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资本主义的缺德泛滥成灾了]
谢选骏文集
·说你是逃犯你就是逃犯
·胡耀邦是一个假装开明的奴隶主
·巴黎圣母院就值小半张假画
·梵高不自杀就无法出名
·大学就是杀人的魔窟
·权力是一种动物习惯
·橡皮子弹只能欺负香港人
·权贵资本里应外合香港反送中
·八九民运正在香港出现
·香港示威为何让北京发抖
·和平理性非暴力是粉饰的坟墓
·周武王支持香港示威
·香港真能解放亚洲吗
·香港为什么不能就地审判杀人犯
·杜鲁门是共产党的乏走狗
·爱因斯坦凶残迫害犹太人
·无神论者不懂善恶
·都是南风窗惹的祸——中共国就是杀猪盘
·死人最稳定、监狱最安全
·苏联人最先到达地狱
·特朗普就是美国特首
·狗眼与狼眼
·狗命与狼命
·塑胶脸王毅把外交部变成了咆哮公堂
·石三伢子毛泽东是恶魔之子
·骗子说他没有骗人大家就更加认为他在骗人了
·彭斯伟大但还不如我大
·时间与神话
·时间与神话
·川普是个窝囊废
·历史传说就是集体的儿童记忆
·最后一个共产党员之死
·神道教只能否定现实
·西域包含了西方与东方
·怪不得比尔盖茨不能毕业
·没有人权只有代表权
·达赖喇嘛是毛主席的逃奴
·攻克台湾易如反掌
·网红与网黑
·网红与网黑
·反客为主到美国敌后开疆辟土
·恭喜发财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
·马克思是狗刨专家——资本家的狗腿子
·世俗基督教就是撒旦教吗
·中共为何优待维吾尔人和其他边疆少数民族
·互联网世界的两个阵营是美苏两个阵营的延续
·中共的底气来自美国
·班农真是中共的敌人吗
·中美冷战升级为敌我矛盾,全面冲突一触即发
·主权国家控制互联网一定失败
·网络主权不是“政权主导网络盗窃”
·一入邓门深过海
·马克思狗杂种不懂全世界机器人联合起来
·司法部长沦为骗子——国会的司法委员会沦为骗子的帮凶
·佛教的麦加遭到回教的洗劫摧毁
·共产党中国的矛盾论
·全球政府将在互联网上出现
·法国吐出中国的人血馒头
·解放军屠夫正在香港磨刀霍霍
·解放军屠夫正在香港磨刀霍霍
·解放军屠夫正在香港磨刀霍霍
·网络主权不是国家的玩物
·3.5%比5%更加精确吗
·3.5%比5%更加精确吗(修订版)
·3.5%比5%更加精确吗(修订版)
·3.5%比5%更加精确吗(修订版)
·中国一百年来最伟大的女性
·超杀眼神与鼠目寸光
·科学就是现代神话
·川普追随卖国贼尼克松
·傅作义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俄罗斯人建造嘴炮航母
·出生在中国就可以犯罪
·大家都有机会成为张艺谋了
·唐宋和明清为何不同
·唯心主义的医学基础
·香港暴力事件应该是便衣特务所为
·解放军是罪孽深重的集体
·执法机构纵容司机的野蛮
·电信诈骗统一中国
·范仲淹是坏人
·马列主义不是文明而是野蛮
·独裁者为何都喜欢阅兵
·怪兽毛泽东为何出自湖南
·避免流血就无法维持共产党专政
·香港发生的国会纵火案
·百年树人的生物基础
·杭州母女遭中共4狗围攻
·共产党培养教育的年轻人就是行
·1989年为何流行自杀
·大监狱和小监狱
·只有百分之三的美国人相信司法机构
·婚礼怎能在凡尔赛宫这个殡仪馆里举行呢
·通过手机统治地球
·如何欺骗铁扇公主肚子里的孙悟空自己出来
·美国为何比欧洲伟大
·埃及妖后实现了柏拉图的理想国
·大阅兵丢了美国的脸
·川普勾结中共的一个旁证
·敢不敢攻台考验习近平能否超越毛邓
·共享单车与共产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资本主义的缺德泛滥成灾了

   谢选骏:资本主义的缺德泛滥成灾了
   
   《纽时探讨:为何有些年轻富人选择做特权的“叛徒”?》(2019年5月3日 转载法广RFI 肖曼)报道:
   
   美国纽约时报观点版日前刊登署名文章探讨一个不常见但引人关注的现象:即美国的一些从小享有特权的年轻富人正在反思质疑:自己的优势地位以及产生这些优势的社会安排是否有违道德。该文首先指出:美国民主党人在2020年大选中一直在批评:美国受到操纵,以便让非常富有的人更加富有。但这成为一些从这个被操纵的体系中获益者的想法。迪士尼创始人的孙女艾比盖尔·迪士尼(Abigail Disney)就是最近一个备受瞩目的例子。周二,她指责迪士尼首席执行官鲍勃·艾格(Bob Iger) 6500万美元的薪酬是“赤裸裸的无礼之举”。她指出,这个数字是“迪士尼员工工资中值的1424倍”。


   
   该文说:越来越多享有特权的年轻人,也就是比艾比盖尔·迪士尼年轻一代的人,也在质疑自己的优势地位以及产生这些优势的社会安排是否有违道德。许多人参与了资源一代(Resource Generation)组织,这是一个面向35岁以下者的组织,这些人通过自己或家庭的收入和财富跻身前10%。这些“阶级叛徒”拒绝“精英领导体制的谎言”,并称他们“从根本上挑战了作为美国文化建立基石的一个非常核心的信念,即人们拥有的钱都是他们应得的”,无论是来自他们的工作,还是家庭。相反,这些体系的受益者想要改变它。
   
   也有些人拥有一技之长,他们觉得这些技能带来的薪水高得与他人不相称,也会质疑得到的东西是否应该。他们看到自己之所以得到这样的工作,是因为念了精英学校或者拥有各种社会关系,也就是来自他们的阶级(通常还有人种)优势。他们也知道其他很多人工作同样努力,但回报少。这些年轻人不认为他们拥有过多而他人拥有过少是理应如此。许多人形容对自己的特权感到愧疚或羞耻,于是常常把它隐藏起来。
   
   他们大多数是白人,也有东南亚和东亚移民的后代。他们都曾经就读名校。有些人正在上大学或研究生院,而那些已经工作的人从事的是教育、科技、艺术或组织方面的工作。
   
   谢选骏指出:是否享受资产阶级特权其实与党派无关,而和是否缺德有关——资本主义是在十字军东征期间开始形成的,受到了基督教道德的制约。文艺复兴之后,基督教衰落,资本主义开始恶性膨胀,因此变成“缺德的资本主义”。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是否愿意放弃特权,就和自尊程度相关了——自尊度越高的,越不想用父母的钱。而且这也还自信相关,比较远离铜臭的行业,可以让人体会到金钱以外的价值。尤其在一个耶稣基督的受难形象长期浸染的社会里。因为“受苦的上帝”是资本主义的有效解毒剂;也只有在信仰这样的上帝的社会里,健康的而不是缺德的资本主义才能发展起来。但是现在,不信上帝的也就是缺德的资本主义却成为主流并且泛滥成灾了。
(2019/05/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