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还是有上帝存在的”]
谢选骏文集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还是有上帝存在的”

   谢选骏:“还是有上帝存在的”
   
   《中国公安密集自杀 个别手段残忍引猜测》(2019-05-23 综合新闻)报道:
   
     在中国当局“扫黑除恶”及深挖政法官员充当黑恶社会组织“保护伞”的过程中,大陆近日出现多起公安官员自杀现象,有些官员自杀的手段还很残忍,引发外界关注。


   
   
     5月22日,安徽合肥市公安局蜀山分局政委汪凤翔,在距离该市260公里之外的黄山市自杀。通报称,汪凤翔系服农药自杀,车内留有遗书,他生前长期服用“抗抑郁症药物”。
   
     5月20日,湖南张家界市公安局党委委员、政治部主任余四清,在家自杀身亡。
   
     《新京报》引述前张家界市政协提案法制委主任龚厚钦的话称,事发当日,余四清家人发现余四清将自己反锁房间内,怀疑其用木工凿子插向身体多个部位后死亡,致命伤在手上。现场留有遗书证实自己难忍病痛之苦很久了。
     报导称,余四清患有肾病多年,还曾重金属中毒。3个月前,他曾向公安局递交辞职书,但没被正式批准。
   
     大陆网民对余四清这种极端残忍的自杀方式表示怀疑:“这种死亡法也太残忍了吧?”“还写遗书证实自己不堪病痛自杀?抑郁症=必须封口?!”“媒体和网民对官员‘自杀’两字很敏感,浮想联翩,尤其是特殊时期。”
     5月13日凌晨,安徽安庆市怀宁县公安局纪检组组长李庆洲突然离奇猝死,年仅49岁。官方公布的讣告显示,李庆洲因患肝病长期服药,产生“精神抑郁”。
     中共公安系统官员密集自杀或离奇死亡,立即引发外界的关注。就在这些官员自杀的一个月前,中共扫黑除恶督导组今年4月初完成对包括湖南、安徽在内的11个省份的进驻工作,督导组其中的一大任务就是要深挖黑恶社会背后的“保护伞”。
     而大陆黑恶社会组织背后,一般都有各级公安人员或政法系统官员充当其“保护伞”。
     如武汉市中级法院前院长王晨、武汉市检察院前检察长孙光骏、武汉市委政法委前常务副书记周滨、黄冈市公安局前局长汪治怀、黄陂区前政法委书记李胜桥等政法系高官,都因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而一一倒台。
     外界认为,在当局持续高压反腐和“扫黑除恶”的背景下,上述官员的死亡难免令人浮想联翩:中共公安一直充当中共迫害民众的急先锋,他们不但迫害访民、异见人士、维权律师、信仰团体,而且还与黑恶社会组织内外勾结,鱼肉百姓,手中沾满了普通民众的鲜血,因此一些官员害怕在本轮“扫黑除恶”的运动中被清算,选择自行了断。
     而中共官方为了掩盖在这个“扫黑除恶”特殊时期官场的恐慌情绪,因此一直被惯用的“精神抑郁”就成了官员自杀的主要原因。
   
   谢选骏指出:这些新闻让我想起了一段历史——斯大林把自己的秘密警察头子亚戈达关进监狱,又派亚戈达的继承人叶若夫去看他,看看他有什么话说。亚戈达对叶若夫说:“还是有上帝存在的。”叶若夫大惊,问他缘故。亚戈达说:“你看我帮斯大林整死了这么多的人,除了我应该得到的工资以外什么也没有得到。现在好了,我和被我整死的人一样了。这不是有上帝存在的证明吗?”叶若夫无语。过了几个月,叶若夫也被斯大林毒死了。
   新闻真是历史的初稿!
(2019/05/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