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人类不过是土地的肥料]
谢选骏文集
·中国对美国增税为何是一招臭棋
·彭博通讯社不懂邓小平式的逃跑主义
·社会信用系统可以整合全球
·秦永敏死到临头了
·诺贝尔和平奖就是诺贝尔死亡奖——达赖喇嘛千万不能回家!
·美国的财团中国的党
·共产党没有能力开放市场
·马列化与土著化都在“去中国化”
·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法国的胜利还是黑人的胜利
·俄罗斯真会冒充白人
·绝龙峪与帝制的灭绝
·裙带关系与平反六四
·日本人眼红汉人移民西藏
·日本人眼红汉人移民西藏
·从秦景公的坟墓看秦国何以兼并天下
·关说、托人办事都构成了阴谋罪和贿赂罪
·玩火不如纵火
·自由社会的自杀
·魏京生还算一个书生
·美国总统说的是斯拉夫语吗
·美国的问题是花费太高收益太少投机成风
·中国知识分子都是留声机吗
·西班牙法院类似中国法院都是政府黑帮的走狗
·日本天皇比苏联匪帮还要缺德操蛋
·从唐爽自述看唐爽犯下的致命错误
·市场经济、官场经济、战场经济,不能混为一谈
·穷人的乐趣就是数钱
·含饴弄孙鸟类,工作至死蚂蚁
·爱国者捣蛋掌握了爱国者导弹
·人民战争的经济原理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是移民倾向还是间谍活动
·没有基督教的欧洲人禽兽不如
·经济动物无法指示中国的方向
·经济动物无法指示中国的方向
·没有基督教就会有毒疫苗泛滥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商业信誉
·清除马粪的厕所革命
·华人社会为何不能废除死刑
·定于一尊的假疫苗
·中国大陆与中国台湾为何打架
·黑心疫苗无远弗届
·从《河殇》到《疫苗之殇》到《每一个文盲都喜欢用“殇”字》
·新反右运动的靶子还是光荣革命的先声
·中国“#Meetoo”运动碰撞政治壁垒
·辛子陵胡说八道
·中美摊牌的时间早了一个世纪
·科学迷信是一种更为危险的迷信
·华人为何喜欢分享口水和强迫进食
·为什么需要三权分立
·废垃社会只能牺牲风骨
·联合欧洲、孤立美国,先夺欧亚非
·一条船只能有一个船长,中美谁是老大
·葛剑雄快当右派了
·“中国”尚未成为“国家”
·中国的苛政猛于美国的虎
·藏独运动真没出息
·百人斩与凌迟刑
·中国大使向美国举起白旗了
·中国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窝
·八国联军的内讧和欧美国家的道德堕落
·蚂蚁会有心吗
·中国模式终于控制了美国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暴君的惩戒——秦始皇的后代都被肢解
·中国大陆薪资水平不及欧美百年之前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英国间谍劳伦斯把表演进行到底了
·无产阶级为何无法阻止帝国主义战争
·柬埔寨的今天就是“亚洲民主国家”的明天
·江浙地区经济文化发达是因为道德高尚吗
·中国只有万分之一不到的人是正常的人
·英国虽死,余威犹在,毛邓都怕
·中国是浑身插满管子的手术病人
·马可·奥勒留的《沉思录》是婊子的牌坊
·凯撒首先不是大帝而是革命的发起者
·谢选骏:“法广网”老是误判中国事务
·习近平遭到了亿分之一的批评
·世代健忘症
·不能牺牲儿女的就不能成为大帝
·“对立统一”的南北朝缺一不可
·抗美援朝是毛泽东对中国人欠下的巨额血债
·蒙面歹徒必须退出社会生活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Twitter推特的老板是共产党还是人民币
·自决是创造文明的开始也是毁灭文明的开始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贸易战是推动中国进步的唯一动力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一个社会已经恶贯满盈
·川普正在帮助好朋友习近平获得更大的权力
·穆斯林兄弟会被谁洗了脑
·美国多给了共产党十年时间
·中国为何需要改朝换代
·万精油并非绝对权威
·没有隐私就是最好的保护隐私
·美国正在兴起的义和团(乱枪党)
·清朝为何提高达赖喇嘛的地位
·毛泽东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甚至不如慈禧妖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类不过是土地的肥料

   谢选骏:人类不过是土地的肥料
   
   《神话里的人兽合体动物为何让人不安?》(BBC 2017年3月22日)报道:
   
   在希腊神话中,客迈拉(Chimera)是一只有着狮头、蛇尾,背上还生出了山羊头的吐火怪兽。


   正如这样的形象使希腊人恐惧,当加利福尼亚萨克生物研究学院(Salk Institute)出现第一例成功的人猪杂交胚胎时,人们同样因脑海中浮现出客迈拉这样的形象而感到恐慌。实际上,此类人畜杂交物种通常都被称作"客迈拉"。
   尽管人畜杂交方面的科学进步为我们提供了通过移植在动物身体当中培育的人类器官的可能性,但这样的做法仍会令许多人感到恶心。正是因为人们怀着这样的厌恶之心,上述研究项目的研究资金被暂停了。
   看来,人们就是无法忍受在猪的身体里培育人类肾脏的想法。
   鉴于该研究巨大的潜在成果,人们对其的反对不应仅仅基于恶心、反感等轻微的心理反应。在若干方面,人们长久以来都以根深蒂固的思考方式看待人畜杂交,这使得人们很难在这件事上明辨是非。
   违反自然?
   我们当中的许多人就像听到混合西兰花和土豆泥这种吃法的六岁儿童一样。我们还是愿意让事物保持其纯净的原貌。不论杂交动物,还是混血儿童,那些用事物底层的本质去定义世界的人倾向于去拒绝"不纯"的东西。
   何为"事物底层的本质"?这一概念指的是,事物具有确定的必要特性,这些特性对事物保有其本来面貌至关重要。所谓猪的身上有独一无二的"猪性",人的身上有独一无二的"人性"。
   然而,在生物学当中,至少并不存在与该说法对应的事物的本质。我们都是相同的几样物质混合起来的,比如蛋白质和氨基酸。甚至奠定个人特性的基因和DNA也是物种共有的,比如人类和老鼠体内大约90%的DNA是相同的,我们与蛔虫体内大约35%的基因是相同的。
   但这样的事实并不意味着我们就能摆脱看待什么使一只老虎看起来更纯正,什么使一把椅子看起来不纯正的固有方式。直觉让我们一想到"老虎山羊"就感到局促不安,但"椅桌子"的概念却令我们感到新奇。
   将人类和动物合二为一的生物研究被视作反自然的、令人作呕的概念(就好比我以前点过的一道菜"叻沙味意大利烩饭"),它使人们的内心产生不理智的恐慌,好像"人猪"会逃离实验室,占领世界一样(正如我害怕意大利-马来料理会极速崛起)。
   虽然"人猪客迈拉"漫游地球的可能性非常之小,但是正如希腊人,我们对杂交物种的畏惧助长了我们心中的这一想法:杂交物种是可怕的。
   虽然大部分杂交物种会使人们感到不愉快、害怕和恶心,但也并非在所有情况下都是这样,比如博伊森莓(boysenberry,一种由树莓、黑莓、悬钩子和罗甘莓杂交而得的水果)和克莱门氏小柑橘(柑橘和橙子的杂交结果)。我们拿这些水果作午餐时可是一点都不为难呢。
   显然我们是能够欣然接受某些杂交物种概念的,而这一态度也不仅仅局限于植物。我们从未觉得骡子有什么值得警惕的地方,然而骡子事实上是一头公驴和一匹母马交配的结果。那么狮虎、虎狮、斑马猴、山绵羊,或者蜜蜂水牛听起来又如何呢?
   也就是说,虽然我们畏惧大多数杂交物种,但我们并没有排斥所有的杂交物种。也许我们对生物物种杂交概念的排斥——当人类DNA成为杂交的一部分,特别是当我们听到将人类DNA与其他动物的DNA杂交时——更大程度上是心理问题。
   我们不是动物
   人猪杂交引发人类焦虑的一个原因是,这样的杂交会造成我们对自身死亡的恐惧。用猪的身体就可以培育出你需要的胰腺,这足以提醒我们:人类就是动物,此种生物关系上的提醒着实会触动人们心中巨大的担忧。
   人们曾经普遍相信,如今依然有许多人这样认为——类有灵魂,而动物没有。这样的认知使得人类感到自己更高级、更高高在上,甚至觉得自己存在于生物秩序之外。然而在山羊体内培育人类的心脏,这一概念会粉碎我们在认知上的此种自我保护,让我们感到恶心,感到懊丧。
   人畜杂交让一个人不得不去思考这样一个我们无法避免的事实:我们终有一死。避谈人类的动物性,我们也就想当然地不去思考,人类只不过是会死的生物有机体,总有一天要化为土地的肥料。
   人畜杂交让我们感到不安的另一个理由是,如果你身患严重的肝硬化,而用你叔叔家农场里的一头猪就可以培育替代肝,这会给你的味蕾造成困扰。我们吃猪肉,但我们不吃人。如果某头猪在过去的六个月里培育了你所需的肝,你还会食用这头猪身上的肉做成的培根吗?
   更让人们无法接受的是"猪人"这一概念,它扰乱了我们的道德指南针。生物学上的猪人杂交提醒人类,我们和猪具有相似性,而当我们品尝油煎培根的美味时,我们才不愿意想起这一点呢。
   人们会刻意将可食用动物和不可食用动物区分开来,这有助于我们消除内心拿动物满足口腹之欲的不适感。而可食用动物和不可食用动物之间模糊的界限就造成了诸如2013年"马肉事件"发生时,人们对马肉汉堡的愤怒;人们通常认为,马是宠物和人类的好朋友,不可做食物。
   如果说将宠物和食用动物混为一谈让我们感到不舒服,那么将那些为人类提供食用肉的动物和人类自身混为一谈更是会引发我们的道德及味觉疑虑。
   除了给我们的味蕾造成困扰之外,人畜杂交概念令我们感到困惑的还有一点:我们无法说清,我们是在动物体内,还是在半人体内培育自己所需的器官。确实,在人体中培育器官这一概念所描绘出的是一个反乌托邦的未来。
   最后,虽然古希腊人对神话当中的杂交野兽非常警惕,但今天我们反对在猪的胸腔内培育人类心脏,与现实的自我焦虑和对道德秩序破坏的疑虑有很大关系。
   我们是否应该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或者说得更宽泛,为了满足人类的需要利用动物,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但可以肯定地说,我们对人畜杂交方面科学手段进步的畏惧——以及胃里翻滚的厌恶和恶心——很大程度上来自这一事实:人畜杂交动摇了我们所认为的人类独特性,破坏了我们的道德优越感,与对杂交物种本身的担心并无多大关系。
   
   谢选骏指出:照找上文所说,“人类只不过是会死的生物有机体,总有一天要化为土地的肥料。”——如果不想承认这一点,就必须相信并且向往上帝的荣耀。如果承认了这一点,认定人类不过是土地的肥料,那么马列主义的阶级斗争、纳粹主义的种族斗争,就是顺理成章的了。至于牺牲一些动物同志,更是理所当然的了——因为活着就意味着生存斗争。你不吃他,他就吃你——生命的世界就是互相吞噬的世界。歧视和灭绝,在所难免。
(2019/05/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