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因为你成功了所以必须失败]
谢选骏文集
·川普模仿独裁者还是独裁者模仿川普
·泥足的警察国家——从巴比伦到中国
·不去伊斯兰化就不能阻止新疆变成第二个叙利亚
·战场经济VS市场经济
·独裁可使专制国家避免迅速崩溃
·我们的自由与未来就是出卖你们的自由和未来
·土八路毛泽东只知国内不知国际
·中国需要一个少吃黄豆的运动
·美军开始肃清华裔军人了吗
·穆罕默德不如自杀攻击者
·周立波分不清楚华北和西北
·神职的邪恶
·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吗
·中国的国库已经被掏空了
·网络民主还是网络主权
·圣女贞德与纽伦堡审判——《审判圣女贞德》是对纽伦堡审判的反思吗
·最初的社会化就是吃螺丝钉、就伴随着杀机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哪个更真实
·蚂王在蚁国如此操纵蚁民的生死
·中国的崩溃与重建才是人类社会里规模最大的
·真冒险与假冒险
·经济崩盘只会更加强化习近平权力
·“妄议中共”比“妄议中央”处罚更重
·美军才是人民的军队
·中国不可以说不
·中国为什么不会崩溃
·美国开始红色恐怖的进程了吗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马来西亚硬不起来
·没有基督教就有个人崇拜
·李大钊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没有皇帝,哪来帝师
·吴国光不懂毛泽东的王八道
·日本不对慰安妇道歉因为没有基督教化
·朱军与芮成钢一丘之貉
·外国学者是地震海啸前夕率先颤栗并逃走的动物
·蛮力巧计将计就计
·胡鞍钢成了坏人的代号
·樱花是日本人的公共生殖器就像是艺妓
·老龄社会的颤栗哀鸣
·马恩列斯毛都是眼神催眠大师
·普京饥不择食还有牛郎羡慕
·西方国家都是蛮荒丛林
·孔子学院是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
·是辩证法杀死了古拉格的小罗卜头兼论救赎
·你不干预政治政治就要干预你
·亚洲人比欧洲人早四五千年抵达澳洲
·长城精神扎根美国
·毛主义与伊斯兰主义一丘之貉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人为什么兽性十足
·单一民族就是土著
·土人吃土
·什么叫做“风流人物”?就是“今朝”
·中国人口减半符合毛泽东邓小平的计划
·毛泽东是“娘炮”的大姐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文革的面向之一就是“造党委的反”
·大火和雾霾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大饥荒强化极权主义
·共产党为什么战胜不了宗教——只有基督教能够统一中国
·“弃国病”与“亡国奴”
·两个门罗主义之间的冲突拉开序幕
·两位功勋演员上演我的《小国时代》
·库克船长死于冒充上帝的邪教崇拜
·左派和右派都可以救命
·新疆为何无法独立
·滴滴顺风车是一个犯罪团伙
·赌城为何起诉受害者
·中国知识分子是一种“党产”
·天不生猪头,万古如长夜
·川普为何不敢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教会组织的人员首先学会教育自己吧
·跟着老毛子死路一条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邓小平成功地愚弄了美国
·“禅宗”和“佛教”同样可笑都是胡闹
·共产党扼杀学术研究
·只有君主可以制止贪腐
·上山遗址与天子万年
·川普的圣战——把传统纸媒送进棺材,连同主编和记者控制的电子媒体!
·海纳百川与长城精神
·共产党中国如何暗度陈仓
·台湾日本的武器都是玩具吗
·美国为什么没有欧洲那么臭
·中国的“抗生素崛起”
·为何说警匪一家
·他们是怎样传教的
·无神论的流行让美国出现了《毒疫》
·Uber变成了滴滴、谷歌变成了百度
·飞行会让人类变态吗
·借来的幸福能够持久吗
·吹牛也是要交税的
·曼德拉终于搞垮了南非
·中国的三重陷阱就是三个三十年
·共享经济崩盘因为中国不适合社会主义
·中共海军能否走出长城精神
·安纳塔汉岛杀戮揭示共产主义天堂鬼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因为你成功了所以必须失败

   谢选骏:因为你成功了所以必须失败
   
   《中国是否破坏了国际经济秩序?》(黄育川 2019年5月22日)报道:
   
   上周五(本文英文版最初发表于2019年5月17日——编注),白宫把价值20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的关税提高到了25%。周一,中国提升了自己的关税作为报复。现在,贸易战已全面展开——不过它实际上并不真是针对贸易的。


   在美国的贸易逆差中,中国的确占据最大的份额。但许多专家好像并不认为双边贸易赤字本身是问题——贸易赤字只是其他问题的症状而已(如果算是症状的话)。曾任美国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的马丁·费尔德斯坦(Martin Feldstein)认为,“美国全球贸易全面失衡是美国经济状况的结果——投资超过储蓄。”他还说,假设将美国与中国的贸易不平衡消除,这种不平衡只会转移到其他国家去。
   不管特朗普总统坚持不懈地追求关税是搞错了,还是装模作样地把它们作为对中国政府的筹码,美国继续坚持加征惩罚性关税与其说是为了解决贸易问题,不如说是为了改变中国的投资规则。特别是,特朗普政府把这些规则看作是强迫外国技术向中国企业转移,不公平地帮助它们。
   但就连把贸易与技术问题如此明确地区分开来的美国谈判人员,往往也忽视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事实: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建立起来的国际贸易和金融体系,包括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更晚出现的世界贸易组织,都是在美国的主导和扶持之下,积极鼓励从发达国家到发展中国家的“技术溢出效应”。在世贸组织有关知识产权的协议中,发达国家有“义务”向本国企业提供激励措施,鼓励它们向欠发达国家转移技术。
   这种转移也被认为符合西方的利益:人们认为,贫穷国家实现自给自足的经济增长,要比依赖外国援助好得多。但中国的表现要远远好于实现自给自足的增长。
   到本世纪头十年代末,中国似乎变得过于成功,成为一种威胁:当时西方正在艰难地应对一场重大的(很大程度上是它自己制造的)金融危机。如今,知识转移对所有方面都好的长期原则正受到质疑。它们是否继续为全球利益服务,并应该继续受到鼓励吗?即使是中国这种情况?还是应该把中国当作一个例外呢?中国的体量加上国家对经济的参与,让它自成一类。
   长期以来,美国谈判代表抱怨中国对待外国投资的做法不公平。美国知识产权防盗委员会(Commission on the Theft of American Intellectual Property)2013年发布了一份后来经常被引用的报告,据该报告估计,所有国际知识产权盗窃案件中,中国占50%至80%。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在其2018年的报告中指责中国利用合资企业向中国公司输送技术,未能保护外国公司的知识产权。
   但现实情况要复杂得多。
   的确,美国公司已经获得了进入中国大约35个受限制行业的准许,比如汽车生产、石油勘探、核能、电信、银行和医疗机构,条件是它们必须将技术转让给当地的合作伙伴。中国企业正在雷诺-日产(Renault-Nissan)和福特(Ford)的帮助下研发电动汽车。亚马逊(Amazon)和微软(Microsoft)被要求与中国企业合作并分享技术之后,才能在中国销售云计算服务。
   没错,杜邦(DuPont)和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已起诉中国合资伙伴盗用商业机密。有时也发生过公开的盗窃,包括在国防部门,比如关于轰炸机和导弹系统的信息。
   但是,把所有这些事情相提并论,就有可能把不完善的规则与违反现有规则混为一谈,把政府政策与私营行业的行为混为一谈。特朗普政府的官员暗示,中国对外国投资要求本身就相当于盗窃。然而,在许多情况下,公司之间的技术转让是在两厢情愿、经过谈判的商业协议环境下进行的。
   此外,在一个国家的某些发展阶段,违规或几乎违规是司空见惯的事情。这一事实并不能让违规被人接受,但为思考如何最好地应对违规提供了有用的背景。其他快速增长的经济体,包括20世纪80年代的日本和韩国,也曾遭到不公平地从外国合作伙伴那里获得技术(或补贴本国出口)的指责。但随着这些国家的收入增加,以及自身创新能力的提高,它们开始遵守规则,这通常是在人均收入达到2.5万美元时。
   以目前的增长速度,中国距离达到这个收入水平还有10多年的时间。然而,在保护知识产权方面,中国已经做出了比通常公认的更多的事情。中国美国商会的2019年《中国商业环境调查报告》指出,在接受调查的300多家美国公司中,59%的公司说,中国的知识产权执法在过去5年中有所改善;37%的公司说,中国的知识产权执法没有改变。(中国在其他方面也在成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美国财政部最近都认定,中国政府没有操纵人民币汇率。中国的经常性账户盈余已基本上消失了。)
   尽管如此,中国对侵犯专利权等行为的惩罚力度仍然很弱,执法也不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今年3月通过了《外商投资法》,但实施方面的内容太少。实际上,美国提高中国商品的关税是因为,它认为中国政府背弃了之前的承诺——将结束两国贸易战的协议草案中的主要条款写入法律。
   因此,根本的问题是:考虑到过去的国际做法以及中国的非凡发展,中国目前的技术转移政策是否公平?或者,更具挑衅性的说法是,中国的经济发展是否破坏了国际经济秩序?
   答案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是否存在全球公认的指导方针。就在去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世界经济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报告中再次强调技术的全球扩散对推动全球增长的重要作用。据彭博社(Bloomberg)报道,中国现在几乎贡献了每年全球经济增长的三分之一。
   更具创新性的中国并不意味着竞争力更弱的美国。首先,正如哈佛大学经济学家罗伯特·劳伦斯(Robert Lawrence)所指出的,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通常不在同一类产品上竞争。经济学家张军等人也认为,中国的许多技术能力其实都被夸大了。中国向西方出口的产品(比如iPhone)中使用的许多更为复杂的零部件都是在其他地方制造的,只不过产品在中国组装而已。
   限制美国“新兴和基础技术”的出口,尤其是与人工智能或第五代(5G)电信网络有关的出口,将减少知识向中国的流动。但按美国技术专家的说法,这也将损害美国的创新能力。(同样,特朗普本周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止外国技术设备进入美国电信系统的决定,可能也会损害美国公司的利益。)
   从最发达国家向较不发达国家的技术转移仍是全面有益的事情,包括对最发达的国家而言,即使中国显著增长的独特特点要求调整现有规范和管制机制,以便更好地管理这些转移。
   特朗普政府对多边倡议有本能的反感,不太可能想求助于世界贸易组织或世界银行。(不过,它应该那样做,尤其是因为美国通常在世贸组织的裁决中获胜。)至少提出这些问题的下一个最佳时机是6月在日本大阪举行的20国集团峰会。中国的经济增长似乎是对世界经济秩序的挑战,但威胁到这个秩序的可能是其他国家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反应。
   黄育川是华盛顿卡内基基金会的一名资深研究员,著有《破解中国之谜:为什么传统经济智慧是错的》(Cracking the China Conundrum: Why Conventional Economic Wisdom Is Wrong)一书。
   翻译:Cindy Hao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谢选骏指出:这位作者虽然是美国的研究人员,似乎却很同情中国——他的意思似乎是在说,中国在经济上太成功了,结果超过了美国可以忍受的限度,所以才会惹来麻烦。如果这样,这很类似中国知识分子在国内各个单位里的处境——“因为你成功了,所以必须让你失败!”这就是强权的公理。“我必须领导你——你要是不服,就请离开这里!我就不信管不了你。”
(2019/05/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