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崛起还是西方解体]
谢选骏文集
·去拉丁美洲戒毒旅游
·逼迫代购人士为娼的大连海关
·敲骨吸髓的治病救人
·美国开始废垃化进程
·汉族人该死
·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为何没有断子绝孙
·中国人缺乏安全感
·失主的的确确选择了窃贼
·列强就是中国的皇帝
·白求恩也是个白人优越论者
·共产党中国正在学习如何整合世界
·全球意识的诞生即将创造全球政府
·天安门屠杀三十周年亡魂归去来
·美国全国紧急状态法是走向世界帝国的基石
·现代南北朝进入晚期了
·马云原来是只鼹鼠
·错谬的《八九民运史》(陈小雅编造)
·联邦雇员以外的损失也应补偿补偿
·弱者相互原谅但强者从不宽恕
·现在的中国比毛泽东时代温柔三百多倍
·傀儡高官的下场最惨
·毛泽东火烤侄女惨死
·飞虎队摧毁了中国的文明
·飞虎队摧毁了中国的文明
·为什么要对偷听敌台施以重刑
·噗噗是否同性恋的跨国恋人
·白宫变成了川普大楼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杂
·没有费城律师就没有独立战争
·毛泽东的祖先在贵州
·放纵加拿大毒贩的公检法也应该绞死
·台湾不知亡国恨
·魔鬼附体的科技文明
·佩洛西·波罗蜥真是老糊涂了
·母亲真的只是一个借口吗
·大陆可以购买台湾的主权吗
·黑人并不都比白人愚蠢
·加拿大的今天就是欧美各国的明天
·北极熊终于干倒了美国鹰
·美方还在危险地自我麻痹
·白求恩是个断了脊梁骨的国际流氓
·基督教中国的黄金时代到了
·国家爱你的血汗和心肝
·教皇国与乌托邦
·谣言推动历史前进
·人民币膨胀到了临界线
·房子就是废垃的仁义道德
·卡尔·马克思确实是一个跳梁小丑
·卡尔·马克思确实是一个跳梁小丑
·美国紧急状态是整合全球的关键步骤
·他的老婆出卖了他
·乌克兰的红颜是祸水吗
·柯文哲没有文化
·两脚羊也会咬死狼
·纽约警察种族歧视
·企业家精神的背后是基督教
·上行下效的强迫劳动
·你们支那人是无法理解我们大和民族的情感的
·拥护中国共产党就是伤害这个世界
·台湾的长荣航空性骚吸客
·佛教的危害
·“自由航行”并非仅仅针对中国
·活不下去的梁家河
·北中国的没落一瞥
·北中国的没落一瞥
·欺人太甚的不是白人而是老板
·台湾不知亡国恨
·台湾的监狱像大陆
·为何不去燕山隐居
·预测——看得见的事实与看不见的事实
·我为什么有能力敲打毛泽东的脑袋
·政府关门是通俄门检察官造成的
·政府关门是通俄门检察官造成的
·欧盟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印度人——并非亚裔的亚裔
·习近平会成为隋炀帝吗
·基督教作为中国国教
·基督教中国化加速了中国基督教化
·如何防止总统叛国
·记杨恒均一事
·历史的桂冠往往都由窃国大盗说了算
·中国基督教化是下次转型的主轴
·川普又犯法了
·手太小的川普败在一个老女人手下
·毛泽东鬼迷心窍
·毛猪头复制了十亿猪脑
·索罗斯加冕习近平为全球首脑
·厕所也是可以吃的
·设伏陷害导致请君入瓮
·红二代反对红二代
·红二代反对红二代
·共产党中国已经从内部攻破了
·总统如此剥削非法移民
·她们从“毛主席儿媳妇”变成“毛主席情妇”
·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就是背叛了基督教
·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就是背叛了基督教
·中国人死无葬身之地
·加拿大驻华大使拍马屁还是拍马腿
·共和党变成了共产党
·沉默的羔羊都是他的母亲
·假新闻与假总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崛起还是西方解体

   谢选骏:中国崛起还是西方解体
   
   《中美关系:从华为纷争看美国遏制中国是否为时已晚?》(BBC 防务及外交事务记者 2019年5月27日)报道:
   
   美国政府说,华为公司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了威胁。


   美国政府坚持说,美国反对在关键信息系统中使用华为技术,完全是出于对安全的担心——比如华为可能在其产品中安装“后门”,以及中国政府与中国高技术公司的密切关系等。
   当然,两国之间的商业竞争可能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毕竟,信息技术对全世界的经济前景至关重要。
   但是,是否还有其他因素?这会不会是一场远远超出传统贸易战的巨大博弈,而我们目前看到的只是其第一场战役?
   多年以来,中国的崛起,以及随之而来的世界经济重心东移、美国国力相对衰退,早已成为国际评论家的谈资。但这些趋势本来就难免造成摩擦。现在,美国已经开始反击。
   美国反击
   美国政府发言人开始将“全球竞争的新时代”挂在嘴边。最初的焦点集中在军事上——美军不再将反恐和局部战争作为重点,而是开始为大国之间的军事冲突作准备,并将俄罗斯和中国视为竞争对手。但是,在美国与中国的争斗之中,经济是一个根本因素。特朗普(川普)政府似乎已下决心使用美国的经济力量,不仅要限制华为这样的中国公司,还要迫使北京开放国内市场,并改变其长期以来饱受在华西方企业诟病的监管行为。
   在北京看来,这是美国在试图遏制中国的崛起。这种看法可能是正确的。
   但这场争斗涉及的决不只是经济行为和商业市场。这是一场关乎两国国力之根基的搏斗,将产生巨大的战略影响。换句话说,西方正在渐渐重新认识一条基本的法则——经济实力是国家力量的基础,也是军事实力的前提。而北京对此法则早已了然于心。特朗普表示,华为问题可能会被包括在中美贸易协议中。
   两个多世纪以来,这个道理在西方早已成为不言自明的常识。十七世纪的军事革命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密切相关。商业和经济实力助长了军事技术的革新,从而在十七和十八世纪催生了海上殖民帝国;在十九世纪殖民帝国通过铁路扩张。
   全面竞争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国彻底取代英国,成为西方世界的霸主。当时的世界上,一度只有一个拥有核武器的超级大国。当然,苏联曾试图在政治和经济模式上与美国竞争,但最终无法维持其军事超级大国的地位。当苏联共产主义体制崩溃以后,美国再次成为唯一一个能够在全球范围内行动的军事大国。但现在看来,这个“单极时刻”只维持了很短的时间。
   美苏在冷战期间的对峙可能有些借鉴意义。这不是因为美苏争霸与今天中美之间日益升温的紧张局势相似,而是因为两者完全不同。目前的中美经济争端,历史上并没有先例。
   在冷战中,苏联的经济基本上与西方隔绝,其技术发展受到限制,除了在几个关键领域之外,科技比西方相对落后。西方对苏联实行贸易限制,阻止各种技术流入共产党阵营。
   中国的情况则完全不同。中国经济和制造业体量巨大,而且完全融合于国际经济系统之内。要想将北京隔离于关键经济部门之外,现在恐怕已经为时过晚。中国崛起的步伐几乎是独一无二的。差不多十年前,美国经济总量还是中国的三倍。而现在情况已经完全变了。
   由于美国的禁令,将来你买的华为手机,可能将不会再有Google Play。
   现代美国还从未有过规模相近的经济竞争对手,有能力超越美国的对手更是闻所未闻。中国的崛起是一个全新的挑战。尽管可能已经太迟,但这个挑战已经促使美国从根本上重新认识经济竞争,将经济实力重新摆在其应有的位置上,将其看作是国家战略和国力的最主要基础。
   中国人一直都懂得这个道理。十九世纪,中国是西方扩张和掠夺性贸易的牺牲品。中国人还记得这段历史。但在西方,鸦片战争和法国占领越南北部的军事行动都已几乎被遗忘。
   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旨在与一连串国家建立紧密的经济联系。其目的不只是打入国外市场,获取原材料,更反映出中国的战略考虑。中国长期以来致力于在全球各处购买和扩建重要港口设施,也促进了这个战略的实施。
   中国将经济发展看作是国力的关键决定因素,推行“一带一路”就是为了保障中国经济的未来发展。
   中国推行“一带一路”,是因为中国领导人知道,尽管美国和日本目前是中国的主要贸易伙伴,但长远来看,这种关系不一定会持续。中国已经进入了拥有数十亿人口的发展中国家市场。中国经济尽管目前遇到困境,但一位消息灵通的美国中国问题专家告诉我:“他们有大量工程人才,有专注的领导人,有市场导向,还有具有前瞻性的视野。”
   特朗普总统似乎已经下决心要制止来自中国的竞争。美国已采取一系列措施,以限制中国引进美国技术,阻止中国进入美国经济的重点部门。 
   遏制中国
   但是他能不能成功呢?我们不知道,特朗普将维持他目前的做法,还是会像他经常做的那样,突然转向。他最近曾说在华为问题上有可能让步,这似乎显示,他的外交政策战略性较少,而更具交易性。但这个问题不只影响特朗普本人,美国今后的几任政府都将面临同样的挑战。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认为,他的公司将能够顺利度过谷歌的封杀。
   但这还只是短期内的问题。美中战略竞争的关键要素将持续存在。要促使美中经济脱钩,就必然对双方都造成短期甚至长期的损失。但尤其令人担心的是,日益恶化的经济冲突可能会蔓延到安全领域,引发军事冲突的危险。不管是擦枪走火,还是故意挑起,都可能导致局势恶化。
   特朗普的国内政治对手中,许多人都同意中国是一个“问题”,但他们不同意特朗普采取的解决办法。他们认为,国际经济体系需要更新,贸易和安全法规应该涵盖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带来的挑战。他们担心,特朗普推行的战略过于狭隘,民族主义色彩太重。
   他们还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美国应该团结盟国。如果中日之间、中欧之间和中美之间的贸易纠纷被分割开来,分别应对,北京就将占上风。
   曾几何时,美国应对中国崛起的基本政策是试图使其成为国际体系中的一个“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就是说,如果中国遵守国际普遍承认的经济规则,它就会被国际社会接纳。
   但现在,中国已经崛起,而且势不可挡。中国对国际规则有了自己的看法,这并不令人感到意外。目前,许多人都在讨论如何遏制中国。但是,这也提出了一个问题:中国是否已经大得无法遏制了?
   
   谢选骏指出:中国与西方的力量对比,发生转折是在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机——因为2008年中国经济总量占世界总量比例还只有5%,但到2017年中国GDP占世界经济比重却达到了15%左右……由此可见,这一转变的原因与其说是“中国崛起”,还不如说是“西方解体”!这一动向,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谢选骏就指出过了。所以2004年学校就发表了《全球政府论——中国文明整合世界》,2007年谢选骏又发表了《小国时代》。
   
   2009年以后,在“西方解体”的趋势下,欧盟逐渐瓦解为许多碎片;美国也分裂为两个阵营——这在《小国时代》已经有所预言了。
   
   那么,中国经济总量占世界总量比例,历来是多少呢?
   
   据国际经合组织首席经济学家测算,中国经济总量占世界经济总量的百分比如下——
   1820年:32.4%,世界第一
   1980年:2.5%
   2008年:5%,世界第三。
   据2018年统计,2017年中国GDP占世界经济比重15%左右,稳居世界第二。
   
   谢选骏指出:2017年中国大陆GDP占世界经济比重15%左右,世界第二;1820年满清晚期占世界经济比重32.4%左右,世界第一。由此可见,现在的中国“崛起”程度还不及鞑子晚期的一半。这算什么崛起?连“恢复正常”还没有达到。你总不能拿毛邓时代一穷二白的2.5%作为中国的常态吧!从2.5%的泥坑里“崛起”不是自由人的崛起,只是落水狗的“爬起”——到现在也还没有恢复正常!
   
   经济学家安古斯·麦迪森(Angus Maddison)的估算显示,在1700-1820年之间,中国在欧洲殖民扩张期间在世界GDP中所占比重,还从分别从22.3%增至32.9%左右,但是这也未能挽救满清的衰落。在我看来,中国的真正崛起,可能要等到公元二十二世纪了——其标志就是中国人均产值达到世界前茅,而不是仅仅是“总产值”。总产值第一,并不能让人口超多的中国过上正常的生活。
(2019/05/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