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任正非向松祚不懂“‘人才’是‘自由’的产儿”]
谢选骏文集
·22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任正非向松祚不懂“‘人才’是‘自由’的产儿”

谢选骏:任正非向松祚不懂“‘人才’是‘自由’的产儿”
   
   《任正非真正的忧虑是什么?读他一席话 悲从中来》(向松祚 2019-05-24)报道:
   
   书桌前端坐,再次拜读任正非先生5月21日的长篇访谈。洋洋两万余言,坦诚从容,全面深刻,大气磅礴,感人至深。

   
   读着读着,我突然仰天长叹,悲从中来。呜呼!任正非先生看似坦荡从容的话语,实在是饱含着深沉的悲壮和深深的忧虑。任正非先生所谈者看似是华为,所忧者其实是中华。他关注的问题表面看起来是华为如何应对当下所遭遇的困境,实际上内心深处所忧所虑者,却是国家的基础教育、人才培养、科学创造、科技创新、对外开放、以及全球人才竞争。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请允许我详细引述任正非先生的访谈,以证实上述所言不虚。
   
   1、对于任何国家和民族的复兴和强盛,人才是最重要的。
   
   任正非如是说:“我讲两个故事,二战时的德国和日本。德国因为不投降,最后被炸得片瓦未存,除了雅尔塔留下准备开会,其余地方全被炸成平地。日本也受到了强烈轰炸,如果不投降,美军也要全部炸平,最终日本采取了妥协的方法,保留天皇,日本投降,没有被完全摧毁,但是大量的工业基础被摧毁了。当时有一个著名的口号“什么都没有了,只要人还在,就可以重整雄风”,没多少年德国就振兴了,所有房子都修复得跟过去一样。日本的经济也快速恢复,得益于他们的人才、得益于他们的教育、得益于他们的基础,这点是最主要的。所有一切失去了、不能失去的是“人”,人的素质、人的技能、人的信心很重要。”
   
   2、我们和美国科技上的差距还很大,美国在科技上的深度和广度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任正非如是说:“我们首先要肯定美国在科学技术上的深度、广度,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我们还有很多欠缺的地方,特别是美国一些小公司的产品是超级尖端的。我们仅仅是聚焦在自己的行业上,做到了现在的领先,而不是对准美国的国家水平。就我们公司和个别的企业比,我们认为已经没有多少差距了;但就我们国家整体和美国比,差距还很大。”
   
   3、中国科技与美国的巨大差距与我们经济的泡沫化和不能踏踏实实做学问直接相关。
   
   任正非如是说:“这与我们这些年的经济上的泡沫化有很大关系,P2P、互联网、金融、房地产、山寨商品……等等泡沫,使得人们的学术思想也泡沫化了。一个基础理论形成需要几十年的时间,如果大家都不认真去做理论,都去喊口号,几十年以后我们不会更加强大。所以,我们还是要踏踏实实做学问。”
   
   4、搞芯片、搞电子工业,光砸钱不行,还要砸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等等
   
   任正非如是说:“我认为,这件事有两面性,一方面我们会受到一些影响,另一方面,会刺激中国系统性地、踏踏实实地发展电子工业。国家发展工业,过去的方针是砸钱,但钱砸下去不起作用。我们国家修桥、修路、修房子……已经习惯了只要砸钱就行。但是芯片砸钱不行,得砸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
   
   5、任正非最深的忧患:我们还有几个人认真读书?
   
   任正非如是质问:“但是我们有几个人在认真读书?博士论文真知灼见有多少呢?”
   
   我称之为“任正非之问”,此问与“徐匡迪之问”和著名的“钱学森之问”是同一个问题,所问者一也,所忧者国也。
   
   6、中国应该全面改革和改善各项政策,大胆吸引全球人才,搞跨国创新。
   
   任正非如是说:“这种状况下,完全依靠中国自主创新,很难成功。为什么不跨国创新呢?可以在很多国家中建立创新基地。哪个地方有能力,就到哪个地方去,我们可以在当地去建一个研究所。”
   
   当然,中国现在回来了很多人才,这是很重要的。但是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比外国高很多,如果来到中国,要多缴这么多税,“雷锋”精神是不可持续的,雷锋是把一切都献给国家、献给党。但是,毕竟这些顶级专家是从外国回到中国,不仅没有优惠,税收还高很多。最近听说大湾区可以降到15%,实施措施是什么?是不是要在大湾区有户口,是否要在大湾区有工作?换一个地方就不行,这个政策有什么用?科学家本身就是流动的,只在这里上班八小时,还是科学家吗?我们要创造一些让外国科学家回国的路。
   
   7、中国应该调整政策,拥抱这个世界
   
   任正非如是说:第一次世界人才大转移,是苏联的三百万犹太人转移到以色列,以色列成为了一个科技高地。
   
   现在,第二次人才大转移又来了,美国现在排外,大量人才进入不了机密研究。美国著名媒体写了一篇文章反问美国“中国如果发明了抗癌的药物,也危害国家安全吗?”美国癌中心辞退了三个华人科学家,中国人发明的癌症药,难道也危害国家安全了吗?他反问美国。
   
   很多科学家在美国丧失了工作信心,为什么不拥抱他们进来呢?他们问“怎么进来?孩子上学难,没户口买不了车,还要缴很高的税收。
   
   应该调整我们的政策,拥抱这个世界。
   
   美国两百年前是印第安人的不毛之地,就是政策对了,今天是世界霸主。我们国家有五千年文明,有这么好的基础,应该拿出政策来拥抱世界人才来中国创业。
   
   大家要想到,东欧国家都比较贫穷,但是美国大量的领袖、科学家、金融家……都是东欧人,我们为什么不大规模吸引东欧人到中国来,或者在东欧建立各种研究基地?
   
   8、中国要踏踏实实在数学、物理、化学、神经学、脑科学……各方面努力去改变,我们可能在这个世界上能站起来。
   
   任正非如是说:以中国为中心建立理论基地要突破美国的重围,眼前这个方式比较难,因为中国在基础理论上不够,这些年好一些了。
   
   我曾在全国科学大会上讲了数学的重要性,听说现在数学毕业生比较好分配了。我们有几个人愿意读数学的?
   
   我不是学数学的,我曾经说,我退休以后想找一个好大学,学数学。校长问我,学数学干什么?我说,想研究热力学第二定律。他问,研究用来做什么?我说,想研究宇宙起源。他说,我很欢迎你!但是我到现在还不能退休,还去不了。我们那时是工科学生,学的是高等数学,最浅的数学。
   
   中国要踏踏实实在数学、物理、化学、神经学、脑科学……各方面努力去改变,我们可能在这个世界上能站起来。
   
   中国过去的哲学体系是玄学,即使有佛教,也是梵文,唐僧应该翻译成汉语,但是没有翻。西方推行的是形而上学和机械唯物论,产生了物理、化学、数学、几何学……各种学科,所以工业发达,建立了工业社会,占领了全世界。
   
   9、如果还是强调自主创新,就会浪费非常多宝贵的时间
   
   任正非如是说:人类在人工智能的科学家中,有50%左右是华人,如果他们受到排挤,拥抱他们进入中国,他们就会在底层平台上创新,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基础。
   
   我认为,如果能够真真实实把优秀人才引进来,对我们改革是好的。如果还是强调自主创新,就会浪费非常多宝贵时间。
   
   10、千万不要煽动民粹主义情绪。民粹主义是害国的。
   
   任正非如是说:不能说用华为产品就爱国,不用就是不爱国。华为产品只是商品,如果喜欢就用,不喜欢就不用,不要和政治挂钩。
   
   华为毕竟是商业公司,我们在广告牌上从来没有“为国争光”这类话。只是最近的誓师大会有时候瞎喊几句,但是我们会马上出文件制止他们瞎喊口号,大家开庆功会、发奖章都没有问题,茶余饭后说两句过头话没问题,但是千万不能煽起民粹主义的风。
   
   我经常举一些例子,其实就是想泼华为公司的冷水,不能使用民粹主义,这是害国的。
   
   11、国家未来的前途在开放
   
   任正非如是说:因为国家未来的前途在“开放”。这次中美会谈完了以后,中央电视台讲到“我们要开放、要改革”,我好高兴。
   
   实际上,我们还是开放晚了、改革晚了,WTO对人家是有承诺的,我们得到好处以后就要去兑现。如果早一些去兑现,做一些贡献,就能团结更多的朋友。
   
   中国的钱太多,为什么只存美国,不存一些到欧洲、俄罗斯、非洲……各个国家?如果说担心他们不还,他们是以国家信用抵押的,今年不还,一百年后还,不行吗?中国又不着急钱,这样就分散了风险。
   
   对于农产品,为什么非买一家?可以买买乌克兰的农产品,乌克兰就不会那么困难。乌克兰是俄罗斯重武器的“粮仓”,买食品粮食时,是不是也可以买重武器“粮食”呢?
   
   我们的重武器一定要自力更生吗?没必要,打赢就行。你们可以看看绍伊古的总司令报告,短短的报告,写得非常好。
   
   12、华为高度重视支持科学家,运用美国著名的“拜杜法案”原则
   
   任正非:我们在全世界有26个研发能力中心,拥有在职的数学家700多人,物理学家800多人,化学家120多人。
   
   我们还有一个战略研究院,拿着大量的钱,向全世界著名大学的著名教授“撒胡椒面”,对这些钱我们没有投资回报的概念,而是使用美国“拜杜法案”原则,也就是说,受益的是大学。这样,从我们“喇叭口”延伸出去的科学家就更多了。
   
   13、5G标准源自土耳其科学家的一篇数学论文
   
   大家今天讲5G标准对人类社会有多么厉害,怎么会想到,5G标准是源于十多年前土耳其Arikan教授的一篇数学论文?
   
   Arikan教授发表这篇论文两个月后,被我们发现了,我们就开始以这个论文为中心研究各种专利,一步步研究解体,共投入了数千人。
   
   十年时间,我们就把土耳其教授数学论文变成技术和标准。我们的5G基本专利数量占世界27%左右,排第一位。
   
   土耳其教授不是华为在编员工,但是我们拿钱支持他的实验室,他可以去招更多的博士生,我们给博士生提供帮助。我们在日本支持一位大学教授,他的四个博士生全到我们公司来上班,上班地点就在他的办公室,而且他又可以再招四个博士生,等于有八个博士帮做他研究,所有论文等一切都归属他,不归属我们。如果我们要用他的东西,需要商业交易,这就是美国的“拜杜法案”原则,我们就是通过这样的“喇叭口”,延伸出更多的科学家。
   
   上周我们召开了世界科学家大会,我没有去现场,通过视频转播到我的会议室。来了一批科学青年给我做技术翻译,都是博士,很厉害,他们给我解释这些论文对未来人类社会有什么意义。我们不断有这种世界性的交流,我们自己吸收能量,他们也吸收了我们的需求,不断滚动传播。
   
   14、西方公司在人才争夺上,比我们看得长远。
   
   任正非如是说:西方公司在人才争夺上,比我们看得长远发现你是人才,就去他们公司实习,专门有人培养你,这不是我们大学毕业找工作的概念。
   
   我们扩大了与美国公司争夺人才的机会窗,但我们的实力还不够。对世界各国的优秀大学生,从大二开始,我们就给他们发offer。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