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第二次冷战就是互联网为中心的战争]
谢选骏文集
·帮凶到元凶——邓小平从反右到六四的凶残变态的进步
·素食者如此品尝人肉残渣
·移民最该得到SAT逆境分数
·《世界日报》用心险恶
·“还是有上帝存在的”
·“还是有上帝存在的”
·教育偏见是一种激励
·为何印度人的智商不及华人
·美国的封建性格
·任正非向松祚不懂“‘人才’是‘自由’的产儿”
·因为你成功了所以必须失败
·把共产党中国重新锁起来
·文明死于他杀而非自杀
·英语的每一个单词,都滴落着黑奴的一滴血——英国崛起于黑奴贩运
·西方文明为何正在崩溃
·天才与病态
·仅仅封杀华为是远远不够的
·大陆学习台湾经验仅到“出口加工区”为止
·老母鸡新时代中美之间好斗主义思想
·为何“六四屠杀是人类历史上的分水岭和转折点”
·中国能否结束70年周期(1949—2019)
·美国犹如全球中央政府了
·美国进入对华战备状态
·中国崛起还是西方解体
·贱民的登顶
·吃猪肝的穆斯林——中国人为何可以假装信仰任何东西
·该不该废除“硕士”(Master)称号
·对美误判是为了控制国内
·共产党解放军强暴了自己的亲娘
·中共的底气来自美国
·第二次冷战就是互联网为中心的战争
·“中国梦”原来是军国主义思想
·普世价值导致物种灭绝
·人类不过是土地的肥料
·意识怎么可能揭开意识之谜呢
·希特勒控告英国违法宣战
·中国人不能避免陪葬品的命运
·毛泽东崇拜的全是流氓
·毛泽东是人妖不是暴君
·两部手机比一部手机好——走向天下为公,不要天下为党!
·共产党是旱鸭子,绝对过不了台湾海峡
·焚书坑儒的《资治通鉴》——从第一战国到第二战国
·焚书坑儒的《资治通鉴》——从第一战国到第二战国
·比捐款数额更重要的是捐款对象
·鸡比鸽子更聪明
·北京不是川普的问题
·一个洋人后面跟着一堆汉奸
·川普其实是一个亲共派——美国亲共派的最后哀鸣
·“草菅人命”的生动注解
·张先玲是人民的代表
·中国人更喜欢沦为满洲的辫奴
·解放军匪兵向六四起义者举手投降
·切尔诺贝利才能让共产党恢复常识
·张先玲揭穿天安门四君子的伪证
·刘晓波没有做到用真话颠覆谎言
·六四屠妇邓颖超抽打周恩来耳光
·中国共产党成为六四屠杀的最大受害者
·杀人者比受害者更加心惊肉跳
·“遗忘六四”也没有用了
·这本书才是真正的《天安门文件》
·鲍朴为何帮忙掩盖周舵等人的伪证罪
·李锐是毛泽东狗的狗
·中国的出路在于改朝换代
·政府就是诈骗机构
·六四屠杀为何能使中国崛起
·不定期屠杀就没有食物了
·纪念一次就被杀害一次
·纪念一次就被杀害一次
·台商就是台奸
·瑞士大吃中国的人血馒头
·六四屠杀的30年麻雀效应造就了西方人的分裂人格
·六四屠杀的30年麻雀效应造就了西方人的分裂人格
·“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的伪证是怎样出笼的
·红一代红二代谁更凶残
·共产党就是“一号老赖”
·毛泽东是六四屠杀的招魂幡
·美国有一个卖国集团——川普的狂吠暴露其行踪
·黑人区都是第三世界
·六四屠杀是全国规模的阶级斗争
·历史都是由后一个朝代撰写的
·英国没什么东西可偷的了
·中共政权什么时候有过合法性
·中国有一种癫痫症
·新加坡可以加入中华联邦了
·新加坡可以加入中华联邦了
·中苏同盟如何死灰复燃
·从生存竞争到生命共存——人本主义属下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一起灭亡
·法国人印证了我的“六四观”
·中国人悲剧的生物基础
·法国是美国的“被解放国”
·美军来了迎美军
·毛主席撕咬毛主席
·毛主席撕咬毛主席
·蒋介石毛泽东为何一起崇拜汉奸
·六四屠杀是三个重生的洗礼
·立竿见影的互联网主权
·警犬监控的群众基础
·川普是中共的同路人
·破螺丝议长修理床破总统
·富人做官更像穷鬼到家
·国富民穷的中国大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二次冷战就是互联网为中心的战争

   谢选骏:第二次冷战就是互联网为中心的战争
   
   《贸易谈判内情解析 中国“完全开放互联网”这事靠谱吗?》(牛泪 2019-05-29)报道:
   
   针对中美贸易谈判最终破裂的原因,最近有媒体以引述知情人士的口吻称,美方“在谈判后期阶段不断增加新的要求”,“其中一些要求会直接影响中国的政治和社会稳定”是导致谈判破裂的一个原因。消息称,是美国在最后一刻提出了中国无法做到的要求,包括“完全开放互联网”,“并放松对互联网的控制,取消要求外国云计算公司将所有数据存储在中国的要求”等,导致了谈判破裂。


   
   这个消息的真假外界可能无从得知,但对这个问题的深入讨论,却很有意思。
   
   有关互联网开放的事情,其实很难用一两句话说清楚。我个人经常在境内和海外走动,坦率说,不管是工作还是个人社交需要,严厉的互联网管制都带来了很多不便。很多在中国投资的外商,一些科研工作者,以及一些长期在境外工作或生活已经习惯了网络自由的人,对这些管制措施也非常苦恼。一些需要翻墙才能看我发言的“牛粉”,对此应该也深有体会。很多人,包括我本人,都有过网上言论被无端删除的“待遇”。
   
   但另一方面,我也能理解为什么中国对国际互联网采取那么严厉的管制政策,屏蔽了那么多国际主流网站。
   
   有几个层面,一个是保护国内互联网产业发展的需要。这个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互联网产业所以能在短时间内快速成长,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互联网新经济大国,除了人才、资金、技术、市场等因素,政府通过网络管制建立的“城墙”,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保护作用。如果没有这些“城墙”保护,任由美国的互联网巨头挟先发优势长驱直入,中国的BATJ等明星网络企业恐怕会很难这么快成长,即便是经过市场厮杀竞争最后成长起来,过程也不会那么顺利。如果没有产业保护,你很难想象,中国今天的互联网市场会是个什么样的生态结构,中国在互联网新经济中的话语权和展现的国际竞争力,可能根本无从谈起。
   
   第二个层面是政治与社会层面。中国中央集权的政治体制和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开放式民选体制不同。在民选体制下,网络自由与体制本身能形成积极互动,民选机制本身就需要有开放的舆论力量来保障制度运行,而体制中不同的政治力量也需要舆论来表达或推广各自的政治主张,网络作为一个政治主张和舆论表达的工具和平台,在民选机制下,能和这种机制和谐共存。
   
   但是在中央集权制度下,特别是在中国这样一党执政的社会主义中央集权制度下,它对政治主张和舆论表达的认识,是由马克思列宁主义以及中国传统政治文化来宰制定义。这种制度的内在逻辑认为,执政党已经代表了人民的利益,媒体舆论(包括互联网舆论平台)都是党的喉舌,是唯一代表人民利益的舆论主张,制度之外的其它声音天然地无法获得政治信任。在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种制度的竞逐下,因为国际互联网巨头大多是由私人资本控制,既具有两种“主义”的竞争,又具有国家利益的较量,当然不会开放这个阵地平台。
   
   如果觉得这些政治理论性的论述太过深奥难懂,你也可以尝试这样简单认识:因为民选体制下,今天这个党上,明天那个党上,政权需要通过选民投票进行更迭,所以各个不同阵营的政治力量,通过媒体与网络平台怎么宣扬你的政治主张都无所谓,因为这种体制本身运转就需要不同观点表达。但是在中央集权的威权体制下,尤其是一党执政或某个家族集团独享统治权的情况下,执政党(或王室或执政家族)的政权安全从来都是第一位的,试问哪个决策者敢让人民通过媒体或网络平台自由表达政治主张,并结成一股可以对执政党或执政家族叫板的政治力量?
   
   尤其是,这个平台又掌握在不同意识形态国家的资本家手上!所以我们看不止中国,几乎所有实行中央集权制的威权国家,都不可能允许开放网络与言论自由,这是因为网络开放与言论自由与这种制度本身存在着本质冲突,前者对后者来说是一股革命力量。
   
   尤其是在中国这样一个多数民众政治懵懂,容易被舆论诱导,又富有革命精神的国家,不实施一些必要的舆论与网络管制,老实说,真是不行。更何况中国还有14亿人口,各种主张差异悬殊,各种观点之间又极度缺乏妥协、共存精神。可别忘了,美国是怎么指责俄罗斯介入美国选举的,在利用网络平台介入他国政治的事情上,俄罗斯恐怕连当美国徒弟都不够资格。
   
   第三个层面是国家安全,主要是企业和国民资讯安全的考量。这个东西的重要性现在大家都非常清楚。这次贸易战美国总是拿华为说事,说华为会在产品中留有后门,可能帮助中国政府窃取用户机密,这反过来其实说明美国一直就是那样干的,所以它才会担心中国也那样干。另外还有最近爆出来的联邦快递变更快递路线,把华为的国际包裹邮寄到美国的丑闻,这背后意味着什么,其实大家都不言而喻。
   
   美国是个特别保护个人隐私的社会,那些互联网巨头们也经常宣扬会保护用户隐私,不提供给政府,但一则,鬼知道他们到底会不会将用户资讯提供给美国政府,二则,即便他们不主动提供,FBI也难保不会通过技术手段获取这些信息,三则,就算他们不提供给美国政府,FBI通过技术手段也搞不到, 让这些互联网巨头掌握这些信息,你用户的隐私就得到保护了吗?恐怕未必!
   
   在这个问题上,我是倾向于不相信这些互联网巨头保护用户隐私的口头承诺和道德底线的,尤其是当这些资讯是中国用户资讯,又可被美国政府利用以达到美国国家利益的情况下。
   
   在中美进入全球角力的情况下,我宁可相信美国的这些互联网巨头是爱国的,当然他们爱的是美国,不是中国。我敢打赌,一旦中美进入对决状态,基于维护美国霸主地位和国家利益又需要这些用户资讯,那些前一分钟还信誓旦旦,说不会将中国用户隐私提供给美国政府的互联网巨头,下一分钟就会或明或暗的将这些资料统统交给美国政府,连一分钟都不会犹豫!你不要觉得只有中国人爱国,在爱国这个问题上,美国人一点都不亚于中国人。
   
   所以有人说互联网没有边界和主权,我绝对无法认同。互联网没有边界和主权是美国宰制了国际互联网主导权后的“行销主张”,是美国在占有了互联网国际霸权后一边把手伸到他国的互联网领地乱摸,一边为自己进入他国互联网领地乱摸建立正当性。互联网一定存在主权边界,不然美国为什么不放开华为进入美国市场?或者你让扎克伯克把FB卖给中国试试,看白宫和国会,会不会第一时间跳起来?
   
   所以,中国政府要求美国的互联网企业把在中国收集到的用户资讯存放在中国境内,我举双手用户。中国用户的资讯就应该存在中国,美国用户的资讯就应该存在美国,大家应该各自管理好自己的互联网边界。
   
   在中美谈判进入最后阶段,华盛顿不断改变要求,在协议文本中塞进去一些新的内容,要求中国完全开放互联网,要求中国改变让外国互联网公司将所有数据存储在中国的主张,绝对是强中国之所难,是明知中国做不到也不会做,而刻意为之。
   
   其目的,要么是根本就不着急达成协议,还想把谈判破裂的责任推到中国身上;要么是想借中国希望达成协议的心理,最后趁机狠捞一把,但是却被中国方面果断拒绝。当然,也有一种可能,就是那些长期被防火墙关在中国市场之外,一直不得其门而入的美国互联网巨头,对美国政府和贸易谈判团队最后游说、施压的结果。
   
   如上所述,从总体上说,我能理解为什么中国政府不愿完全放开互联网。对中国政府反对美国在协议文本中塞进一些新的内容,要求中国完全开放互联网,改变要求外国互联网公司将数据存在的中国的主张等,也持支持态度。 因为这和中国互联网产业发展、政权与社会稳定、国家资讯安全等有关,这里面还有一个网络主权概念。
   
   但与此同时,中国在互联网日常管理上的过分严厉,也是不妥当的。虽然中国是个一党执政的中央集权制国家,无法做到完全的网络自由与开放,但是今天中国绝对应该容忍网络上的多元表达存在。在一个互联网社会,在现代政治与社会治理中,过于苛刻的网络言论管治,不仅会授人以柄,会压制一些健康的、建设性的批评言论与讨论,也不符合中国社会发展的阶段特征与现代社会治理精神。
   
   再一个,过分严厉的网络管制,还提高了中国科技研发获取国际资讯的成本,阻碍了中国通过网络空间和外部进行科技成果交流,也确实给中外商业交流带来了不便。而随着中国政府监管能力增强,国内互联网产业发展,在中资互联网企业已经发展壮大,具备国际竞争力的情况下,继续将那些国际互联网巨头屏蔽在外,也不利于在中美贸易战中,最大程度的团结和争取美国国内一切可以团结、争取的力量。
   
   中国政府在金融和服务业上的开放,使得华尔街成为贸易战中对华大概最友好的一个群体,但现在的情况是,华尔街精英对特朗普政府几乎毫无影响力。对中国政府来说,如何透过国内互联网市场的有序开放,避免让那些在美国风头正旺、且政策影响力越来越强的互联网巨头加入特朗普战队,是中国政府必须考虑的政策措施。
   
   谢选骏指出:看来作者不知“第二次冷战就是互联网战争”,别说他不知道,全世界目前还没有第二个人知道。所以呢,期待“中国(共产党)完全开放互联网”,完全是缘木求鱼、痴人说梦,除非共产党中国在第二次冷战中彻底失败、举旗投降,那时候,它才可能“完全开放互联网”,把非法抢夺的主权还给互联网。第二次冷战就是互联网战争!谁胜谁负,且看分解。
(2019/05/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