图为证。为此,举报人纪许光还上了央视新闻,描述他事后采访雷政富的情节。
   
   中国调查记者纪许光在微博上实名举报了这位重庆官员包养二奶的情况——
   “雷政富表现得非常着急,当然他那个时候还是在矢口否认的,但是这都在我们的意料之中,没有关系。也就是说,他有权对这个东西提出自己的意见。”
   事件迅速发酵。此事曝光后不到三天,雷政富就被免职并立案调查。当年有人评价说,纪许光创造了中国网络反腐史上的最快纪录,号称“63小时秒杀一个正厅级干部”。
   名记坐不住了
   可就是这样一位曾经风生水起的媒体人,却越发感到力不从心。为了确保自身和家人的安全,纪许光于2014年携妻儿移民美国。今天看来,他觉得中国调查新闻已经彻底迷失了方向。
   “过去是尸横遍野,未来是一片迷茫,走一步看一步吧。现在中国的这个情况,大家不要再谈什么新闻理想了。”
   中国媒体环境正在恶化已经成为国际社会的共识。近日,致力于保护记者免受迫害、推进新闻自由的“无国界记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国际组织公布了2019年新闻自由指数。中国较去年又下跌了一位,在180个国家中位居倒数第四,不及越南和古巴。
   本台记者采访了多位前中国调查记者,了解这个行业的当前形势。虽然他们目前都没有继续全职从事调查报道,但一些记者仍在撰写调查类报道。他们普遍认为,中国的舆论审查环境渐趋严峻,调查报道的选材受到了更大的限制。出于安全原因,部分受访人表示不便透露真实身份,本台使用化名替代。
   调查报道一向被认为是新闻业中投入最多、风险最高的“硬骨头”。在中国官媒看来,调查报道是一个西方词汇,他们更喜欢把这样的文章称作“深度报道”,也就是业内俗称的“剥洋葱”。
   
   5月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香港民众打出“守护我们的新闻自由”等标语,呼吁捍卫港岛的新闻自由——
   丧钟为谁而鸣?
   纪许光认为,中国调查新闻的空间已经几近枯竭了。
   “现在是苟延残喘的阶段,没有什么所谓的政治氧气可言了。其实从习近平上台以来,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种现象:如果说中共不想让你活的话,谁都活不了,这就是中国媒体的悲哀。”
   在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上台后,中国媒体环境日渐严峻。2014年,广电总局在换发记者证时,首次要求所有中国记者参加全国统一考试,以便他们“更有意识地保持马克思主义新闻观”。2016年,习近平在京召开舆论座谈会时更是提出,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必须姓党。作为党政宣传阵地,这些媒体的所有工作都要维护党中央权威、坚持正确舆论导向。
   
   党媒“人民网”近日发布了一则首席调查记者的招聘启事。其职位要求的第一点便是中共党员,并要坚定“四个意识”、树牢“四个自信”、坚决做到“两个维护”,而记者的专业素质却位居其次。
   谈到中国媒体的里程碑事件,近年来引发国内外最大轰动的风波可能就是《南方周末》新年献词事件了。2013年1月3日,这家曾被外媒形容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自由主义报纸”的新年献词,在出版前被强行修改,而原本呼吁宪政的内容变成了对执政者的赞歌。
   第二天,曾在这里工作的50多名新闻人联合发表公开信,要求时任广东省委宣传部部长庹震引咎辞职,而《南方周末》员工的支持者和反对者还在其总部大楼外一度发生对峙。
   国内某一线媒体原调查记者、现任一家外媒特约记者的黎祥(化名)认为,南周事件是中国媒体的一个分水岭。自那以后,中国媒体逐步走向了衰落。(他的声音由本台同事代替)
   “都说媒体是一个没落的行业,我觉得的确是的。目前,国内很多还在媒体的人会不断地给媒体唱赞歌,唱好调查报道,但实际上,中国大陆的媒体真的很不幸。可以说在2013年后,它已经面目全非了。”
   濒临灭绝的物种
   如果说不少媒体人感到中国调查新闻正在发生质变,那么学界证明了它也在经历空前的量变。
   中山大学教授张志安2017年发布的《新媒体环境下调查记者行业生态变化报告》显示,调查新闻行业发生了严重的人才流失。经过双重核实,他核定中国仅剩175名调查记者。与2011年首次调查结果相比,人数几乎被腰斩。中国广电总局数据显示,国内持证记者人数在2017年超过了22.8万人。这意味着每1300位中国记者中,平均只有一位是调查记者。
   他还表示,调查新闻行业近年来承受了多重压力。一方面,微博微信等社媒的兴起削弱了传统媒体的文化权威,导致调查新闻面临着社会影响力衰落的考验。由于发行量下滑,这些传统媒体的广告费较往年大幅下降。为了节约成本,一些都市报裁减甚至撤销了调查新闻部门(业内普遍称之为“深度报道部”)。
   
   另一方面,随着党政宣传报道力度的增强,媒体主管部门及各级政府为了维稳,对敏感社会问题加强了行政管控,进一步压缩了报道空间。
   我还能报道什么?
   现中国某一线杂志记者赵蕾2016年曾在《新京报》调查组实习过几个月,此后她还在报社的突发组和深度人物组工作过,直到上个月跳槽。回顾在《新京报》的三年,赵蕾坦言,单位的报道尺度明显缩水。
   “我记得2016年年底前,其实报社的尺度是很大的。那个时候,北京很多负面的调查报道,比如说哪里采矿死了人,大家还是可以报道的。但是2017年之后,就不太乐观了。然后2018年,报道限制就更明显了。”
   她举例说,继2017年#MeToo(“我也是”)反性侵运动在美国好莱坞爆发后,中国“米兔”运动仍方兴未艾。但当《新京报》前一阵儿想就此做些剖析时,她们就接到了主管部门的通知。
   “我们就只是碰了一下,然后只要碰了,禁令就会来得非常快,后来我们就干脆不碰了。所以米兔运动我们报道得非常少。”
   赵蕾表示,她当年在调查组实习时组内的六七位全职记者目前都已离职,而接替他们的基本都是“90后”。她说,老一辈调查记者普遍都有自己的成名作,也相对更受人尊重。在中国调查新闻的黄金时代,他们留下了无数脍炙人口的作品。
   怀念最好的时代
   业界普遍认为,广州《南方都市报》记者陈峰2003年发表的《被收容者孙志刚之死》一文标志着中国调查报道步入了黄金时代。这篇报道记载了在广州工作的外来务工青年孙志刚因为没有“暂住证”,被送至收容站后遭殴打身亡的事件。此事引发了中国社会对收容遣送制度的热烈讨论,并最终促成当局废除这项制度。
   此后几年,中国调查新闻渐入巅峰。期间,多位记者因报道重大社会事件,他们的名字也与这些作品一道成为了一个时代的烙印。其中的一些代表作包括2005年《河南商报》记者范友峰发表的《一案两凶,谁是真凶》,重启尘封十多年的聂树斌案,显示他并不是本案真凶;2008年,上海《东方早报》记者简光洲发表《甘肃十四名婴儿疑喝三鹿奶粉致肾病》的文章,完成了一起特大食品安全事故的首次曝光;2010年,《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发表《山西疫苗乱象调查》,揭露了当地的大批疫苗中毒及致死案例。
   
   当中,王克勤由于长期从事调查报道,发表了无数引发社会强烈反响、推动政策法规变革的文章,被业界称为“中国揭黑记者第一人”。即便已身经百战,他还是没能逃脱行业的变迁。2012年底,随着他后来任职的《经济观察报》调查新闻部被解散,他淡出了新闻圈。作为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他近年来致力于推动中国数百万尘肺病农民的救助工作。
   本台记者联系到了王克勤,但他表示,自己离开老本行已有多年,不便置评。
   “我离开本行的时间很久了,也不便说什么了。”
   不光是他,很多前些年声名大噪的调查记者也已告别了本职工作。就拿上面的例子来说,揭发三鹿“毒奶粉”事件的简光洲在2012年8月离职。那一年,他在微博中说:“理想已死,我先撤了,兄弟们珍重!”目前,简光洲在上海一家公关公司做总经理兼合伙人。
   而对聂树斌案提出质疑的范友峰也在报道发表后被辞职,而这起冤案最终在2016年得到平反。范友峰于2008年淡出新闻一线,从事广告经营,目前担任《新华每日电讯》副总经理。
   一切都只是海市蜃楼?
   现居美国的前调查记者纪许光对中国调查新闻曾经的辉煌不屑一顾。他坦言,直到多年以后,他才渐渐意识到,这些调查记者其实都是中国政府的棋子,他们的生与死终究由不得自己。
   “中国媒体从来就没有什么所谓的政治博弈的空间。共产党之所以让它活着,是因为党内有一股力量需要它。当不需要它的时候、当党的声音要趋于一致的时候,不管你是谁,全都得死。”
   说到触碰当局红线的新闻人,前调查记者刘虎或许就是一个例子。2013年,时任广州《新快报》记者刘虎因实名举报国家工商总局副局长马正其涉嫌渎职犯罪,被北京警方在其重庆家中以“造谣”罪名刑事拘留,直到近一年后才得以取保候审。
   43岁的刘虎可谓是见证了中国调查新闻的大起大落。他2004年入职《重庆晨报》做机动记者,2008年来到《成都商报》作全国性报道。出狱后不久,他就与武汉《长江商报》签约,继续他的本职工作,并在此期间写下了贵州茅台虚假广告的调查报道。但就在这家报社因报道一系列敏感事件被勒令整顿后,刘虎于2015年离开纸媒,成为了自由媒体人。
   刘虎的记者十年与这个行业一同沉浮,打磨了他犀利的观点。他对本台记者表示,虽然中国调查新闻的下坡路看似也与市场动荡有关,但这到头来还是政治环境的产物。
   “市场形势也是政治因素引起的。中国的舆论管制导致媒体不能报道一些事情。这导致了在市场化的媒体环境中,就没有多少可看的东西,这造成了读者的流失和订阅量的下降,降低了对广告主的吸引力。这样的话,媒体的收入下降,很多媒体不得不缩减版面,有的直接就停刊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