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贱民的登顶]
谢选骏文集
·和平统一就是武力统一
·共产党真的做到了“勿忘六四”!
·韩国瑜很像汪精卫
·艺人为何也能从政
·新闻自由不是新闻从业者们的特权
·回族是中东殖民者的后代
·台湾重蹈战场经济的覆辙
·自由选举就是颠覆政权
·第二次冷战进入纵深阶段
·红色资本家任意抽取红奴血汗
·警察就是猛兽
·法国总理趁火打劫巴黎圣母院
·哈耶克不懂人有原罪
·医生不如机器人
·不挖掉毛泽东祖坟不能平息民愤
·不挖掉毛泽东祖坟不能平息民愤
·医生不如机器人
·中国人为何无底线——苟活
·中国人就是不长记性
·台湾人为什么也不如印度人
·莫谈国事的后遗症
·共产党中国只吃硬的不吃软的
·竞选总统需要作恶多端
·科学家面对死亡的困惑
·巴黎的圣母会接受日本的脏手吗
·王希哲被主子抛弃沦为哀鸣的丧家犬
·为官不易要受夹板气
·越南比中国更能钳民之口
·真的玩不过假的
·“六四”造就了今日的世界
·造反有理,封杀有功
·若不妨害司法公正如何充当领袖
·:新疆的拘禁营地竟然可用通讯视频
·“毛主席什么都大”
·美国起诉的不是任正非的女儿而是中共高官
·民主和自由不是玩弄扑克牌
·瑞典真是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吗
·共产党中国就是共产党占领的那部分中国领土
·加拿大人在香港在劫难逃了
·电脑是魔鬼
·毛泽东的汉奸意识
·听党的话无异于自杀
·啃食湿地不是守护湿地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工业大国
·新疆差点变成斯里兰卡
·妇女能顶半边天——毛泽东的后宫政治理论
·共和国卫士的三十年报应
·公营事业、官办企业就是不行
·刘强东和明大女生很有夫妻相
·冲天大火是创造历史的契机
·纪晓岚承认自己是满洲人的狗
·人生就是莫名其妙
·人生就是等死
·人生就是等死
·人生就是等死
·人生就是活见鬼
·复活节还是圣诞节
·谁是五毛之都的主席
·谁是五毛之都的主席
·川普和刘强东都属于“疑罪从无”
·六四鲜血购买的经济奇迹
·掩盖六四屠杀等于准备惊天爆炸
·斯里兰卡的今天就是缅甸的明天
·斯里兰卡政府为何转移视线
·佛教徒借刀杀人
·白痴才说新西兰是天主教国家
·有两个中国就会有两个达赖喇嘛
·恐龙的故事也能激动人心吗
·法兰奇不懂中国
·“华堂”还是“夷堂”
·钱伟长是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钱伟长是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随意吹牛可能致命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
·选举与外行——外交政策为何缺乏连贯性
·蒋经国享受大奶、牺牲二奶
·皇族的用处就是上断头台
·独立中文笔会不懂“‘红区’不是‘大国’”
·缅甸人为何害怕穆斯林
·人权也是一种商品
·中国人有国际主义的基因
·穆勒报告体现了妥协精神
·法国政府里可有纵火同谋
·六四冤案2059年可以获得国家赔偿
·意大利是罗马帝国的废垃
·胡锡进进化为“一中一台份子”
·消灭一点舒服一点,彻底消灭彻底舒服
·佛教国家为何“不行”
·现在中国还是一个文明的低洼
·党奴不是公民
·广场舞——毛泽东邪灵附体
·中美洲难民入美犹如印第安人北伐
·金钱可以降低消除乃至逆转种族歧视
·希特勒差点把德国人变成了废垃
·五四运动是凡尔赛阴谋的结果
·康乾盛世不是中国盛世而是野狗创纪录霸占紫禁城
·美国纽约时报与中国参考消息
·中国模仿英国日本的“大国崛起”
·一带一路可能导致欧美的边缘化
·撒币铺路能不能种出摇钱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贱民的登顶

   谢选骏:贱民的登顶
   
   《没有雪崩,也没有狂风,为什么他们殒命珠峰?》(纽约时报 2019年5月27日)报道:
   
   埃德·多灵(Ed Dohring)是美国亚利桑那州的一名医生,他毕生的梦想就是登上珠穆朗玛的最高峰。但当他几天前登顶时,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登山者们为了自拍而互相推搡。峰顶平坦的部分据他估计只有两张乒乓球桌那么大,但上面挤了大约15到20个人。要想上去,他得跟一群同样穿着厚厚的外套的人挤在一起,在几千英尺高、冰封多石的山脊上排几个小时的队。
   他甚至不得不绕过一个刚刚死去的女人的尸体。
   “太可怕了,”他在尼泊尔加德满都的一个酒店房间里休息时通过电话说。“就像个动物园。”
   这是珠穆朗玛峰最致命的登山季之一,至少有10人死亡。而其中至少一些看起来是可以避免的。
   问题并不是雪崩、暴风雪或者狂风。资深登山者和业界领袖认为,总体而言原因在于上山的人太多,具体来说则是太多登山者经验不足。
   一夜之间冒出来的探险公司在接收未经训练的登山者,他们对山上的每一个人都构成了威胁。一些经验丰富的登山者说,尼泊尔政府对登山的收入来者不拒,发放的登山许可证超出了珠穆朗玛峰的安全承载力。
   此外,对世界各地越来越多寻刺激的人来说,珠穆朗玛峰具有无可比拟的吸引力。而作为亚洲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和大多数攀登路线所在地,尼泊尔长期存在法规粗滥、管理不善和腐败等问题。
   5月22日,攀登者排长队等待攀登珠穆朗玛峰峰顶。其结果就是这样一幅拥挤、混乱的景象,仿佛《蝇王》(Lord of the Flies)在海拔2.9万英尺的高山上演。在这个高度,哪怕一两个小时的延迟都可能性命攸关。
   为到达峰顶,攀登者卸下了所能减掉的每一磅设备,只随身携带到达峰顶再返回刚好够用的压缩氧气罐。登山者说,在那个高度,你没法清楚地思考。
   据夏尔巴人和登山者表示,今年一些死亡事故的起因是在大约最后1000英尺处,人们被困在长队中,无法足够快速地上去再下来补充氧气。还有一些人则是健康状况本身就不适合登珠峰。
   一些攀登者甚至不知道如何穿冰爪,即套在鞋底增加冰上摩擦力的鞋钉。
   尼泊尔对于谁可攀登珠峰没有严格规定,资深登山者称这可能会酿成大祸。
   “参加铁人三项赛要符合条件,”著名的珠峰年代史家、登山专家艾伦·阿尼特(Alan Arnette)说。“攀登世界上最高的山峰却不需要?不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不对劲吗?”
   上一次10人或更多人在珠峰死亡是2015年发生雪崩时。
   从某些方面看,珠峰的运转混乱是愈演愈烈的。
   去年,资深登山者、保险公司和新闻机构揭露了一场涉及广泛的骗局,导游、直升机公司和医疗机构串通一气,对只是有轻微高原反应的登山者进行转移救援,从中骗取数百万美元。
   登山者投诉在山上有窃贼,还有成堆的垃圾。今年早些时候,政府调查人员揭露称,许多登山者用的救生氧气系统存在大量问题。登山者称,已发现氧气罐存在漏气、爆炸或在黑市上不当充装等问题。
   但即便已接到安全疏忽的投诉,尼泊尔政府今年发放的许可证仍达到了破记录的381份,这是珠峰商业化的整体行动的一部分。登山者称许可证签发数量每年都在稳步上升,今年的拥堵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严重。
   “这种情况不会改善的,”导游卢卡斯·富尔登巴赫(Lukas Furtenbach)说,由于尼泊尔一侧过度拥堵以及缺乏经验的登山者数量激增,他最近把自己带队的登山者转移到了珠峰的中国一侧。
   “尼泊尔政府存在很多腐败问题,”他说。“他们是能捞多少捞多少。”
   尼泊尔官员否认存在任何不当行为,他们表示珠峰的安全问题应由旅行社负责。
   当然,登顶的行动取决于天气。五月是一年中登顶的最佳时节,而即使是这段时间里,能见度和风力适合尝试登顶的也只有那么几天。
   但资深登山者说,今年最严重的问题之一,似乎是同时试图攀登珠峰的人特别多。山上不存在政府的交通警察,各登山组何时尝试攀登最后一段,不得不取决于登山公司的判断。
   此时登山者本身则无论有经验与否,都急于完成自己的这段探险,以致于眼见危险增加,却仍继续向前。
   几十年前,攀登珠峰者大都是经验丰富、愿投入大量资金的登山运动员。但资深的登山者称,近年来首都加德满都那些低成本运营的街边小店,甚至不重视安全性的高收费外国公司,都纷纷进入市场,主动向几乎任何人提供登顶服务。
   有时候会出现极其可怕的状况。
   从几名登山者的采访来看,似乎随着离峰顶越来越近,压力陡增,一些人会顾不上起码的体面。
   经验丰富的黎巴嫩登山运动员法蒂玛·德尔雅(Fatima Deryan)最近快登到山顶时,发现经验欠缺的登山者开始在她面前倒下。当时气温降到了零下30摄氏度。氧气瓶也在耗尽。约150人挤到一起,拴在同一条安全索带上。
   “很多人陷入惊慌,开始为自己担忧——没人要管那些倒下的人,”德尔雅说。
   “这是个伦理问题,”她说。“我们都靠氧气撑着。你知道如果你帮别人,你就会丧命。”
   她说她提出过要帮一些生病的人,但随即意识到,这是在将自己置于险境,于是继续向山顶前行,当时的高度为29029英尺。下山途中,她不得不再次从人群中挤出一条路来。
   “太可怕了,”她说。
   
   谢选骏指出:登顶本来是一项贵族活动,为了显示自己的孤傲不群;结果现在沦为一项贱民活动,为的是显示自己的趋同、追赶时髦的能力。这就像名牌一样——本来是“身份标志”,现在则是“没有身份的标志”了。贱民的登顶,是大众时代的悲剧吗。其实,现代社会到处人满为患,都是普世价值造的孽。
(2019/05/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